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壯士

程咬金聞言,瞬間感覺自己被坑的厲害。

這下糟了,這不是火上添油嗎?

這是人乾的事?

張千在旁咳嗽,卻不吭聲,反正自己只是一個傳話的人,自是程咬金自個兒拿主意,一切都和自己無關。

哪裡曉得,這程咬金也不是個傻子,於是乾笑着注視張千,眉頭微微挑了挑,試探性地開口問道:“張力士,你看……”

“維持治安的事兒,咱也不懂。”張千一面說,一面眼睛瞥到了別處,他立即趕緊將自己撇開,一副咱家也不知,您就看着辦吧。

程咬金雙眸不禁放亮,似乎明白過來,朝這張千訕訕笑道。

“對對對,張公公不懂,不過……陳正泰理應,也沒幹什麼事,至多隻是火上澆油而已……”

“程將軍,其實……”下頭的這斥候期期艾艾地道:“其實不只是火上澆油,聽說那陳正泰,親自動手打了人,還打的還厲害,那個叫什麼吳有淨的,差點要打死了。”

“……”

話說到了這個份上,程咬金已經覺得自己無話可說了。

他一臉怒容,想罵陳正泰,突又想到,好像自己的兒子也在學堂裡,十有八九,那個渾小子也摻和在裡頭,一想到程處默也跟着陳正泰鬧事了,這程咬金於是沒了底氣,心虛了,只乾笑道。

“你看,現在的年輕人,真的什麼事都不懂,人……是隨便能打的嗎?張力士,你說呢?”

張千低着頭,假裝自己在數綿羊,一副此事與我無關,一切您看着辦的態度。

程咬金便鄙視了這個死太監一番,而後振作精神,拉下臉來道:“將那書鋪圍了。”

一隊隊官兵,將這書鋪圍了個水泄不通。

裡頭的人也打得差不多了。

只是這一次,地上躺着的人比較多一點,到處都是哀嚎和哭泣聲。

程咬金按着腰間的刀柄,於是風風火火地帶着一隊人衝開了行兇的暴徒,進了書鋪。

他一踏進門檻,便看到一隊生員圍着地上的吳有靜在行兇。

陳正泰呢,反而是氣定神閒地坐在椅上,被揍得人發出慘叫,還有語無倫次地哭喊聲。

程咬金正要大罵一聲,哪一個狗東西現在還敢逞兇,細細一看,這幾個生員,居然都是熟面孔,有長孫衝,還有……還有……呀,還有自己的兒子程處默……程處默嗷嗷叫,打得酣暢淋漓,根本沒看到自己這個爹。

程咬金呼吸頓時窒住了,這畫面簡直不能看,程咬金此刻只恨不得把自己的眼珠子給摳出來,忙用手將自己的眼睛捂住,假裝什麼都沒有看見的樣子,隨即回頭,對身後的護衛道:“本將軍一份手令,好像掉了,我們回去找找看。”

護衛們:“……”

程咬金出了書鋪,深吸了一口氣,聽到書鋪裡地哀嚎聲漸漸微弱了,這才重新道:“我看這手令找不着了,走,進去嚴懲兇徒。”

護衛們:“……”

又回到了門檻,朝裡頭一看,便見長孫衝已是罵罵咧咧地走開了。

只有程處默騎在地上的吳有靜身上,依舊還捶打不已,口裡還叫着:“王法,王法,什麼是王法,你說你是王法,你就是王法,我都沒說我是王法,你有什麼資格說王法……”

程咬金臉抽了抽,這樣的場景他真的不敢看,於是他再深吸一口氣,便又轉過身,狠狠地咳嗽一聲,大吼道:“兒郎們,這書鋪裡,可都是一羣窮兇極惡的盜賊,咱們不可走脫了賊子,都聽好了。”

他揹着門檻,對後頭的護衛們發出聲震瓦礫地嚎叫:“進去之後,若是看到誰在逞兇,給俺立即拿下,我等奉旨而來,定要給宮中一個交代。都聽仔細了,我等是秉公行事,我程咬金今日將話放在這裡,無論這書鋪裡的人是誰,身居何職,家裡有什麼顯貴,是誰的門生,又是誰的兒子,我等身負監門重責,也絕不可徇私枉法,定要嚴懲不貸。”

“喏!”監門衛上下一起發出怒吼。

程咬金繼續高聲喊道:“什麼監門衛,監門衛就是陛下的看門狗,這天子腳下,朗朗乾坤,光天化日,倘有人在此滋事,這豈不是藐視天子,不將我們監門衛放在眼裡嗎?我來問你們,發生這樣的事,你們答應不答應。”

監門衛上下一臉無語地看着程咬金,心裡都說,人都來了,還說這麼多幹嘛,不是說了拿人嗎?

