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

陳正泰道:“所以現在當務之急,乃是派出使團訪問百濟,要求百濟落實國書中的內容。”

陳正泰頓了頓,又道:“所以臣倡議,讓婁師德率水師出海至百濟,開始營建百濟水寨,臣探查過,這水寨的位置,最好選在距離高句麗不遠,又靠近百濟王城的所在。兒臣查過,有一處濱海小城,此地名叫‘買召忽’,不過這名兒過於拗口,所以兒臣打算將此地改爲‘仁川’,這一點,兒臣已經和百濟遣唐使扶余洪細談過了,他們表示贊同。”

“仁川這個地方,既是臨海,又靠近百濟的王城,同時距離高句麗的王都也是不遠。除此之外,據此地的水文而言,這裡是天然的良港,因爲此地不但背靠百濟王城,而附近海域,還有一處佔地頗大的海島,將這海島和仁川港劃爲水寨的位置,便可以使我大唐的水師處於進可攻,退可守的地兒上。”

“選址之後,兒臣打算此次隨水師出訪的人員裡,既要有大批的匠人,作爲將來建設水寨之用,而且將來還需留駐一批水兵,此外,再招徠一些商賈,令他們前往百濟考察一番,爲未來的商貿做一個奠基。當然……這朝廷委派的御史,這一次只怕也要同行,只要百濟那邊決定執行國書中的承諾,那麼監察院,當立即搭建起來,這監察院選址,也在水寨的範圍之內,所徵用的文吏,護衛,也可由我大唐派出。至於具體的事項ꓹ 在這百濟國,還將在未來ꓹ 讓商賈們選定一個商會的會長,如此一來,這大唐在百濟國中的利益便算是平衡了。”

“商賈的事ꓹ 交給商會總會長;政務由御史負責;軍事上,則是仁川水寨的水師校尉負責。這政商軍三方ꓹ 當然還是以主政的御史來負責決定重大的事務,三者之間ꓹ 既是相互制衡ꓹ 同時也要彼此守望相助。”

陳正泰所提出來的構想,倒是十分縝密。

李世民聽得很認真,等陳正泰說罷,他若有所思地道:“這是謀國之言,諸卿還有什麼看法。”

其他人還沒開口。

長孫無忌便笑呵呵的道:“臣以爲陳正泰所言甚是,就這麼辦吧,既然當初ꓹ 陛下令陳正泰來辦理三國事務,那麼就當委他全權ꓹ 不必事事都問百官的想法。”

李世民笑了ꓹ 看起來很滿意長孫無忌這番話ꓹ 隨即就道:“很有道理。只是陳正泰ꓹ 商會的那什麼會長,讓商賈們推舉ꓹ 這沒有什麼問題。可仁川水寨校尉ꓹ 派誰爲好呢?”

陳正泰自是早就有了合適的人選ꓹ 於是道:“婁師德有一個兄弟,叫做婁師賢ꓹ 上一次,他也曾隨兄出征,在水寨之中頗有威信,此次徵百濟,也立下了汗馬功勞,朝廷正要賞賜他呢,不妨就讓此人爲仁川水寨校尉吧。令他徵募一千水兵,再給他十數艘船,再有兩三千輔兵和水手以及若干匠人,駐紮仁川。”

李世民便看向長孫無忌:“吏部聽說過此人嗎?”

長孫無忌道:“揚州水寨那裡,確實報過此人的名字,此人頗爲驍勇,立下了汗馬功勞,且又和婁師德乃是兄弟,吏部這裡確實打算升他的官職,爲校尉。”

“此人既熟悉仁川和百濟的情況,那麼委任他爲仁川校尉,就最好不過了。”李世民點頭:“只是人在海外,頗爲辛苦。”

長孫無忌便笑着道:“臣子到了哪裡,都是爲了陛下效忠,哪裡有什麼辛苦可言呢?”

