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三十四章:你們配嗎

其實大家雖然嘲笑,不過也只是一番嘲弄罷了。

畢竟人家能寫出好文章,這古人的文章,本就要講究大量的對偶,也是講究押韻的。

因而,一個能寫出不錯文章的人,肯定是能作詩的。

當然,一首詩想要得到這滿殿君臣們的喝彩,卻很不容易。

畢竟這裡的人學識都很高,尋常的詩,肯定是不入眼的。

而鄧健是個很實在的人,你讓他做詩,他其實也並非沒有可能做得出。

可問題就在於,他確實沒有作過詩。

那是文人雅士們愛乾的事,而鄧健每日做的……就是瘋狂的背誦,而後不斷的做題,至於作詩這等閒人乾的事,他是真的一丁點都沒有去涉獵。

大學堂裡的氣氛,沒有那麼多花裡胡哨的東西,一切都以實用爲主。

鄧健就更不必說了。

當然,這滿殿的嘲笑聲還是起來。

也不知道是誰先笑的,有的人覺得好笑,便笑了,也有人只是跟着起鬨。

當然,也有人繃着臉,似乎覺得這樣大爲不妥。

李世民不喜不怒。

他和楊雄這些人不一樣。

爲政者,在某些時候,是不需要感情色彩的。 wωω ●тTkan ●C〇

李世民並不爲鄧健被人嘲笑而憤怒,而是趁着這個時候,仔細地打量着鄧健。

很多時候,人在身處不同環境時,他的表情會表現出他的性情。

而李世民身爲天子,很擅長觀察,也即是所謂的識人。

他本以爲鄧健會緊張。

但是鄧健並不緊張。

他本以爲鄧健會羞憤。

可鄧健也並不羞憤。

他依舊還是很平靜的樣子……像一個沒有感情的石頭。

這卻令李世民不禁嘀咕起來,此人……如此沉得住氣,這倒是有些讓人詫異了。

可其實,鄧健真的沒有一丁點羞怒,因爲他自幼開始,便飽受別人的白眼。

被這些人嘲笑,完全是在鄧健預料中的事,甚至他認爲,不被他們嘲笑,這才奇怪了。

這滿朝可都是公卿,是對從前的鄧健而言,連踩着他們的影子,都可能要挨來一頓痛打的人。

這時候,李世民擡手壓了壓,心裡卻震撼於鄧健此人的沉穩,而後道:“當真不會作詩嗎?”

鄧健依舊平靜地道:“回陛下,學生從未做過詩。”

這一聲學生的自稱,其實聽着李世民挺舒服的。

想想看,大學堂這麼多的弟子,論起來,和李世民還頗有幾分淵源,他們在他的跟前自稱學生,令李世民總覺得,自己和這些少年人,頗有幾分關聯。

關內道的舉人,絕大多數都和他有關係,即便身爲天子,也是頗爲自得的事。

那鄧健話音落下。

楊雄似乎有些不甘寂寞,或許是喝酒喝多了,不禁道:“不會作詩,如何將來能夠入仕?”

鄧健:“……”

鄧健不會懟人啊。

說實話,他和那些世族讀書出身的人不一樣,他只顧讀書,其他耍嘴皮子的事,實是不擅長。

可當初的世族卻是不同,任何世族子弟,除了讀書之外,往往也更注重他們培養交遊的能力!

那些著名的世族子弟,成年開始,便要四處走親訪友,與人進行交談,倘若舉止得體,很有口才的人,才能得到別人的追捧和推薦。

這推舉制之中,若是沒人知道你,又如何推薦你爲官呢?

楊雄見鄧健居然沒有迴應,只當他是已經示弱了,於是不免得意洋洋起來,面上一臉的喜色。

彷彿像是在說,你看,這鄧健,果然不過是爾爾,這樣的解元,又有什麼用?

