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

天空出現了兩個太陽,一東一西。

東邊的太陽溫吞的掛着,西邊升起的這輪太陽卻是金光萬道,將整片雲海染上燦燦金輝。

它除了帶來光和熱,還帶來了恐怖無比的威壓,讓人如臨深淵,發自內心的敬畏和臣服。

許平峰、黑蓮,包括遭受重創的白帝,耳畔響起了虛幻的、宏大的梵唱。

相比起伽羅樹菩薩顯化出的“不動明王法相”和“金剛法相”,這輪大日完全在另一個層次,它彷彿是天地力量的顯化,帶着沛莫能御的力量。

“啊........”

黑蓮率先慘叫起來,流淌着黑色黏稠液體的身軀,被金光炙烤,騰起陣陣青煙。

“地風水火”四大法相相繼消融,化作虛無。。

佛光普照之下,不容許一切非同屬性的力量存在。

“大日如來法相........”

許平峰喃喃道。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他只是看了一眼,便猛的收回視線,眼眶流淌出兩行血水。

九大法相之首,大日如來法相。

黑蓮道長驚叫着化作一道飛騰的黑色水流,進入許平峰體內,後者撐起防禦陣法,以及大量的頂級法器,艱難的擋住佛光的灼燒。

“退,快退.......”

黑蓮驚恐而急促的聲音在許平峰腦海裡響起。

許平峰側頭看了一眼監正,以及他身後的儒生英魂。

能對付超品的,只有超品。

大日如來法相,是佛門專門用來剋制儒聖英魂的。

經過魏淵在靖山城中封印巫神的壯舉,他們怎麼可能不把儒家的刻刀和儒冠算進去?

而與魏淵那次不同的是,魏淵好歹是二品武夫,體魄強悍,絕非天命師能比。

儒聖英魂加身,監正所受到的壓力,自然也要比魏淵更重。

逼監正召出儒聖英魂,便贏了一半..........許平峰臉頰流淌出血淚,嘴角卻露出了笑意。

他沒有死扛大日法相的光輝,一個傳送,退到遠處。

“嗤嗤........”

白帝鱗片迅速焦黑,冒氣青煙,它再次發出痛苦的咆哮。

監正刻刀一挑,“噗”的聲音裡,白帝的頭蓋骨掀飛,慘叫聲戛然而止。

白帝的身軀一軟,與伽羅樹菩薩一樣,朝着蒼茫大地急墜落而去。

做完這一切,監正緩緩側身,望向了那輪烈日,身後的儒聖英魂做出同樣的動作。

監正視線裡映出大日法相的輪廓,熾烈的光芒灼燒着他的瞳孔,儒聖英魂清光一蕩,將大日法相的光芒擋在三丈之外。

“佛陀.......”

監正與許平峰一樣,挑起了嘴角。

他深吸一口氣,擡手彈冠,不再壓制儒聖英魂的力量。

霎時間,儒聖英魂身形暴漲,從六丈多高,化作二十丈的巨人。

此方天地,頓時被兩股力量分割成涇渭分明的兩部分,一部分清氣滿乾坤,一部分熾烈金光籠罩。

這..........眼見儒聖英魂氣勢暴漲,許平峰心裡一沉,意識到監正方纔是刻意壓制了儒聖英魂的偉力,沒有全力爆發。

他真正的目標是佛陀?!