李世民欣賞的看了長孫無忌一眼,這話……他愛聽。他掃視羣臣,頗有深意的意思,彷彿在說,都和長孫卿家學一學吧。

“那麼御史的人選呢?”李世民又看向了陳正泰。

陳正泰想了想道:“兒臣也在爲御史的人選頭痛呢,一方面,這御史負有和百濟國交涉的職責。同時又要嚴查百濟國不法之事,甚至,他還需代表整個大唐的形象。兒臣思來想去,馬周是最合適的,只可惜,馬周人在東宮,只怕不宜輕動。此後,兒臣又想到了鄧健,不過鄧健乃是貧寒出身,與百濟的貴人們打交道,還需讓他們見識一下我大唐的威儀纔好。最終……兒臣覺得還是長孫衝更合適一些,長孫衝飽讀詩書,能夠宣揚我大唐的文化,又出自長孫家,貴不可言,是真正知書達理的人,行禮如儀,一定能令百濟國上下心悅誠服。除此之外,他爲人熱誠,又年輕,這對他而言,是一個極好的機會。”

李世民:“……”

長孫無忌:“……”

殿中一下子沉默起來。

房玄齡心裡咯噔了一下,而後立即道:“陛下,老臣以爲,此舉甚爲妥當。”

房玄齡是怕了啊,又是馬周,又是鄧健,現在又是長孫衝,待會兒若是不讓長孫衝去,接下來豈不要推薦房遺愛去?

衆人見房玄齡極力贊成,房玄齡乃是宰相,誰敢不趁此機會表現一二?於是紛紛道:“對,長孫衝最好。”

長孫無忌臉僵直了,忙道:“且慢,陛下……衝兒他年齡還小。”

陳正泰,你特麼的坑我呢?

這是我親兒子啊。

李世民看看長孫無忌,又看看房玄齡。

房玄齡被看得頭皮發麻,立即振振有詞地道:“年紀不在大小。”

“可是……”黃豆大的汗自長孫無忌的額上滲出來,他慌忙道:“這百濟山長水遠的……”

房玄齡又立即道:“話不可這麼說,方纔長孫相公不也說了嗎?臣子到了那裡,都是爲陛下效命,哪裡有什麼辛苦可言呢?長孫衝能照顧好自己的。”

長孫無忌:“……”

此時的長孫無忌,已經心痛得想要昏死過去了。

那可是百濟啊,不毛之地啊。

他不由氣惱地看向陳正泰。

陳正泰不敢去看他,他真不是胡亂選的人,思來想去,只能是長孫衝這個人選,其實房遺愛也可以,只是房遺愛實在年齡太小了。

若是派其他的御史去,那些清流,指望他們能做些什麼?

李世民此時道:“既然如此,就依陳正泰所言吧,這事就這麼定下了。只是……正泰,朕要看到成效,若是沒有成效,反而誤了國家大事,屆時朕就要拿你是問了。”

陳正泰忙道:“喏。”

就這麼定下了?聽到這句話,長孫無忌只覺得自己頭重腳輕,整個人都恍恍惚惚的!

他家長孫衝要去百濟了,要去那個穿洋過海的地方,這……生離死別啊。

這一去,天知道多久才能回來。

今兒該談的也談完了,李世民散了羣臣,陳正泰匆忙便走。

後頭,長孫無忌便咬牙切齒的追了出來,邊氣呼呼地喊道:“陳正泰。”

這聲音太大,陳正泰想裝聽不見都不好意思,只好乖乖駐足,朝追上來的長孫無忌行禮道:“長孫相公……”

“你……”長孫無忌興師問罪地瞪着他道:“老夫平日對你不夠好嗎,你還有什麼話說的?”

“無話可說。”

“可你爲何……”

陳正泰尷尬的道:“長孫相公,這天下第一個外派出去的御史,就是長孫衝啊。只要這國策成了,那麼……各國都要照此例,這新的國策,許多人都沒有經驗,只要長孫衝自極摸爬滾打出來,將來他的經驗就可推而廣之。長孫相公知道這意味着什麼嗎?意味着……這是大功一件,我之所以推薦長孫衝,一方面是因爲長孫衝是個有能力也是個有擔當的人。另一方面,這麼好的事,憑着我們兩家的世交,我如何能不照顧他呢?大丈夫理當建功立業,如張騫出塞、蘇武牧羊一般。”

張騫出塞……其實還能理解。

蘇武牧羊,這就讓長孫無忌齜牙了。

“衝兒他……”

陳正泰笑着道:“放心,其實不會吃什麼苦的,去了那裡,山高皇帝遠,那纔是自在呢!好啦,長孫相公,你便信我一次吧。”

長孫無忌顯得無奈,感嘆道:“都到了這個時候了,陛下都已打定了主意,我還能如何?只是……只是……哎……”

他搖搖頭,又咬牙切齒地道:“房玄齡那老狗,真是賊的很,他生恐讓他那兒子房遺愛去,在那不斷的搬弄是非,堂堂宰相,藏着這樣的私心,真不是東西。”

