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

揚州發生的事,很快就有了迴應。

李世民在清晨送來的奏報中得到了揚州按察使的奏報。

這件事,他怎麼看,怎麼也覺得其中帶着一股蹊蹺的意味。

陳正泰所舉薦的婁師德竟是謀反,這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實在讓李世民有些看不透。

只是……從揚州刺史,再至揚州按察使送來的奏報,都言辭一致,卻又令李世民覺得迷糊了。

隨即,他召了房玄齡、杜如晦、長孫無忌以及大理寺卿、刑部尚書人等到了御前。

拿着手中的奏報,便道:“婁師德此人,朕略有一些印象,不似不忠不孝之人,他此次戴罪,陳正泰也願保舉他,現在鬧出這樣的事來,雖刺史和按察使的奏報倒都是言之鑿鑿,可朕依然還是覺得其中或有什麼可疑之處,諸卿以爲如何呢?”

房玄齡沉吟片刻道:“何不派遣御史,再去查一查。”

李世民頷首,嘆了口氣道:“陳正泰爲何不來朕面前解釋呢?”

這纔是問題的關鍵,事情過去了這麼久,卻又不知陳正泰近來在弄什麼明堂,前幾日的朝會也沒有參加。

“那就派監察御史,去一趟吧。”

當然,李世民並不認爲派出監察御史就有什麼效果。

畢竟按察使本身的職責,就有監察御史的作用。

連駐在揚州的按察使,尚且不能查明真相,僅憑藉着一個監察御史,又有什麼用呢?

可放出監察御史,某種程度,就是天子對淮南道按察使,以及揚州刺史表現出了不信任,這纔要求繼續徹查。

“陛下……”

大理寺卿孫伏伽道:“倘若監察御史派了去,依舊如按察使和刺史所奏,又當如何?”

李世民頓時明白了孫伏伽的意思。

孫伏伽乃是大理寺卿,在孫伏伽的理念看來,朝廷有朝廷的禮制,是不容更改的,大理寺卿本就是禮制和法律的捍衛者,這個案子懸而未決,已經拖延了太久ꓹ 不能繼續拖延下去了。

李世民便看着他道:“孫卿以爲如何呢?”

孫伏伽正色道:“若是果然謀逆。那麼朝廷應立即治謀逆罪,如若不然ꓹ 這件事繼續懸而不決,只恐天下人見疑。除此之外,舉薦婁師德的人ꓹ 也應予以懲戒,識人不明ꓹ 而使一個叛逆竊居高位,這叛賊在戴罪之後ꓹ 不感戴天恩ꓹ 也不思圖報,竟敢謀反,此爲大不赦。臣知舉薦婁師德的,乃是駙馬陳正泰,此人與陛下關係匪淺,可法律面前,王子與民同罪ꓹ 何況是陳正泰乎?”

李世民瞥了其他諸人一眼。

衆人默然。

都已經到了謀反的份上了,誰還敢隨便說話?

那房玄齡心裡倒是想說ꓹ 以陳正泰和陛下的關係ꓹ 到時就算被牽連ꓹ 那也不過是打一頓板子罷了。

李世民頷首:“到時ꓹ 且等御史奏報吧。”

……

陳正泰沒有入宮去解釋,在他看來ꓹ 就算現在解釋ꓹ 也是一筆糊塗賬!

這兩個月ꓹ 爲了避嫌,他索性都待在家中ꓹ 倒是遂安公主,這幾日身體有所不適,他便也不敢去遠,叫人請了醫館的大夫來!

那大夫把了脈,也不露聲色,又跑去和其他幾個大夫商量了。

過了一會兒,又有女醫來了,繼續給公主把脈。

陳正泰站在一旁,他一直不大相信這把脈真能看出啥病的,當然,只是純粹的好奇,於是便在一旁,用自己的左手搭在自己右手的脈搏上,把了老半天,也沒摸出什麼門道來。

倒是那女醫踟躕再三,才道:“恭喜公子和殿下,這是喜脈。”

“喜脈……”陳正泰愣了一下,隨即目瞪口呆地道:“不會吧,這些日子她身體不適,我很規矩的呀,你摸摸脈搏就言之鑿鑿的說她有身孕了,這是什麼意思,東西可以亂吃,話可不可亂說的。”

遂安公主也嚇了一跳,一時大囧。

女醫語氣堅定地道:“殿下已有近一個多月的身孕了,斷不會錯的。”

“噢,噢,原來是一個多月。”陳正泰一時汗顏,真是上輩子一朝看無數棒小夥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原來已有一個多月的身孕了,這……就說得通了。

陳正泰這才傻乎乎的驚喜道:“準嗎?當真這樣準?”

