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

“我曾經以爲,老師是依靠與佛門結盟和步步爲營的攻城拔寨,裹挾大勢,成功弒師。”

許平峰每說一句話,嘴角就沁出一縷鮮血,他傷勢很重,表情卻張楊卻肆意。

有些話憋在心裡二十多年,有些謀劃苦苦隱忍二十多年,今朝一吐爲快。

“但仔細分析、覆盤武宗叛亂的過程,其實很容易就能推測出一些不同尋常之處。比如說..........”

許平峰的目光驟然銳利:

“武宗造反之始,初代爲何被打了一個措手不及?縱使弒師是術士體系的宿命,但殺徒不也是宿命嗎。初代沒有理由任由武宗造反,任由老師你晉升天命師,取而代之。

“堂堂一品術士,沒能洞察弟子的行動,何其可笑。。此中原因,白帝適才已經闡明,老師是守門人,用了某種手段矇蔽了初代看穿未來的眼睛。

“弟子說的可對?”

監正手持趕羊鞭,緩緩吐納,表情漠然的看着他。

“守門人不是重點。”許平峰搖搖頭:

“重點是你干擾初代看穿未來的手段,正是因爲這種手段,讓你順利矇蔽了初代,讓他看不到自己的下場。因此纔會被老師你打了一個措手不及。”

黑蓮冷笑着當了一個捧哏:

“哦?那不是守門人的你,該如何對付身爲天命師的監正。”

許平峰搖搖頭:

“我不是守門人,無法在二品境對付天命師,能對付天命師的,只有天命師。”

說到這裡,許平峰腳下的圓陣猛的擴散,形成一道直徑十幾裡的恢弘巨陣,把在場所有超凡人物,盡數囊括其中。

陣法擴散的同時,許平峰腰間的錦囊打開,一道道流光飛出,在衆人頭頂飛舞,那是一件件青銅物件。

它們有着同樣的氣息和底色,像是某件巨型法器的部件。

一塊銘刻太極魚的圓盤最先穩固下來,凝於空中不動,緊接着,以它爲核心,其他部件紛紛吸引過來,在“咔咔”聲裡,自行排列、組合。

另一邊,伽羅樹菩薩默契的結印,以不動明王法相封鎖住空間,杜絕監正的傳送術,爲部件重組爭取時間。

監正始終淡漠的表情,終於出現了變化,有些意外。

在這個過程中,許平峰嘆息着說道:

“並不是我找上了五百年前那一脈,而是他們找上了我,他們隱藏的這麼好,五百年都沒讓朝廷找到,我如何在短時間內找到他們,與他們結盟?

“主動找上我的是初代監正二弟子一脈的傳人,老師,還記得我當年曾經問過你,如何晉升一品?你把真相告訴了我。

“其實那時候,我已經從潛龍城那一脈的術士裡,得知了真相。但我仍不願與您決裂,因此選擇入朝爲官,嘗試着位極人臣,以首輔之位,凝聚氣運。

“我認爲,只要爲大奉開疆拓土,吞併北方妖蠻,以及巫神教的部分領土,中原是有足夠氣運成就兩位天命師的。

“可我的嘗試,還沒開始,就失敗了。元景的打壓,各黨派的攻訐,讓許黨分崩離析.........您爲什麼不幫我?您當初若是幫我,大奉就不會走到今時今日的地步,監正老師,是你把我推向了五百年前那一脈。”

說起當年往事,許平峰嘆息一聲,時至今日,已經沒有了當初的怨恨,只是這些話,埋在心裡多年,現在不說出來,以後就沒機會了。

“於是我選擇了與五百年前那一脈結盟,而他們給我的籌碼,就是它.........”

許平峰指了指頭頂的法器,恰好此時,那些青銅部件重組完畢。

這是一件巨大的圓盤,核心是太極魚,外沿的圖案有五行八卦、花鳥魚蟲、山川日月,以及先民祭祀天地的場景。

彷彿把人族歷史,全部刻在了裡面。

嗡!法器重組完畢,迅速變大,變成一件直徑十幾裡的龐然大物,恰好與許平峰腳下的圓陣契合。

青銅法器正向轉動,許平峰腳下的圓陣逆轉。

霎時間,衆人察覺一股莫名的力量籠罩了這裡,緊接着,他們失去了外界的感知,像是處於另一個世界,與九州天地隔絕。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紅包和點幣 先到先得!

