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

王再學竟一時無語,他臉上還掛着淚,被李世民這般一說,整個人竟是懵住,一時之間,說不出話來了。

於是張張口,憋了老半天,才道:“臣歷來知書達理,與人爲善,自這揚州設了都督府,這都督府卻總是想方設法,想要盤剝民財。臣闔族上下,歷來遵紀守法,都是良人,可都督府,又設了稅營,一言不合,便衝入了臣的私邸,搜檢查抄,驚擾女眷,抄沒錢糧,臣……臣……”

說到這裡,王再學又哭了,這一次是真哭,那一日所受的屈辱,恍如歷歷在目,可這樣的委屈,他是一輩子都沒有經受過啊。

他王再學是什麼人,莫說是這輩子,就算是他的祖祖輩輩,誰敢對他姓王的這般無禮?

他捶打着心口,繼續哀嚎道:“臣年歲四十有三,卻不曾見過這般凶神惡煞的,他們毫不通情理,似酷吏一般,臣的幾個族人被他們拿住了,嚴刑拷打,遍體鱗傷,幾不能活。臣的妻子,被這亂兵嚇得迄今爲止,還如驚弓之鳥,整日垂淚。臣乃積善之家,而都督府橫徵暴斂,這真是千古奇冤哪。官府這樣對待百姓,而今揚州上下震恐,人人自危,臣等無所依,已至風聲鶴唳的境地。今日陛下聖駕來此,臣聞陛下乃是仁愛聖君,定會爲臣等做主,懇請陛下,徹查此事,還臣一個公道。”

他說着,一副痛心疾首的樣子,隨即朝李世民叩首。

其餘人見了,也紛紛叩首起來,這個道:“臣等沒法活了,這樣下去,滿門皆死。”

又有人道:“臣等有什麼錯,何以被都督府這樣的盤剝?揚州苛政猛於虎也,臣等畏虎,更畏苛政,若這般隨意破門滅家,索拿族人,動輒搬空錢糧,可教臣等怎麼活。”

衆人七嘴八舌,一個個悲痛欲絕的樣子,令人都深以爲他們經歷了何等慘絕人寰之事。

那道旁的百姓們,見他們哭得傷心,也有不少人爲之生出了惻隱之心。

尋常百姓就是如此,見了風便是雨,一看到有人嚎哭的厲害,就不免跟着難受,又聽都督府動輒拿人,嚴刑拷打,腦海裡瞬間便想到了那皮開肉綻的景象,也不禁爲之骨寒毛豎。

李世民回頭看了一眼陳正泰:“是這樣的嗎?”

陳正泰倒是依舊的一派泰然自若,毫不猶豫就道:“恩師,是非曲直,恩師不是已親眼所見了嗎?”

這話倒是簡潔明白,李世民心領神會,而後凝視着這王再學人等,道:“都督府只幹了這個?這樣說來,你們遭了都督府這般的戕害,一定是已到了窮困潦倒的境地吧。”

王再學聽出李世民一點意思,似乎開始對他們這些人有些許的同情了,再加上道旁的百姓們,也紛紛露出惻隱的模樣,心裡便曉得,自己等人在此攔駕,終是起了一些作用了。

大家也不都是不怕死的,來此之前,他們就打算好了,在他們看來,當着揚州百姓的面,李世民是決不能將他們如何的。

只怕現在陛下已騎虎難下,一面是都督府,一面是自己的聖名,這是兩難的選擇啊。

於是王再學毫不猶豫,現在自然是越慘越好的,便更悲慼戚地哭訴道:“臣等被都督府殘害,已到了山窮水盡的地步。”

“陛下,臣等沒法活了,只請陛下能開恩,爲百姓做主。”

“若是不給一個交代,何等是臣等寒心,便是這揚州百姓,也要跟着遭殃啊。”

衆人七嘴八舌,他們畢竟是世族,飽讀詩書,曉得這個時候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

某種程度而言,那些真正慘的百姓,就算是慘到了極點,也發不出聲音,便是能發出聲音,所說的也不過是粗鄙之詞,不會有人在乎。

可這些世族賣慘起來,卻是巧舌如簧,配合他們沙啞的聲音,令人感到真真切切。

於是道旁的百姓們,又都竊竊私語起來,顯然……同情心對於高貴的人而言,是奢侈的,因爲同情心氾濫,又如何能有此家業,能夠子子孫孫永享富貴呢?