“再準不過了。”女醫心裡最討厭的,大抵就是陳正泰這樣麻煩的家屬了吧,偏偏陳正泰身份不同一般,她又發作不得,換做其他人,早就讓這人從哪裡滾來,滾到哪裡去了。

說着,便要給遂安公主開方子,讓遂安公主好好調理。

陳正泰此時腦海已是一片空白了,這第一次當爹還是感覺很不可思議的!

只片刻之後,陳家就已沸騰了。

這是家主和公主的第一個孩子,自是備受重視!

很快,宦官和女官們便進進出出,而後陳家一些近親,已出入堂中,一個個搓着手,倒像是自己要臨盆了一般。

等陳正泰從公主的寢殿出來,衆人連忙紛紛關切地圍了上來。

三叔公先問:“千真萬確嗎?”

陳繼業不無擔憂的道:“兒啊……是你的嗎?”

“這是什麼話!”三叔公頓時暴怒,瞪着陳繼業道:“你胡說什麼?”

陳繼業臉一紅,踟躕道:“不是方纔聽到裡頭的消息,正泰說近來沒有……”

陳正泰感覺有點囧,連忙道:“我只是胡言亂語而已,玩笑話,父親不要當真。”

“來來來,先別說這些,先來取名。”三叔公興高采烈,一雙眼睛因爲高興,閃亮亮的。

陳正泰不禁失笑道:“還早着呢,再過八九月才能生的。”

三叔公臉一板,震怒道:“名正才言順,有了名,即便這孩子還在孃胎裡,便已算是我們陳家的人啦。”

陳繼業小雞啄米的點頭:“是極,是極,下一輩是宏字輩,叫陳宏什麼纔好?”

三叔公顯得很嚴肅,揹着手,來回踱步,他臉色發紅,老半天才道:“基如何,基者,本也,所謂邦家之基,便是此意,這是宏大家業的意思。”

陳正泰發現自己好像已經插不上話了,看這幾人你一言我一語的,極認真的樣子,看來這取名字的事也輪不到他決定了,便知趣的不反駁,溜了。

………………

李世民依舊還在殿中與房玄齡、孫伏伽等人議事。

婁師德這個案子,實在有太多的蹊蹺了,大臣們的建議也是不一。

李世民心情顯然很不好,揚州校尉,雖只是一個小官,可事態卻很嚴重。

何況揚州乃是極敏感的地方,此地推行新政已有一些時間,此前效果還算是顯著,現在出了這麼個事,只怕將來有更多不好說的地方了。

卻在此時,張千匆匆進來,不顧其他大臣的目光,卻是到了李世民近前,低聲耳語一番。

那刑部尚書還在侃侃而談:“此案已經見諸報端,天下人也是議論紛紛,倘若朝廷再懸而不決,臣只恐……”

“呀……”李世民突然一個驚訝的音節將刑部尚書的話打斷。

諸人不禁一臉狐疑的看着李世民。

李世民此刻一掃此前的陰沉神色,整個人神采奕奕起來,大笑着道:“見諸報端就見諸報端吧,朕……要做外祖父了。”

房玄齡等人面面相覷。

有關係嗎?

大家在談正事呢?

且慢。

外祖父?

當今陛下,固然有許多的女兒。

可現在真正出嫁的,好像就一個遂安公主。

這樣說來……

那就是陳家……

怎麼聽着,這麼玄乎?

莫非陳正泰畏罪,故意放出點這個消息,來取悅宮中的?

這又不對,這等事,怎麼敢騙人?

不管其他人什麼心思,李世民顯得很激動。

他正處在壯年,絕大多數孩子都沒有成年。

至於孫子……現在還沒有呢。

畢竟最長的太子李承乾,也只是剛剛到了要大婚的年紀。

現在突然發現,自己即將要再高一輩,一下子覺得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他笑容滿面地道:“真是不容易啊,在宮裡,觀音婢和周貴人天天盼着呢,這孩子總算出來了,陳正泰這傢伙最大的罪孽,不是舉薦不力,是生子不力,如今……總算是不負重託!嗯,諸卿散了,都散了吧……”

房玄齡:“……”

其他人倒還好,只是那刑部尚書,不禁爲之尷尬,。

方纔大家都暢所欲言,臣等了這麼久,好不容易輪到臣要說了,才說一半呢……

這樣會不會顯得,自己這刑部尚書,不太受人尊重?

