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見過陛下

薛仁貴一通狠揍之後,丟了鞭子。

這營裡鴉雀無聲。

他覺得有些累了。

地上的劉虎還在痛得打滾。

薛仁貴瞥了一眼一旁的蘇烈,見蘇烈若有所思的樣子,便道:“老蘇,你又在想什麼?”

蘇烈苦笑道:“我在想,我們是不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薛仁貴:“……”

他沉默了很久,才瞪大眼睛:“你爲何不早說?”

這一次輪到蘇烈無語了。

當初說了,你會聽嗎?

現在卻在此說這個。

於是,薛仁貴一屁股坐在了墩子上,嘆了口氣道:“我倒是不怕,我這輩子沒怕過誰,但是我想,我們會不會給陳將軍惹上什麼麻煩,陳將軍會不會被砍頭?”

蘇烈:“……”

薛仁貴突的瞪大眼睛道:“要不我們殺出去,救了陳將軍落草山林?”

蘇烈的臉瞬間陰沉了下去:“我等是大唐的官軍,食君之祿,忠君之事,豈有落草的道理?錯了便錯了,若是有罪,自當承擔。”

他的話擲地有聲。

薛仁貴樂了:“蘇兄,我不過是胡言而已,你別當真。”

二人倒沒有再此待太久,收拾了一番,便尋了馬,準備離營。

卻在此時,浩浩蕩蕩的禁衛飛馬涌進來了。

而後李世民騎着高頭大馬,帶着衆將進入營中。

一看這已是一片狼藉的營地,李世民心裡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兩個傢伙,折騰得倒是夠嗆的。

隨即,他目光便落在了薛仁貴和蘇烈的身上。

李世民對這兩個傢伙,倒是挺佩服的。

他們選擇了衝營,可見其勇。偏偏還衝了出來,可見這二人的藝高人膽大。

當然……這還不是最重要的,若只是如此,也不過是兩個莽夫罷了。

李世民對莽夫沒有任何的興趣,因爲他是大唐皇帝,你一個莽夫,至多也不過是百人敵而已。

那麼朕就讓兩百人來收拾你便是,兩百人不夠,那就一千,甚至三千,人力終究是有窮盡的!

再厲害的人,在李世民眼裡,也不過是土雞瓦狗,能用則用,不能用,也沒有什麼可惜的。

只是這二人留給李世民最深刻印象的,卻是他們衝營的方式。

第一次是順坡而下,尋覓到了扶風郡大營的破綻,而且擅長藉助地勢。

衝營成功之後,第二次衝入大營,卻選擇了東北角,李世民站在高處,以他的眼光,豈會不知道那東北角已經露出了破綻?

這說明什麼?

說明這二人的目光很敏銳,能夠在千鈞一髮之中,迅速的尋覓到敵人的弱點!

有這樣本事的人,已足以獨立一軍了。

更何況,戰場之上,瞬息萬變,一旦發現了戰機,也並不是任何人都可以抓住的。

因爲但凡是人,就難免會有猶豫,哪怕是做出了判斷,也未必能在電光火石之間,立即得以實施。

絕大多數人,會瞻前顧後,隨時會動搖自己的判斷,這其實就是人性,也恰恰這人性,乃是兵家大忌。

而這兩個傢伙的表現,就完全不同了,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迅速的尋找到戰機,擁有了敏銳頭腦的同時,也會毫不猶豫的付出行動,當機立斷,這樣的本能,簡直就是天生的將種。

此後反覆的衝營,都印證了李世民對二人的看法,若是第一次第二次可以說是運氣,那麼連續數次衝營,都能尋覓到對方的弱點呢?

大唐固然需要莽夫,可這樣的莽夫,對於李世民而言,用處並不大,可大唐卻需要那種可以獨當一面,決勝千里之人啊。

尤其是見二人年輕,那薛仁貴的年歲看着更只是和陳正泰一般大的少年郎,這就更令李世民心中大喜。

作爲一個帝皇,李世民看待任何事都想得更遠,老一代的大將們終究會慢慢凋零的,而大唐在他的構想之中,卻需屹立千年,那麼……在將來,自然需要這樣的人。

“還不快來見駕。”

宦官催促。

薛仁貴有點慌了,倒是蘇烈鎮定,立馬上前行禮。

薛仁貴這纔有樣學樣,也跟着行了禮。

李世民坐在高頭大馬上,厲聲道:“朕想看看,是誰這樣的大膽,竟敢在此衝我大唐扶風營。”

薛仁貴:“……”

蘇烈正色道:“回稟陛下,這不過是營中毆鬥而已,卑下願意領罰。”

毆鬥?

原來你們二皮溝的人,管這叫毆鬥?

站在李世民身後的程咬金,瞪大着眼睛看着地上吃痛狼狽的劉虎,一時心疼,有這樣的毆鬥嗎?

李世民一時也沒了脾氣,卻繼續打量着二人,隨即道:“你們何故毆鬥?”

薛仁貴立即道:“是因爲這劉虎該死,居然和扶風郡上上下下一起侮辱了……”

蘇烈忙打斷薛仁貴道:“只是因爲扶風郡將軍劉虎想和卑下二人較量一下,卑下二人其實是不敢和他們較量的,畢竟他們人這麼多,可劉將軍執意如此,所以我們只好滿足他。”

蘇烈說的理直氣壯,臉都不帶一點紅的!

這個理由……很荒唐啊,難道說劉虎自己犯賤?

