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有教無類

鄧健聽到大家嘲笑,急了。

若是從前的鄧健,被人笑了也就笑了。

可這數月以來,他幾乎每日都在讀書。

課本發下來,先從最容易的看起,起初是自己閉門造車,可是很快,在二皮溝裡,有許多想要讀書,和他一樣的年輕人,都不自覺的開始組建了學習小組。

每次下了工,他們便聚在一起,廢寢忘食一般,鄧健將自己認得的字教給別人,而其他人也將認識的字教授給鄧健。

偶爾……他們也會想盡辦法四處去請教。

二皮溝裡,偶有幾個因爲災荒而落難的寒族子弟,他們讀過一些書,一下子,這樣的人便吃香起來,大家提着米,或是當初捨不得吃的雞鴨,取了一些白鹽醃製曬乾了,如今卻提了去,向他們請教。

這些寒族子弟們如今落魄到不得不與庶民們廝混一起,起初自尊心是無法接受的,可很快他們發現有人一臉求知慾的尋到自己的頭上,一下子便又恢復了自尊心,少不得會指點一二,當然,他們也將希望放在了學堂上。

這麼多富貴者都求着想要進學堂,甚至不吝重金,現在機會卻擺在了他們這些尋常庶民面前,只要通過了考試便可入學,誰不想試一試呢?

哪怕就算入不了學,能讀書寫字,在二皮溝每月也會獎勵細糧的,橫豎都不會吃虧。

鄧健夜裡總是要藉着作坊裡的燈,看書看到子夜,白日便上工,若是有其他的閒暇,他就會和其他人一樣,跑到學堂外頭來,因爲裡頭有培訓班,專門是輔導那些富貴子弟的,而他們就躲在這學堂外頭,聽着裡頭的人誦讀課本。

讀書最難的是起初的識字,可一旦通過看圖識字認識了百來個常用字之後,入了門,後頭就好學了。

這對鄧健而言,幾乎是他渾渾噩噩的人生之中最大的一個希望,他並不聰明,但是肯學,他雖是庶民,卻也遠遠看過那些讀書人瀟灑的模樣,那時候的自己,固然是不敢生出任何我也要做讀書人的想法,只是覺得……人活在世上,像他們一般,纔不枉來到世間。

可當課本發到自己的手裡時,這觸手可及的機會,卻一下子在他心底深處投下了漣漪!

他竟生出了妄想,別人可以學,我爲何不可以?我想讀書,真心實意的想要讀書,甚至讀書已經不再只是爲了證明自己,而是單憑的認爲……只有讀書……才顯得自己像一個人。

於是,他奮發努力,不敢虛度一刻的光陰,哪怕是做工時,手腳不聽,口裡還唸唸有詞,背誦着自學的課文。

這讀書,已成了他最後的自尊了,因爲他很清楚,他和身邊的人沒有什麼不同,都是衣衫襤褸,都是滿是污濁,是不入流的庶民,可他唯一能和身邊的人相比,可以驕傲的,就是自己讀過書。

只是……這一聲聲的嘲笑,卻瞬間將他的最後一絲自尊擊碎了。

那似嘲弄似的笑聲,宛如一下子磨平了他數個月的堅持不懈,讓好不容易向上攀爬的他,又一下子踹回了萬丈深淵裡!

這萬丈深淵最可怕的是,這裡滿是污泥和臭蟲,可是他擡頭能看到井口一般的天,天是那樣的湛藍,而如今,他彷彿終於知道,自己是永遠爬不出深淵的,自己一直在深淵裡,現在如此,往後皆然。

於是他眼眶紅了,這是一種令人窒息和絕望的滋味,他吸了吸鼻子,趴在地上,醜態百出,可他渾然不覺,因爲絕大多數時候,他就是這般出醜的,他從不曾光鮮過,哪怕他嚮往光鮮。

眼淚便如斷線的珠子一般,在這一刻落在地上,他咬着牙,突然有一種憎恨,於是手刨着地,那刺耳的嘲笑已經消失了,其實方纔……大家只是覺得好笑而已,最可悲的是……這些嘲笑其實本身是沒有惡意的。

因爲對方倘若有惡意,至少他們還是將你當作人看,可一旦只是無意識的嘲笑,這便如人們看到了可笑的猴子!

那種無意識的會心笑起來,猴子自然不會知道有人在嘲笑它,可鄧健會,因爲……他是人。

於是鄧健咬牙,突然咆哮道:“我讀過書的啊,我會識字的啊,你們爲何要笑……”

說到這裡,他哭了,他自覺得自己所求的並不多,可是即便如此,似乎上蒼也不願意從指縫裡留下一丁點給他。

“你們笑什麼,你們有什麼可笑的,我……我會讀書……我真的會讀書……”

他氣得想要跳起來,和那些嘲笑他的人死鬥!

