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1.第646章 密摺(6000)

第646章 密摺(6000)

今日休沐,許二郎原本是來找未婚妻玩的。

但兩人終歸沒有成親,私下裡獨處不能超過兩刻鐘,再長,就得去廳裡說話。

獨處也不是真的兩個人獨處,得有丫鬟陪着。。

畢竟年輕男女之間,最怕的就是情難自禁,然後熱心的給彼此消腫止癢。

成婚後,婆家通常會看新過門媳婦的落紅,若是沒有,那臉就丟大了。

雖然王家對許二郎的品性很放心,但該守的規矩還是要守,不會退讓半步。

於是兩刻鐘結束後,王思慕依依不捨的告別未婚夫,目送他去了父親的書房議事。

“首輔大人這是爲難我啊!”

許新年苦笑一聲,卻沒有走。換成普通長輩這麼說,他肯定起身告辭,不過王首輔是未來岳父,許二郎的態度要隨意很多。

其實要解決匪患,辦法很簡單,對待流民和佔山爲王的匪寇,朝廷歷來的態度就是剿滅加招安,蘿蔔配大棒。

如今的局面是,匪患成災,剿匪太過困難。朝廷也沒有財力和物資繼續賑災。

所以這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富貴險中求,用在這裡,不太準確,但道理相同。做到別人做不到事,你才能坐上別人坐不了的位置。”

王首輔也沒強行趕人,把摺子推給他:“看看吧。陛下號召捐款後,情況好轉了許多,否則情況會更加嚴重。”

停頓一下,以一種閒談的語氣說道:

“聽說最近和長公主走的比較近?”

許二郎拿起摺子翻閱,順勢道:

“偶爾會與長公主殿下討論學識。”

王首輔點頭,沒什麼表情的說道:“長公主才華出衆,天資聰穎,勝過大多男兒。她若是男兒身,面對這樣的難題,定能想出解決之策。”

他在暗示我找長公主商議.許新年微笑道:

“長公主的才華確實令人敬佩。”

既然話題打開了,王首輔便又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吹一口滾燙的茶水:

“劍州武林盟的事聽說了吧。”

“略有耳聞。”許二郎點頭。

“詳細的情報,近日也該傳回來了。此事公開與否,得看事件大小。若是一劑猛藥,那就往後壓一壓。”

王首輔的意思是,如果戰果豐碩,就先不公之於衆。等待需要用猛藥的時刻再行使用。

“許寧宴如日中天,好是好,可就是太好了。”王首輔看未來女婿一眼,嘆息道:

“兄長的光輝太奪目,就顯得你黯淡無光。別人也不會允許你發光發熱。”

許二郎是驕傲的,剛想說大哥是大哥,自己的成就和能力,從來不需要大哥襯托,更不會因爲他而自卑。

但許二郎也是聰明的,他立刻意識到王首輔不是“挑撥”,而是另有深意。

“首輔大人的意思是,大哥不能再重返廟堂?”許二郎沉吟道。

“讓他掛一個執掌的打更人的虛名,是陛下和諸公能接受的極限。他要是想重返廟堂,那麼你,就準備好坐一輩子的冷板凳吧。”

王首輔抿了一口茶,徐徐道:“你們兄弟倆要協調好。”

帝王心術永遠是制衡二字。

若是許七安真正掌握打更人衙門,那麼許新年就不可能接管王黨,皇帝不會允許,諸公也不會允許。

許新年“嗯”了一聲,沒發表意見。

憑藉儒家開竅境的過目不忘能力,他快速閱讀完摺子,對重災區域有了詳細瞭解。

“學生看完了,先行回去。”

許二郎起身作揖,他走到門邊,忽然回頭,道:

“其實並不衝突,大哥是現在,我,是未來!”

推門離去。

“二郎,怎麼心不在焉的?”

餐桌上,嬸嬸給兒子舀了一碗雞湯,埋怨道:

“你倒是喝點啊,娘讓廚房給你煲的雞湯,都進了鈴音和麗娜的肚子。好東西全給飯桶吃了,你不心疼呀?”

