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再入高門

陳繼業唉聲嘆氣的回了家。

一入中門,就看到下值的馬周,馬周已換下了朝服,領着一個木訥的少年郎提着桶子往豬圈方向去。

陳繼業皺眉,這陳家都成什麼樣子了,哪裡有府裡養豬的。

那個木訥忠厚的少年見了陳繼業,便朝陳繼業點頭:“叔。”

“噢,是正德啊。”陳繼業這才認清了這個少年,這不是三叔的親孫,自己的侄子嗎?

怎麼......他還來養豬啦?

馬侍奉養豬也就罷了,畢竟他是外人,隨自己兒子折騰。

可這是三叔的孫子,也是自己的侄子,親的。

怎麼……

陳繼業覺得自己愧對三叔,愧對自己的侄子,張口想說什麼,卻見馬周呼喚了一聲陳正德。

陳正德立即屁顛屁顛,晃着他可憐的頭腦袋興沖沖的跟了去。

遠遠的,聽到陳正德道:“母豬有了身孕,爲啥不是十月懷胎,而是三月懷胎?先生,先生.....沒有公豬,母豬是怎麼有身孕的....”

聽着陳正德興奮好奇的聲音,他好像是......養豬還養出了感情。

陳繼業不禁感慨,陳家果然......沒出息的子弟居多呀,要說正泰養豬,那是因爲從前正泰是個書呆子,但凡正泰有點愛好,自己也是心裡舒坦的,可這正德,好好的不玩鳥,養個什麼豬呢。

搖搖頭,到了廳中,陳繼業心裡惆悵,皇帝的旨意,已經收到了,李二郎那一句卿自便之,分明就是敷衍。

既不肯罷我官,又敷衍了事,這不就是想讓我陳繼業背鍋嗎?

哎呀……要糟了。

那李二郎,虧的還是吾兒的師父,這樣黑心。

話又說回來……明日再催兒子修書去給李二郎問安,要將這大腿抱死了。

“大人,大人。”外頭傳來了陳正泰的聲音。

接着,便見陳正泰興沖沖的進來:“大人,有好東西給你看。”

陳繼業勉強擠出一絲笑容:“噢,是什麼?”

陳正泰取出一個瓷瓶,到了陳繼業面前的几子上,一粒粒晶瑩剔透的結晶便落在了光滑的油麪漆木上:“大人,你嚐嚐這鹽如何?”

“鹽?”陳繼業一愣,他努力的辨認着桌面上的‘細沙’,這是鹽嗎?鹽的顆粒應當粗大,如何似這細粉似得,看着不像。

陳繼業眯着眼細細的,隨即沾了一些鹽,入口。

很快,陳繼業便皺起眉來,忍不住道:“胡……真是胡鬧,這哪裡是鹽,鹽是鹹的沒有錯,可這鹽是微苦的,這玩意,雖也鹹,卻沒有苦味。正泰,你這是讀書讀傻......”

他說到這裡,臉色卻又變了。

鹽之所以微苦,是因爲......這個時代的鹽,大多是粗鹽,而且含有雜質,提純不夠,所以總免不了有一種苦澀味。

就這稍有澀味的鹽,還是皇帝和達官貴人們纔可享用的。若是尋常人家所用的鹽,口感就更差了,能入口就已不錯。

要知道這鹽雖是必需品,某種程度,卻也絕不是尋常的升斗小民可以吃用的,若是在軍中,甚至還有小卒們隨身攜帶醋布,用來代替鹽。

而至於如此種種的‘鹽’,口感都含有澀味,不過是輕重之別罷了。

在陳繼業的認知裡,鹽本身就帶有些許苦澀味的,現在突然吃了這白鹽,反而覺得這不是鹽了。

陳正泰一臉無語:“這就是鹽呀,大人,你再嚐嚐。”

陳繼業也意識到了什麼,他忙又沾了鹽,放入口中,這一次,再不是疑惑的表情,而是一臉陶醉的樣子:“呀,這......這鹽太好吃啦。”

“這哪裡來的,可不能糟踐了。”陳繼業說着,小心翼翼的將灑在案牘上的細鹽一粒粒的攏起來,生恐浪費了似得。

“這是岩鹽中煉出來的。”

“什麼?”陳繼業懵了,旋即忙是捂嘴,一臉很痛苦的樣子:“石鹽,啊呸,正泰,你要害死爲父嗎?那岩鹽......有毒。”

陳正泰覺得心好累。

陳繼業忙要去漱口,突然又想到了什麼。

不對呀,正泰斷不會想害死自己。

那麼......這鹽無毒。

可是那岩鹽?

陳繼業突然震驚起來:“岩鹽也可練出鹽來,且還可以練出此等精鹽?”

“自然。”陳正泰吁了口氣:“不信問陳福。”

“陳福?”