可他很清楚,自己不會是他們的對手,也沒有資格是他們的對手!

他害怕,不敢招惹他們,可是這內心深處巨大的憤恨無處去發泄,便索性頂着自己的腦袋,狠狠的磕着泥濘中的碎石,於是頭破血流,而這血腥反而一下子讓鄧健清醒了一些,接着……便是無意識的哭泣。

李世民看着眼前這個奇怪的人,臉上的笑意不知道何時消失了,而後沉默了起來。

身後的文武大臣們,也靜寂無聲。

陳正泰站在一旁,冷着臉,顯得很憤怒!

真是欺人太甚了,他可不是這個時代高高在上的貴公子,我陳正泰特麼的是生在紅旗下的人,你特麼的可以陰人,可以罵人狗東西,但是不能不把人當人看。

“恩師……”陳正泰想說什麼,他難得在李世民的跟前繃着一張臉。

李世民卻是壓壓手,神色很平靜,示意陳正泰不必說下去,而後打量着眼前這個奇怪的人,隨即道:“你識什麼字?”

他的聲音壓得很低,帶着與生俱來的尊貴之氣。

鄧健擡了一下頭,沉默了一下才反應過來,連忙道:“大抵會一些。”

“好。”李世民便道:“你會寫自己的名字嘛?”

李世民其實奢望得並不多。

百官們也好奇起來,不過他們依舊用看猴戲一般的眼神看着鄧健,似乎在等待着鄧健變出戲法。

“會。”鄧健語氣堅定地回答。

李世民道:“那好,來,取筆墨。”

鄧健卻是突的道:“草民不會用筆。”

他話音落下,許多人又想笑了。

陳正泰看了衆人一眼,突然道:“誰笑誰是我兒子。”

“……”

一下子,所有人又都安靜下來,陳正泰這個狗東西……他……

李世民側目,奇怪的看了陳正泰一眼,他似乎不太理解,隨即又看向鄧健,道:“你會用什麼寫?”

“木棒。”鄧健說着,盤膝坐下,這是他寫字時的好習慣,而後他隨手撿起了一根木棒,就在這滿是沙粒的地上一筆一畫開始勾勒。

只片刻功夫,‘鄧健’二字便展露在所有人的眼簾。

還真會寫?

這時候,所有人的表情,也都凝重了起來。

李世民點了一下頭,又道:“你還學過什麼?”

“我還會寫詩。”

“寫詩?”對於這個答案,李世民略顯意外。

這詩詞,似乎和鄧健這樣的人是沾不上邊的,於是又有人想笑了,可是一想到陳正泰,便都憋住了。

鄧健則是毫不猶豫的繼續拿着木棒在地上寫畫:“寒隨窮律變,春逐鳥聲開。初風飄帶柳,晚雪間花梅……”

李世民一愣……

百官們也都愣住了。

李世民見了這詩,卻是再熟悉不過了,這不就是朕所作的那一首嘛?

李世民驚訝的道:“此詩你會讀?”

於是鄧健就搖頭晃腦的讀起來。

果然一字不差。

李世民眯着眼:“此詩,是誰教你的?”

鄧健道:“這是課本里學來的。”

連李世民都沒有發現,他的眼眸中不知道何時溢出了點點笑意,道:“你可知此詩是什麼意思?”

李世民此刻,顯出極有耐心的樣子,也不似方纔那般的輕視了。

鄧健道:“此詩描寫的乃是初春時鳥語花香,竹青苔新之景象,不過……還有更深一層的理解。”

李世民暗暗點頭,這意思……算是通了,只是……還有更深層的理解?

“說來朕聽聽。”

“此詩的作者,書寫春日,表達了他對初春的嚮往。而這一層嚮往,卻又隱含着家國情懷。陛下你想想看,初春正是耕種播種的時節,作者懷念初春,正是心裡惦念着國家的生計啊,所謂一日之計在於晨,一年之計在於春。嚴酷的冬日過去,萬物復甦,作者心中大喜,因爲嚴冬代表的乃是萬物凋零,是百姓們在貧寒中飽受煎熬,而一旦開春,便給予了天下人無窮的期望。”

李世民聽的一愣一愣的,不禁心裡樂了,嗯?還可以這樣的理解?

當初……朕有想過這些嘛?

可他見鄧健說的極認真,似乎對此深信不疑的樣子,心裡生出了疑竇:“這又是何處學來的?”