可對於這些尋常們百姓而言,他們窮得似乎也只剩下同情心而已。

人們見王再學這些人這般樣子,似乎有些不忍目睹。

李世民揹着手,看着這衆多的百姓,眼眸裡泛着意味不明的光芒,踱了兩步,便道:“爾等要狀告,那麼……朕今日便來裁決,既然你們說,這都督府滅門破家,破的是誰家?”

“是臣家。”王再學聽了李世民這話,心裡已燃起了希望,忙道:“那一日,乃是九月初三,帶頭的乃是……”

李世民卻是擺擺手:“很好,今日爾等在衆目睽睽,既要朕做主,朕當然要做主的,而今這麼多百姓們都在此,就讓他們來看看,朕是否公允,如何?”

王再學真是求之不得呢,看看四周的人,都多是露出同情的表情呢,於是連忙叩首道:“聖皇願意做主,實是臣等的福氣。”

李世民隨即道:“既然破了家,朕就要去親眼看看,你家如何了。來人,讓王再學領路,朕要親去王家看看。除此之外……”

他頓了頓,回首那些目露惻隱的百姓:“不要攔着百姓,朕既是聖裁,自要力求公允,先去你家勘察,若是百姓們要去看,可同去。”

衆人見李世民如此,紛紛歡呼。

王再學卻生出了疑竇,皺了皺眉道:“其實臣等已準備了訟狀,裡頭都列舉了都督府……”

李世民一擺手:“朕不看這個,朕要眼見爲實。”

王再學本是想借着這許多百姓都在的當口,將這陛下一軍呢。

誰曉得陛下比他還狠,像是巴不得百姓們來圍觀似的。

一時之間,和身側幾個世族子弟面面相覷,只是此時,話說到這個份上了,王再學也沒有反悔的餘地了,便不敢說什麼,只好連忙站了起來,在前引路。

李世民吩咐,讓官軍們不必阻攔百姓,隨即上了車輦,他倒不擔心這百姓之中出現什麼刺客,哪怕真有,那也是他將刺客宰了。

不過陳正泰等人卻是不放心的,還是命了幾個禁衛隨身保護,免得有人衝撞了車駕。

這王家靠近別宮,本就是在揚州城裡最熱鬧的地方。

烏壓壓的人跟在聖駕的後頭,沒多久就潮抵達了這裡,先到家門口的王再學等人都在此恭候李世民大駕。

李世民穩步下了車輦,陳正泰忙跟着,其餘杜如晦、王錦也都影從。

王再學連忙道:“陛下……這……”

“進去!”李世民當機立斷,隨即又回過頭:“不要阻攔百姓,想來看朕聖裁的百姓,都可進來,若是有人覺得朕不公允,也大可以來說。”

這下就更狠了。

王再學本以爲自己裹挾着百姓,誰料到這李二郎,顯然更擅長裹挾百姓。

這些揚州的小民們,一聽陛下吩咐,其實到了這裡,早就好奇起來了,這可是陛下親自審斷啊,而且告的還是都督府,此時看着真無人敢阻攔他們,於是許多人都跟了上來。

到了這王家的中門前,這王再學便道:“陛下且看……”

他手指着大門,大門顯然有撞擊和殘破的痕跡,王再學硬着頭皮道:“這便是都督府的人將門撞開的痕跡,迄今爲止,雖是修葺,可這創痕尚在,當時……”

還不等他的話說到一半,李世民就打斷他道:“噢,知道了,進裡說話。”

王再學心頭有些不明所以,看了一眼後頭那一衆人羣,猶豫地道:“陛下,這些小民……”

李世民凝視了他一眼,高聲道:“怎麼,你不是要真公斷嗎?現在朕讓百姓們做見證,他們來了,便是客,你也不允嗎?”

王再學一時無言,擡眼之間,卻見陳正泰笑容可掬地看着自己,王再學心裡更警惕起來,可李世民發了話,此時卻只好硬着頭皮,繼續領着李世民和陳正泰等人進去。

一進了中門,眼前頓時開朗起來,這裡是一座園林,幾乎是一步一景,繁花錦繡,看的人眼花繚亂,這座許多年曆史的老宅,外頭看上去雖是古樸,可到了裡頭,卻是雕樑畫棟,通往正堂的中軸道路,竟也是青磚鋪就。

李世民看着經過的景緻,倒不做聲,只催問道:“還毀壞了哪裡?”