監正的氣息迅速下跌,他被隔絕了與外界的聯繫,失去了衆生之力的加持。

“果然,只有天命師才能對付天命師啊。”

眼見監正失去衆生之力的加持,許平峰嘴角一挑,嘖嘖連聲。

這件法器是初代監正留下的東西,它有兩種能力,這兩種能力,克的就是天命師的權柄。

天命師能在自身的地盤調動衆生之力,可以做到同境界無敵,想對付他,必須多名一品修士聯手。

這件法器的第一項能力,便是屏蔽衆生之力,天命師身處其中,會斷絕與外界的聯繫。

當然,有時效限制。

第二種能力,屬於被動能力,它無法被占卜,無法被窺探。

形象的描述是——監正無法在窺探未來中,看到它的存在。

這是天命師自帶的權柄。

倘若世上有兩位天命師,他們是無法在未來中窺探到彼此的,因爲他們有着一樣的能力。

“我懷疑守門人的能力,有一部分天命師權柄。當年您是否便是用類似的手段,瞞過了初代對未來的窺探?”許平峰笑眯眯道:

“您能窺探未來,倘若知道這一戰,自己必死無疑,那您自然會做出針對性的佈置,讓我們的謀劃落空。所以要殺你,就必須要瞞過你對未來的窺探。

“這正是您當初對付初代的辦法,也是我的殺手鐗。若不是有它,我怎麼敢造反呢?”

黑蓮道長嗤笑一聲,惡狠狠道:

“若非他有足夠的籌碼,我怎麼會與他結盟呢。”

他肆意的張揚着自己的惡意、得意,絲毫不壓抑人性裡醜陋的一面。

許平峰又咳了一聲,抹去嘴角的鮮血,道:

“當年,您扶持武宗造反,與佛門結盟,初代深知大勢已去,更知道監正老師你將來會晉升一品術士,而能對付天命師的,只有天命師,後來的弟子想要取代您,難度太大。

“於是他當時便已經開始謀劃如何殺死你,爲五百年前那一脈復起佈局。”

“他留下兩件東西,一件,便是這以天命師的權柄煉製的法器,初代把它藏在了高祖皇帝的一個假墓中,並讓後人看管那座大墓,等待時機。”

初代監正與國同齡,當然不會有墓,柴家看守的那座大墓,其實是高祖皇帝的一座假墓。

自古帝王不會只有一座墓,真墓之外,還會有幾座掩人耳目的假墓,算是基操。

而負責督造皇家陵墓的,正是司天監。

“初代心思細膩,並沒有把這件法器的存在告訴二弟子一脈,也沒有告訴五百年前一脈皇族。只是說,何時出現一位欲取代監正的二品術士,便帶他去找柴家人。

“然而,人心最是難測,柴家後人耐不住清貧寂寞,不顧祖訓,放棄了守墓人的身份,迴歸了紅塵。

“彼時我正好着手建立天機宮,把暗子遍佈在中原各地,搜尋天下柴姓之人,耗費近十年,終於找到湘州柴家。”

許平峰頓了頓,端詳着監正的臉色,企圖從他臉上看到驚怒、慌張之色,但他失望了,監正表情從始至終都無比平靜。

“以您這樣窺探天機的人物,想來早已看穿生死,是弟子得意忘形了。”許平峰輕嘆一聲,繼續道:

“第二件東西,其實就是國運。

“利用一場戰爭來撬動大奉國運,繼而通過秘法竊取,再以具備皇室血脈的容器存儲氣運,緩慢煉化,從而增強潛龍城一脈的氣運。

“在這個計劃中,首先要有一場席捲九州大陸的戰爭,規模必須足夠宏大,關乎一國存亡,否則難以撬動大奉氣運。這便有了二十一年前的山海關戰役。

“其次,許七安這個擁有皇室血脈的容器便誕生了。”

五百年前那一脈,同樣是皇族,是能侵佔如今的大奉氣運的。

換成是草莽勢力,就只能等待大奉爛到骨子裡,王朝氣數終結,才能推翻大奉,建立新朝。

“當然,這一步計劃是失敗的,至今我也沒能奪回許七安身上的國運。好在從一開始,我便做了兩手準備,那就是擊散龍氣,加速大奉的衰亡。

“此消彼長,效果是一樣的。”

許平峰笑道:“這就是天命師,即使已經死去五百年,依舊是棋手。”

隱忍五百年的殺局,終於在此刻亮出了獠牙。

“這傢伙,死了五百年還要給我添堵!”