“也是課本,課本之外,還發了一部課外理解,裡頭就有。此詩的作者,是李世民……”

“大膽。”張千一聽,頓時怒斥:“陛下的姓名,也是你……”

“住口,朕與鄧學子在此對談,豈是你這惡奴可以插嘴的嗎?”李世民大怒,厲聲呵斥張千。

張千無語。

事實上,當今皇帝的姓名,其實對於庶民的鄧健而言,是根本無從知道的,課本里只寫了李世民,這也是陳正泰的大膽之處,而對於鄧健而言,他只知道皇帝叫皇帝,誰敢輕易呼喊皇帝的名諱?

因而……對鄧健來說,他只覺得李世民一定是一個憂國憂民的大詩人。

李世民完全不惱怒被人直呼名諱,反而越聽越覺得匪夷所思,也越覺得有趣。

哈哈……竟有人呼喊朕的名諱,還寫在課本里,此時,他撇了一眼陳正泰,而陳正泰則是呆若木雞的樣子,假裝什麼都沒聽見,也沒看見。

李世民則更加有興趣的又看着鄧健:“你除了會寫詩,會念詩,還會什麼?”

“草民大抵能識一百三十四個字,其中多數都能寫,學生還會算數,粗通加減,不過只能到百位數,再多……就有些糊塗了。”

鄧健認真的對談,沒有了人嘲笑,他開始膽子大了一些,從開始的磕磕巴巴,現在是對答如流。

李世民眼中略顯期待的道:“只是這些?”

鄧健就道:“還有做人的道理,君子要敬天地,要忠家國,也要孝師長。”

呼……

李世民心中澎湃:“都是你自學而成?”

“也不算自學,若是不懂的地方,可以相互討教,這二皮溝,讀書的人不少,許多東西彼此印證,慢慢也就讀通了,有時我們會做遊戲,彼此看看誰識的字更多。”

李世民聽罷,心裡若有所思起來,他深深的看了鄧健一眼:“好啦,方纔有人笑你,你不要放在心上,其實他們也只是無心之舉。”

對一個庶民如此耐心的解釋,對一個皇帝來說是非常難得事情,李世民竟是極認真的道:“你起來吧,你是讀書人,讀書人當對朕行學生禮。”

鄧健聽了,竟覺得渾身上下都舒坦起來,他渾渾噩噩的起身,作了一副蹩腳的學生禮。

李世民隨即微笑道:“你繼續去讀書吧。”

說着,李世民卻是心事重重,領着羣臣,徑直進入了大學堂。

沒多久,在明倫堂坐下,被羣臣們衆星捧月的圍繞,李世民呷了口茶。

而羣臣似乎也因爲方纔那鄧健的表現……有些嚇着了。

人家那可是自學啊,只憑着課本,竟能學到這個地步,已是極了不起的了。

他們其實無法理解,這庶民爲何如此頑強的去學習。

可至少……沒人敢再輕易嘲笑了。

李世民放下的茶盞,突然嘆了口氣:“今日見了鄧健,方纔知道陳正泰當初所言,並非只是戲言啊。”

一聽到陛下竟突然提起這個,固然有人只是暗暗點頭,可也有人竟有些急了。

庶民們若都讀書,都能識字……這……實在打擊了他們往日的優越感啊!

尤其是那些世族出身的子弟,更是覺得很是刺耳。

衆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只是此時都沒有做聲。

倒是那孔穎達心裡很不舒服,陛下這成日誇獎陳正泰,這是什麼意思?

陳正泰這個人,最喜的就是譁衆取寵而已。

孔穎達乃是孔子的後人,又是當代名儒,更是太子的老師,是大唐的十八學士之一,地位崇高,他想到方纔陳正泰坑害自己,令自己狼狽不堪,醜態百出,就忍不住氣不打一處來!

此時,越想越氣,越想越覺得需得說點什麼,於是他咳嗽一聲道:“陛下,士農工商四民者,國之柱石也。是以人不兼官,官不兼事,士農工商,鄉別州異,是故農與農言力,士與士言行,工與工言巧,商與商言數。今日若是庶民們也讀書,這天下,誰來務農,誰來做工呢?長此以往,似鄧健這樣的人日增,豈不是壞了禮數綱常,臣以爲……陳正泰想要傳授學問,心是好的,未必沒有可取之處,只是君子勞心,小人勞力,此先王之制也,歷朝歷代之制,豈可擅自更改,改之,只恐動搖國家的根本。”

他說的情真意切,甚至根本就沒有對陳正泰進行過多的批評,只是說陳正泰的舉止有些幼稚罷了,沒說陳正泰有壞心。

這孔穎達確實不愧是大儒,只三言兩語,便講出了一番道理,且還引經據典,道理倒也說得通。

李世民聽罷,便不再說話了。

他能聽出孔穎達的弦外之音,孔穎達這樣的大儒既如此說,那麼既說明,似這樣的大儒,其中有許多和孔穎達一樣,都是這般想的。

李世民是個極擅長隱忍的人,哪怕是不喜,也絕不表露。

陳正泰就不一樣了。

哼,這傢伙居然跑來拆臺,還在我二皮溝的地頭上!

