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你別逼朕

中書省。自從玄武門之變後,這中書省便成了天下的中樞,幾乎所有的表、奏、疏統統需先經過中書省,此後再由中書令和左右輔官進行決策,甚至還負擔了草擬詔書的職責,中書省尚書令可謂掌佐天子執大政,而總判省事。因此,在人們心目中,中書令房玄齡便大唐的宰相,權勢滔天。

房玄齡每日到了中書省,並不會急着去參議機要,而是先巡視中書省,而後再不疾不徐的召見佐官們議事。

他擅長謀略,所以天下的事,到了他的手裡,幾乎都是井井有條。

今日一早,他剛剛坐定,早有人奉上煮好的茶盞,房玄齡微微闔目,不鹹不淡的呷了口茶,這時,卻有人來:“房公,房公,這篇奏表,房公要看看。”

房玄齡擡頭,見來的乃是中書省右僕射杜如晦,杜如晦和自己一道輔佐皇帝輔政,一向很有默契,他笑吟吟的看了杜如晦一眼:“杜公也有疑難不決的事嗎?”

外頭的人都在傳言,說房玄齡善謀,杜如晦擅斷,這當然不是空穴來風,這是因爲杜如晦確實很有決斷力,現在房玄齡以此打趣,杜如晦不急不惱的笑道:“你看了便知。”

房玄齡接過奏疏,打開,一看......臉微微一沉。

“陳繼業......此人,杜公可有印象?”

“孟津陳家。”杜如晦捋須,帶着曖昧不清的樣子。

房玄齡頷首:“這陳家的人......還真是......”

房玄齡隨即搖頭:“真是老樣子啊。”

杜如晦不禁苦笑:“房公也不能這樣說,想當初,陳家的先祖,也曾有過不少令人神往的人物。”

這言下之意是,好像子孫們不太爭氣。

房玄齡不禁莞爾:“這奏疏,怎麼看?”

“此私怨爾,還是呈報入宮,聖裁吧。”房玄齡覺得有理,因爲這篇奏疏,實在是有點敏感,這陳繼業新上任了鹽鐵使,就開始哭哭啼啼,大倒苦水。

問題的關鍵在於,他哭訴有人侵佔了鹽井,不肯繳納鹽稅,這件事房玄齡和杜如晦卻不好去管,因爲這畢竟是尾大不掉的問題,哪怕是他們想管,那些侵佔鹽井的王公們,也不會善罷甘休。

可你若是置之不理,又不成。

陳繼業的身份太敏感,是東宮舊人,陛下起復他爲鹽鐵使,或許是想做一個表率,告訴天下人,你看,連陳繼業這樣的人朕都既往不咎,還給他官官厚祿,可見朕的心胸比汪洋大海還要廣闊啊。

因此,也不能苛責了這陳繼業。

當然,最令房玄齡和杜如晦疑惑的是,聽傳聞陛下好像收了一個陳家人做弟子。

很費解啊。

陛下這到底有什麼深意呢?

也罷。

不想這些。

鹽政的事既然中書省處理不了,就讓皇帝裁決吧。

房玄齡咳嗽一聲,叫了一箇中書舍人來,將奏疏交給舍人,交代一番,舍人退下。

於是,房玄齡再沒有將奏疏放在心上,繼續伏案理政。

等到了傍晚時分,一臉疲倦的房玄齡準備下值,他起身,有中書舍人侍候在一旁,房玄齡突然想起了清早的事,問倒:“今早送去的奏疏,陛下可有裁決?”

中書舍人道:“陛下看罷笑了笑,便沒有理會了。”

“噢。”房玄齡大抵明白了皇帝的意思,這件事......皇帝不想管。

可房玄齡不知道的卻是,接下來發生的事卻成了他的噩夢。

皇帝不想管,可那陳繼業好像吃錯了藥,似乎覺得自己遭受了巨大的陰謀,在一次沒有得到理會之後,第二日,第三日,依舊上書。一把鼻涕一把老淚的表示自己不堪任,要乞老還鄉,一副慘遭戕害的口吻。

房玄齡看得看瞪口呆,他算是徹底服了,這是牛皮糖嗎?

三日之後,房玄齡不得不帶着奏疏,入宣德殿覲見。

李世民此時卻在案牘前,手裡拿着一封書信,他看着書信,皺眉,沉吟着不做聲,良久,將書信拋到一邊,恍惚之間,口裡喃喃說着:“真是喝酒誤事啊……”

房玄齡滿眼疑惑。

順着李世民拋掉的書信看去,那書信落在地上,依稀看到“恩師食否”得字樣。

這四個字的意思很簡單:恩師,你吃飯了嗎?

房玄齡收回目光,陡然想到宮裡的一些傳聞,這些傳聞是宦官們傳出來的,說是自從陛下收了一個陳姓子弟爲徒,這個自稱天子門生的人,隔三差五通過各種方法,捎帶書信入宮來,書信裡的內容則是車軲轆一般的問候,無非就是成天問,師父你吃了嗎?你吃了嗎?你吃了嗎?

