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七章:神器出世

魏徵暴怒,也是有道理的。

這個時代,固然女人的地位並不低下。

可是這天下無論是天子還是百官,又或者是涉及到了學問的事,統統都是男子來負責。

大家所恪守的乃是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你陳正泰隨便找一個婦人,教授她讀書,就比得過我魏徵的兒子?

這不是侮辱是什麼?

我魏徵固然不是名門之後,卻也是有家傳淵源的,打小就刻苦讀書。

人嘛,總不免將自己的後代看的份量格外的重一些,尤其是在這個時代,血脈的傳遞,至關重要,你陳正泰可以在殿中侮辱我魏徵,但是不能這樣侮辱我的兒子,這豈不是說我魏家子弟,竟連一個婦人都不如?

這說的是人話?

魏徵面上的怒氣更勝,手中掂着自己的玉笏,一副想要打人的樣子。

他用嚴厲的目光威逼着陳正泰:“韓……國……公……”

這一下子,羣臣凜然。

李世民也嚇了一跳,這陳正泰招惹誰不好,偏偏要去招惹魏徵,魏徵此人剛烈的很,朕都有些怕他呢。

李世民勉強擠出笑容,想要緩頰一下殿中凝重的氣氛。

可魏徵卻繼續道:“你此言當真嗎?這是你自己說的。”

“對。”陳正泰很光棍的道:“是我說的。”

就差下一句是,是我說的又咋地?

許多人心裡倒吸一口涼氣,既是看熱鬧,又是唯恐天下不亂的心情,卻還是不免有人心裡翹起大拇指,韓國公好氣魄,這是要將人往死裡得罪啊!

“好。”魏徵強忍着暴跳如雷的怒氣,冷着臉道:“老夫答應你,你不是要比嗎,那就來比比看。”

“……”

這就有點不要臉了。

陳正泰方纔那番話,十之八九只是尋一個婦人來故意侮辱你魏家而已。

這就好像潑婦罵街一樣的路數。

可哪裡想到,魏徵直接當真,反將了陳正泰一軍。

於是有人幸災樂禍的看着陳正泰。

沒想到陳正泰同樣當了真,一本正經地道:“一言爲定,到時,榜下見。”

“且慢。”魏徵似笑非笑的看着陳正泰,他這一手叫做將計就計,直接將陳正泰逼迫到牆角:“若是韓國公輸了呢?”

“輸了便輸了,輸了我自然佩服魏相公。”

魏徵撇撇嘴,這一次陳正泰算是招惹到了魏徵了,魏徵不屑於顧的樣子:“老夫不需韓國公佩服,老夫只一條,倘若輸了,立即裁撤新軍。”

“新軍牽涉到的乃是國家大政,豈是我說裁撤就可以裁撤的?”陳正泰搖頭。

魏徵道:“這新軍,哪裡是什麼國家大政。根本就是韓國公拿的主意,讓陛下力排衆議的結果……我便問你,撤不撤?”

魏徵擲地有聲,一下子得到了許多人的共鳴。

陳正泰瞥了一眼李世民。

李世民撫案微笑不語。

擦……

這擺明着……想讓我自己獨自面對魏徵了。

說也奇怪,李世民對魏徵總有幾分忌憚。

陳正泰咬咬牙,最後道:“好啊,既然如此,我若輸了,自然沒有問題。可若是我贏了呢,我尋一個婦人來,若是贏了令子,那又如何?”

魏徵道:“老夫沒想過輸。”

他說的風淡雲輕。

可在陳正泰看來,這就有點耍流氓了。

這是什麼話?

可似乎魏徵也覺得好像這樣不妥,隨即便道:“老夫家裡略有一些圖書,也有一些浮財。”

陳正泰頓時懵逼,現在似乎是輪到魏徵在侮辱自己了。

只見魏徵接着道:“不妨如此,倘若老夫的兒子不成器,那麼……便算是老夫教子無方,倒要向韓國公請教一下教子之道。”

“請教是什麼意思?”陳正泰不依不饒。

魏徵道:“自是拜師請教。”

陳正泰還是覺得自己虧了,不過……魏徵有必勝的把握,自己又何嘗不是穩操勝券呢?

顯然他們是一點都不知道,武珝到底有多變態,我使出她來,自己都覺得害怕,好吧!