於是,陳正泰便朝孔穎達樂了起來。

孔穎達見陳正泰這般盯着自己,還朝自己笑,不禁毛骨悚然,不由道:“陳正泰,你這是做什麼?”

陳正泰笑着道:“孔公,陳某在思考。”

“思考,思考什麼?”

陳正泰感慨道:“我在思考孔公是否是先聖的弟子。”

先聖便是孔子,在貞觀二年,李世民追諡孔子爲先聖,建立了孔廟,命人祭祀。

孔穎達吃了一次虧,所以這個時候知道自己必須冷靜,萬萬不能因爲陳正泰的挑釁,而惱羞成怒,最後又被這個傢伙拉到低劣的水平,去做所謂的口舌之爭!

於是孔穎達穩住心神,只平靜的道:“自然。”

陳正泰就道:“可是孔公和先聖所說的爲何完全不同呢?先聖在的時候,提倡的乃是有教無類,他的諸弟子裡,什麼人都有,可到了孔公這裡,也自稱讀的乃是聖賢書,卻怎麼滿口君子勞心,小人勞力了呢?孔公,你既爲聖裔,咋就長歪了?”

這話確定不是拐彎罵人的?

孔穎達要吐血了,說好了不和陳正泰做口舌之爭的,可是這狗東西,把自己的祖宗都搬出來埋汰自己了,這還了得?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你……莫要欺人太甚。”

…………

信不信這章是老虎通宵碼的?好了,終於碼完了,老虎去睡了,最後還是要給辛勞的自己求點月票,謝謝!

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九章:敕封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
第四百二十六章:黑暗中的一縷光第五百四十四章:賢太子第一百一十一章:有錢真好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三十八章:數錢數到手軟第九章:敕封第三百四十二章:用力過猛第五百零五章:天塌下來了第四百六十九章:板蕩識忠臣第三百四十八章:日行千里第一百二十二章:神仙打架第六十章:大唐之福第二百九十三章:英雄識英雄第四百一十六章:豪賭第三百一十一章:地裡有金子第四百四十五章:絕世人才第二百一十九章:太子威武第三十五章:宰相肚子能撐船第一百四十九章:大功告成第一百五十三章:二皮溝驃騎府最厲害了第一百零六章:一網打盡第一百二十七章:富可敵國第四百九十四章:驚世警言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二百八十八章:專治不服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八章:陛下仁義啊第六百一十九章:殺手鐗第六百二十二章:饕餮盛宴第三百六十一章:新律第四百六十五章:救駕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三百七十章:國家的大恩人哪第三百一十八章:打你又如何第三百九十八章:不世之功第一百九十四章:受命於天第三百五十七章:大局已定第二百八十一章:滅門破家第一百五十四章:圍獵第四百四十章:欽命第六百零六章:冊封第四百二十九章:臣鄧健見過陛下第六百三十二章:涼王殿下抵達了他的曲女城第五百五十六章:天賜之地第二百三十七章:陛下大喜第二百九十章:欽賜第五百五十一章:水至清則無魚第二十六章:敕命來了第六百二十八章:全勝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十一章:發大財了第二百五十五章:向死而生第二百二十七章:欺男霸女第一百八十八章:陛下和太子聖明第二百一十五章:簡在帝心第六百零九章:擒賊先擒王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二百二十九章:朕敢殺你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變活人第三百八十四章:肥缺第五百九十四章:高麗明珠第十九章:神奇的食譜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四百七十章:手術第二百零六章:陳正泰拜相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五百四十二章:陛下的煩惱第五百二十二章:開車第五百一十三章:翻雲覆雨第五百七十一章:舉大事第一百六十章:碾壓第二百零九章:吃香喝辣第六百零六章:猛虎出籠第三百八十一章:鐵證如山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四百一十八章:大獲全勝第三百五十三章:屠戮第五百八十五章:王道第四百七十四章:面見百官第六百零一章:城破第五百八十三章:太子監國第三百零二章:大喜臨門第三百三十一章:霸榜第二百九十二章:大學堂裡的正規軍第五百零三章:賺瘋了第一百八十二章:見駕第六百零三章:君臣相見第四百八十六章:發大財了第四百二十八章:翻雲覆雨第三百三十九章:殿下威武第六百二十六章:肉食者鄙第四百零六章:意難平第二百六十五章:真的大捷了第一百六十三章:百戰精兵第四百二十二章:潛龍入海第三百九十七章:婁師德凱旋第三百六十七章:真相第六百零四章:偷襲第六百二十章:大功告成第六百二十五章:王玄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