“娘,飯桶是什麼啊。”

許鈴音噸噸噸的喝雞湯,開口問道。

“飯桶就是你!”嬸嬸扭頭罵道。

“啊?我不是許鈴音嗎?”小豆丁大吃一驚。

“又快春祭了,過了一年什麼長進都沒有,書都是白讀的嗎?你這一年光長肉不長腦子的?”

嬸嬸難以置信,並痛心疾首。

那也得有書讀進去啊.許二叔等人心裡吐槽,習慣了,繼續吃自己的飯。

嬸嬸罵完閨女,轉頭對二叔說:

“昨兒臨安殿下送了不少首飾和布匹,老爺,你說她如此照拂我們家,是不是將來可能會嫁給寧宴。”

嬸嬸以前認爲兩位殿下照拂許家,是瞧上自己美若天仙的兒子。

後來經丈夫解釋,才知道是看上了自己武藝超羣的侄子。

許二叔欣慰道:

“以寧宴現在的身份地位,娶公主還不是手到擒來。將來入了許府,她還得給你敬茶,你可勁兒的調教她吧。”

許二郎看一眼父親的酒壺,也沒喝多少

嬸嬸憂心忡忡道:

“我雖然不怕宅子裡的爭鬥吧,可對方畢竟是公主,嬌貴着,哪能隨意調教。”

嬸嬸在許府的宅鬥本事,論第一沒人敢論第二,一直都是無敵狀態。

許玲月輕聲道:

“娘,大哥性子灑脫不羈,並不適合娶公主,這駙馬還是不當的好。那兩位公主我都見過,和大哥不般配。”

麗娜擡起頭來,嚼着米飯,含糊不清道:

“我覺得許寧宴和公主們挺般配的。”

許玲月沉默一下,看向小豆丁,細聲細氣道:

“娘,鈴音這樣挺好的,每天和麗娜練功,師徒倆開開心心,無憂無慮。”

麗娜驕傲一笑,然後,發現許家主母看自己的目光裡,多了戒備和敵意。

是了,是這個蠢姑娘帶壞了我家鈴音嬸嬸磨磨牙。

麗娜:“???”

許新年放下筷子,捧着雞湯喝了一口,說道:

“近來,江湖武夫聚攏流民,落草爲寇。以致各地匪患嚴重,部分地域的山匪,已經威脅到縣城。

“王首輔問我有何良策,我正爲此事煩惱呢。”

嬸嬸一臉信心十足的姿態:“讓寧宴剿了他們唄。”

“中原這麼大,你想讓寧宴累死?”許二叔沒好氣道:“再說,他,他還在一旁虎視眈眈呢。”

他,指的是大哥許平峰。

“能否招安?”許玲月是個知書達理的,文化水平一直很可以。

“招安只能用於常時,匪患多是流民組成,招的了一部分,招不了全部。說到底,還是錢糧不夠。可錢糧夠的話,災情早就得到控制了。”

許二郎搖搖頭。

先帝元景時的遺留問題,在這場寒災裡,盡數爆發了。

二叔是當個兵的,深知行情,看着嬸嬸說:

“得,你也別讓鈴音識字唸書了,讓她從軍入伍吧。說不定三五年後,封個萬戶侯回來見你,光宗耀祖,讓你成爲誥命夫人。”

嬸嬸氣的差點要和丈夫拼命,覺得這一家子,就自己的育兒觀念最正常。

就自己對鈴音不拋棄不放棄。

許二叔見妻子不服氣,就問小豆丁:

“鈴音啊,如果被人要欺負你,你怎麼辦?”