王再學卻是一時答不上來,他這個時候,已經覺得有些不妙了,回頭一看,卻見許多百姓們都涌入來了。

一進來,這本來對王再學抱有同情的百姓們,個個都激動了。

揚州城裡的百姓,多少還是見過一些世面的,和那偏鄉里的百姓不一樣,可到了這裡,大家還是忍不住的露出了瞠目結舌的表情,有人道:“快看,這地上竟還鋪磚的。”

要知道,尋常百姓,便是屋子,都捨不得用磚瓦的,畢竟……這東西費錢,在他們看來,地上都鋪磚,而且這磚,顯然比之尋常的磚石相比,不知好了多少。

一時之間,衆人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般,個個發出嘖嘖的聲音,驚奇又驚歎!

“你瞧這樹,這樹怎的修剪得這樣的好啊。”

“呀,看那燈,大白日的,燈籠裡的燭火還在燒呢,嘖嘖……”

此時許多人進來,這裡本是有許多的女婢,一見到如此,都嚇着了,紛紛花容失色,不得不退避。

可有人看得清楚,這些女婢,個個都穿着綢緞,雖只是粗使的丫頭,卻個個膚色白皙,生的也不錯,分明是精挑細選過的。

這些人,顯然一輩子也沒見過這樣的景象,只覺得自己少了幾雙眼睛,發現這裡的東西,怎麼看都看不夠。

王再學看着那些百姓,只覺得個個粗俗無比,很是擔心有人壞了自家的財物,急得想要跺腳,可當着陛下的面,又不敢如何。

可涌入的百姓是越來越多,甚至還有人大膽的翻牆進來了。

李世民只揹着手,不置可否。

此時,倒是陳正泰道:“還毀壞了什麼,快說吧,都督府到底做了什麼惡事,我這做都督的,也很想知道。”

王再學一聽到陳正泰在此說這番風涼話,一時暴怒,眼睛都幾乎要冒火了,咬牙切齒都道:“還有前堂,去前堂看,前堂的門檻都被亂兵踏破了。”

於是衆人又呼啦啦地跟在王再學的後頭繼續往前走。可到了前堂的外頭,王再學卻是想到了什麼,突然緩下了腳步。

他爲難了,因爲這前堂裡可有許多的好東西,不知有多少傳世的古玩,這若是自己帶着人進去,那些小民也跟着進來放肆,若是毀壞了任何一件東西,他也得心疼啊。

可李世民和陳正泰卻是當先進去了,李世民低頭看着門檻,嗯,果然……有損壞的痕跡,頷首道:“正泰,你看,這裡確實是壞了,你怎麼看?”

“恩師。”陳正泰一臉慚愧的樣子道:“看來是稅營的人太魯莽了,不過恩師也是知道的,學生顧的地方多,這是越王師弟帶着人來的……”

李世民噢了一聲,就道:“看來辦事還是不太牢靠,弄破了人家的門檻,回頭收拾他。”

陳正泰讚許地道:“恩師教子有方,怎的令學生佩服。”

說話間,二人已進入了正堂。

後頭的百姓便也一窩蜂地跟着進來,一見這開闊的大堂,再一次驚住了。

“呀,這大堂,比我家還大幾倍啊。”

“嘖嘖,你看着樑柱,這木頭可是少見的,一個這樣粗的柱子,可費錢了。”

小民們似乎都比較直觀,只對肉眼可見的值錢玩意感興趣。

可李世民所感興趣的,卻是裝裱在此的書畫。

只見在這大堂的上方,懸掛了一個牌匾,牌匾上蒼勁有力的行書寫着‘積善之家’四字。

這積善之家,出自《易傳·文言傳·坤文言》,原句是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指修善積德的個人和家庭,必然有更多的吉慶,作惡壞德的,必有更多的禍殃。

陳正泰也隨着李世民的目光往上看,看着這字,不斷點頭:“這匾額上的字寫得好,真的好極了。”

說罷,他回頭尋覓杜如晦:“杜公是有眼力的,覺得如何?”

李世民不禁瞪了陳正泰一眼,顯然覺得,陳正泰這句話不對,因爲朕也深諳行書之道,正泰顯然對自己這恩師沒有多少信心,有些吃裡扒外了。

杜如晦進了這王府,自是早就看出了點什麼來,他忍不住苦笑,他也算是服氣了,這師生二人,生生將一個攔駕喊冤,變成了鬧劇。

王再學則是在旁急了,不禁呵斥着一個進來的小民,不要碰着那瓷瓶,此乃長安的青花瓷,你賠………”

哐當……

只聽一聲清脆的聲響,瓷瓶落下,碎了一地。

一旁的百姓紛紛躲避,王再學看着一地的花瓶碎片,只感覺心在淌血,忍不住捂着自己的眼睛,悲劇啊。

誰曉得這許多人嚇了一跳,在這紛紛躲避間,這正堂裡,便又有一些混亂了,嚇得王再學真恨不得將這些刁民立即趕走。

李世民卻不知何時到了他的面前,似笑非笑地道:“朕聽說揚州這裡有個風氣,就是愛掛聖像,怎的朕在這堂中,卻只見字畫,不見聖像?”