於是陳正泰道:“一言爲定。”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魏徵乾脆利落的道。

他面帶笑容,似乎覺得自己已經得逞了一般,這本是棘手的新軍之事,誰曾想,到了自己手頭上,輕易就要解決了。

陳正泰也笑了起來,二人相視笑着,大抵都覺得對方是個智障。

倒是這百官,頓時都打起精神來,這陳正泰卻不知發什麼瘋……讓個女子來比試……可得防備着他使詐纔好。

那此前的兵部侍郎趁機道:“韓國公不會是早就暗中教授了什麼弟子吧,又或者……有其他的名堂?”

陳正泰冷笑道:“我若是教授女子讀書,定是要尋覓那剛進長安不久的,此前我陳正泰和她絕不瓜葛。不只如此……還需尋個年少一些的,免得你們說我這人不講武德,啊不……不講道德,暗中使詐。”

陳正泰隨即又道:“這樣,大家可滿意了嗎?”

衆人聞言,心裡一下子踏實了,這傢伙……是自己找死呢!

不過他們也不怕陳正泰使詐,畢竟……還有兩個月的時間,足夠大家探聽出一點什麼來了,只要是女子,就一定有出身,到時一打聽,便曉得此女是什麼人了,還怕你陳正泰玩出什麼花樣?

魏徵躊躇滿志,捋須,一副風淡雲輕的樣子:“到時輸了,可別怪老夫勝之不武。”

只是李世民此刻卻是繃緊着臉,一言不發。

待朝議之後,陳正泰眼巴巴的看着李世民,李世民卻是臉色陰沉,沒有留下他的意思。

於是陳正泰看着陸續離開的人羣,也只好泱泱的走了。

李世民等人走了個乾淨,才氣咻咻的回了紫薇殿。

長孫皇后在此,見李世民早早回來了,便忙是起身接駕,卻又見李世民隱着怒火的樣子,忍不住道:“陛下,今日是誰招惹了你,莫不是……那魏徵嗎?”

李世民搖頭道:“魏徵此人……甚是剛烈,不過朕看他爲人忠直,且又是能臣,倒是一直隱忍他。當然,今日倒不是這魏徵的緣故,而是朕那好女婿。”

這女婿如今也只有一個陳正泰!

長孫皇后聽罷,卻是臉色凝重起來:“我看正泰平日裡,一向安分,怎麼會令陛下震怒呢?”

“還能爲什麼?”李世民搖頭苦笑,卻又夾雜着幾分不忿的樣子:“他當初建言朕招募百工子弟從軍,編練新軍,朕一切都依他,可謂是力排衆議,可這個小子,今日殿中衆臣反對,他卻跑去和人打賭,說是今歲新科的院試之事。”

長孫皇后便微笑起來,道:“這又有什麼關係呢?正泰還小嘛,他愛打賭,固然有些行爲不端,陛下是他的岳父和恩師,教訓幾句便是了,何須將這怒火壓在心頭上呢?”

“你不懂啊。”李世民嘆息道:“且不說這是國家大事,怎可如此的兒戲子而且朕懷疑,陳正泰這練兵,肯定是遇到了難處,現在騎虎難下,所以便萌生了退意,因而才藉着打賭,故意輸給那魏徵,如此,便可順坡下驢,藉此名義,索性將新軍裁撤。朕怎會看不明白他的心思呢?”

長孫皇后蹙眉:“陛下的意思是……他故意要輸?”

“不是故意是什麼,那魏徵之子,你是有所耳聞的吧,此人知書達理,好學不倦,又寫的一手好文章,朕開了科舉,朕聽聞他是摩拳擦掌,非要脫穎而出不可的。可那陳正泰卻是要和魏徵來比一比,說是隨意尋一個少女,教授她讀兩個月書,也要參加這院試,和魏徵之子一試高低。”

長孫皇后不禁詫異道:“怎麼,女子也可參加科舉?”

李世民一愣:“不可以嗎?”

長孫皇后也有點懵:“可以的嗎?”

李世民一時尷尬:“好像當初這科舉的章程裡,還真沒有明言不許女子參加,當初也確實不曾想到。只是……這法無禁止。”

長孫皇后遲疑了片刻,便道:“難道陳正泰就沒有贏的可能嗎?”

“絕無可能。”一想到這個,李世民便不禁有些惱火:“真以爲這科舉是茅房嗎?誰想上便能上的?說作文章便能作文章?哼,若是真能贏,朕便不叫李世民,朕叫民世李!”