這個念頭閃過,雙眼恢復視力的許平峰,看見監正跨前一步,侵入了佛光普照的領域。

大日如來法相,應激爆發出更灼熱、更耀眼的光芒,金光變成了熾白的光,吞沒儒聖英魂。

同時,梵唱聲愈發密集、嘹亮,彷彿有幾百上千名僧人同時誦經,佛音響徹整片天地。

熾白的,無窮無盡的佛光海洋裡,監正的白衣燃起火焰,皮肉出現黑紅灼痕,儒聖的英魂也有一定程度的消融。

手中的刻刀被燒的通紅髮亮。

但這無法阻攔監正和儒聖英魂的步伐,兩位以氣運爲根基的人族強者,堅定不移的朝前挺進。

他們每前進一步,漫天的清氣便侵蝕佛光領域一分。

二十丈,十五丈,十丈,五丈...........但監正帶着儒聖英魂突進到“烈日”三丈時,已是熾白的大日如來法相,忽然顯化出一尊金身。

這尊金身面目模糊,體型略顯肥胖,祂雙手拈花,寂然盤坐。

後腦一輪烈日,正是剛剛釋放光與熱的大日如來法相。

這尊法相,緩緩睜開了眼睛。

轟.........直面法相注視的監正,腦海驚雷一響,靈魂彷彿裂成無數碎片,意識當場喪失。

這便是大日如來法相,九大法相之首,佛陀成道的根基。

這時,儒聖伸出了手,握住了監正持握刻刀的手,輕輕往前一遞。

燒紅了烙鐵的刻刀刺入金身法相眉心。

咔擦........面目模糊的金身法相,額頭迸裂出一道裂痕,裂痕迅速遊走,瞬間遍及全身。

下一刻,大日如來法相崩潰了。

它朝內坍縮成一團金色的烈陽,微微一頓後,豁然炸開。

從地表擡頭看,會看見雲海之上,一道金色的巨浪層層疊的擴散,爬滿半邊天空。

許平峰猛的閉上了眼睛,感受到了來自靈魂的戰慄,護身陣法、頂級法器相繼破碎,脆弱的就像玻璃。

所有防護破碎的同時,他已傳送到更遠處。

..........

阿蘭陀。

這座佛門聖山的深處,傳來聲嘶力竭的吼聲,分不清是憤怒還是痛苦。

繼而整片山脈開始震動,宛如地震,山頂的雪沫坍塌,相互裹挾,形成規模不小的雪崩。

聲勢浩大的雪崩剛剛掀起,便被無形的氣界擋住,數萬噸積雪“轟隆隆”的砸在氣界上,氣界之下,是佛門僧人居住的區域,遍佈着殿宇、禪院。

盤坐在菩提樹下的廣賢菩薩,臉色一變,霍然扭頭,望向阿蘭陀深處。

琉璃菩薩花容失色,秀眉緊皺,再不復平時的淡然平靜。

寒潭邊,盤坐在蓮花臺上的度厄羅漢,站在池邊的醜帥阿蘇羅,同時扭頭,看向阿蘭陀深處。

“你覺得是誰?”

度厄羅漢沉聲問道。

他指的是剛纔的嘶吼聲。

佛陀?神殊?亦或者那位可能存在的超品?

阿蘇羅微微搖頭:

“不知道。

“但能看出,我們這次偷雞不成蝕把米。或許,正中了監正下懷。”

不久前升起的那輪烈日,遁空而去。

哪怕事先沒有得到通知,兩人也能猜到是對付監正去了。

度厄羅漢頷首:

“永遠不能小覷監正,一品術士真正強大的不是戰鬥,而是謀劃。”

頓了頓,老和尚沉吟道:

“就是不知道這次吃虧到什麼程度。”

阿蘇羅點了一下頭,又道:

“既已出動大日如來法相,那說明青州那邊的戰事,要出結果了。

“另外,五百年前現出大日如來法相的,不是神殊。”

這個疑點,而今算是解開了。

度厄羅漢沉思不語。

...........

南疆。

萬妖山,修繕一新的佛塔微微震動,神殊的軀幹走出佛塔,立於塔頂,眺望西方。

“怎麼了,神殊!”