李世民依舊沒有討厭這楊雄,因爲楊雄這樣的人,本就喝醉了酒,何況朝中的大臣,似這樣的多不勝數。若是次次都嚴厲斥責,那李世民早就被氣死了。

陳正泰心下卻是冷笑,這楊雄居心叵測啊,不過是想借此機會,貶低大學堂出來的舉人而已。

於是陳正泰一把將長孫無忌送來蜜桔的手推開,豁然而起,隨即大笑道:“不會作詩,便不能入仕嗎?”

楊雄萬萬料不到,會將陳正泰招惹來了。

現在陳正泰如日中天,他哪裡敢招惹?

現在不禁酒醒了一半,面對陳正泰,他氣勢頓時弱了許多,可衆目睽睽,又不肯服輸。

他只好忙起身,朝陳正泰作揖行禮,尷尬的道:“不會做詩,也未必不能入仕,只是下官以爲,如此難免有些偏科,這做官的人,終需要一些才情纔是,如若不然,豈不要爲人所笑?”

他的解釋有些蒼白,不過道理還是有幾分的。

許多人暗暗點頭。

陳正泰隨即樂了:“敢問你叫什麼名字,官居何職?”

楊雄一愣,支吾不答,他怕陳正泰打擊報復啊。

陳正泰道:“問你話呢,方纔你不是口若懸河嗎?現在何故不答呢?”

衆人都沉默,似乎感受到了殿中的火藥味。

李世民依舊穩穩的坐着,好事是人的心態,連李世民都無法免俗。

在衆人的矚目下,楊雄只好道:“下官楊雄,忝爲禮部郎中。”

“禮部?”陳正泰眼角的餘光看向豆盧寬。

豆盧寬心裡不由惱火,這和我有什麼關係?他說他的胡話,我雖爲禮部尚書,可這與我有什麼相干?

陳正泰此時撫掌道:“禮部郎中,不錯,不錯,你既是禮部郎中,那麼我來問你,這天子和大臣營造宮殿和宅邸,當遵從什麼禮儀規定?”

楊雄一時愣住了。

其實他心裡大略是有一些印象的。

畢竟他負責的乃是禮儀事宜,這個時代的人,歷來都崇古,也就是……認同古人的禮儀觀念,所以任何行爲,都需從古禮之中尋找到方法,這……其實便是所謂的禮法。

在大唐,禮法是在律法之上的事,一丁點都馬虎不得,失禮在重要的場合而言,是比觸犯法律還要嚴苛的事。

楊雄想了想道:“天子營造宮殿……理應……理應……”

陳正泰冷笑道:“你是禮部郎中,連這個都記不住嗎?”

“這……”楊雄尷尬的道:“倒是需回去查一查,天下的禮節多如牛毛,豈可……豈可……”

陳正泰卻是目光一轉,看向鄧健道:“鄧健。”

“學生在。”

於是衆人詫異地看向鄧健。

鄧健很穩重,回話之中沒有帶有敢情的色彩。

李世民也饒有興趣的看着,而房玄齡和長孫無忌更是興趣盎然!

他們的兒子可都在大學堂就學,,大家都質疑大學堂,他們也想知道,這大學堂是否有什麼真本事。

陳正泰隨即道:“這禮部郎中回答不上來,那麼你來說說看,答案是什麼?”

鄧健頷首,而後脫口而出:“君子將營宮室:宗廟爲先,廄庫爲次,居室爲後。凡家造:祭器爲先,犧賦爲次,養器爲後。無田祿者不設祭器;有田祿者,先爲祭服。君子雖貧,不粥祭器;雖寒,不衣祭服;爲宮室,不斬於丘木。大夫、士去國,祭器不逾竟。大夫寓祭器於大夫,士寓祭器於士……”

他吐字清晰,語速也不快……卻是將這家造之禮說了個明明白白。

天子建造宮殿,先要造什麼,此後造什麼。而大夫營建府邸,又當先從哪裡開始造起。

這可都不能亂來的,亂來,就是禮崩樂壞,亂套了。

譬如天子,營造宮殿,就先得把宗廟搭建起來,因爲宗廟裡供奉的乃是祖先,此爲祭;此後,要將廄庫造起來!

