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

李世民一時恍惚,竟是無言。

當日,聖旨發出,兵部開始緊急調撥錢糧。

大戰已是一觸即發了。

兵部的行文開始發向各州,徵集關中和幷州各路府兵,無數的快馬預備向各地散播着消息。

一時之間,坊間大恐。

又要打仗了,但凡家裡有一些親戚在太遠以及幷州和關中的,都不禁擔心起來。

人們對於兵禍的記憶並沒有消散,畢竟這天下並沒有安定多久,於是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爲之揪心起來。

當然……謠言和混亂,乃是不可避免,不少人開始謠傳晉王已經發兵關中,且說的有鼻子有眼。

這長安的糧價,竟是漲了。

於是又有許多的奏報,開始送去朝廷。

到了次日清早時,人心的浮動,令朝廷不禁爲之擔心起來。

李世民不得不繼續召百官覲見。

開始商討着即將而來的征討太原的問題。

先是兵部的李靖,奏報了兵部的準備事宜,又說出了當下的難度:“陛下,這些年天下太平,關中和幷州各路府兵,竟有懈怠,兵部行文……想來現在已至諸州,只是錢糧方面,卻出了一些問題。”

李世民昨夜睡得並不好,略顯憔悴,此時口裡道:“何事?”

李靖道:“從前所撥發的錢糧數目,到了今日……因爲物價上漲,以及百姓們不再缺糧,將士們已經不滿意了。”

李世民頓時明白了。

以前的時候,要打仗了,糧食的供給都會大增,說穿了,就是讓將士多吃幾頓好的。

而將士們也爲之感恩戴德,自然個個肯拼命。

可現在不說賞賜出去的錢,因爲通貨膨脹的緣故,原先你給人家一兩貫,人家覺得不算少,可現在,物價相較來說已是漲了不少,再給一兩貫,已是說不出去了。

還有,府兵們都有自己的土地,新糧開始推廣之後,單位的糧產開始大增,再加上耕牛和耕馬的推廣,這種形式就更明顯了。現在不少條件較好的良家子,都開始吃上了白米和白麪,早不吃當初的糙米和黃米了。如此一來,並不撥發的糧,對於士卒們而言,已經沒有了吸引力。

李靖說了這麼多,其實重點是爲了表示兩個字……打錢。

就是要告訴你,按照以往的標準,撥發的錢糧,已經完全不足以安撫將士們了,你打算怎麼辦?

御史中丞亦是奏報:“陛下,昨日起,長安城中流言四起,若是再不快刀斬亂麻,儘早的拿下晉王,臣只恐會有宵小之徒,趁機做亂。”

房玄齡也進言道:“臣連夜檢視武庫,發現了一些問題……”

一個個的問題,聽得李世民大爲頭痛,其實他這時並沒什麼心情去想這麼多亂糟糟的事,畢竟謀反的不是別人,乃是自己的兒子,可這麼多的事情,不是他想不管就能不管的。

此時,他忍不住地嘆了口氣道:“事情怎麼會到這樣的地步啊。”

當然,這也只是一點感慨而已。

倒是一旁的陳正泰道:“陛下,臣有一言。”

衆人聽到陳正泰的聲音,總是覺得刺耳,不過卻還是朝陳正泰看來。

卻見陳正泰不疾不徐道:“兒臣以爲……平叛的關鍵,在於兒臣此前派去的魏徵和陳愛河……”

陳正泰的建議和其他人不一樣,他認爲魏徵和陳愛河一定在太原已經立足,若是能從這二人身上得到關於太原的軍事情報,那麼攻打太原,一定能夠事半功倍。”

李靖覺得有些心煩,他在討錢,你添什麼亂呢!

於是他便繃着臉道:“郡王殿下,這個時候,就不要再提此事了吧,殿下擅長經濟,這大軍徵發的事,非殿下所長。”

陳正泰便道:“大軍徵發,也不影響聯絡城中的內應,魏徵和陳愛河都是有才能的人,他們在太原,纔是平叛的關鍵。”

開玩笑,也不看看魏徵帶走了我陳正泰多少錢,這些錢,砸也要將叛軍砸死了。

一時之間,殿中又吵作了一團。

李靖其實只是發了一些牢騷,誰曉得陳正泰據理力爭。

於是,就有人看不慣陳正泰了,少不得站出來抨擊一下,當然,語氣還算是客氣。

可是有人不太樂意了,卻是幾個年輕的御史和翰林站出來,突然情緒激動的大加撻伐這站出來抨擊陳正泰的人。

衆人有點懵,仔細一看這幾個年輕人……

這不正是二皮溝大學堂裡考中的幾個進士嗎?