不過程將軍既然發了話,誰敢異議,衆人又道:“不答應。”

程咬金很滿意,銅鑼一般的嗓門大吼:“既然不答應,那便對了。我等食君之祿,忠君之事,我程咬金將話放在這裡,誰敢攪的長安不太平,就是在太歲頭上動土,就是不將我程咬金放在眼裡,就是瞧不起監門衛。”

監門衛上下聽罷,個個熱血沸騰,激動萬分,於是他們紛紛按着腰間刀柄,一副作勢要衝的樣子。

程咬金此時……聲音突然低沉:“遙想當年,老子跟着陛下東征西討的時候,就親眼見到,陛下爲了整肅軍紀,而大義滅親,可謂之揮淚斬馬謖,實在令人動容。今日我等監門衛執法,自也要有陛下當初的氣魄。不說別的,今日這書鋪裡頭,若是逞兇的是我程咬金的親爹,是我程咬金的親兒子,我也絕不姑息,國有國法,家有家規,是不是?”

衆人齊聲大喝:“是。”

“這就對了。”程咬金滿意地點頭,一副得意的樣子:“不愧是我調教出來的好兒郎,監門衛第三十一條軍規,是什麼?念我聽聽。”

衆人頓時無語:“……”

程咬金嘆了口氣:“就知道你們這些狗東西成日只曉得偷懶,哼,連軍規都忘了,留着何用,回去之後,所有人杖二十!”

有人小心翼翼地提醒程咬金道:“將軍,監門衛的軍規,只有十八條。”

程咬金雙眼猛地睜大,狠狠瞪了他一眼:“我當然知道,此釣魚也,故意放出魚餌,且看看你們哪一條魚上鉤。”

“……”

“將軍,裡頭差不多打完了,該進去了。”

程咬金豎着耳朵聽,果然裡頭沒了響動,卻還是不放心,只好道:“你們先別急着衝,本將軍先衝進去看看。”

說着,轉過身,便一頭衝進了書鋪,這書鋪裡,早就被摔打的粉碎,一地的傷者發出哀嚎,好在長孫沖和程處默幾個,早就打完了,一個個人畜無害的樣子,站在原地露出純潔的模樣。

程咬金這時氣勢洶洶,大手一揮,發出命令:“兒郎們,沒有危險,都給我衝進來,捉拿逞兇的賊子。”

浩浩蕩蕩的軍馬這才殺進去,當然……這裡顯然也不見逞兇的人。

程咬金看着滿地慘不忍睹的樣子,心裡頓時在想,真是兇殘呀,不過眨眼間功夫,這程咬金便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朝陳正泰大喝道:“陳正泰,你好大的膽子。”

陳正泰便已起身:“世伯……”

程咬金一雙眼眸微眯着,一副大義凜然地道:“不要叫我世伯,公事面前沒有叔伯父子。來,陳正泰,你來告訴我,是誰將這書鋪弄成了這個樣子。”

陳正泰嘆了口氣,而後撓首道:“這個,不好說。”

“有什麼不好說。”程咬金威風凜凜,依舊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你非說不可。”

“打人的人比較多,比較兇的,也有一個,他叫程處……”

“沒錯!”程處默驕傲地站出來,瞪着自己的爹,凜然無懼的樣子:“就是俺。”

程咬金心口一抽,有些不能呼吸了,這臭小子真是不怕死,他抿着脣回瞪程處默。

程處默一臉無懼的樣子,依舊瞪着程咬金。

程咬金心裡真是怒火沖天了,便咬牙切齒的,用殺人的目光繼續瞪視程處默。

程處默倔強的樣子,依然不甘示弱。

短暫的沉默之後,程咬金率先開口說道:“是非曲直,還得好好清理個明白,哪一個是吳有靜。”

尋了很久,沒尋到,倒是有人將地上一位奄奄一息的人擡起來:“是他。”

程咬金看着滿身是傷的吳有靜,心裡道這些小子下手真重,不過他面上卻沒表現出來,一副波瀾不驚地樣子。

“我看此人面色不善,看來也不是好人,而今,陛下已親自過問此事……來啊,將人擡走,還有你,陳正泰,你也隨我去。”

陳正泰倒是有心理準備,回頭交代了薛仁貴一般。

另一邊有人已將那奄奄一息的吳有靜擡了去。

陳正泰隨程咬金出了書鋪,程咬金讓人給陳正泰備馬,趁着護衛們退下的功夫,咬牙切齒道:“你這小子,爲何總和老夫過不去。”

陳正泰咳嗽:“沒有,小侄平日向來循規蹈矩,程世伯此言,我聽不懂啊。”