監正手腕一抖,啪,打神鞭無視距離的抽向許平峰。

後者身前立刻亮起一重重防禦矩陣,同時以傳送書“召喚”伽羅樹菩薩。

砰砰砰.......陣法相繼破碎,打神鞭抽打在伽羅樹菩薩胸膛,打出淺淺的鞭痕。

打神鞭對許平峰和黑蓮來說,是巨大的威脅,但對上伽羅樹,就顯得不夠強力。

不是打神鞭位格不夠,縱觀九州的法寶、絕世神兵,沒有任何一件能對伽羅樹菩薩造成致命威脅,鎮國劍也不行。

在這個超品盡數封印的九州,或許真正的一品武夫才能壓制他。

監正似乎早料到會是這樣,抽打出鞭子的同時,他朝天空甩出了天機盤。

天機盤“呼呼”旋轉,要“印”上青銅法器核心的那面太極魚。

作爲天命師,他當然不可能對一件法器束手無策,只要天機盤能融入青銅法器中,監正就有把握讓這件法器在短時間內崩解。

從而離開此方“世界”。

就在這時,太極魚和天機盤之間,出現了一灘黑色黏稠的液體。

它如幕布般展開,讓天機盤撞入其中。

“啊.........”

黑蓮撕心裂肺的慘叫聲響起。

他旋即恢復人形,慘叫着打滾,漆黑黏稠的身軀裡冒氣嗤嗤的青煙。

而天機盤表面染上一層深黑,失去了靈性,無力墜落。

許平峰當即道:

“伽羅樹,時間有限,別管我。”

在這場謀劃已久的殺局中,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分工,黑蓮道長的任務是腐蝕監正的法寶,包括但不限於打神鞭、天機盤。

法器是術士最強的手段之一,但黑蓮的墮落之力,能剋制一切靈性。

而伽羅樹菩薩的任務,是正面承受監正的攻擊,拖住這位一品術士。

他們熬過了儒聖英魂,進入最關鍵的、決定性的時刻。

此戰若是不能除掉監正,萬事皆休。

伽羅樹菩薩狂奔而出,於雲端拖出一道道殘影,過程中,不動明王法相結印,封鎖周遭空間,不給監正施展傳送術的機會。

監正探手接住天機盤,掌心清光騰起,煉化墮落污穢之力。

同時伸出握着打神鞭的右手,在身前撐起一塊塊六邊形組成的屏障。

砰!無頭行屍伽羅樹,直拳打在屏障上,打的監正身軀一顫。

雙方狀態都下滑嚴重,伽羅樹若是鼎盛狀態,這一拳能把監正打飛。

砰砰砰........漫天拳影爆發,捶打在六邊形屏障上,讓它掉落數不清的輝芒。

屏障破碎,監正滑退過程中,又一次抽打出薩倫阿古的趕羊鞭。

目標卻不是伽羅樹,而是許平峰。

後者立刻暴退,退到此方“世界”的邊緣,但於外界隔絕的情況下,他離不開青銅法器籠罩的領域。

而打神鞭能無視距離。

щшш тTk an ¢ 〇

啪!

許平峰肉身被抽的皮開肉綻,元神震出體外,發出痛苦的嘶吼。

監正要破局,有兩個辦法:一,殺死許平峰,讓圓陣失去維續,縮短青銅法器的時效。

二,煉化天機盤上的墮落之力,以天機盤剋制青銅法器,同樣能加速初代留下法器的崩解。

“噗!”

伽羅樹菩薩的拳頭,趁機打穿了監正的胸膛,拳頭從背後穿透而出。

這時,另外一個監正從頭頂飄出,手裡握着趕羊鞭,朝許平峰揮出。

他捨棄了肉身,元神出竅,對大弟子趕盡殺絕。

伽羅樹果然抽拳回援許平峰,不動明王雙手結印,擋住雙方之間,替許平峰承受下這一鞭。

監正元神當即下沉,迴歸體內,笑了一聲。

天機盤沾染的污穢之力煉化乾淨了。

剛纔,他當然也能用趕羊鞭打破伽羅樹的空間禁錮,但在伽羅樹近身的情況下,即使抽“活”周遭空間,他也會在下一刻被伽羅樹重創。

而無法離開此方“世界”的局面中,受此重創的他必敗無疑。

因此那一鞭抽的是許平峰,換來被伽羅樹重創的代價,接着元神出竅,再給一鞭。

監正料定伽羅樹會援救許平峰,因爲,佛門不擅長對付元神,各大體系裡,只有道門和巫師擅長對付元神。

既然無法在短時間內毀滅元神,那麼伽羅樹的選擇,肯定是保住許平峰,讓青銅法器不至於快速崩潰。

而這一切,其實是監正刻意的誤導——他的破局之法是殺死許平峰。

監正真正的破局手段是天機盤,他誤導了伽羅樹,讓伽羅樹以爲天機盤恢復還需要時間。

至於肉身,反正孽徒宋卿掌控了肉身重塑之法,回頭朝許七安借來一粒蓮子,便能“重生”,當然,如果逃脫的及時,以術士生死人肉白骨的手段,救活這具身軀並非難事。

眼下敵人不在身邊,監正再次朝上空丟出天機盤。

天機盤呼嘯旋轉,化作清光“印”入青銅法器核心的太極魚。

“咔咔咔........”