“打回去!”小豆丁理直氣壯。

“打不過呢?”許二叔道。

許鈴音想了想:“那我和他們做朋友,他們就不會欺負我了。”

你這娃子,思想覺悟不行啊,打敗仗的話,十有八九當叛徒.許二叔心說。

吃完飯,許二郎心事重重的回書房。

點上蠟燭,他靠着椅子,開始沉思。

作爲讀書人,但凡遇到難題,首先想到的是參考史書。

以史爲鑑,從中學習先人的經驗。

“史書中各朝各代對末期的亂象,採取的無非是剿滅和招安兩種。更多的是採取剿滅態度,因爲每一個王朝的末期,朝廷與百姓的矛盾已經到了必須用戰爭解決的地步。

“招安的前提是有錢有糧,並且出讓一部分利益。朝廷可以用招安的辦法解決一部分匪患,但不可能靠招安解決所有匪患。

“能做到這一步,就不可能有如今的亂象。”

許二郎憑藉強大的記憶力,分析、回憶着史書內容,首先得出的結論是:

如今的大奉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步,與大部分王朝末期的腐朽不同。

爛的還不夠徹底。

這是好事。

“這個時候,雲州的逆黨若是發動叛亂,就成了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如何解決匪患?”

許新年越想越覺得無解,越想頭越疼。

他終於明白爲什麼王首輔的身體越來越差,以致藥石都不見效。

歸根結底,是心力交瘁,是積勞成疾。

這時,他腦子裡突然閃過鈴音說的話。

彷彿有一道光劈入他腦海。

“成爲朋友,成爲朋友”

許新年睜開眼睛,眼球佈滿血絲,神態卻極爲亢奮,他鋪開宣紙,研磨,提筆書寫:

“現今災情嚴重,流寇四起,爲禍一方,朝廷可用三策,一爲招安,對於規模龐大的山匪,採取招安策略,並讓歸順的山匪剿其他山匪.

“二爲派軍剿滅,對於規模不大的烏合之衆,堅決清剿,不留後患.

“三,效仿江湖人士,派遣高手深入民間,聚攏流民,佔山爲王。”

這一點,是鈴音是話激發了他的靈感。

讓朝廷和流民成爲“朋友”,當然,不可能聚攏所有流民,但至少能減輕朝廷現在的負擔,大大減輕匪患對百姓的荼毒。

許二郎繼續寫道:

“需委派忠心正義之士擔當此任,風評不好,名聲不佳者勿用;需嚴密監控其家屬,以爲人質。”

寫完之後,許二郎開始沉思,覺得還欠缺什麼,但那股子勁泄了後,精神開始疲憊。有些力不從心。

他扭頭看一眼水漏,才發現已經子時兩刻,他竟在書桌邊做了足足兩個時辰。

清晨。

許七安早起洗漱,然後在桌面攤開地圖,商船此行的目的地是禹州。

到了禹州,他們就要更換其他交通工具。

“到了禹州後,就駕馭浮屠寶塔飛行吧。作爲一座空中堡壘,浮屠寶塔的防禦是沒問題的,就是續航能力差了些。”

法寶的能量來源於主人,或自身積累。

失去主人駕馭的法寶,續航能力通常都不行。

就像太平刀,平日裡自己有積累刀氣,但只能做一時之用,用完,就得再次積累。

這和武夫氣機耗盡無力再戰是一個道理。

所以許七安平時不會主動祭出浮屠寶塔趕路,遇到危險時,纔拿出來當庇護所,駕着它逃命。

突然,心悸的感覺傳來。

他自然而然的摸出地書碎片,查看傳書。

【一:有件事想請教諸位,事關各地匪患之事。】

【二:剿匪?這個我在行,組織軍隊,逐一攻破,連根拔除就成。多簡單的事。】

李妙真迅速傳書回覆。

看來朝廷也注意到這個隱患了,每一個朝代的末期,都是內憂外患的,有時候內憂遠比外患要可怕.正爲匪患頭疼的許七安,回覆了天宗聖女:

【三:妙真,顯然是沒這麼簡單的。雖然武力能解決一切,但武力也需要足夠的銀子做後盾。朝廷要是有這個能力剿滅所有匪患,流民就不會氾濫成災。】

【二:那你該怎麼辦,你說呀。】

聖女帶着情緒的傳書出現在天地會成員的地書上。

【一:諸位,我有三條計策,容我說完。】

過了一陣,懷慶的傳書逐一分段傳來,總共三條計策,字數大概有兩百多字。

【三:這是殿下的計策?妙啊。】

許七安二話不說,先拍馬屁。

【一:這是許二郎的三條計策,今晨他入宮拜訪我,向我求教,查漏補缺。】

二郎的計策?許七安一愣。

二郎什麼時候和懷慶走這麼近了,他酸溜溜的想。

【二:此三計甚妙,不敢說一定能解決匪患,但能大大遏制流民成災的趨勢。】

李妙真出點子不行,眼光還是可以的。

【四:第三計不行!】

這時,楚元縝跳出來發表意見。

【一:楚兄請說。】

其他人也安靜下來,沒有插嘴,楚元縝是狀元郎,才華橫溢,又有豐富的閱歷,是天地會智商擔當之一。

【四:聚攏流民,靠的是什麼?一爲武力,二爲錢糧。此兩者缺一不可,武力不夠,無法成勢。錢糧不夠,則沒人願意附庸跟隨。

【那麼錢糧怎麼來呢?不過“打家劫舍”四個字。朝廷派遣高手聚攏流民,自然不可能給錢給糧吧,有這份財力,直接賑災不是更妥當麼。

【巧婦難爲無米之炊,也就只能打家劫舍了,這隻會加劇災情,讓局面更加糟糕。】

【一:楚兄有何高見?】

許二郎來找她,就是因爲這個問題。

她沒能給出答案,於是纔想請教天地會成員,除了麗娜之外,大家都是聰明人。

楚元縝也確實沒讓她失望,立刻看出第三策的破綻。

而第三策,是解決匪患的重中之重。

【四:殿下,這可難住我了。】

短時間內,楚元縝還真想不出對策。

【二:以戰養戰如何?】

李妙真根據自己的經驗,給出對策。

【七:愚蠢的李妙真,對流民來說,搶奪百姓的錢糧,遠比長途跋涉去對付一個同爲流民組織的武裝勢力要輕鬆簡單。

【沒人是傻子,趨利避害是人的天性。若是強迫手底下的流民們這麼做,不出兩次,衆叛親離。】

李靈素跳出來了。

雖然在現實裡他已經死去,但在“網絡”上,他依舊能重拳出擊。

李妙真大怒:【二:那你說,你有什麼法子。】

聖子潛水去了,他也沒轍。

【一:其實李妙真的想法有可行之處,可以讓朝廷的人,以搶奪錢糧爲由,圍剿另一股山匪勢力。但這種事不可常做,無法以此爲生。

【朝廷扶持的勢力如何起家?如何維持生計?還是隻能搶奪百姓,但這樣,又會像楚兄說的那般,讓局面更加糟糕。許寧宴,你有什麼想法?】

許七安遲遲沒有說話,逼懷慶主動“@他”。

我能有什麼辦法,我都把雞精的收益捐出去賑災了,打架破案我在行,治國的事就別找我了啊.許七安一邊心裡吐槽,一邊積極開動腦筋。

他最大的優勢是上輩子的見識。

比如以工代賑,但這條計策不適合用在此時的大奉。

小範圍的使用還可以,除非大奉朝廷要把路修到農村.

等等,好像還真有一個辦法.許七安心裡一動,想到一個大膽的點子。

但他沒有說話,臉色有些糾結、猶豫。

【一:許寧宴?】

懷慶又催促了。

【三:搶劫是唯一的出路,但搶劫的對象不是平頭百姓。是地主,是鄉紳,是爲富不仁的商賈,是士大夫階層。】

天地會內部猛的一靜。

他瘋了?!衆人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

就連劫富濟貧的李妙真,也覺得許七安破罐子破摔,出的是餿主意。

【四:沒有了鄉紳的維持,這隻會讓亂象加劇。】

在這個時代,皇權不下鄉,鄉紳望族充當着維持底層穩定的重要角色。

【三:不,楚兄你錯了。羣體的利益,勝過一個人的利益。大部分人的利益,勝過小部分的利益。只要你能滿足絕大部分人的利益,那麼你就能得到擁戴,你就永遠不會敗。

【大奉如今面臨的窘境,是流民引起的,只要能餵飽百姓的肚子,亂象只會緩和,不會加劇。另外,對於鄉紳地主來說,朝廷的存亡與他們無關,大災之年,他們會愈發的榨取貧苦百姓的價值,手握土地的他們,是朝廷的敵人,也是百姓的敵人。

【關鍵是,這一切都是流民匪寇做的,與朝廷何干?並不會激化朝廷和士大夫階層的矛盾。反而會讓那些手裡握着龐大資源的階層也參與進剿匪。

【又或者是捐款、組織民兵來抵抗。不管是哪一種,他們肯出銀子、糧食,這就能緩和當下缺糧的窘境。總有人因此受益,因此掙到銀子,掙到糧食。】

把無產階級發動起來!