程咬金便嘿嘿冷笑兩聲:“也罷,你自己和陛下去說吧,我實話說了吧,你這事有些大,陛下已是震怒了,你這學堂裡,可都是讀書人啊,怎麼一個個,和土匪一般。”

說着嘆了口氣:“你自己好自爲之,到了御前,陛下問罪,可別到處亂攀咬人,處默是個老實人,總不能什麼事,都往老實人頭上推吧。”

陳正泰道:“程處默乃是我學堂裡的生員,學堂裡的人,都是一體,自然會竭力保護,所以世伯放心,方纔不過是戲言而已。”

程咬金心裡大怒,你這狗東西,消遣你爺爺。不過面上卻是乾笑:“我知你是戲言,你陳正泰不是這樣的人。”

只是他心裡還是頗有些惴惴不安,這事兒可不小,驚天動地,牽涉到了這麼多人,這書鋪背後的人,也絕不是軟弱可欺之輩,陛下肯定是要秉公辦事的,到時候……陳正泰這傢伙若是扛不住了,真要賴在自己兒子頭上,而以程處默那可憐的智商,說不得又要美滋滋跑去領罪,那就真的糟了。

程咬金一時感覺自己上了陳正泰的賊船了,心裡苦……

…………

李世民揹着手,在殿中團團轉。

他顯然現在脾氣極壞。

已有宦官再三稟報,而事態顯然比他起初想象的還要壞。

朝中諸臣一個個看着李世民,若有所思的樣子。

學堂和其他讀書人之爭,其實大家心裡是有數的。

那個吳有靜,歷來對學堂有所批判。

這一點,大家也是心知肚明,可誰想到,雙方竟是打了起來。

這一打,還鬧出這麼大的動靜,現在已鬧得長安皆知,到時如何處置呢?

張千匆匆入殿:“陛下,肇事之人,吳有靜,陳正泰二人到了。”

李世民聽罷,聲若洪鐘道:“宣進來。”

而後,先見一個擔架擡着,便見擔架上,一人還在嘔血,隨即擡入殿中。

李世民一看,心裡大驚失色。

這擔架上擡着的,莫非是陳正泰……這可是自己的門生,還極有可能是自己的女婿啊。

一時李世民的面色格外地難看,咬着牙齒在心裡暗暗罵道。

那些逆賊安敢如此……朕定要將這些亂臣賊子,統統誅殺乾淨。

不過等人擡到了殿中,細細一看,不是陳正泰,李世民一下子……心情舒暢了。

看來……不是陳正泰,還好,還好,朕還想着,那陳正泰歷來機靈,若是真要捱揍,十之八九要逃之夭夭的,怎麼會被打成這個樣子。

不過……羣臣見了吳有靜如此,頓時露出了不忍目睹之色。

那虞世南和豆盧寬,確實是認得吳有靜的,算起來,也算是好友,現在見他如此,不禁眉頭深鎖。

他們原以爲,不過是一些小紛爭,打起來的只是一羣年輕氣盛的書生,哪裡想到……連吳有靜都無法避免。

接下來,便見陳正泰昂然入殿,他一進來,便行禮,隨即朗聲道:“陛下,學生有冤屈,現在要狀告吳有淨目無國法,當街毆打學生,若此惡不除,學生只恐此獠禍害長安!”

此言一出,衆人都吸一口氣。

能說出這番話的人。

說他不要臉,一點都不爲過吧。

哪怕是和大學堂息息相關的房玄齡和長孫無忌,此刻也不禁臉一紅,頗有幾分……我怎麼跟這樣的人鬼混一起的愧疚之心。

………………

今日第一章送到,還有。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
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七十三章:萬般皆下品第二百二十二章:寧毀十座廟,不毀一樁婚第一百零七章:太子回來了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三百三十六章:有腦對無腦的勝利第五百三十三章: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第四百七十九章:封王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四百四十四章:英雄救武則天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三百七十七章:此神器也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零五章:功於社稷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二百三十三章:痛打落水狗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五十二章:萬馬奔騰第五十七章:君臣相得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五十二章:至孝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七十三章:無恥之尤第三百二十六章:跨時代的神器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四百八十一章:斬草除根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七十九章:聖駕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四百五十一章:震動天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五十九章:萬死之罪第五十五章:想吃雞嗎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五十六章:大功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四十六章:正泰是人才啊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二百五十四章:你真是個人才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八十六章:萬事俱備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一百三十章:萬事俱備 準備開打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一十二章:幸福來敲門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十七章:陳正泰的慈善事業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三百五十五章:斬首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四百九十八章: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六十一章:殺賊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四十七章:賞賜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五百四十一章:千秋萬代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六十八章:肱骨之臣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