李世民卻懶得去理他的心情,匆匆帶着一羣宦官,疾步走了。

只留下了一羣大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竟一時也懵了。

那刑部尚書老臉微紅。

大理寺卿孫伏伽忍不住道:“他孃的,這麼大的事,抵不過一個駙馬生兒子。”

“……”

此時是貞觀初年,不比其他的時代,這個時代,哪怕是三省和六部九卿的絕大多數大臣,還保持着某種野性,許多人都從過軍,有過在沙場上砍人的經驗。

正因爲如此,所以似孫伏伽這樣急脾氣的人,直接罵娘,其實也就很正常了。

………………

而在那距離長安的遙遠的海上,艦船已在海中航行了兩個多月了。

這兩個多月的時間,雖是順着海岸而行,卻又不敢過於靠近海岸,這臨近海岸處,暗礁諸多,好在這附近的水文,水寨裡早已有相關的資料。

因而這一支艦隊,基本是循着當初覆滅的艦隊航線北行。

艦隊之中,招募的大多都是江南人,正因爲如此,江南人習慣了舟船,再加上在水寨中有過一些操練,所以倒不至戰鬥力銳減。

只是海中實在太顛簸了,依舊還是有人吃不消。

婁師德還算好,只是他的兄弟婁師賢,卻是上吐下瀉,整個人折騰得很嗆。

河中的舟船,和海中的舟船,還是不同的。那種顛簸的程度,不是一般人能夠承受。

只是這一望無際的汪洋大海之中,即便是有人上吐下瀉,旁人能做的也是有限,這等事,只能憑藉自己熬過去。

婁師賢已幾近虛脫。

可婁師德知道自己已顧不得自己的兄弟了,十幾艘船,無數的事,都要他處置。

艦船中帶來的淡水和糧食,倒是充足的,只是海中能吃的東西,還是有限。

就在十幾日之前,一艘船上似乎染了某種疾病,死去了七八個水手。

這些水手幾乎是在哀嚎中不甘的死去。

艦隊中的士氣,也已跌到了谷底。

而艦隊……已經靠近百濟海域了。

越是這個時候,婁師德越是心急如焚。

他還是小看了這汪洋大海中行船所帶來的問題。

無論是疾病,還是風浪,甚至還有心理。

譬如在昨天,一個水手突然發癲一般,直接衝下了船,掉入了海中,迄今也沒有打撈上來。

這船上給人太多的絕望了,絕望到無數的孤寂圍繞着人,使人控制不住的生出死念。

婁師德心知,再這樣下去,只怕整個艦隊,還沒尋覓到敵艦,便有覆滅的危險。

這些帶來的將士,終歸還是操練不足,經驗也不豐富。

他在艙中,已寫下了一份絕命書,雖然他知道,這封書信,想來是永遠帶不回陸地的。

可或許……人總是會僥倖的存着一絲希望吧。

“校尉,校尉……”

在這搖晃得艙中,突然有人趔趄而來,急急地道:“有……有船……有許多船。”

婁師德眼眸猛地一張,豁然而起,整個人竟發現,一丁點心思也沒有了,腦海中突的一片空白,老半天,纔回過神來:“船……什麼船?”

這人臉上都是焦急之色,回道:“百濟的艦船,對方的旗號……是百濟的船……有二十餘艘,正朝着我們這邊奔來了。”

任何時候,倉促遇到對手,原本都是一件令人惶恐的事。

可此時的婁師德,他的心理很奇怪,他居然整個人激動得顫抖起來。

總算……遇到了。

今日哪怕是死,可至少……也可死得轟轟烈烈一些。

他激動得無法剋制,眼中掠過決然之色,顫抖着道:“傳令,準備迎戰。”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
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八十九章:殿下痊癒了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四百二十五章:大逆不道第七十五章:朕的刀鋒利嗎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一百九十三章:疏不間親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五百二十六章:你不如搶第二百八十六章:君王死社稷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五十一章:千金散盡還復來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八十二章:聖旨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四百七十八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五百九十一章:我不要跪着吃飯第六百一十四章:王者歸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一百零九章:曠世奇功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九十五章:敕命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五百三十八章:變天了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四百九十二章:陛下 想要多少第二百九十五章:上達天聽第六百一十七章:要想富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三十六章:決心已定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四十七章:老虎發威第二百六十一章:痛失愛子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三百零一章:報喜第一百九十章:恭迎聖駕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四百五十五章:震驚四座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三十二章:君要臣死第三百一十五章:慘不忍睹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六百二十五章:喜報第四百六十六章:社稷之功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六百零八章:大功告成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七十四章:封賞第二百三十八章:李世民誤入二皮溝第六百二十三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五十八章:春風不度玉門關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二十二章:休慼與共第二十八章:扭轉乾坤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三百九十一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二百四十四章:君子訥於言敏於行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六百三十五章:回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