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

崔志正顯然能感受到,這高昌國上下對於自己的仇視。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

在高昌,他們就是土皇帝,對於麴氏而言,高昌雖小,可在這裡,他卻是說一不二。

麴文泰是可以接受稱臣的,甚至願意接受大唐授予他的官職。

當然,這一切都有一個前提,那便是保持自己在高昌國的統治力。

可是崔志正的條件不可接受之處就在於,陳正泰居然要將王族遷徙到河西去。

麴家一旦離開了高昌,就意味着……徹底失去了獨立自主的本錢了。

崔志正此時正色道:“殿下,我來此,也是因爲郡王殿下的善意,他希望彼此能夠化干戈爲玉帛,郡王殿下向來仁善,不忍見生靈塗炭。唯恐等到侯君集大軍到的時候,兩國便免不得要相爭,到了那時,高昌上下,自殿下而始,下至尋常的庶民百姓,只怕不知多少人要屍橫遍野。”

“我大唐在天子的治理之下,已至極盛,如日中天。區區高昌,若是頑抗到底,豈不是螳螂擋車嗎?朔方郡王久聞殿下之名,若能因爲殿下幡然悔悟,願意拱手來降,而使高昌免受兵災,自此兩家和睦,同謀這河西與高昌的發展大業,又有何不可呢?殿下……時間已經不多了,請殿下早作謀劃。”

“哼!”麴文泰大怒,厲聲道:“高昌沒有降人!”

此時他可謂是怒極了,按着腰間的劍柄,只恨不得立即將崔志正剁了。

若不是因爲兩軍交戰不斬來使,又因爲崔志正畢竟郡望極高,這才令他不得不進行忍耐而已。

可即便如此,麴文泰依舊還是面帶怒色,絲毫不願對崔志正以禮相待了。

崔志正則也板着臉道:“既然如此,那麼醜話就要說到前頭了,這是我代表朔方郡王殿下開出的條件,其一:爲殿下請封郡王爵;其二:河西的土地三十萬畝;其三:錢五十萬貫。殿下既可得爵,又不失富家翁,更不必操心這高昌之事,世代子孫,高枕無憂,有何不可呢?這大唐的軍馬,轉瞬就要到了,還請殿下能夠三思,趁着現在殿下尚還有本錢,答應這個條件。可若是時間推移下去,再想談一個好條件,只怕就不容易了。”

這話的意思是,下一次談,可能就別想有這好事了。

麴文泰冷麪道:“來人,請崔公去休息吧。”

談?

拱手而降?

高昌國好歹也有六七萬的軍隊。

而且民風也彪悍。

更不必說有這麼多的堅城。

而且唐軍遠來,路途遙遠,補給線不斷在拉長。

高昌只要堅壁清野,這裡便如銅牆鐵壁一般。

可這陳家,卻拿點錢和土地,就想將他給打發了,至於那所謂的爵位,不過是空頭的許諾而已,天知道那皇帝會不會恩准,就算是恩准了又如何,一個虛名而已!

崔志正顯得很無奈,還想說什麼。

卻已有幾個護衛入殿。

崔志正便再也不敢多說了,順從的隨着護衛出去。

這思漢殿裡,已是亂成了一鍋粥。

衆臣七嘴八舌。

麴文泰則是四顧左右,冷冷道:“都不必吵了,唐軍根本沒有想要議和之心,不過是讓我等屈服於他們而已,傳我詔令下去,各城依舊堅守,告訴國中上下,我高昌歷數百年,不曾爲外寇屈服,這高昌乃我高昌人的故土,絕不輕易讓人,我麴文泰與唐天子不共戴天,唐軍若敢來,便給他們迎頭痛擊,詔令四郡十三縣的各將軍與司馬,還有諸校尉與將士,我等與高昌共存亡!”

衆臣聽詔,紛紛行禮。

………………

快馬已火速抵達了金城。

金城司馬曹端得了王詔,倒是精神一震。

其實這個時候,曹端的心也很亂,金城上下,已沒有了戰心,人人都指望着和議的事,可現在,當王詔傳來,總算是可以令人鬆一口氣了。

至少大王已決心死戰,那麼這高昌,便絕不會讓唐軍染指。

曹端於是召集諸校尉,傳達了王詔,隨即道:“這是大王的命令,我等奉詔,理當在此堅守,從今日起,誰也不可有乞降和議和之心,如若不然,便可視爲謀逆。軍中上下,再不可出現任何的流言蜚語,都聽明白了嗎?”