驟然間,有不少人心中一凜,這二皮溝……顯然已經開始有了幾分氣候了。

連出了兩批進士之後,上百個年輕的讀書人進入朝堂,而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在二皮溝讀書,尊奉陳正泰爲祖師爺,如今,這是以陳正泰馬首是瞻的啊。

此時,這殿中的衆人還不知道,就在這個時候……一封快報,已入宮。

銀臺的宦官得了快報,卻不敢怠慢,這是太原來的消息,現在太原的任何快報,都與朝廷息息相關,絕不可小看。

於是乎,拿着快報的宦官,便匆匆的趕到了太極殿。

殿中的宦官,開始給張千使眼色,張千察覺到了這混亂之中的一些變化,於是躬身到了李世民耳畔,低聲道:“陛下,銀臺有奏。”

李世民正想着心事,好幾次不禁出神,聽了張千的話,卻道:“來人,取奏報來。”

他一聲大喝,總算打斷了殿中的爭吵。

百官們這才安靜下來。

其實這爭吵,包括了陳正泰和李靖這樣的當事人,都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們都還沒紅眼呢,這些年輕的翰林還有御史們就怎麼先吵的不可開交了?

房玄齡等人也有點懵逼,他們甚至懷疑,二皮溝這些人是來添亂的,於是下意識的看向陳正泰。

陳正泰則一臉無辜的樣子,看着房玄齡等人,意思是……這和我沒有關係啊。

卻見一宦官快步進來,直接拜下道:“陛下,太原有急奏。”

“從哪裡發出的急奏?”李世民的第一個反應,是那孽子已經修書來了。

這孽子已經謀反,這時候修書過來,十之八九……是來挑釁的。

“乃太原刺史府。”

李世民聽聞,不禁臉色一變。

羣臣譁然。

房玄齡頓時有些不淡定了。

太原刺史府發出了奏報,那麼就和太原刺史周濤有關係。

只是……這個時候,太原刺史能發出奏報,那麼唯一的可能就是……周濤已經叛變,投了晉王李祐,而這周濤是奉了李祐的命令,以太原刺史府的名義,向朝廷挑釁。

這周濤,乃是房玄齡所舉薦的官員,房玄齡一直認爲這是個忠厚耿直的人,但是萬萬沒想到,連這個人都投了叛軍。

李世民臉色極不好看,深吸一口氣:“取來朕看。”

於是,宦官匆匆上殿,將奏報轉送張千。張千隨即接過了奏報,轉而呈交李世民。

李世民打開了奏報,只是這不看還好,一看之下,神色竟是變了。

奏報之中,詳細的記錄了事情的經過。

李祐在謀反之後,先誅殺了太原刺史周濤,而後,正待要誓師,隨即,魏徵不服,當下誅殺了晉王李祐身邊的‘拓東王’和‘拓西王’。

一看到拓東王和拓西王之類的字眼,李世民心裡一股無名業火便升騰而起,忍不住咒罵:“造反此等大事,竟如兒戲,荒唐竟至如此!”

這在李世民看來,自己的兒子造反,顯然是很不專業的,甚至可以說一塌糊塗。

這什麼玩意?

而相比較起來,李世民纔是造反的老祖宗,隋煬帝的時候,李世民還是少年的時候,就極力勸說當時還是唐國公的李淵造反。等到大唐定鼎天下了,李世民索性連自己老子也一併反了。

無論如何,李世民無論是反隋還是反李淵,無論當初是多麼的年輕,他的造反,都是有章法的,會分析局勢,會判斷身邊每一個人是否肯依附,會選擇時機。絕不會像晉王李祐這麼個傻兒子一般,尋幾個歪瓜裂棗,這裡封個王,那裡又封個王,這等造反的手段,就好像李世民這等造反專業的博士後,看一個小學生的行徑,忍不住氣不打一處來,因爲……這李祐的愚蠢,已讓李世民感覺low穿了李家人的智商下限。

……魏徵誅殺了李祐的左右臂膀?