“這……這……”王再學說話巴結起來。

心裡則在想,我王家若是掛你李二郎的像,那纔是見鬼了,要掛,也是掛列祖列宗們的畫像。

只是現在李世民居然問起,令他一時答不上來,老半天才道:“陛下,臣過幾日……”

李世民皮笑肉不笑地道:“不必過幾日啦,朕不過是言笑而已,如何能較真呢?”

王再學便索性不吭聲了,他倒是知道說多容易錯多。

李世民而後道:“只毀壞了這些嗎?”

王再學就道:“還有……庫房和賬房,還有……後庭……只是……只是……”他看了一眼四周的人羣,期期艾艾地道:“只是陛下,這……許多百姓進來,只怕多有不便。問題的關鍵還是在於都督府橫徵暴斂啊。”

“朕還得去一個地方。”李世民正色道:“去看過之後,方纔可以聖裁。”

王再學不解地道:“不知是何處?”

“你們這後廚在何處?”

“這……”王再學更納悶了。

後廚能看出個什麼?

李世民卻已道:“來人,引路。”

李世民根本不給王再學反駁的機會,率先朝着大門方向去,所有人敬畏的讓出一條道路。

李世民和陳正泰則魚貫出了正堂,沒多久便到了王家的後廚。

這後廚是在王家偏僻的角落裡,可即便如此,卻也有三四間的廚房相連,足足有十幾個竈臺。

這裡的伙伕和廚子十數人,還有一些幫閒,此時此刻,幾頭剛剛殺好的羊正由幫廚拿着刀正在刮毛。

這羊的內臟,隨意丟棄到一邊。

還有一個幫廚正在宰大鵝,這大鵝發出鳴叫,被幫廚抓着雙翅,掙脫不開。

又有幾人,拿着幾個籮筐,只見那些籮筐裡頭是各色的蔬果。

顯然這些蔬果是用心挑選過的,因爲遠處,則是一個盛放廚餘的桶子,桶裡都是那些挑出的爛菜葉子堆積起來。

圍看來的人一看,真是再一次給驚得瞠目結舌了。

他們算是開了眼界了,第一次看見,吃個飯,就如同過年一般。不,這何止是過年,這隨意一頓,只怕也夠他們吃一輩子了。

…………

第一章送到,求支持。

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
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五百六十九章:驚天巨案第二百零八章:陳傲天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九十六章:好可怕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六十章:聖君已死第三百二十三章:一舉成名天下知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五百六十四章:利在千秋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三百四十一章:女婿像岳父第十三章:生財有道第一百五十章:喜出望外第一百四十五章:神醫啊第四百八十五章:我陳正泰還有殺手鐗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四十二章:深得朕心第六十二章:你兒子又沒死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六百二十九章:重大利好第一百八十七章:真龍天子第一十五章:父子同心第一百八十章:打的就是你第五百二十三章:真神器也第五百七十三章:平叛第九十五章:敕命第一百九十九章:必勝第五百二十四章:我發財了第六百零七章:行動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七十五章:陛下 臣有一策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五百三十七章:灰飛煙滅第九十一章:大病初癒(求訂閱 求月票)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二百二十章:天潢貴胄第九十三章:真香呢第五百四十九章:執宰天下第一百二十章:冊封爲王第四章:孔明之才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一百五十六章:衝營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四百零八章:詐屍了第六百一十二章:佛門套路深第六十一章:名垂千古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九十九章:入宮覲見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九十四章:無價之寶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三百二十四章:鄧健厲害了第三百七十四章:陛下出大事了第五百九十二章:兵臨城下第四百九十一章:放大招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六百二十八章:萬人空巷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三十二章:擒賊先擒王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二十章:臣有事要奏第五百九十七章:將軍百戰死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四百三十三章:以德服人(新的一月求月票。)第七十九章:放榜第七十六章:鐘鼎之家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三百三十八章:大婚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四百八十章:北境之王第五百六十二章:拓地千里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二百零四章:此虎賁也第四百三十九章:虎賁第一百七十三章:李二郎連番受辱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九十章:猛虎出籠第四百八十八章:第一個殺手鐗第一百四十八章:士爲知己者死第四章:孔明之才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三百四十五章:重大機密第二百二十八章: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