房玄齡實在無法理解,陛下爲啥要收徒,更無法理解,那陛下的弟子,爲啥成天就知道吃。

當然,更加無法理解的是,陛下此刻是什麼心情。

李世民眼角的餘光,只撇了一眼落地的書信,一副餘怒未消的樣子。

他很生氣。

那陳正泰,到底有完沒完呀,起初是託宣讀旨意的宦官捎帶問候的書信來,後來從他父親的奏疏裡,夾帶着書信來,這臉皮,怕有八尺厚吧。噢,對了,還有讓馬周帶話。

這小子,真該剁了他。

心裡冒出一丁點的殺念,可轉瞬之間,內心深處竟又有幾分暖意,當然確實是喝酒誤事了,那小子打蛇隨棍上,可人家又有什麼錯,他天天說自己是朕的弟子,每日殷勤的問候自己飲食,雖然這種行爲很讓朕抗拒,可不得不說……有時想想,竟好似有些許溫暖。

哎……

李世民搖搖頭,擡頭,見了房玄齡來,勉強面露喜色:“朕本要宣卿家,想不到卿自來了。”

房玄齡躬身行禮:“臣來,是爲了陳繼業的奏疏。”

“他又來奏疏啦。”李世民臉拉下來,這輩子......他應該從來沒有這樣厭煩過一個人吧,呼......要淡定,朕乃天子,九五之尊,要胸懷天下,不要和姓陳的置氣,朕若是勃然大怒,那便是輸了。

李世民露出淡定之狀:“是嗎?給朕看看。”

宦官將奏疏送到李世民面前,李世民打開,眼睛故意掃了一眼,但是他掃的很快,其實李世民壓根不想看裡面的內容,因爲就算不看,他也知道陳繼業那位仁兄又在開始大倒苦水了。

李世民下意識的揉了揉額頭。

方纔還對陳正泰的一丁點溫暖,轉瞬間,又消失的無影無蹤。

這一對父子,真他niang的是人才啊。

於是下意識的道:“真是荒謬。”

他闔目,隨即道:“召門下省值班侍奉馬周。”

馬周和陳家關係匪淺,這件事李世民需問問馬周的看法。

房玄齡面無表情,心裡卻嘀咕起來,陛下對這馬周極爲看好,三番五次的召問,聖眷非凡哪。

一會兒功夫,馬周他便來了,他穿着簇新的袍裙,上前:“臣......”

李世民皺眉。

這裡是宣德殿的小殿,君臣奏對時,不會拉開太多的距離。

因而馬週一到他的面前,李世民便覺得一股奇怪的味道,撲面而來。

馬周就在房玄齡身邊,房玄齡也察覺到了這麼一股奇怪的味道,下意識的,他腳微微挪動,猶如無足的黑白無常一般,徐徐的離馬周遠了一些。

李世民不禁乾笑打趣:“馬卿家體味獨特,怎麼,莫非馬卿家又去養豬啦?”

馬周驚訝的道:“陛下神機妙算,臣佩服之至。”

李世民那打趣的樣子,頓時一張笑臉僵硬起來。

敢情這馬周,身爲值班侍奉,他還真去養豬了?

難怪這些日子,馬周雖然穿的是新衣,卻總感覺和人格格不入,身上有一股奇特的味道。

李世民面上變幻不定。

而房玄齡卻又在不知不覺之中,身子挪的更遠了一些,房玄齡是個有潔癖的人,他現在已覺得渾身難受了。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
第四百八十二章:出奇制勝第四百七十二章:陛下醒了第三百八十九章:門生故吏遍天下第三更一萬五千字送到,說幾句。第六百三十章:恐怖如斯第五百七十五章:斬將第二百八十二章:聖裁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三百五十六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二百一十四章:御前之爭第四百九十三章:好言難勸該死鬼第三百三十七章:軌道第五百九十章:百戰強兵第二百二十一章:策問第五百四十章:皇帝父子相見第四百七十七章:新軍入宮第四百三十一章:真相大白於天下第五百四十六章:大權在握第五百一十八章:莫欺崔家窮第四百五十章:震驚四座第五百八十七章:恃寵而驕第五百章:富可敵國第五百八十六章:陳氏奇謀第五百二十章:研製成功第一百一十二章:神兵利器第六十七章:利在千秋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二百九十一章:千年未有之變局第六百一十八章:萬王之王第二百三十五章:最後的對決第三百九十三章:喜當爹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三百六十四章:你也配?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八十二章:大恩大德第五章:皇帝駕到第二十四章:真香第四百一十章:她活了第三百一十七章:那就不和你講道理了第三百九十九章:上達天聽第五百零六章:大災變第一百九十一章:富可敵國也不是這樣糟蹋的第二百三十章:翻臉不認人第三百三十章:中榜第五百五十五章:華夷之辯第二百五十章:君臣父子相見第五十四章:有糧就是了不起第一百九十二章:有錢就是任性第四百六十三章:平叛第六百章:李靖的煩惱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五百零七章:價格暴跌第四百七十三章:陛下說啥都對第一百三十八章:越王你害我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二百七十七章:聖駕至揚州第一百零四章:一擊必中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三十九章:捷報來了第三百一十四章:長安亂第三百二十七章:大禮第二百八十九章:術業有專攻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一百一十七章:太上皇第三十四章:這便是盛世嗎第二百九十九章:名列第一第四百一十五章:大唐的榮耀第四百九十九章:第三隻看不見的手第二百八十三章:爾爲何物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五百七十四章:狹路相逢第二百八十四章:一飛沖天第一百三十三章:入殿對質第四百四十二章:經略天下第兩百章:馬賽第三百五十九章:赴湯蹈火第二百七十五章:你下邳的事和我陳正泰有什麼關係第三百八十三章:會試第六百三十一章:不講武德第二百五十二章:佛擋殺佛第五百八十四章:很大的功勞第一十七章:陛下你好嗎第一百一十章:龍顏大悅第六百一十三章:玄奘歸大慈恩寺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六百二十七章:暴漲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三百八十六章:吾婿有孝心哪第三百零三章:欽賜恩榮第一百八十九章:天下歸心第三百七十九章:聖裁第五百零九章:滅頂之災第五百六十五章:都是陳家的地第一百九十八章:孤注一擲第四百二十三章:幹大事而不惜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