陳正泰面上保持着笑容,反正罵的不是自己,管我鳥事。

這叫挑動尚書鬥宰相。

後頭,果然看到房玄齡與杜如晦幾人徐徐走過來,陳正泰趁着機會,一溜煙的先跑爲敬。

長孫衝得知自己即將去百濟,居然頗爲高興,他感激涕零地特意跑來尋了陳正泰,朝陳正泰行了大禮:“學生見過師祖,學生萬萬想不到,師祖對學生如此的看重,學生到了百濟,一定鞠躬盡瘁,絕不令師祖失望。”

陳正泰安慰他道:“此去百濟,關係重大,多餘的話,我也就不說了,這事關係着朝貢新政的成敗,我很器重你,本是想推薦鄧健他們去,可思來想去,還是你最爲合適。”

長孫衝眼眸一亮,大喜道:“能蒙師祖如此的厚愛,便是在百濟丟了性命,也在所不惜。”

陳正泰很是欣慰,他喜歡這個傢伙。

…………

李世民此時心情還算不錯。

將百濟三國的事交給陳正泰,似乎不必自己爲之頭痛了。

唯一令他遺憾的,卻還是關於抄那竇家的事。

這都過去了大半年了,居然還沒什麼音訊。

陳正泰那個真是烏鴉嘴,總說抄竇家不太順利。

起初李世民是對這話當做耳邊風的,竇家確實可能掩藏了許多的財富,只是朕派了大理寺和刑部,甚至還有御史臺一道去抄家,不說八九成,至少六七成的財富還是能抄出來的。

可左等右等,好幾次召人來問,只說下頭還在繼續順藤摸瓜,到現在也沒一個結果出來。

這事……似乎成了李世民的一個心病。

李世民此時穩穩坐着,瞥了一眼一旁得張千:“張力士。”

張千忙躬身道:“陛下。”

李世民道:“抄竇家的事,現在還沒有結果嗎?”

“這……”

一說到這個,張千顯得謹慎起來,忙道:“陛下,暫時還沒聽到有什麼結果。”

“噢。”李世民點頭:“這都過去了這麼久,再抄下去,只怕朕要駕崩了。”

張千嚇了一跳,連忙道:“陛下可萬萬不要這樣說。這……這……”

“這什麼?”李世民見張千話裡有話。

張千內心顯然很糾結,終究道:“沒……沒什麼。”

李世民冷冷地道:“還不如讓陳正泰去抄呢,這傢伙算術好。哎……”

張千臉色木然,卻是悄無聲息的站到了一旁,不敢說話。

李世民覺得甚是奇怪,卻還是忍不住道:“當初陳正泰說,抄竇家的事……可能會有什麼麻煩,是嗎?”

“這……奴不知。”

李世民道:“真奇怪。”

他搖搖頭:“再去催問一下吧,不能老是沒有結果。”

張千只好道:“奴明日就去問。”

卻在此時,有宦官匆匆而來,拜下道:“陛下,大理寺卿孫伏伽求見。”

李世民隨口道:“他來做什麼?”

“說是查抄竇家一案,有了結果了。”

李世民聞言,一挑眉,隨即興奮起來,興沖沖的站了起來,高興的道:“讓他進來說話。”

片刻之後,孫伏伽進來,行了個禮:“臣見過陛下。”

李世民道:“怎麼,竇家那裡有結果了?”

孫伏伽肅然道:“有結果了。”

李世民興趣濃厚:“查抄出來了多少,可有數額?”

“陛下是要看細目,還是最終的折錢數額?”

李世民笑道:“先給個總目吧,折錢多少?”

“折錢三十一萬貫,陛下……大理寺、刑部、御史臺三方,出動人力達七千三百人次,最終追索出來的竇家全數金銀珠寶、田產、宅邸、現錢等等,總計是三十一萬貫。”

李世民的臉……驟然之間就沉了下來。

要知道,當初就算是竇家的股票,也不只這個數的啊。

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
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一十一章:奇蹟第二十三章:封爵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四十三章:感激涕零第一百七十章:微服私訪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一百一十八章:大宴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四百零二章:吾皇聖明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四百六十二章:帝王之相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二百四十二章:原來你是這樣的太子第三百五十八章:長安風雲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七十七章:志在四方第四百四十九章: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二十一章:通車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六十三章:造紙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二十四章:真香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五百六十七章:忠奸難辨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四百一十三章:重任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五百五十章:殺手鐗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