天地會內部沉默了,許久沒人說話。

過了好一會兒,楚元縝傳書道:

【可你不要忘了,朝廷中大部分人,都是你口中士大夫階層,那些告老還鄉的官員,就是鄉紳階層。】

【三:所以這件事,得列爲機密,即使是朝堂諸公也不能知道。派遣出去的高手,必須是平民出身,且對皇室忠心耿耿。

【或者,像李妙真這樣的俠義之士。另外,這些委派出去的高手,品性必須得到保證。不能濫殺無辜,最好能做到只搶不殺,挑選爲富不仁的,名聲差的下手。】

只能儘量他心裡補充了一句。

許七安知道,當他這個計策被採用時,哪怕注意再注意,謹慎再謹慎,也依舊會有無辜者遭受波及。

這是他剛纔猶豫的原因。

但上輩子的經驗告訴他,一旦把大局觀上升到整個國家,整個社會時,處理問題,就不能以簡單的善惡來評判。

如今災情洶涌,流民成災,每天都在死人。

以後還會死更多的人。

掌權者,要做的是儘快讓社會秩序得到穩定,而不是考慮到可能會有無辜者犧牲,就畏首畏尾。

慈不掌兵,同理,慈不掌權。

地書聊天羣再次陷入沉默,儘管隔着千山萬水,許七安卻彷彿聽見了他們粗重的呼吸聲。

或者,還有顫抖的手。

【四:許寧宴,你真的瘋了!】

作爲傳統讀書人的楚元縝,有些無法接受。

衆人則沒有說話,隔了好一會,楚元縝再次傳書:【但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可行的辦法,儘管它存在巨大隱患。】

李妙真突然傳書:【如果非要這樣的話,我希望搶劫鄉紳的那個人是我。】

因爲這樣,才能儘量做到不濫殺。

【四:我會嘗試聚攏一批流民,不過想掠奪鄉紳可不容易,他們通常住在城裡。】

【一:諸位有地書碎片,能御劍飛行,這些不是問題。】

懷慶的心比他們更狠,她已經認同並接納許七安的建議。

【六:阿彌陀佛,貧僧不知道該如何選擇。】

【七:算我一個吧。】

李靈素髮言。

【二:你?李靈素,這不符合你的作風啊。你不應該是天大地大,老子睡女人最大嗎?】

李靈素憤怒傳書:【在你眼裡,我就那麼糟糕?李妙真,我們好歹是同門師兄妹,你能盼我點好?】

【二:不能,抱歉!】

“.”

李靈素深吸一口氣,傳書道:

【這就是太上忘情啊,不爲情所困,不爲情所擾。於大局有益,於蒼生有益,便不會被一時的憐憫和同情左右,完美駕馭情感。師父想讓我們做到的,不就是這個境界嗎。】

這一回,李妙真沒有擡槓。

到此,再沒人說話。

當日,永興帝收到翰林院庶吉士許新年遞進宮的密摺。

所謂密摺,便是無需通過內閣,直接遞交給皇帝的摺子。

永興帝坐在大案後,望着桌上攤開的密摺,久久不語。

PS:先更後改。

(本章完)

