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

天可汗號上的人驚魂未定的時候,卻突然發現,對面的必勝號此時卻已搖搖欲墜了。

必勝號巨大的船身,此刻在下舷位置,已被天可汗號撞出了一個窟窿。

由於撞擊,它船身猛地傾斜,而後劇烈的左右搖晃,這一搖晃,原本船身上的窟窿便開始瘋狂的涌入海水。

數不清的海水,猛地灌入了船底,這底艙中的水手,似乎嘗試着想要自救,只是這窟窿實在巨大,很快,洶涌灌入的海水便淹沒了他們的腳裸,而後便是膝蓋,再之後……他們半個身子都浸泡進了水裡,而水越來越多,直至灌滿了艙底,於是……無數人在這海水之中拼命想要浮起,只是……最可怕的莫過於,當他們浮起時,頭頂卻是甲板,於是……便瘋了似的在水中不斷的身子扭曲,有人拼命的扼住了自己的脖子,每一次想要大口的喘氣,便有海水灌入口中。

求生的慾望,卻被這冰冷的海水徹底的淹沒。

同樣的一幕,似曾相似。就如同半年多之前,他們將當初大唐的商船撞入船底時一般,同樣冰冷的海水,同樣的窒息,也是一模一樣的絕望。

船身……開始徹底的傾斜了,浮力在此刻已經沒有了作用。

甲板上的百濟人,有人已率先跳水妄圖求生,也有人拼命的抓住桅杆,只想着抓住最後一根救命稻草。

直至這船身傾斜的越來越厲害,最終船底沒入海中,緊接着是桅杆,最後……什麼都沒有了。

留下的,不過是大船葬身海底之後ꓹ 巨大的吸力,而引發的旋渦。

…………

遠處……

扶余威剛眼見着船撞到了一起ꓹ 忍不住興奮,正待要教授自己的兒子:“你看……這便是海戰,以硬碰硬ꓹ 以強制強,這唐軍分明不善水戰ꓹ 你看他們船身的撞擊角度,這樣若是不翻船ꓹ 纔怪了ꓹ 哈哈……你再看……”

說到這裡,扶余威剛的話……戛然而止……

他眼珠子要掉下來。

扶余文驚恐的道:“父將……父將……不妙了……”

“住口。”扶余威剛的臉色已拉了下來,他臉色鐵青,此刻已經顧不得自己兒子了,出師不利,這雖令他頗爲意外,不過眼下計較不了這麼多了ꓹ 應當立即將這些唐軍送入海底纔好。

“傳令,出擊ꓹ 出擊!”

…………

驚魂未定的婁師德此時方纔醒悟了什麼來ꓹ 他忙呼來一個從艙底上來的人:“船艙裡如何?”

“校尉ꓹ 艙底的水密艙那兒撞破了一個洞ꓹ 不過這無傷大雅,底艙還是完好ꓹ 沒有海水倒灌進來。不過……方纔差點船身就要倒入海里了ꓹ 不過這船古怪的很ꓹ 倒是和那些匠人們說的一模一樣,咱們這船ꓹ 用的乃是龍骨,不但結實,而且還能保持平衡,除非真有天大的風浪,能瞬間將大船翻個個來,否則……想要翻船,沒有這般容易。”

婁師德:“……”

此時……他才真正意識到……那些匠人們,絕不是吹噓。

這樣都行?

撞又撞不壞,這海水不能倒灌進來,翻又翻不了,而且船身還格外的結實、牢固。

面對這些百濟人的大肚船,那還不是見一個撞一個。

婁師德回頭。

看到這甲板上一張張驚魂未定,顯得不可置信,可同時,又帶着幾分興奮的臉。

此時還不出擊,再待何時。

“鼓起風帆,撞!”

這一次……天可汗號打頭,毫不猶豫的衝向一艘百濟船。

其他各艦,也瘋了似得一頭扎入了百濟人的船陣。

有一點,扶余威剛是正確的。

至少在這個時代,所謂的海戰,就是碰碰船的遊戲。

沒有所謂的火炮,甚至不存在什麼大型的弓弩。

雖然靠近的時候,船上的人會勉強射一些弓箭意思意思,可即將要撞擊一起的時候,誰還敢站在顛簸的船上彎弓射箭?

