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

聞言,大長老和剩下幾位長老的目光,終於從“小寶貝”身上挪開,雙眼化作綠色的豎瞳,幽幽的掃視周圍。

接着,驚愕和茫然的表情,同時出現在幾位魁梧老人身上。

在他們的視野裡,周圍空氣是如此的清新,以往螢火蟲般遊離在空中的蠱神之力,此時已是零星散落,稀少的可憐。

“天才啊........”

大長老爲首的老頭子們,激動的麪皮發抖,齊齊看向許鈴音。

周圍的“蠱神之力”莫非都讓她吸收了?

她怎麼做到的.........長老們又詫異又激動。

“咦,不對。”

大長老搖搖頭,審視着許鈴音:“小娃子氣力暴漲不假,但她仍然是八品層次,此地的蠱神之力濃度不及極淵內部,但盡數吸收的話,不是她能承受的。。”

衆長老皺眉不語,以他們的智慧,當然不會有什麼收穫。

於是一個個愁眉苦臉。

這時,慕南梔抱着小白狐返回,大長老瞅了眼這個皮膚白皙的醜姑娘一眼,蹩腳的大奉官話問道:

“那小子呢?”

“他說四處逛逛。”慕南梔回答。

大長老微微點頭,沒放在心上,只當是外鄉人好奇極淵的情況,想四處打探觀賞,增加閱歷。

至於安全方面,一位能殺佛門金剛的超凡武夫,別說在地表的原始森林地帶,即使深入極淵內部也不會有事。

............

另一邊,深入原始森林的許七安,盤坐在一塊岩石頂部,以吐納的方式,吸收着遊離在空氣中的蠱神之力。

此處蠱神之力的濃度是外圍的十幾倍,每吸收一刻,許七安體內的氣血就旺盛一分,進展非常迅猛。

氣血與氣機無關,它所象徵的是氣力,氣血越旺盛,體力越好,力氣越大。

同樣是三品巔峰,不施展氣機的話,兩個許七安可能都沒有龍圖力量大。

“氣血越旺盛,我能煉化出的氣機就越多,儘可能的吞噬蠱神的氣血之力化爲己用,然後找小姨雙修,最後再拔出封魔釘,那我就是徹徹底底的三品巔峰,不,是隨時都能突破二品的三品武夫。

“比當初的鎮北王還要強大。”

他保持着吐納姿態,持續吸收蠱神之力,一刻鐘後,七絕蠱停止了吸收。

它達到極限,無法再消化蠱神之力。

許七安“審視”七絕蠱,發現力蠱的能力不但追上了毒蠱、屍蠱和暗蠱,甚至還有超越。

他收穫了力蠱的第二個能力:狂暴!

它能刺激細胞,短時間內爆發出超越正常狀態的力量,代價是爆發結束後,會進入疲軟狀態,且飯量大增,需要胡吃海喝才能彌補消耗,不然會造成氣血衰竭,影響壽命。

呼!

就在這時,呼嘯聲破空而來。

大片陰影籠罩,一塊巨石飛旋着砸向許七安。

他輕輕側身,任由巨石擦身而過,在地面砸出大坑,繼續翻滾,撞斷兩棵變異的大樹。

這裡的植物吸收了蠱神氣血,也發生了一定異變,比普通的樹木更加堅韌粗壯。

避開巨石襲擊的許七安,朝着前方看去。密林中,樹蔭下,站着一隻高大威猛的黑背猩猩。

它雙眼赤紅,獠牙凸出,長嘴上方的肌肉皺起,凶神惡煞的盯着許七安,見這個人類看過來,黑背猩猩尖嘯着拍打結實胸膛。

然後,從地上抓起一把碎石,用力投擲。霎時間,宛如箭雨瓢潑,劈頭蓋臉的激射而來。

這隻猩猩力量大到嚇人.........許七安身軀融化,從黑背猩猩身後的影子裡鑽出來。

他用力握拳,指骨爆豆般炸響,整條右臂肌肉膨脹,粗壯了足足兩倍,完全畸形。

狂暴。

砰!

彷彿火炮出膛,空氣都被這一拳捶的發出脆響。

黑背猩猩的身軀四分五裂,肉塊朝着四周飛射,鮮血、臟器噼裡啪啦灑了一地,腥臭味瞬間瀰漫。

“我現在有找龍圖扳手腕的衝動.........”

許七安欣喜的感受着自身變化。

沒有耽擱,轉身朝着東邊行去,往東一直走三十里,就能進入“毒蠱之力”瀰漫的區域。

很快,他來到一片籠罩着瘴氣,枝葉濃密的地帶。

許七安原以爲“毒蠱之力”籠罩的區域,植被會相對稀疏,只有部分劇毒植被能生存,誰知此地的樹木高大,枝葉交錯,層層如蓋,簡直密不透風。

咔!