青銅法器停止運轉,各個緊扣的部件開始脫離,呈現出即將分崩離析的趨勢。

這一刻,衆人感受到禁錮在此地的力量開始削尖,九州世界離他們越來越“近”。

下一刻,一根彎曲的長槍,突破了空間,無視了距離,從後面刺穿監正。

此槍似金似玉,似骨似石,讓人無法辨清材質。

監正緩緩低頭,望着刺出胸口的長槍,瞳孔微微收縮。

“嘿!”

低笑聲從身後傳來,一道扭曲的身影顯化,從模糊到清晰,不是白帝,而是一個通體漆黑的怪物,它的身軀略顯虛幻,不夠真實,是元神而非肉身。

其狀羊身,覆蓋一塊塊角質,有着一張酷似人類的面孔,臉頰上有兩排眼睛,頭上長六根彎曲尖銳的長角。

刺穿監正的彎曲長槍,化作純黑之色,貪婪的吸收着周圍的一切,包括光,也包括監正。

監正的身軀寸寸消融,化作碎光融入長槍,被它吸收。

“守門人的靈蘊,我就不客氣了。”

那羊身人面的怪物,伸出長舌,舔了舔嘴脣。

這根“槍”是他頭頂的六根長角之一,凝聚着大荒的天賦神通,能吞噬萬物,遠古時代,縱使最強大神魔,也在它面前吃過大虧。

他以“白帝”之身重返九州大陸,原本是想以假身試探道尊,隱瞞真實身份。

即使從多方打聽,瞭解道尊可能隕落,它仍然沒有放鬆警惕,以白帝之身繼續謀劃守門人。

畢竟它的真身若是重返九州大陸,很可能引來額外的變數,比如道尊的後手,比如西方那位可能根本就不會出手。

“嘿!”許平峰也笑了起來。

“嘿嘿嘿......”黑蓮道長見狀,強壓下灼身的痛苦,得意且猖狂的笑道:

“今日除你,大奉必亡!要怪就怪許七安吧,他若不多管閒事,我不會插手此戰。”

伽羅樹菩薩吐出一口氣,雙手合十:

“阿彌陀佛,五百年前,佛門助你晉升天命師,五百年後,佛門扶持你的弟子成爲天命師。這便是因果循環。”

他沒有快意,只是有些感慨。

監正緩緩低下頭,看向人世間,看見松山縣化作火海,看見宛郡城頭插上雲州大旗,看見孫玄機駕馭炮臺,呼嘯如風,在強敵的追殺中艱難支撐。

他收回視線,掃過在場三人一獸,閉上眼睛。

終於,身軀徹底瓦解,被彎曲長槍吸收殆盡。

伴隨着監正的消失,整個青州,突然間風起雲涌,烏雲密佈,閃電在雲層中交織,前一刻還是白晝,下一刻,天地陷入昏暗。

天生異象,黑暗降臨。

“白帝”張開獠牙交錯的嘴,把彎曲長槍吞入腹中。

它緊接着“咦”了一聲,“無法煉化.........”

許平峰笑道:“大奉不滅,監正不死。”

伽羅樹菩薩補充道:

“當年,我們付出慘重代價封印初代監正。而後武宗登基,江山易主,他順勢煉化氣運,晉升天命師。而後才煉死初代,魂飛魄散。”

許平峰臉上笑容更濃,道:

“你且將監正老師封印在槍中,等我們推翻大奉,自可煉化。不過,還得仰仗閣下多多相助。”

既然上了船,就別想着下來。

“白帝”沉吟一下:

“好,但要等我將此物送回海外。”

它不放心把守門人留在九州,恐生變故,送回本體身邊才能萬無一失。

...........

布政使司,楊恭大步奔出大堂,在院中仰望天空,只見穹頂之上,黑雲密佈,電閃雷鳴。

身爲儒家四品,他眼中看到的是一道道氣運潰散、流逝。

身爲一州布政使,他此刻感受到的,是錐心徹骨的恐懼。

楊恭瞳孔一縮,一個猜測在心裡發酵,帶來身軀和靈魂的戰慄。

“變天了........”

他喃喃道。

...........