“明事理……”長孫皇后用怪異的眼神看李世民。

李世民隨即道:“好啦,懶得說他了。”

長孫皇后溫聲勸道:“無論如何,這也是陛下的女婿,是陛下的得意門生,就算陛下生氣,大不了,過幾日讓陳正泰入宮來賠罪便好。”

“朕思來想去,就是驕縱他太過了,新軍是朕聽了他的話,才決心建的,此事關係重大,豈有半途而廢的道理?可他這般折騰,卻視此爲兒戲了。朕這一次非要敲打敲打他不可,朕現在不想見他,也不要什麼賠罪。”李世民態度很決絕:“如若不然,以後還不知鬧出什麼亂子來呢!”

長孫皇后吁了口氣,她很清楚,李世民的性情也是如火一般的,當着衆臣的面,總還能壓抑一點自己的情感,可只有當着她的面,方纔會暴露出有時候不太講理的一面。

她知道,這個時候,勸說陛下,可能反而會適得其反了,還是等氣慢慢消了再說吧!

…………

而在另一頭……

陳正泰匆匆的回到府裡,剛剛坐下,便立即讓人將陳福叫了來。

他略顯急切地對陳福道:“昨日和我一道回來的那個女子,留下了地址嗎?快去尋她來,要快。”

陳福一臉委屈的樣子:“公子,我……我可不敢叫來,若是殿下曉得,我吃罪不起的。那女子生的這樣好看,公子昨日和她同車,今日又急不可待的要叫她來府上……這……公子啊,我勸你收收心吧,若是公子實在憋得厲害,我曉得一個好去處……”

這說的什麼鬼話?陳正泰頓時大怒,起身擡腿便作勢要踹死這個狗東西:“我踹死你信不信,我這是正經事,趕緊給我把人找來。”

“人言可畏啊……”陳福丟了這一句話,不過想了想,好像自己確實不是鐵骨錚錚的材料,便飛也似的辦事去了。

武珝萬萬想不到,這才一日,韓國公就叫人來請自己了。

其實她本是預料,就算是韓國公真打算接納自己,那也需故意冷落自己一段時間的。

畢竟在武珝看來,這位韓國公的心思深不可測,像這樣的人,絕不會如此魯莽的。

可現在,她算是徹底的服了,果然還是深不可測啊,自己無論如何都猜不透他的心思。

武珝本以爲,自己雖是年少,可還是頗能看破人心的,可如今發現她的這一些伎倆,只要放在陳正泰的身上,就全然無用了。

她不敢怠慢,心下竟還有幾分激動和歡喜,連忙整理了一下衣裝,便匆匆的趕到了陳府。

進了陳府,她便被人直接請到了書齋。

進了這幽靜的書齋裡,只見只有陳正泰跪坐在案牘上,她便忙是行禮道:“世兄……”

陳正泰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板着臉道:“不必虛禮了,現在……只問你一件事。”

武珝心裡又是一愣,這世兄……真是令人欽佩啊。

他知道自己是個極聰明的人,而恰好,這世兄比自己更聰明。

聰明人與聰明人說話,本就不必虛與委蛇,簡潔有效纔是正經。

陳正泰這時道:“我打算教授你讀書,兩個月後,便是一場院試,我要你中個秀才,如何?”

武珝想也不想就立馬道:“好。”

陳正泰反而有些好奇了,道:“你不問問爲什麼?”

武珝臉色從容地道:“不必問,世兄自然有世兄的深意,就算我現在不明白,以後也一定會明白的。”

陳正泰很滿意她的解釋,點頭:“有信心嗎?”

武珝老實地道:“我雖讀過書,可是……並沒有做過什麼文章……並沒有太大的信心,只是……我定會盡力而爲的。”

陳正泰便沒有再說什麼,只是道:“好,那麼……現在開始吧。”

快人快語,就是痛快!

………………

昨天第三章送到。

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九章:敕封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章:人才吶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
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四十七章:一個不留第四百五十二章:榜首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百四十章:吾皇萬歲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六十八章:謀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四百二十一章:龍顏震怒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八十八章:獨樂樂不如衆樂樂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三十七章:不會吧 不會吧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九章:敕封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二百一十八章:敢爲天下先第四百七十一章:手術成功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六百三十四章:從善如流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七十九章:龍顏大悅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十二章:你別逼朕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四百一十二章:感激涕零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百一十一章:金錢永不眠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二章:人才吶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四百九十章:真相出來了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八十一章: 一門九進士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五百七十章:死到臨頭了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