若如此,這已不是勇氣的問題了,而是智商的問題。

轟……

天可汗號瘋了似得又撞上一艦。

兩船交錯,又是木屑橫飛。

有了第一次的撞擊,這一次經驗很豐富,對方的艦船竟生生船身被撞中……這巨大的船肚便出現了豁口,於是……傾斜……

不堪一擊。

其他各艦,大抵也是如此……

不過……卻也有一些百濟船,趁機靠近,卻沒有發力狠撞,而是迅速接近之後,利用了鉤索,將天可汗號纏住,兩船被一道道的鉤鎖纏在了一起,隨即……便有人掛起了繩梯。

顯然……百濟人終於意識到這船的不凡之處了。

這玩意就好像有了不壞金身一般。

既然撞擊沒有效果,那麼……便接舷近戰。

在二十多艘百濟艦殘破不堪的沉入海中之後,許多唐艦與數不清的百濟艦彼此相交一起,那一個個繩梯上,宛如牛皮糖上的螞蟻一般,密密麻麻的百濟人,開始試圖登上唐艦奪船。

他們對此,倒是較爲擅長,畢竟……習慣了水戰,顛簸的海上,不是個射箭,只能短兵相接了。

婁師德不敢怠慢,此處四面八方,都是哀嚎聲,那落水的百濟人,發着撕心裂肺的呼喊,海面上一個個的浮屍,數不清的木屑,而百濟人則瘋了似得攀爬上船,越來越近。

而此時,一隊隊的水手,出現在了甲板,他們手持着連弩,早已裝填好了弩箭。

終於,一個個腦袋冒了出來,他們口裡銜着刀,赤着身子,露出古銅色的膚色。

方纔所發生的事,令所有的百濟人都驚魂未定,可他們也明白,即便是現在,自己的人數,是對方的七八倍。只要悍不畏死的登上唐艦,奪了船,那麼……他們依舊還是勝利者。

只是……當他們一冒頭,弩箭便如蓬灑一般,呼啦啦的射來。

連弩的好處就在於,它壓根就不需要射擊,再顛簸的海面,只需瞅準一個大致的方向,直接一股腦射過去。

頓時……那冒出腦袋的人,立即便成了刺蝟,鮮血如注,發出痛喊,墜落下去,連帶後頭的水手,也一併掉下海去。

船艙裡攜帶着數不清的弩箭,正因如此,大唐的水手們沒有節省的樣子,一時間,箭飛如雨。

但凡是冒頭的人,迅速射倒,不給任何的機會。

船下的海面,一個個百濟水手落海,血水瀰漫開來,等到血水越來越多,這一小片的海域,都染成了紅色。

終於……百濟人膽寒了。

看着一個個人,還未登上對方的甲板,便哀嚎着落海,後隊妄圖攀爬繩梯的百濟人,再不肯上去。

無論武官們如何叱罵,甚至威脅。

…………

扶余威剛臉已垮了下來,他眼裡閃爍着幾分不可置信,他無法相信,半年的光景,唐軍的水師,便已煥然一新。

這種既撞不破,近戰又無法靠近的艦隊,猶如一隻只海中的鐵龜一般,幾乎沒有的破綻。

至少在他這個時代,這種艦船幾乎是無敵的。

而現在……扶余威剛意識到,再這樣下去,只怕自己的損失會越來越多。

甚至……對方開始斬斷了鉤鎖,在即將要脫離兩船的相交時,卻不知哪個缺德傢伙,居然取了一個瓷瓶,丟到了百濟人的艦船上。

這瓷瓶轟隆一下炸開,而後濺出了火油。

有人下意識的想要上前去撲滅,卻發現這火油,澆水不滅,四處濺射之後,再加上本就船中混亂,居然開始燃起了大火。

這木製的艦船,一旦遇火,瞬間開始瘋狂的燃燒……於是……受了驚嚇的百濟人,便又爭相跳水。

一些百濟艦,開始轉舵逃竄。

可已遲了。

此後……唐艦瘋了似得追擊而來,用艦首狠狠撞擊百濟艦的艦尾。

這唐艦已是殘破不堪,分明已出現了許多被撞擊的痕跡,卻依舊還是直挺挺的遊弋在海上,左衝右突,許多艦船膠在一起,只剩下哭爹喊孃的份了。

“不妙!”扶余威剛這才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

那扶余文也慌了:“父將……父將,接下來該怎麼辦?”