“他已吃了小半斤了。”陳正泰抿脣淡淡一笑:“若是毒發,早身亡了,你看他在外頭還是活蹦亂跳的。” wωω✿ тт kдn✿ c o

陳繼業聽了,狐疑的看向廳外,果然看到了尾隨而來的陳福候在廳門口,他臉漲的有些紅,像狼狗似的伸出舌頭,撲哧撲哧的喘着氣。

陳繼業咂咂嘴,雖然覺得這鹽入口即化,味道確實不錯,可一想到吃小半斤的陳福,卻不禁頭皮發麻,突然有一種想敬陳福是一條漢子的衝動。

陳繼業眯着眼:“若是如此......那麼......那麼......哎呀......”他一拍大腿,頓時面露紅光:“這麼說來,咱們不需有鹽井......”

“對。”陳正泰正色道:“別人壟斷了鹽池和鹽井,我們陳家只需要購置鹽湖,命人採掘岩鹽,便可提煉這白鹽,陳家可以把鹽的買賣做起來。不只如此,其他人家不肯向鹽鐵使司繳納鹽稅,而我們陳家卻可以安安分分繳納鹽稅,如此,不但陳家可以藉此機會,做一筆大買賣。而大人這鹽鐵使,也可收取稅賦,這是一舉兩得。”

“只是......”陳繼業皺眉:“只是......賣得出去嗎?”

“我們可以試一試。”

試試......

陳繼業心裡恍然。

他第一次,竟生出了一種有所作爲的感覺。這感覺像極了當年李建成太子還在的時候,自己作爲東宮的佐官,懷着巨大的期待,輔佐李建成,只想着等到李建成登基,自己便可一飛沖天。

那是自己人生之中最幸福的時刻。只是一場玄武門之變,讓這一切成爲了泡影。

而現在......

他眯着眼,心裡竟火熱起來:“兒啊,真能成?你爹有句話不知當講不當講。”

陳正泰覺得他還是不要講爲好,不過畢竟生爲人子,還是不得不點點頭:“大人但說無妨。”

陳繼業嘆了口氣:“你爹......啊不,不只你爹,若是往上追溯,還得算上你的祖父,你的曾祖,再往上,還有你的高祖,這一百多年來,說來慚愧,就沒辦成過一件事啊,你這細鹽,真能成嗎?”

陳正泰心裡感慨,這就是傳說中的老鼠兒子會打洞嗎?

陳正泰咳嗽:“大人,既然失敗過一百次,那麼就算再失敗一次,又何妨呢?反正已經沒有比現在更糟糕了。”

這一句話,真是晴天霹靂一般,令陳繼業身軀一震,一下子,他感覺自己的信心回來了。

對呀,反正都已經這樣了,還怕個啥。

他精神一震,面容煥發:“好,試一試,哈哈,若是成了,哼哼,看誰看小看我們陳家,等我們陳家振了門楣,正泰呀,爲父思來想去,咱們還要再接再厲,將來我們可以交好太子李承乾,這李承乾和建成太子不一樣。李承乾乃本朝太子,地位穩固,只要結交了他,不出三十年,我們陳家便可一掃晦氣,從此再入高門之列。”

陳正泰又開始糾結起來,他有一個大膽的想法,是不是該給方纔的鹽裡放一點砒霜,不如將這爹毒死了一了百了,反正陳家上下,是活膩歪了,留着也是個禍害。

“這件事,從長計議。”

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
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二百五十八章:無人可擋第五百七十二章:人心難測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一百一十九章:大功勞啊第九十章:大宴第五百零八章:天下不太平第一百七十一章:陛下,秘密就藏在這裡第一百九十七章:家有猛虎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三十章:恭喜陛下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三十五章:御前奏對第二百九十六章:兒子回來了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五百四十六章:聖意第四十九章:真香第四百九十六章:安得廣廈千萬間,庇天下寒士盡歡顏第二百一十七章:打包走人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一百零八章:夏州大捷第五百三十二章:山窮水盡疑無路第六百一十章:千秋史筆第三百八十七章:高中榜首第五百六十八章:班師回朝第三百四十三章:陳家的希望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三百四十章:惟有讀書高第一百四十四章:吉人自有天相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五百九十六章:兵敗如山倒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七十二章:寒門崛起第三百零四章:鄧健接旨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一百四十二章:發財的時候到了第六百零三章:封國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一十六章:大賣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四百二十章:晴天霹靂第七十章:人才第三百零九章:封邑第二百九十四章:開考第六十五章:窮的揭不開鍋了第二百零二章:吊打同行第四百一十九章:馬到成功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三百二十一章:大喜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一百七十二章:天子受辱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一百五十九章:擋我者死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一百零二章:太子殿下威武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一百三十六章:養肥了開殺第六百二十六章:大食商行 買入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五百四十五章:伴君如伴虎第五百四十三章:陳正泰的大禮第四百八十九章:大發橫財第四百六十章:反了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三百零六章:可憐天下父母心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兩百零一章:猛虎出籠第六百二十四章:兵臨城下第四十一章:大功於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