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

早有人見了李世民來,正要衝進東宮中去通風報信。

可李世民在此時,卻是將人喚住:“誰敢進去,朕立殺無赦。”

這話聲音不大,卻是一下子令這東宮衛率們個個噤若寒蟬,再沒有人敢做聲了。

陳正泰一看這架勢,便也無可奈何,於是索性不吭聲,興高采烈的樣子領着李世民進入了東宮。

這東宮之中,人人見了李世民,立即拜倒在了道旁.

李世民只問一個宦官.

“太子在何處?”

“太子……太子……”那躬身站在道旁的宦官一臉犯難的樣子,良久才道:“陛下,太子殿下在大殿。”

李世民於是昂首闊步,至東宮大殿,便見裡頭傳來聲音。

“大當家千歲,大當家威武。”

李世民頓時皺眉,回頭看一眼陳正泰。

陳正泰尷尬一笑,卻很快將目光別過去。

李世民隨即入殿中,卻見李承乾高高坐着,下頭一羣穿着青衣的人,這些人衣服還算乾淨,只是這衣服有些陳舊了。

其中一個,手中推着一輛二輪車,很興奮的樣子。

這車子的輪子一前一後,前面還有一個扶手一樣的東西,在李世民眼裡,這車子的造型特別奇怪。

李承乾得了這些人的恭維,口裡卻道。

“從今往後,都和孤來學,這車,算是孤租賃給你們的,每月上繳十文錢,三年之後,這車便是你們的了。”

這些穿着青衣的人個個大喜,又是一陣肉麻的吹捧:“天不生殿下,萬古如長夜。”

“殿下多才多能,實在教我等欽佩。”

“正因爲有了太子殿下,咱們活的纔有滋味。”

“我每天夜裡,都要念誦太子千歲一百次,方纔能安心入眠。次日清早起來,才覺得生活有了奔頭。”

李承乾此時沒有注意到有人進來,他很開心,便哈哈大笑起來。

“那孤不是比你的婆娘還親?”

那最後說話的人道:“何至是比婆娘還親,便親孃來了,也不及太子殿下。”

於是李承乾又是大笑。

李世民聽到這些話,已是氣的要嘔血,一張臉沉了下來,似乎可以滴出墨汁來。

自己所擔心的事,似乎發生了。

圍在李承乾身邊的,都是一羣什麼人。

Wшw● TTκan● C〇

其他時候倒也罷了,李世民不願多管這些事,畢竟他知道……身爲太子,身邊圍着這些阿諛奉承之徒,乃是常態。

只是李祐剛剛謀反,已讓李世民生出了極大的戒心。這個時候再看太子也是如此,這樣下去,恐怕遲早也要步李佑的後塵。

他的火爆脾氣,騰地一下起來,目光冷冷掃向李承乾。

陳正泰一看便知不妙,便立即道:“臣見過太子殿下。”

這話一出,李承乾的笑容戛然而止,聽到了熟悉的聲音,李承乾目光落過去,可很快,他的笑容僵硬起來。

這笑容逐漸的消失。

而後,李承乾忙是正了正冠,連滾帶爬的小跑過來,一副殷勤的樣子,到了李世民面前,作揖行禮:“兒臣……見過父皇。”

李世民狠狠瞪着他,一擡手。

李承乾下意識地抱着腦袋,畏畏縮縮的模樣。

於是,這一巴掌,終究還是沒打下去。

李世民怒不可遏,手指着李承乾,沉聲說道:“李祐的下場,你沒有看到嗎?可你現在和那李祐有什麼分別,每日將自己關在東宮之中,妄自尊大,你是太子啊!”

面對李世民的責備,李承乾頓時癟了,期期艾艾的想要解釋。

一看這傢伙見了自己如老鼠見了貓似得,李世民反而更怒,因爲在李世民看來,李承乾這個人傢伙,和李祐一樣,平日裡妄自尊大,到了自己面前,又畏畏縮縮,一副乖巧老實的樣子,實際上呢,他們個個都蠢得無可救藥。

“陛下……”陳正泰在旁微笑,忙是開口給李承乾打圓場。

“陛下何不且聽太子殿下將話說完呢?”