“喏。”衆校尉齊聲道。

“只是……”這從義軍的校尉上前,一臉遲疑地道:“司馬,不說其他諸軍,這從義軍裡,已是人心惶惶了,許多將士已經收拾了行囊,急於回鄉,將士們此前滿心都想着議和,說什麼高昌和大唐乃兄弟,血濃於水……更有人說,等議和之後,甚至還要去投奔河西……”

曹端的臉瞬間拉了下來。

他當然清楚這樣的念頭在軍中一旦流傳開來,有多麼嚴重!

於是聲音冷若冰霜地道:“投奔河西,這豈不就是歸降嗎?這是害羣之馬,怎麼可以縱容呢?這是在繞亂軍心,若是不加以嚴懲,我等如何固守?是誰在軍中,言此事?”

“從義軍裡,說的最多的,是個叫劉毅的人……除此之外……”

“我知道了。”曹端面上殺氣騰騰。

此時……他必須得迅速的讓將士們知道,戰事在即,根本就沒有議和的空間,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和唐軍死戰。

相比於唐軍的厲害,曹端認爲,眼下最可怕的敵人,恰恰是在金城內部。

他不知覺的,按緊了腰間的佩刀刀柄,而後一字一句道:“我等受大王的王祿,自當以死相報,高昌國沒有懦夫,而今……只能與金城共存亡,唐軍即將來了,必須要提振士氣,不可再讓將士們心有其他的雜念……”

…………

大唐議和的使節,已經來了八九日。

曹陽這幾日的精神都很好,袍澤們大多在營中歡聲笑語,彼此之間,開着各種的玩笑。

有人早已收拾了包袱,還有人想辦法跟城中的親眷們捎了話。

每一個人,都在暢想着自己的未來,沒有娶妻的,想着將來要娶一個妻子。有妻兒的,想着來年的收成。

這幾日,曹陽睡得很香,甚至有人掐着手指頭算着,認爲這個時候,高昌城裡應該會來消息,大王的詔書,可能就要來了。

還有人說的有鼻子有眼,說是傍晚時分的時候,看到有從高昌城來的快馬入了金城,直奔司馬府去了。

這樣看來,十之八九,是非常重要的軍情已經送達。

或許到了明日,大家就要告別了。

曹陽心情激動,與同伍的袍澤聊到了夜半三更,直到篝火漸漸的熄滅,而後大家各回帳中睡去。

在夢裡,曹陽夢到了自己的妻兒,夢到了自己的母親,夢到了自己家鄉的土地,那貧瘠的土地裡,種植出了許多的糧食,而那時,他給孩子置了一身新衣,給自己的妻子添了一盒胭脂。

他甚至夢到了劉毅,劉毅當真言而有信,從河西給他捎了一個鐵罐頭來,他將鐵罐頭撬開,而後送到了母親那裡,而後目不轉睛的看着母親享受着這世上最美味的食物。

於是……他忍不住欣慰的笑了。

而就在這時,集結的號角聲傳出,打斷了曹陽的美夢。

曹陽給這號角聲驚醒,而後忙是戴甲,取了冰刃,與同帳的人一道嘩啦啦的踩着半舊的靴子出了帳篷。

這是集結的口令,意味着司馬有大事要宣佈了。

他將刀挎着,身邊的人議論着什麼。

帳篷外頭,昨天夜裡下了小雨,雨水將這乾燥的高昌之地,多了一些清新。

曹陽便踩着泥濘,繼續前行,可越往前,卻發現人們聚的越來越多,許多人低聲說着什麼,臉色十分凝重。

“快看。”有人手指着遠處。

遠處,是轅門,而高大的轅門上,卻見幾個屍首懸掛着,在半空中晃盪。

那幾個屍首,顯然已是死透了,掛在轅門,給人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曹陽有些奇怪。

他想湊近一些。

可耳邊,卻突然有人低聲道:“是劉毅…是…劉毅……”

劉毅……

曹陽身軀一震,臉色像是一下子凝固了。

他覺得自己的腦海突的一片空白了。

竟是暈乎乎的,他努力的辨認着其中一具屍首,那屍首,個頭矮小,僅有車輪高一些,遠遠看上去,那還是一個半大的孩子。

耳邊,有人低聲道:“聽聞昨夜曹司馬帶着人,連夜拿住了劉毅他們幾個,拷打了一晚上,而後將人打死了,掛在這裡。聽親兵們說,劉毅的罪名乃是通唐,這是十惡不赦的大罪。”

“不是說已經議和了嗎?”