他折下一根樹枝,把枝上的樹葉摘下來塞進嘴裡,嚼了幾口。

“有毒,但品質不行。”

接着又品嚐了灌木和雜草,全是含着毒素的,只是毒性不大,對毒蠱不會有什麼增益,但能充當緩解副作用的零嘴。

他一路走着,嘗着,偶爾抓住幾隻毒蟲,摘幾株毒草,越往裡走,植物和毒蟲的品質越高,毒性越強。

到了一處讓他吃的津津有味的地方後,許七安盤坐在樹影下,吐納瀰漫在空氣中的瘴氣、毒氣,滋養毒蠱。

沒多久,七絕蠱再次到了瓶頸,無法再吸收毒氣。

許七安掌控了新的毒蠱能力——毒體!

毒體有兩大能力:轉化和吸收。

轉化:把一切無毒之物轉爲成有毒之物;把一切有毒之物轉化爲無毒之物。

吸收:吸收一切有毒之物化爲己用,這包括敵人的氣機、劍氣等攻擊。同時,它還能通過吸收毒物,來修復身軀。

即使缺胳膊斷腿,只要周圍的毒物夠多,就能把它們吸收,轉化爲毒體。

不過對許七安來說,這項能力有點雞肋。

粗鄙的武夫最不怕的就是缺胳膊斷腿。

他接着去了其餘五處籠罩蠱神之力的地帶,沒有深入,但對極淵有了大致的認識。

屍蠱部生活的全是一羣行屍走肉,有動物,也有人類,他們就像喪屍一樣漫無目的的行走在特定區域裡,遇到有活着的生物進入,便蜂擁而上。

不是爲了進食,而是傳遞子蠱,把生靈化作行屍。

情蠱所在的區域,空氣中瀰漫着催情氣味,這裡鳥語花香,植被瘋狂繁衍,因此花草樹木極爲茂盛。隨處可見“多人運動”。

動物們心無旁騖的做着原始的基因傳遞活動。

鳥鳴聲和獸吼聲是這裡唯一的旋律,許七安嘗試着用心蠱的手段,聽取動物的語言。

嘰嘰喳喳的鳥鳴聲可以歸類爲兩種:

“快來上我”和“臥槽”。

真是一片鳥語花香之地。

暗蠱區域步步殺機,隨時都會有蠱蟲和蠱獸從陰影裡躍出來,給予你致命一擊。

許七安在這片區域逗留的最久,因爲無法安靜下來吐納,直到把周圍的蠱蟲和蠱獸殺絕,纔有了安心吐納的環境。

釋放超凡境的氣息不起作用,蠱蟲和蠱獸只懼怕同類中的高位強者。

心蠱之力籠罩的區域,是最正常的,但也只是看起來正常。

實際上那裡最危險,因爲所有的動植物都有“統一”的思想,就像一支龐大的軍隊,協作密切,吞噬着進入此地的生靈。

對於這樣的區域,許七安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開啓金剛神功,任由心蠱控制的獸類、植物攻擊,自顧自吸收該區域的蠱神之力。

等到心蠱進一步蛻變,受到高位同類的壓制,該區域的心蠱便再不敢攻擊他。

當許七安逐一吸收蠱神的七種力量,七絕蠱達到均衡後,脖頸猛的一麻。

“要蛻變了.........”

許七安當即盤坐在地,用心感應七絕蠱。

............

大長老帶着三長老、四長老深入原始森林,他們的瞳孔保持着綠色,仔細審視周圍的“蠱神之力”。

“這邊的蠱神之力濃度沒有變化.........”

大長老環首四顧,目光在東側頓了一下,道:“去那邊看看。”

三位長老走了幾分鐘,停下腳步,發現此地的“蠱神之力”略顯稀薄,這還是周邊的蠱神之力瀰漫過來,有所填補。

四長老摸着下巴,分析道:

“有大蠱物出世了?”

他指的是超凡境的蠱物。

在蠱族過去的歷史裡,極淵深處偶爾會出現超凡境的蠱物,誕生靈智,而後從大裂谷深處出來,獵食周邊的生靈,其中包括蠱族。

大概每隔六七百年就會有一隻超凡境的蠱物誕生。

蠱族對此的應對措施是,每隔一甲子,各部的首領就會結伴深入極淵,清剿裡面強大的蠱物。

但這並不能完全杜絕超凡境蠱物的誕生,因爲蠱神狀態不穩定,它有時溢散出的力量磅礴濃郁,有時則稀薄量少。

沒有固定的規律。

這就會導致可能前幾百年都沒有強大蠱物誕生,後幾十年,忽然誕生一批強大蠱物,甚至誕生超凡。

而蠱族各部首領,不可能一直守着極淵。

大長老目光陡然一凝,沉聲道:

“有情況。”

三長老和四長老順着他的目光看去,那裡散落着一地的肉塊,鮮血和臟器灑了一地。

大長老健步如飛的靠攏過去,抓起一塊碎肉,道:

“尚有餘溫。”

三長老在旁邊的灌木叢中找到了黑背猩猩的頭顱:“是猩猩。”

四長老則說:“把肉收集起來,帶回去給孩子們熬肉羹。”

大長老和三長老欣然同意。

把能吃的肉收集起來後,三位長老這纔開始分析起來,大長老提出疑問:

“如果是超凡蠱物的話,怎麼只殺不吃?”