所謂廄庫就是庫房和牲口房,在遠古的時候,廄庫代表的更多是戰馬和武器的庫房,此爲武。這就暗合了國之大事,在祀在戎的觀念。等到了最後,才能建造天子的居室。這其實便是要將個人的享樂擱置在最後的道理。

天子是這樣的禮,而大臣們也是一樣,只是規格,卻要比天子小。

這裡不只是天子和大夫,便是士和庶民,也都有他們對應的營造方法,不能亂來。一旦亂來,便是篡越,是失禮,要殺頭的。

鄧健所背誦的這些內容,乃是禮記中的。

作爲大學堂裡必須背誦的書本之一,他早將禮記背了個滾瓜爛熟。所以一聽天子和大臣營造房屋,他腦海裡就立即有了印象。

這在外人看來,簡直就是瘋子,可對於鄧健而言,卻是再簡單不過的事了。

這殿中的人……頓時震驚了。

其實大家對於這個禮儀規定,都有幾分印象的,可要讓他們倒背如流,卻又是另一個概念了。

楊雄一時有些懵了。

他直接瞠目結舌。

老半天竟說不出話來。

陳正泰便笑着看向他道:“敢問楊郎中,他說的對嗎?”

輕飄飄的一句話,楊雄卻壓力倍大,老半天才踟躕回道:“對,對,大抵是如此。”

“什麼叫大抵是如此。”陳正泰的臉色一下子變了,眼眸一張,大喝道:“你是禮部郎中,連禮法是什麼尚且都不知道,還需隨時回去翻書,那麼朝廷要你有什麼用?等你翻了書來,這黃花菜怕也涼了,鄧健因爲不能作詩,你便懷疑他能否入仕,那我來問你,你這禮部郎中卻不能知禮,是誰讓你做禮部郎中的?”

楊雄此刻冷汗淋漓,心亂如麻,一時之間,竟不知該如何回答。

坐在後頭的長孫無忌卻是臉拉了下來,臉一紅!

他是吏部尚書啊,這一下子好像誤傷了,他對這個楊雄,其實稍稍是有些印象的,好像此人,就是他提拔的。

陳正泰咄咄逼人地繼續道:“楊郎中爲何不言了,你不是禮部郎中嗎?難道禮部的郎中,都光顧着去做詩了?”

楊雄此刻冷汗已浸溼了後襟,更是汗顏之至。

陳正泰嘲弄地看着他道:“就你這般的,也配做禮部郎中?你若是喜歡做詩,不妨就請人置一詩部,讓你在那每日吟詩作對好了。”

坐在一旁的人聽到此,不禁噗嗤……笑了起來。

可等陳正泰的目光看向他時,這人又連忙收起了笑,一副死了niang的樣子。

陳正泰記得方纔楊雄說到做詩的時候,此人在笑,現在這傢伙又笑,於是便看向他道:“你又是何人?”

這人懵了,期期艾艾地道:“下官劉彥昌。”

陳正泰隨即便道:“官居何職?”

劉彥昌一臉無語,我只是笑笑,這也犯法?

他乖乖道:“忝爲刑部……”

“原來在刑部,那麼我來問你。”陳正泰道:“賤隸之間,有何分別?”

“啊……”劉彥昌看着陳正泰,已是慌了。

“你也回答不出?這不過是的唐律疏議中的內容而已,你在刑部爲官,難道連唐律的釋法都答不出嗎?莫不是也要抱着書本來判決?看來你和那楊雄這狗東西也是一副德行,心思都在作詩上頭了?”