“哪裡知道,聽說要打到底。”

“爲什麼還要打?我聽說……”

“說是唐人野心勃勃,想要侵佔我們的土地……”

這樣的理由,是無法讓人信服的。

他們雖然沒有見過大唐的人,可是至少見過突厥的騎奴,那些突厥的騎奴,尚且安居樂業,大唐爲何要將同文同種的高昌人置之死地?

而對於曹陽而言,他只是不可置信的看着轅門上懸掛的屍首,心痛如刀絞一般。

他和劉毅其實不算真正的親密,只是偶爾在營中遇上,彼此打趣而已。

可是他喜歡這個總是咧嘴笑的半大孩子。

他和劉毅開過許多的玩笑。

可現在……這個人再沒有笑了,以後也再無法煥發笑容。

或許,曹陽真正痛心的,並不是劉毅,似劉毅這樣的袍澤,有很多很多。

曹陽心痛的是自己。

原以爲一切都結束了,戰事結束,人們可以返鄉,可以安安心心的勞作,他從沒奢望過自己什麼,不曾想過自己能得到巨大的財富,也不敢去奢求自己能謀取到什麼高官厚祿。他的希望是卑微的,可即便是如此卑微的願望,這一切……也已粉碎。

什麼都沒有剩下了。

戰爭繼續。

母親和妻兒還要繼續受苦。

自己將死戰,不知能不能活下來。

來年……

沒有來年了。

戰爭一定曠日持久,怎麼還會有來年呢?

此時,他身軀顫抖着,眼裡迸出了熱淚來。

可此時……他又恐懼了,他不敢哭,至少不敢放聲嚎哭,他害怕被人察覺,被曹司馬認爲他是在爲劉毅這樣的人哭,害怕自己也背上一個通唐大罪。

可是他的淚水,卻還是不可遏制的如雨簾一般的垂下!

什麼都沒有了,什麼都不會剩下,一切的一切……連想要安安分分的好好活着,也成了奢侈。

他漫無目的,隨着人流走着。

身邊的人,沒有比他好得了多少。

從義軍在此刻,再無希望。

與昨日的歡笑相比,今日的從義軍大營,只剩下了絕望。

倘若是更久之前,他們依舊還是帶着憤怒的,他們要保衛高昌,保衛自己的鄉土,這是高昌人與生俱來便銘刻的理念。

他們總是對自己頗有信心,他們認爲,壯士慷慨殺賊,即便是血染在這天山的腳下,他們依舊也是堂堂正正的漢家男兒,他們是爲保護身後的婦孺,保護漢家高昌的存續去死。

這一切……都很值得。

可現在……一切都幻滅了。

因爲他們嚐到了希望的滋味,這希望來的太快,給人一種不真切的感覺,等到他們回過神來時,卻又發現,這本以爲觸手可及的希望,現在已是煙消雲散。

劉毅就是證明。

劉毅就是他們的未來。

那隨風在半空搖曳的屍首,已讓人記不起這屍首的主人,曾是多麼的樂觀,多麼的愛笑,又多麼的對於自己的未來充滿了希望。

而如今,卻因這希望,惹來了殺身之禍。

所有人聚在了校臺。

曹陽淚眼模糊,他依舊還在低聲抽泣,他置身在人羣之中,猶如一葉無措的扁舟,在驚濤駭浪裡,漫無目的。

而此時,曹端已按刀,一臉肅殺之色,帶着一干校尉走上了高臺,朗聲大喝道:“唐人狡詐,以議和爲藉口,擾亂我高昌軍心,而如今,大王已下詔,要與唐賊死戰,爾等都是我高昌的將士,自當從你們的父祖一樣,隨大王一道殺賊,這金城固若金湯,唐軍轉眼也即將到來,我等自當誓死抵抗。今日起,要重修軍備,做好死戰的準備,所有人都要聽從號令,切切不可散漫……”

他開始訓話。

甚至故意激動地講了一些大義的話語。

可此時,曹陽像是一句也聽不見。

過了片刻,親兵們擡來了幾個大箱子來。

“這是府庫來的錢財,爲了教將士們能夠奮勇殺敵,大王體恤大家,今日在此,就讓大家大塊分金……爾等還不謝王恩?”