三長老回答疑問:

“可能是吃飽了?”

四長老做出反駁:

“你什麼時候吃飽過?”

一陣沉默後,他們決定趁着肉還新鮮,趕緊回家。

與外頭的三位長老,以及許鈴音慕南梔會合,大長老用力摸着許鈴音的腦袋,爽朗大笑:

“回家給你熬肉羹。”

許鈴音開心的點頭,併吞了吞口水。

慕南梔看着這一幕,沒來由的懷疑,許七安這個妹妹,是不是從力蠱部偷回京城的?

明明是個外鄉人,但她來到力蠱部,就像回了家一樣,與力蠱族人待在一起,竟出奇的和諧。

“你大哥還沒回來嗎?”

四長老問道。

“咦,大鍋怎麼不見了。”

許鈴音彷彿才發現大哥不見了。

大長老看了一眼懷裡抱着的肉塊,忽然一愣,終於聯想到了什麼,皺眉道:

“這是不是他殺的?”

四長老沉吟一下:

“有可能。”

大長老又問:

“那蠱神之力稀薄是不是他做的。”

四長老沉吟一下:

“沒可能。

“他又不是我們力蠱部的人,麗娜不可能把族中的秘術傳來外族人.........”

說着說着,長老們齊齊沉默,看向了許鈴音。

他們忽然想起,愛徒許鈴音的蠱術就是麗娜傳授的。而理由是而這孩子天賦異稟。

萬一,萬一那小子也是個修行力蠱的天才呢?

大長老臉色一變:“走走走,回去問問麗娜。”

..........

大長老一行人返回力蠱部,直奔族長居住的大院子。

“麗娜,麗娜!”

大長老扯着嗓子一陣嗷叫。

麗娜捧着一隻木碗奔出來,碗裡盛着快要溢出來的秘方:

“幹嘛........”

大長老大步奔到近前,瞪眼,一臉警惕:“你是不是也傳授力蠱秘術給那個許七安了?”

麗娜邊吃邊回答:“沒有啊,我只有鈴音一個徒弟。”

二長老立刻糾正:“你只是代父授業,我們纔是她的師父。”

幾位長老鬆了口氣,又有些失望。

鬆口氣是因爲麗娜這個不太聰明的姑娘,總算沒有喪心病狂的胡亂泄露族中秘術。

失望則是如果此事爲真,那許七安可能是比許鈴音更可怕的天才。

“許寧宴怎麼沒回來。”

麗娜朝後面張望幾眼,神色一喜:“阿爹回來了。”

衆人側頭看向身後,龍圖赤着腳,步伐穩健的朝這邊走來。

走的近了,大長老等人發現龍圖一臉凝重。

“有事?”

大長老拄着柺杖,問道。

這不需要動腦子,只要對龍圖足夠了解就行。

龍圖點點頭:“來了一個外鄉人,說是雲州那邊的,希望我們出兵打大奉。”

他把會議的經過,雲州術士的條件,仔細說給幾位長老。

“你是什麼看法。”

大長老沒有輕易做決定,而是先詢問龍圖的意見。

“肯定不打,打的徒弟沒了,還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再說那什麼監正大弟子,跟我們又不熟,沒道理人家說一句,我們就傻乎乎的上。”

龍圖沒好氣道。

“但如果是真的,其他六部肯定會打。”大長老一口斷定。

“如果我們不打,將來打贏了,我們分不到好處,力蠱部在蠱族的地位也會降低。”二長老說。

龍圖甕聲甕氣道:

“不怕,等將來鈴音晉升超凡,我們族就有三個超凡,地位只會高不會低。

“我早就想到了,就算不打,我們也是蠱族最強勢的。”

大長老一張老臉笑開花:

“真不愧是你,狗崽子,當年選你當族長沒錯兒。看老子我眼光多毒辣。”

慕南梔扶着額頭,退後了幾步。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龍圖咧了咧嘴,忽然又沉下臉:

“他們準備獵殺許七安,我說了不會管,但不能真不管,這事兒不好搞。”

他剛說完,旋即眉頭一皺:

“他們來了。”

話音落下,前方大樹的樹蔭裡,影子扭曲,慢慢浮出一團陰影。

陰影散去,五個身影出現在樹蔭下。

披着斗篷的行屍;穿白色裹胸、小褲,外罩薄紗長裙的鸞鈺;雙耳墜着細長小蛇的淳嫣;穿獸皮縫製長袍的跋紀;滿頭銀絲,皺紋遍佈的天蠱婆婆。

至於暗影部的首領,他並沒有出現,把自己好好的藏在樹蔭裡。

斗篷行屍淡淡道:

“姓許的在哪裡。”

........

PS:先更後改,睡了一會兒,今兒還得加半天班。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十六章 很潤第七章 見太子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十四章 女屍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六章 匪患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上架感言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八章 礦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
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四十八章 給青州的驚喜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十六章 很潤第七章 見太子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七十一章 救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十四章 女屍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六章 匪患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上架感言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八章 礦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