李世民在大怒之後,猛地醒悟過來,他神色突然變得古怪起來。

於是,繼續看下去,上面寫着魏徵如何穩住局勢,一個叫陳愛河的人,又是如何的擒拿了晉王李祐。

太原如何安民,一下子安定下來,晉王李祐的死黨,如何一個個被拉出來,斬首清除。

其餘的文武,如何迅速的穩定了局面。

“此子……真不如豬狗。”李世民吐出了這句話,放下了奏疏。

此時,竟不知該喜還是該怒。

心中狂喜的是……這叛亂,不費一兵一卒,就已經解決了,避免了最糟糕的情況,這對迅速的穩定人心,避免生靈塗炭,有着巨大的作用。

可大怒的卻是,自己的這兒子,真是蠢到了無可救藥的地步,連造反都如此可笑。

房玄齡還以爲李祐讓人修書信前來挑釁,又見李世民怒不可遏的樣子,便忍不住道:“陛下,眼下當務之急,是立即籌措錢糧。李將軍說的對,事已至此,討伐的官兵若是糧餉不足……只恐將士們生怨。”

“不必了。”李世民擡起頭,看着羣臣,沉吟片刻道:“魏徵與陳愛河二人,已單槍匹馬,將李祐拿下來,其餘賊子,也已伏誅了。現在當務之急的不是討伐,而是朝廷應立即派出敕使,前去安撫。”

這個消息亦是足夠意外了,衆臣一時譁然。

連房玄齡也是一頭霧水,單槍匹馬……就平定了叛亂?

所有人面露出驚恐之色,若是如此,那就真的是恐怖了。

人們下意識的將目光落在了陳正泰的身上。

陳正泰倒也覺得意外。

他拿了一筆錢給了魏徵,確實是讓他去收買人心的,不過,他其實並沒能指望發揮出如此巨大的作用,他當初只是想着,盡力讓魏徵潛伏在城中,收買一些將士,若是當真叛亂,等到朝廷的討伐大軍一到,在城中製造一些混亂,便可方便大軍圍剿。

可魏徵還是大大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居然三下五除二,直接搞定了。

李世民看向陳正泰:“正泰既然早有平叛的安排和佈置,爲何不早說?”

許多人也順着李世民的話看向陳正泰,大家顯然也想知道答案。

陳正泰不由苦笑,心裡說,我早說個屁,那晉王李祐一天不謀反,他就還是皇帝的兒子,我能說啥。

再說了,就算是反了,難道我敢打包票,魏徵一定能把李祐乾死嗎?

不過這個時候……陳正泰還是需表現出一點水平出來的,他一副謙虛的樣子道

:“陛下,兒臣其實昨日就已說了,兒臣派了人去太原。只是……陛下那時心亂如麻……”

“看來又是朕心亂的緣故。”李世民很乾脆的認了錯。

問題解決了,雖然他憎恨李祐的愚蠢,可不管怎麼說,現在節省下來了無數的錢糧,還有無數的軍民百姓也因此而活下來,李祐謀反的事態,已經降到了最低點。

李世民倒是好奇道:“正泰如何知道,派出魏徵還有這個陳愛河,就可馬到成功呢?”

“這個……”陳正泰知道此時不是客氣的時候!

我特麼的若是謙虛,別人還真是以爲我是菜雞呢!

於是陳正泰道:“此二人都有大才,這是兒臣精挑細選,分析了無數利弊的結果。”

“運籌帷幄,決勝千里。”李世民念出了這八個字,禁不住繼續道:“果然是善戰者無赫赫之功。”

這番話很應景。

顯然這是誇獎陳正泰的。

只是這番話,卻也引起了羣臣們的共鳴,不得不說,陳正泰這一手,真的乾的太漂亮了。

還真是想不到,這傢伙……不但擅長經濟,居然還懂武功?

真是不可小看啊。

只是此時,李世民心情還是有些低落,禁不住道:“現在兩位卿家已開始押運着李祐這賊子來長安了,只怕用不了幾日,便可到達……派出禁衛,前去迎接他們凱旋吧。”

衆臣紛紛稱是。

李世民則又用一種欣慰的眼神看了陳正泰一眼,隨即道:“當初卿說李祐必反,是朕堅持己見,固執的不肯相信。此後又是你未雨綢繆,這才免去了一場大災禍,朕得正泰,如得一臂。”

這話……很耳熟。

好像誰經常說過!