幾個校尉一齊大喝:“王恩浩蕩,卑下人等銘記在心!”

可迴應着寥寥。

司馬曹端便有些不喜,該說的也說了,該賞賜的也賞了,這些將士,卻還無動於衷,看來那該死的劉毅人等,實在是蠱惑了人心啊。

於是他氣沖沖的下了高臺,帶着一隊人馬,匆匆而去。

沒有人去熱切的分金,而所謂的金,其實不過是銅錢而已,不是沒有吸引力,只是此刻,似乎任何人站出來,抓走一把銅錢,似乎便會被人瞧不起一般。

這校尉已是急了,再三喝令,大多數人只是垂頭站着,一聲不吭。

校場上,旄旗依舊還招展。

人心卻已大變。

…………

是夜。

死一般沉寂的大營之中,突然傳出了嘈雜的聲音。

曹陽被驚醒了。

他心裡一臣,隨即驚慌失措的在黑暗中摸索着自己的佩刀。

“噓……”突然一個黑影在他耳邊低聲道:“曹三郎,待會兒跟着我。”

“怎麼了?”曹陽心慌地道:“是唐來了嗎?”

黑影的聲音,很熟悉,是曹陽同帳裡的袍澤,這是一個黑粗的漢子,漢子壓抑着自己的情緒,小聲地道:“未至。”

曹陽鬆了口氣,而接下來,他的心情複雜,他一直好奇,唐軍該是什麼樣子。

可黑影隨即道:“殺司馬去。”

曹陽驟然之間,瞳孔收縮,打了個冷顫。

只聽這黑影繼續道:“各營已動了,趙二郎打頭,咱們怕什麼?”

曹陽驚異地道了兩個字:“叛亂?”

“叛亂!”

“這豈不是不忠不孝?”

黑影居然聲音坦然:“對,就是不忠不孝!”

曹陽默然了一下,卻是抓緊了腰間的佩刀,而後豁然而起,剎那之間,無數的念頭在他的腦海裡劃過。

而後,他長身而起,像是下定決心般,道:“那……算我一個。”

黑影只道:“來。”

曹陽已披上了甲。

做了這個可怕的決定之後,他卻是覺得從未有今日這樣的輕鬆。

於是,他昂首闊步的佩刀而出。

營帳之外,已是火光沖天,喊殺四起。

“莫走了曹端!”有人歇斯底里的大喊。

人影重重。

黑暗中,憤怒的喧囂刺破了夜空。

伍長迎面而來,一把將曹陽在帳篷門口攔住,他瞪大眼睛大喝:“曹陽,哪裡去?”

曹陽道:“殺司馬!”

“爲何?”

“爲劉毅報仇!”

伍長凝視曹陽:“隨我來,先取馬。”

“喏!”

數不清的人流,衝出了大營。

人們已經將劉毅的屍首解了下來。

每一個人都要爲劉毅報仇。

只是捫心自問,真的是爲了劉毅嗎?

不!

是爲了他們自己!

是爲了向曹端所殺死的,每一個人內心的希望,報仇雪恥!

此去,再不回頭!

................

第一章送到,同時推薦一本魯院同學兼同鄉的書《山溝娃都市開掛》,看這書名,大家就應該知道這書是一本爽文了,可以去看看。

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
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四百六十八章:有救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十章:一家之主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五十七章:大軍壓境九十八章:天大的學問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二十四章:不敢奉詔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三百二十五章:錦繡文章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一十七章:梭哈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十四章:再入高門第一百零三章:龍顏大怒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三十章:狄仁傑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三十一章:西遊記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五百五十二章:大勝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