“怎麼辦?”扶余威剛怒氣衝衝的看着扶余文:“爲父難道沒有教你嗎?”

見父親理直氣壯,扶余文心中稍定。

卻又聽扶余威剛怒道:“爲父只曉得撞船和接舷近戰,這兩樣沒用,還不快逃,要等到什麼時候?”

“傳令,傳令……撤,撤……”

實際上……

前頭的扶余艦早已要撤了,只是彼此慌亂,相互交雜在一起,像沙丁魚一般。

因而,真正立即撤退的,只是扶余威剛的溫祚王號和十幾艘艦船而已。

他們拼命的轉舵,朝着陸地的方向逃之夭夭。

跑了不知多久,扶余威剛纔驚魂未定,方纔的慘烈,迄今還在他的腦海裡走馬燈似得轉動。

不過……無論如何,至少……逃出生天了。

只是……一想到百濟水軍全軍覆沒,現如今,只留下了這些許的艦船,他心裡便沉痛不已。

扶余文焦灼不安:“父將,我們若是回去……只怕大王……”

“不要慌,謹記着爲父的第三條,人活着,最重要的不是碰船和近戰,而是口舌。我們現在這般回去,肯定要受懲罰,敗軍之將,大王怎麼能輕易饒恕呢,可若是口舌尚在,就不至死路一條,到時,你謹記着,回去之後,要一口咬定,我們遭遇了唐軍的傾國來襲,唐軍的艦船,有數千條,艦上有官兵百萬。你我父子死戰,重創唐軍之後,方得幸免。你別怕,我們是水軍,水軍最大的好處就是,只要登上了岸,我們說有多少敵人,就有多少敵人,就算有人質疑,他們也不能下海來查,只要守口如瓶,對好了口徑,便總算不至是死罪了。”

扶余文:“……”

他覺得好像信息量有一點大,竟是瞠目結舌,一時也不曉得對不對。

“馬上就要回陸地了。”扶余威剛嘆了口氣,他雖已想好了如何脫罪,可內心的焦灼和不安,卻始終還是讓他心中沉痛。

卻在此時,有人道:“不妙了,不妙了,唐艦追上來了。”

“怎麼可能,他們的船,如何有這樣的快?”扶余威剛第一個反應,便是絕不相信,於是,他下意識的朝着遠處得方向瞥了一眼,海平線上,一艘艘艦船宛如跗骨之蛆一般,又追了上來。

“這……是什麼艦……”扶余威剛一時覺得自己雙腿無力,口裡發出絕望的聲音:“此天要亡我嗎?”

“父親……接下來該怎麼辦?”

“接下來……”扶余威剛膽顫着:“當然是立即乞降,如果我們父子,還想活下去的話。兒啊,這可能是爲父教授你的最後一課了,做人,一定不要意氣用事,一定要曉得輕重,所謂海戰,便是撞得過就撞,撞不過便短兵交接,近戰不能勝,就跑,跑都跑不過,就趕緊乞降,千萬不要給你的敵人斬殺你的機會。只要人還活着,就有希望,這一點,爲父還是知道的,唐軍比較講信用,若是降了,只要他們肯答應,定不會害我們性命。”

扶余文:“……”

這一下……信息量好像更大了。

…………

求點月票。

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
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五百一十九章:劃時代的意義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零七章:駕崩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十七章:賞賜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四十五章:太子殿下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八十七章:手術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四十四章:恩典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一百五十八章:帶頭衝鋒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五十六章:大功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四百四十八章:天才中的天才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二百七十八章:王侯將相寧有種乎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六十四章:稀世珍寶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三百八十章:反擊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五百四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六十二章:義薄雲天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四百五十三章:中了 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