陳正泰卻是謙虛的道:“哪裡的話,陛下,這都是魏徵和陳愛河的功勞,還有那狄仁傑,他小小年紀……便有如此的勇氣檢舉揭發,這樣的人也不可小看啊。”

“狄仁傑……”李世民皺眉起來,頓了頓,才道:“等到那李祐被押進長安來,朕要見見此人。”

說罷,李世民突然道:“當初狄仁傑狀告李祐謀反時,朕確實不相信,此後派了吏部尚書侯卿家去徹查此事,侯卿家的回報,卻是李祐絕不會反,這些……朕還記得。”

此時,在羣臣之中,侯君集一時心驚膽戰,他知道秋後算賬的時候,終於到了。

於是他忙是誠惶誠恐的出來道:“陛下,臣有萬死之罪,臣……臣……臣在想的是,李祐畢竟是陛下的親子,所以在太原,臣只是走馬觀花……”

李世民不由失望的看着侯君集。

當初讓侯君集來接替成爲宰相的長孫無忌,李世民是抱有巨大期望的。

他認爲侯君集立下了許多的戰功,可是入朝之後,依舊還很認真的學習文化知識,經常在自己面前說一些典故,都表現出了很高的治世的素養。

因而……李世民一直都認爲侯君集和李靖等人有所不同。

更何況,侯君集的年紀比其他的開國功臣都要小一些,且侯君集的女兒,又是太子的側妃,這令李世民對他抱有了巨大的期望,認爲將來這個人可以成爲太子的輔政大臣。

李世民這才令他爲吏部尚書,讓他熟悉一些政務,甚至考慮過在將來要令侯君集進入三省,成爲宰相。

可現在看來……侯君集在這件事上,卻只一味的揣摩他的心意,沒有按章辦事的勇氣,這樣的人……就算有再大的能力,也未必能託付重任。

李世民目光只掃視了惶恐不安的侯君集一眼,則是道:“此事怪只怪朕,若是論罪,朕爲主犯,你至多不過是脅從而已。只是爲吏部尚書者,不該處處揣摩聖意,該有自己的主見,而不是一味地生出那些雜念,吏部尚書乃是朝廷的命官,非宮中的私奴,侯卿,謹記着這個教訓吧。”

【領紅包】現金or點幣紅包已經發放到你的賬戶!微信關注公.衆.號【書友大本營】領取!

這番話……雖是輕柔,看上去也好像沒有過多的責備侯君集,可言外之意,卻令侯君集的心沉了下去,心中更是驚恐到了極點

這豈不是變相的說……他並不適任,連吏部尚書都無法適任,那麼將來……還有什麼更重的託付呢?

…………

第一章送到,求月票。

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章:吃了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
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五百九十九章:滅國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七十四章:喪心病狂陳正泰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二百七十二章:天子出巡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二百六十二章:捷報第三百八十五章:劃時代的進步第七十章:人才第二百四十章:縱使相逢應不識第三百四十七章: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軌道交通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六百三十章:建功封侯第五百二十七章:天下振動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五百八十二章:回朝第二百一十章:掌控東宮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五百八十一章:新宮第四百三十章:人證物證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四百章:鐵證如山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三百一十章:喜從天降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三百二十九章:天子宴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十三章:強強聯手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六十六章:大功於朝第二百二十三章:世態炎涼第二百九十八章:好兒子啊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一百七十六章:新法第五百二十八章:跟着陳家發大財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二百六十四章:至死方休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六章:吃了嗎第五百一十五章:成功了第一百八十一章:御用好茶第三百四十九章:天羅地網第四百零九章:急救第五百三十六章:叛亂平定第三百五十章:迎頭痛擊第一百七十八章:千軍萬馬來相見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百六十章:朕駕崩了第四百三十四章:陛下決心已定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一百零一章:橫空出世(求訂閱 求月票)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五百五十四章:慾壑難填第一百五十一章:陛下你這是怎麼了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四百三十八章:霸王第二百四十一章:誰也別攔朕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