陳正泰的話還是頗有效果的。

李承乾感激地看了陳正泰一眼。

李世民沉默不語,微眯着眼眸注視李承乾。

於是,李承乾只好老實巴交地開口道:“兒臣不知父皇駕到,不能遠迎,實在萬死。”

想到陳正泰在跟前,可以爲自己轉圜,李承乾終於膽子大了不少,也不禁變得平和起來。

李世民只嗯了一聲,而後目光落在那些青衣人身上,冷冷追問道:“這些人,是什麼人?”

“都是兒臣的……部曲……”

一聽到部曲二字,李世民頓時又要大怒。

李承乾忙道:“就是當初,兒臣招攬的那些乞兒,這些乞兒………兒臣讓他們專給人送餐跑腿,在二皮溝和長安,已有三萬人規模了。”

李世民頓時想起了什麼。

只是他萬萬沒想到,竟會有三萬人的規模,這個數目,遠遠超出了李世民的想象。

即便是長安和整個二皮溝,人口也不過百萬而已。

陳正泰立即在旁輔助。

“陛下,這是確有其事,太子殿下,哪怕是在監國其間,對於這些可憐的乞兒還有流民百姓,還是頗爲關注的,尤其是不少流民,剛到長安和二皮溝,一時無法立足,大多數,都是靠在太子殿下這兒先起步……“

李世民冷笑:“就憑這個,也能養三萬人?”

“足夠了。”李承乾給李世民娓娓道來。

“一方面是送餐有一部分利潤,另一方面,是爲人代買東西,還有負責幫人叫車的,不只如此,這長安因爲報紙盛行,所以設立了一百三十多個報亭,這是報亭,有七成都是兒臣的部曲們在各個街巷裡設立,每一個報亭,既可兜售一些報紙還有雜貨,其實……也是一個聯絡點,它處在每一個角落,但凡有事,只需有人去報亭裡吩咐一聲,報亭裡的部曲立即打出暗號,招來附近的夥計。表面上,這都是蠅頭小利,可實際上,因爲業務廣泛,這利益堆積起來,不說養活三萬人,甚至裡頭還有不少利益可圖呢。何況現如今,不少作坊紅紅火火,送餐的過程中,還有送報的服務,作坊越多,許多的匠人就不願去做其他的雜事了……”

李承乾說着,如數家珍一般,面容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他停頓了一會,又接着繼續說道。

“除此之外,兒臣還開拓了廣告的業務,讓每一個在街面上活動的部曲,衣都都繡着字,一般都是和某些商家長期合作的,譬如有的商家,要推廣他家的鏡子,於是,三萬人統統會在衣上,繡着這廣告語,父皇想想看,三萬人在這街面上穿梭,人們擡頭,便可看到這鏡子的信息,一夜之間,便可讓自己的鏡子爲人所熟知,從而大賣,這……裡頭的收益,可是不菲。”

“還有呢。”李承乾又道:“兒臣還專門讓人負責收集糞桶的事,但凡是各家的百姓,一個月繳五文錢,家裡積攢的糞便,只需放在後屋,便有專人去負責處理,不必親力親爲。”

“而這些糞便,部曲們會用糞車,運出城去,到了城外的田莊裡,這便是上好的肥料,也是能賣錢的,現在一車糞,已可以賣上一百多錢了,收糞能掙錢,賣糞又是一筆開支,這長安和二皮溝這麼多戶人家,表面上是骯髒了一些,可實際上……裡頭的盈利十分驚人。”

李世民聽着哭笑不得,不過細細想來,還真是這麼一回事。

李承乾小心翼翼地擡着頭,暗暗觀察了下李世民的臉色,纔有繼續說道。

“除此之外,還有書信的傳遞,這法兒是正泰教兒臣的,專門在報亭裡,賣一種做過標記的小票,這小票叫郵票,人們將郵票買了去,根據不同規格的郵票,定價不同,距離的長短也不同,而後在報亭那兒,設置一個個郵箱,大家寫了書信,寫明要寄送的地址,只要貼上了我們的郵票,部曲們就根據地址將書信送達,現在的業務,還只限於長安和二皮溝,這長安和二皮溝越來越大,人們也越來越忙碌,哪裡有功夫,一些親朋好友,哪怕同處在一城,這來回走動也需幾個時辰,有時多有不便,修一些書信,也是常有的事。而到了以後呢,等到鐵軌鋪上之後,兒臣打算,依靠蒸汽火車,來送書信,開展長安、二皮溝至西寧和朔方的業務,到了那時……只怕又有不少的盈利了。”