“我……我……”劉彥昌覺得自己遭受了奇恥大辱:“陳詹事如何這般羞辱我……”

“想要我不羞辱你,你便來答一答,什麼是客女,什麼是部曲,什麼是奴婢。”

迎着陳正泰冰寒的目光,劉彥昌硬着頭皮想了老半天,也只記得隻言片語,要知道,唐律疏議可是洋洋十幾萬言呢,鬼記得這樣清楚。

可說起來,他在刑部爲官,熟知律令,本是他的職責。

陳正泰冷冷地看着他,口裡卻是道:“鄧健,你來答一答。”

鄧健又是毫不猶豫就開口道:“部曲奴婢客女隨身也。此等律有明文,加減並不同良人之例。然時人多不辯此等之目。若依古制,即古者以髒沒爲奴婢,故有官、私奴婢之限。荀子云:贓獲即奴婢也。此等並同畜產。自幼無歸,投身衣飯,其主以奴畜蓄之,及其長成,因娶妻,此等之人,隨主屬貫,若無戶籍分別,則爲部曲……”

一字一句,可謂分毫不差,這裡頭可都記錄了不同身份的人區別,部曲是部曲,奴婢是奴婢,而針對他們犯罪,刑法又有不同,有着嚴格的區分,可不是隨意亂來的。

可憐這劉彥昌,畢竟是推舉的世族子弟出身,雖對律令有所瞭解,可讓他倒背如流,倒不如殺了他!

可在鄧健這兒,這唐律疏議卻也是必背的選項,原因很簡單,考試作文章的時候,隨時可能觸及到律法的內容,若是能熟記,就不會出差錯。所以出了論語、禮記、春秋、中庸等必須的讀物之外,這唐律,在大學堂裡被人熟記的也不少。

此時,陳正泰突的道:“好,現在我來問你們二人,鄧健不會作詩,但是是否可以進入禮部和刑部爲官呢?”

陳正泰繼續道:“若是你二人也有資格,鄧健又如何沒有資格?說起來,鄧健已足夠配得上官位了,你們二人捫心自問,你們配嗎?”

………………

好像很久沒求月票了。

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
第四百四十一章:神兵利器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零三章:賜封國公第二百七十一章:公主殿下好第五百九十五章:傷亡慘重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二百七十章:李二郎發威第二十二章:民爲貴第五百五十八章:出擊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五百零一章:上天的恩賜第三百二十八章:陛下大喜第一百八十五章:天地翻轉第三百五十一章:精兵強將第一百四十七章:勇冠三軍第三百九十四章:新戰艦的神威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三百七十五章:欽賜墨寶第六百二十一章:行動開始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二百一十三章:陛下來東宮第一百二十一章:價值萬金第一百二十九章:翻雲覆雨第一百五十五章:揍死他們第二百三十四章:強取豪奪第三百六十八章:真兇在此第六百零五章:封親王第六百一十五章:大功第九十章:大宴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二百三十九章:父子相見 兩眼淚汪汪第三章:上達天聽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九十二章:吃肉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二百一十六章:無恥老賊第二百八十章:政通人和第十章:一家之主第四百零四章:冊封第三章:上達天聽第二百四十六章:都道江南好風光第五十二章:此天亡我也第四百五十七章:天下二分第三百九十五章:無敵艦隊第四十八章:我們都愛吃雞第七十一章:人比人氣死人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六百二十四章:萬世基業第三百四十四章:有眉目了第三百零八章:紮根第五十三章:大賺一筆第六百二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一百章:好學的太子殿下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一百七十五章:天下太平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六十九章:眼見爲實第二百三十一章:全面戰爭第四百三十二章:肱股之臣第四百零五章:文武全才第三百六十二章:陛下回京第三百六十三章:王者歸來第三百七十二章:幹一樁大買賣第四百五十九章:長兄如父第一百四十六章:平步青雲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三百三十三章:暮登天子堂第一百三十四章:圖窮匕見第一百八十四章:萬人空巷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七十八章:聖駕到西寧第五百二十九章:反了第四百八十四章:聚寶盆第五百三十五章:反叛第五百二十五章:論功行賞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三百八十八章:陳家的未來第八十四章:謀事在人第二百六十九章:陛下已有聖裁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二百五十七章:屠戮第六百二十三章:國本第四百零一章:大功臣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三百七十八章:薑還是老的辣第三百七十六章:大新聞(上一章出錯了,這一章是對的)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二十七章: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