741.第715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292.單章推書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34.第34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292.單章推書463.第444章 妙計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558.第536章 永興881.第849章 鮫人878.第846章 蠱神的信息821.第793章 追殺66.第66章 突發任務305.第294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729.第703章 大輪迴法相510.第491章 屏蔽天機719.第694章 援兵(二)829.第800章 許七安的報復740.第714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72.第72章 道門地宗316.第305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308.第297章 不跪408.第391章 《九州異獸篇》566.第544章 割以永治593.第571章 苗有方168.第165章 大案330.第318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261.第253章 真相215.第209章 信772.第745章 善後事宜799.第771章 道尊轉世?762.第735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439.第420章 保護269.第261章 預言師327.第315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927.第895章 兩個突破口19.第19章 送行詩905.第873章 釜底抽薪(一)280.第272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556.第534章 與神殊溝通611.第589章 臥龍雛鳳159.第156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865.高考單章。492.第473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777.第749章 登基290.第281章 詩123.第121章 即興作詩566.第544章 割以永治858.第828章 監正的著作284.第276章 另有其人672.第647章 圍棋485.第466章 魏淵的底牌60.第60章 打更人上門838.第809章 李靈素求救(5500)393.百盟感謝章372.第360章 暗子16.第16章 許七安的日記621.第599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496.第477章 他在笑(求訂閱)32.第32章782.第754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745.第719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585.第563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921.第889章 三個月603.第581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593.第571章 苗有方571.第549章 驗屍635.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637.第614章 各方(求月票)406.第389章 罪己詔222.第216章 驚愕25.第25章 救兵663.第638章 安全感300.第290章 借人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2.第2章 妖物作祟624.第602章 遠古秘辛296.第286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790.第762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195.第190章 這位小大人是...252.第244章 魏淵的震驚13.第13章 審問142.第140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610.第588章 驚變773.第746章 愛恨糾葛218.第212章 社會性死亡377.第364章 我很中意他111.第109章 主辦官563.第541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734.第708章 復國(5000+)354.第342章 生命鍊金術376.第363章 真兇43.第43章 題字309.第298章 洛玉衡的震驚383.第370章 共情335.第323章 兌現承諾243.第235章 請陛下賜死725.第699章 婚事163.第160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718.第693章 援兵
741.第715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292.單章推書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34.第34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292.單章推書463.第444章 妙計872.第840章 兩段往事558.第536章 永興881.第849章 鮫人878.第846章 蠱神的信息821.第793章 追殺66.第66章 突發任務305.第294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729.第703章 大輪迴法相510.第491章 屏蔽天機719.第694章 援兵(二)829.第800章 許七安的報復740.第714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72.第72章 道門地宗316.第305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308.第297章 不跪408.第391章 《九州異獸篇》566.第544章 割以永治593.第571章 苗有方168.第165章 大案330.第318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261.第253章 真相215.第209章 信772.第745章 善後事宜799.第771章 道尊轉世?762.第735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439.第420章 保護269.第261章 預言師327.第315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927.第895章 兩個突破口19.第19章 送行詩905.第873章 釜底抽薪(一)280.第272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556.第534章 與神殊溝通611.第589章 臥龍雛鳳159.第156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865.高考單章。492.第473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777.第749章 登基290.第281章 詩123.第121章 即興作詩566.第544章 割以永治858.第828章 監正的著作284.第276章 另有其人672.第647章 圍棋485.第466章 魏淵的底牌60.第60章 打更人上門838.第809章 李靈素求救(5500)393.百盟感謝章372.第360章 暗子16.第16章 許七安的日記621.第599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496.第477章 他在笑(求訂閱)32.第32章782.第754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745.第719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585.第563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921.第889章 三個月603.第581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593.第571章 苗有方571.第549章 驗屍635.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637.第614章 各方(求月票)406.第389章 罪己詔222.第216章 驚愕25.第25章 救兵663.第638章 安全感300.第290章 借人876.第844章 監正競選大會2.第2章 妖物作祟624.第602章 遠古秘辛296.第286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790.第762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195.第190章 這位小大人是...252.第244章 魏淵的震驚13.第13章 審問142.第140章 下一個受害者(爲盟主“小海豚610.第588章 驚變773.第746章 愛恨糾葛218.第212章 社會性死亡377.第364章 我很中意他111.第109章 主辦官563.第541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734.第708章 復國(5000+)354.第342章 生命鍊金術376.第363章 真兇43.第43章 題字309.第298章 洛玉衡的震驚383.第370章 共情335.第323章 兌現承諾243.第235章 請陛下賜死725.第699章 婚事163.第160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718.第693章 援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