“父皇……現在世道變了,我們不能再用從前的眼睛去看當下的世道,大量的人進入了作坊,他們已經不再是自給自足的農人,許多人每日都需去上工,他們已經沒有太多的時間,去處理身邊的事,這個時候,兒臣抓準機會,給他們提供服務,既可以安置數萬的流民,與此同時,還可以從中謀利,這些利益積少成多,長久下來,卻也是一塊肥肉。現在兒臣苦思冥想的,就是開拓不同的業務……”

李世民禁不住動容,其實連他都沒有想到,原來這裡頭竟有這麼多的明堂。

“你爲何不早說?”李世民瞪了李承乾一眼,很是不滿地質問道。

“兒臣不敢說。”李承乾低眉順眼道:“兒臣若是說了,父皇只怕又要盯上這塊肥肉了,父皇忘記了……前些日子,東宮已經被查抄了一遍。”

李世民:“……”

深吸一口氣,李世民面上平淡地道:“這是爲了你好,免得你驕奢淫逸。”

李承乾:“……”

“不過……”李世民臉色緩和了許多,他突然發覺,李承乾和李祐還是有天大不同的,因此他沉吟了一會,便追問道:“你是如何學到這些東西的?”

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關注即送現金、點幣!

李承乾不敢欺瞞,便如實告知。

“一方面是師兄一直鼓勵兒臣做這些事,他總是給兒臣出謀劃策,不少的業務,都是經過他的提點,而後兒臣召集部曲們去嘗試,這一試,還真發現裡頭有利可圖。現在兒臣這買賣,算是已經成勢了,所以開展任何的業務,都是水到渠成,比如那廣告,因爲街面上有幾萬人在跑,只需找個商家,談好了費用,讓人在衣上繡上醒目的字就可開展。還有送書信,原本兒臣手底下,就有許多人需要送餐,他們早就熟悉了跑腿,而且對長安和二皮溝熟門熟路,這對他們而言,只是順帶的的事。用師兄的話來說,現在兒臣的業務,已經自帶了流量了,形成了一個網絡,現在要做的,只是憑藉着這三萬在街上跑動的人,不斷去挖掘新的利潤便可。當然……有利可圖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組織這麼多人手,和行軍打仗一般,每一個人該做什麼職責,什麼人擅長管理,什麼人考覈業務的多寡,這……也是一門大學問……”

李世民點頭,他倒是很理解這裡頭的許多問題,任何的事,只要人一多,就涉及到了組織的問題了,若是不能讓每一個人各司其職,那麼就無法把這麼多的雜事安排的井井有條,歷史上的將軍們帶兵,不也是如此嗎?

只是……能讓三萬人處於這個組織裡,安分的做好自己的事,這……裡頭,可是有不少的學問。

李世民不禁搖頭,感嘆起來。

“真想不到,這些連朕都想不到……只是……這是什麼?”

李世民的目光,終於落在了一個青衣人推着的車上。

這車很奇怪,只有兩個輪子,用鋼架打造,兩個輪子,則鑲嵌了軟木。

李世民走近去,越來越覺得蹊蹺。

陳正泰和李承乾對視一眼,此時李承乾已是長長的鬆了口氣,方纔他第一眼見到李世民的時候,其實已經預感到了危險的臨近,而現在……好像這危機解除了。

於是,他振奮精神:“父皇,這是師兄前幾日送我的禮,這叫……自行車。”

李世民瞪大了眼睛,一臉困惑地問道。

“自行車……這東西有何用?”