可偏偏,這理由卻又讓人無法反駁,也說不出反駁的話!

因爲……對方是一千多人啊,你總不能說,兩個壞透了的傢伙,刻意挑釁對方一千多人,則一千多人受辱,奮起反抗,最後被這兩個漢子按在地上狠狠的摩擦吧。

從道理上,說不過去。

大家只聽說過人多欺負人少,沒聽說過兩個人欺負一千多人的。

何況那劉虎,已被揍得他爹都不認得他了,他爹劉武還在驚恐的用目光在一地的傷卒裡逡巡,尋找哪一個是自己兒子呢。

即便是這劉虎不服氣,要跳出來澄清,其實也不必擔心,因爲劉虎絕不會澄清的。

這是軍中的規矩,你都被人揍成了這個樣子了,還有臉出來說什麼?

是嫌自己還不夠丟人嗎?

若是單打獨鬥輸了也便輸了,偏偏是這麼個打法,居然還能輸。

現在劉虎除了裝死,還能如何?

李世民則是板着臉道:“軍中不得私鬥,私鬥者,當如何?”

“當杖二十。”蘇烈毫不猶豫的道。

李世民就冷冷道:“來人……杖二十。”

蘇烈便大喝:“卑下領罰了。”

薛仁貴面上則是掩不住喜色:“卑下也甘願領罰。”

不就是捱揍嗎?

這杖二十在軍中固然是很嚴重的懲罰,可薛仁貴卻一點都不在乎。

於是便有人將二人拉到一邊,二人很從善如流地解甲,趴下。

執棍的禁衛對視了一眼,平日若是有人捱打,他們倒是很賣力的,可這二人,禁衛們卻沒多少底氣。

一方面,他們有一個深刻的認知,對方是二皮溝的人,那陳正泰可不好惹的。

另一方面,這二人,簡直就是殺神啊,劉虎得罪了他們,這兩個傢伙將整個扶風營都揍了,自己若是得罪了他們,誰能保證他們不會記住自己?這種不顧後果,且還能以一當千的人最不好惹。

薛仁貴美滋滋的趴在地上,要行刑時,還樂呵呵的回過頭,朝那行刑的軍卒咧嘴一笑道:“老兄,用點力打,不要徇私。”

這軍卒一聽,頓時覺得自己頭皮發麻,要嚇尿了。

另一邊,陳正泰倒是急了:“恩師……”

李世民坐在馬上,板着臉,搖搖手,示意陳正泰不得作聲。

卻在此時,那軍杖已是高高舉起,隨即落下。

啪嗒……

“用力!”軍杖落在薛仁貴的背脊上,薛仁貴大喝。

顯然……這軍卒是雷聲大雨點小,表面上是將軍杖高高揚起,等落到了薛仁貴的身上時,力氣早就沒了七七八八。

二十棍打下去,二人很快就起身來了,又生龍活虎起來。

隨即,二人回到了李世民的面前,又行禮。

李世民眼眸眯着,看着他們:“薛禮,蘇烈……朕自陳正泰那裡,久聞你們的大名。”

二人都看了陳正泰一眼,陳正泰瞪着他們,示意他們好好回話。

李世民隨即道:“今日既懲戒了你們,你們當記住,不可再有下次,朕需要的不是勇於私鬥之人,朕要的是能勇於國戰,你二人……乃是陳正泰的別將,朕問問你們,這二皮溝,是否埋沒了你們?”

此言一出,所有人就都知道陛下什麼意思了。

只要他們說一聲願聽從陛下安排,那麼或許……他們就會有更大的前程。

畢竟人才難得,說不準陛下一聲令下,直接敕封他們一個將軍也有可能。

蘇烈皺眉,隨即正色道:“卑下從前在其他的府郡,也是別將,那時卑下確實是被埋沒了。”

他倒是說了一句實話。

然後,蘇烈隨即就又道:“我大唐軍中,若說沒有弊病,那麼卑下就是欺君罔上,卑下見多了將軍們作威作福,也見識過有人剋扣軍餉,對於操練和軍中之事不放在心上。現在天下承平了,大家都覺得應該享清福了,而卑下性子比較剛烈,難以和他們沆瀣一氣,因此……素來和他們不甚合羣,甚至遭人排擠,這幾年來,對此早已習以爲常。”

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六章:吃了嗎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
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四百三十五章:天子之怒第四百六十四章:擋我者死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一百九十六章:他給的錢太多了第五百零四章:乘龍快婿第二百六十三章:師出有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四百五十六章:君臣奏對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三百七十三章:帝心難測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二百四十八章:拜見越王第五百三十四章:大丈夫當如是也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九十二章:絕地反擊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三十一章:陛下可追堯舜第八十三章:太子舍人的第一日當值第九十七章:振興家業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二百三十六章:陳家的最後一擊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七十八章:匡扶天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二百八十五章:正義即吾名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六章:吃了嗎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二百九十七章:脫胎換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四百三十七章:陳家有後第一百六十六章:好戲開場第二百六十八章:殺人需誅心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二百七十六章:反敗爲勝第一百一十六章:能歌善舞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二百八十七章:陳氏的未來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二百一十一章:東宮炸了。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三百四十六章:原來是他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二十四章:人才難得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百七十六章:天下太平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一百二十四章:御審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一百三十五章:服不服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一百二十六章:天降神物第一章:做一條快樂的鹹魚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五百九十三章:識時務者爲俊傑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