九尾天狐出現在他身側,容貌嬌媚,銀髮狐尾,身姿娉婷婀娜。

“我聽見了他的呼喚。”

神殊喃喃道:“他在求救,他渴望完整。”

聞言,九尾天狐露出了笑容,道:

“看來青州的戰事要出結果了。”

神殊沒有說話,只是動了動身子。

九尾天狐笑眯眯道:

“我早已監正達成同盟,他曾說過,只要我事事幫襯許七安,助他成長,他便給予我一定的幫助,助我奪回你的頭顱。

“不過,這要等到他徒弟造反之後。”

神殊緩緩道:“爲何?”

身軀重組後,他的元神獲得了一定的完整性,不再那麼偏激,當然,如果受到刺激,還是會六親不認。

九尾天狐搖搖頭:

“監正是天生的棋手,沒人能猜透他的心思,也沒人知道他到底想做什麼,想要什麼。但不管他謀劃什麼,許七安永遠在他的棋盤裡處於重要位置。

“盯着許七安,或多或少能看出一點監正的佈局。”

至於她看出了什麼,沒有說出來。

神殊也沒興趣,道:

“那小子身上還有我的一條手臂,它能中和我的戾氣。”

九尾天狐無奈道:

“這隻能看時機,不管是度厄還是阿蘇羅,我們都擒不了,除非攻上阿蘭陀。”

神殊點點頭:“明天就打過去。”

九尾天狐嗔道:

“不行!你滾回塔裡去吧,出來久了,神智又開始脫繮!”

神殊默然不語,躍下塔尖,迴歸佛塔。

...........

金光散去後,雲海之上,只剩下一具焦黑的人形。

幾秒後,焦黑的死肉裂開,露出一個光溜溜的監正。

他隨手往空中一薅,薅來一件白袍披上,手裡的儒冠和刻刀已經化作清光迴歸雲鹿書院。

監正的氣息衰弱到了極點,儘管他看來毫髮無傷。

肉身也有一定的衰竭,原本紅潤的皮膚佈滿褶子,長出老年斑。

“比和尚還乾淨........”

監正嘀咕一聲,擡手輕摸自己眉眼、下巴、腦袋,煉出一頭順滑的白髮,白鬚,還有眉毛。

恢復了一品術士風範後,監正側頭,看向了腳下的雲海,接着又掃一眼右側方。

雲海破開,兩具殘缺的身影重返雲端,分別是伽羅樹菩薩,以及白帝。

前者脖頸處空空蕩蕩,斷口血肉模糊,像是一具無頭的行屍。

後者天靈蓋被掀開,依稀可見宛如核桃般的大腦,腹部的拖着腸子。

他們的身軀無法復原,儒聖刻刀的力量阻斷了血肉的再生。

但伽羅樹菩薩作爲超品之下防禦第一的存在,以及白帝這種遠古時便已存在得神魔,視作是一品武夫也不過分,想殺他們絕非易事。

“你對佛陀做了什麼!”

伽羅樹菩薩的聲音,從軀殼裡傳來。

“以後你會知道。”

監正淡淡道。

這時,許平峰傳送返回,立於白帝和伽羅樹菩薩之間。

黑蓮道長從他體內“爬”出來,並肩而立。

一襲白衣,重新對上四位巔峰高手。

但雙方的氣息,比之初戰時,都有斷崖式的下跌,也就許平峰狀態相對完好。

“不中用了啊。”

監正嘆息一聲:“若是巔峰時期,你們現在可以逃跑了。”

說話間,他右手再次往空中一薅,一面八角青銅盤,此盤背面銘刻日月山川,正面刻着天干地支,它甫一出現,此方世界隨之沸騰。

衆生之力洶涌而來,海納百川般的匯入監正體內。

他的氣息於瞬間攀上巔峰。

眼眸清氣一閃,注視着四人:

“一起上!”

........

PS:錯字先更後改,解釋一下,改錯字、潤色要重新看一遍,且要特別仔細,基本需要十幾分鍾。所以乾脆先更新上來。

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章 舉薦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六十八章 礦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
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二十六章 德行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章 舉薦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六十八章 礦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兩百三十五章 魏淵的底牌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