“可以騎。”李承乾於是一把奪過青衣人手裡的自行車,雙手抓着這自行車的龍頭:“兒臣示範你看看。”

說着,他推車這自行車走了幾步,人卻迅速地翻上車槓,而後,穩穩當當地坐在了坐墊上,雙手扶着龍頭,腳踏着踏板,他踏板一踩,這踏板傳動着鏈條,而後,車子輕鬆平穩的開始轉動起來。

一會兒工夫,他繞着這大殿便騎了一陣。

李世民第一次見識到,人居然可以在兩個輪子上騎着。

等到李承乾下了自行車,而後眉飛色舞道:“這可是寶貝啊,對兒臣而言,就是一份大禮,據聞,這是當初製做蒸汽機車的研究院和匠人們生產的,其中不少工藝,都是採用蒸汽機車的傳動原理,現在陳家已經開始爲此專門建立作坊了,兒臣這邊,今年就定製了上萬輛這樣的車。”

李世民狐疑道:“這東西,比馬快?”

“不是比不比馬快的問題,而是輕鬆,省力,而且可以隨時在街巷中穿梭,無論是送餐還是送報還有送信,有了這個東西,兒臣已讓人嘗試過了,時間比以往快了一倍以上,原先一個時辰的事,現在半個時辰便可以全部做完。不只如此……還不必提着重物,這重物可以綁在車架上,無論是多麼狹窄的巷子,只要人能過,這車便能過。這不是寶物是什麼?有了這個,兒臣覺得……這業務只怕還需再挖掘一下,又不知能生出多少利來。”

李世民上前,看着自行車,他大抵明白李承乾的意思了,在城中行走,尤其對於送信、送餐和送報的人而言,很多地方,根本沒辦法過馬車。而且馬車的花費也比較大,可若是憑着雙腳,不但消耗人的體力,而且花費的時間也比較冗長。可若是有了這個車,效率就大增了,可以說這自行車,簡直就是爲這些青衣人們定製的。

李世民越來越覺得有意思了。

他無法想象,一個送餐,一個送報和送信,居然可以衍生出如此多的利益,養活這麼多人,而一個自行車,又可讓這些更加快捷。

這對於李世民而言,就如蒸汽機車出來一般,給他的思維,帶來了新的衝撞。

他突然想起什麼,板着臉道:“你實話和朕說,這個生意,每月能有多少盈利?”

李承乾一時不敢答了,期期艾艾地道:“兒臣……兒臣……”

李世民隨即道:“你放心,朕絕不貪圖你這些盈利的意思,只是想問問……”

“一月下來,有十萬貫上下。”

十萬貫……

這樣說來,一年下來便有百萬貫。

李世民瞠目結舌。

就招徠一羣乞丐還有流民,便可生出這麼多的利益。

這哪裡是乞丐的頭頭,這簡直就是行業鉅子啊。

李世民有些不相信,一隻手攤在李承乾面前:“賬目呢,拿賬目給朕看。”

“這……”李承乾哭笑不得的看着李世民,一時要哭了。

他不甘心交出賬目,在李承乾看來,自己這個爹,不啻是一個土匪。

任何東西,一旦交出去,說不準,接下來就來搶了。

………………………

第二章送到,最近碼字很辛苦,一天一萬五,一個月下來就是四十五萬字的更新啊,想一想都心疼自己,這麼勤奮和可愛的老虎,難道不值得珍惜嗎?難道不該給點月票和訂閱嗎?

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
第七十七章:世人多誤我第二百三十二章:陳家的報復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一百八十三章:人類的一大步第三百七十一章:大局已定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五百六十章:豈不美哉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四百九十七章:第二個看不見的手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一十四章:跟着正泰有肉吃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二百六十六章:罪該萬死第一百二十八章:幹天大的事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三百零七章:賜婚第六十三章:造紙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三百六十五章:朕回來了第二百四十三章:虎父無犬子啊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二百零三章:凱旋而歸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五百八十八章:下詔罪己第五百零二章:萬世師表第一百三十二章:打蛇打七寸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四百六十七章:多事之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二百四十五章:煙花三月下揚州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五十三章:萬歲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十八章:朕想試一試第九十章:大宴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四百八十七章:送被陛下的一份大禮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二十三章:御前親審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八十章:太可怕了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五百八十章:刺君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二十五章:功勞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五十九章:萬勝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六百零二章:千秋偉業第三十二章:極盡恩榮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二百五十一章:格殺勿論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一百四十三章:神藥第一百五十七章:士爲知己者死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七十六章:破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