松山縣。

硝煙在城中各處燃起,守軍和雲州軍在大街小巷廝殺。

心蠱飛獸的屍體,有的落在城頭,有的落在屋脊,有的橫陳在街道。

不久前,松山縣遭遇了朱雀軍主力,領頭的是一位四品大妖——朱雀。

心蠱部的飛獸軍無法抵禦這個層次的高手,三百飛獸軍轉瞬間屠戮過半,黑鱗巨獸龐大的身軀墜入城中。

失去了制空權,松山縣守軍承受不住來自高空的打擊,城門失守,守軍轉爲巷戰。

兩軍的廝殺波及到了城中百姓,硝煙在城中各處燃起。

就在這時,天色以不同尋常的速度轉暗,黑雲彷彿壓在頭頂,帶來窒息般的壓迫力。

兩邊的守軍不約而同的放緩交手,彼此警戒,擡頭望天。

苗有方一刀劈死眼前的敵人,護着許新年後撤,同時擡頭望天:

“要下雨了嗎?”

不知爲何,他心靈一陣陣的悸動。

許新年擡頭望天,愣愣不語。

城外,鬆河滾滾奔流,激撞在岸沿,濺起滔天浪花,又掉頭朝着東南隆隆而去,像在悲哭,又像在怒吼。

..........

監正老師..........炮臺上,孫玄機擡頭望天,他周身僵凝,無法呼吸,怔怔地凝望着昏暗的天空,突然感到一陣無法遏止地、尖銳刺骨地恐懼和慌張。

..........

京城,皇宮。

錦塌上,正在午休的永興帝猛的驚醒,捂着胸口慘叫起來。

他右手緊緊抓住胸口,臉色煞白,五官扭曲:

“痛死朕了.........”

伺候在寢宮裡的趙玄振慌張的跑過來:

“陛下,您怎麼了,快,快去請御醫。”

“滾開!”

永興帝奮力推開他,嘶吼道:“去,去找監正,找監正。”

他不知道爲什麼要找監正,但冥冥中的本能讓他想立刻見到監正。

國難當頭,氣運示警!

這一刻,京城中的所有皇族、宗師,同時有了心悸之感,視氣運強弱不同,程度也有所不同。

............

浮屠寶塔內,飛往青州的許七安,臉色陡然蒼白,他捂着胸口,緩緩萎頓,蜷縮起來。

撕心裂肺的疼痛遍及全身,穿透靈魂,讓他幾乎無法呼吸。

冷汗像是開閘了洪水,瞬間浸透了衣衫。

“許,許寧宴........你怎麼了?”

身邊的慕南梔嚇了一跳,一時間手足無措。

過了一陣,痛苦稍有好轉,但許七安臉色難看至極,一字一句道:

“監正,監正沒了.........”

半數國運在身的他,福至心靈般知道了監正的情況。

...........

司天監,地底。

宋卿打開閘門,鐵門緩緩升起。

他手裡握着一卷書,沿着臺階往下,穿過幽暗長廊,來到鍾璃閉關的房間。

“鍾師妹,你要的書我給你找出來了。”

宋卿把手裡的書放在鍾璃面前。

鍾璃伸出麻布長袍下的白嫩小手,邊拿起褐皮書,邊委屈道:

“爲什麼要這麼多天。”

宋卿略有些慚愧:

“這不是最近太忙了嘛,你知道我做起鍊金實驗就廢寢忘食,能記得你的事,已經很不容易了。”

鍾璃“噢”了一聲,把視線放在褐皮書上,封面沒有名字。

這是監正的手稿,裡面記錄着他煉製法器的過程、經驗和心得,以及相應法器的功效。

這破書弟子們都不愛看,就如小學生不會去研究微積分,只有宋卿偶爾會翻一翻。

鍾璃翻動書頁,找到“亂命錘”得詳細內容。

“..........氣運加身則捶之,可開竅!”

鍾璃凝視着最後這句話,陷入沉思。

突然,鍾璃和宋卿胸口同時一痛。

.........

PS:超長章,寫的有點久了,如釋重負。

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章 潛龍城第十八章 遇刺卷尾感言!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六章 愛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七十一章 救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十八章 女兒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十九章 斬首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盟主感謝章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月末總結第一章 潛龍城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八十六章 愛
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四十六章 目標明確第一章 潛龍城第十八章 遇刺卷尾感言!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六章 愛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七十一章 救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十八章 女兒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十九章 斬首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三十五章 地書傳話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盟主感謝章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月末總結第一章 潛龍城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七十章 赴會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八十八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兩百四十一章 魏淵的往事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八十六章 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