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很潤

這支規模龐大的軍隊,停在雲州和青州的邊界,前方官道邊,立着一塊碑,上面刻着“青州”二字。

姬玄一夾馬腹,從陣列中衝出,馬蹄“噠噠”聲中,他來到中央方陣前方,側頭,望着帥旗下,馬背上,魏然而坐的主帥,笑道:

“戚帥,你覺得我們六萬精銳,加上三萬民兵,夠不夠監正殺?”

雲州叛軍主帥戚廣伯,擡頭望向天空,淡淡道:

“我們的敵人,從來都不是監正。”

他五官清俊,眉心有着深深的“川”字紋,目光

姬玄也擡頭看了一眼天空,收回目光,微笑道:

“先生潛龍在淵十五年,滿腹經綸不顯,猶如錦衣夜行,素袖藏金。但是,再過不久,整個中原乃至九州,都將知曉您的大名。”

戚廣伯是姬玄的啓蒙老師,此人在九州名聲不顯,卻擁有經天緯地的才華。

戚廣伯出身雲州顯赫大族,年幼時習武,天資絕佳,到了十七歲修到銅皮鐵骨境,不知爲何,突然失望至極的評價武道:

粗鄙!

便棄武唸書,二十三歲靠中舉人功名,又搖搖頭,評價讀書:

非我所好!

然後是長達七年的縱情享樂,吃喝玩樂,青樓買醉,人乾的事他幹過,人不幹的事,他也幹過。

家人也看不過去了,想着打磨一下性格,讓他好好做人,便將他送入軍隊。。

誰知戚廣伯參軍第一天,便愛上了軍伍生涯,評價是兩個字:

有趣!

隨後在數次剿匪中,屢立戰功,被雲州都指揮使司提拔,一年內連升兩級。

彼時的許平峰,剛完成人生中的一個小目標——竊取大奉國運!

進行着第二個小目標,挖掘人才,培養親信。

他很快就被許平峰注意到,許平峰找上門,沒有立刻表達招攬之意,而是與他來了一場沙盤推演。

推演的正是五年前那場轟動九州,必將在歷史上留下濃墨重彩一筆的山海關戰役。

許平峰統率大奉和佛國兩大勢力,戚廣伯則率領巫神教、南北妖族、北方蠻族以及蠱族。

第一次,戚廣伯只堅持了半個時辰,便被逼到彈盡糧絕的死境。

兩人約好半個月後再戰。

第二次,戚廣伯堅持了兩個時辰。

兩人再次約定三個月後再戰。

一年後,戚廣伯一直堅持到山海關戰役中的大決戰,最後戰敗,他沒能打敗許平峰。

許平峰這才說:

“勝你之人非我,而是魏淵。

“隨我去潛龍城,二十年內,我讓你和他對弈沙場。”

戚廣伯義無反顧的加入了潛龍城,開始了長達十五年的潛心修行。

他幾乎一手組建了潛龍城如今的軍隊,發明了十幾種戰術,在他的革新之下,潛龍城的軍隊一掃沉痾,變成了一支真正虎狼之師。

戚廣伯勒住馬繮,昂首北望,喃喃道:

“國師騙我。”

魏淵已死,這三軍統帥的權力即使給了他,又有何用?

“先生此言何意?”

姬玄並不知道戚廣伯和許平峰當年的約定。

戚廣伯微微搖頭,看一眼學生,道:

“子素如今已是超凡境,九州之大,這般年紀的超凡屈指可數。今朝舉事,何嘗不是你揚名立萬之時。”

“那先生覺得,我與許寧宴相比,如何?”姬玄沉聲問道。

戚廣伯淡淡道:“勤能補拙。”

姬玄被噎了一下,苦笑道:“先生真是快人快語,不留情面。”

戚廣伯反問道:“你覺得我與魏淵比,如何?”

姬玄沒有回答。

戚廣伯也不在意,語氣始終平靜:

“兵法雲,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子素,正視自己,才能洞悉局勢。

“許七安比你強,不管天資、戰力,還是手段,各方面都要勝過你。若單對單的遇上他,必死無疑。

“但世上從來不會有絕對公平的情況,你仍有機會。你已經踏入超凡領域,即使有所不如,但只要站在同一境界,就意味着有可能性。”

姬玄緩緩點頭:“學生明白。”

戚廣伯沒在迴應,看向身側的副將,道:

“全軍前進!”

副官以令旗傳指令給鼓手,瞬間鼓聲“咚咚”,九萬大軍整齊有序的前進,踏入青州地界。

就在這時,天空風起雲涌,雲層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凝聚成一隻巨大的手掌,朝着叛軍拍下來。

隨着這隻手掌拍下,整個天地的力量,似乎都被調動了。

戰馬受驚,士卒惶恐,大軍陣型立刻出現騷亂,尤其後方的民兵,一羣烏合之衆,見到這等異象,嚇的雙腿發軟。

當是時,九萬大軍上空,凝聚出一座又一座陣法,一層又一層,大陣覆蓋小陣,小陣組成大陣。

砰!砰!砰!

在雲霧凝成的巨掌之下,陣法一座座崩潰,清光宛如煙火,在大軍頭頂炸開。

層層陣法破碎的剎那,一道金光從大軍中升起,化作一尊十二雙手臂,手持各種法器,後腦燃燒熾烈火環,眉心有着紅色火焰印記的金身。

這道金身彷彿扛起天傾的遠古巨人,十二雙手臂撐起緩緩落下的巨掌。

雙方僵持片刻,雲霧組成的巨手似是後繼無力,又似在角力中被金身不敵金身,轟然潰散。

雲海之上,一白一金兩道身影御空而來,在某處停下。

正是許平峰和披着袈裟,裸露半個胸膛的伽羅樹菩薩。

許平峰風姿飄逸,一身白衣翻飛,立於雲海之上,宛如謫仙。

伽羅樹菩薩臉色肅然,紋起的肌肉彰顯着傲人的力量,他腦後火環燃燒,帶來炙熱的高溫。

僅僅站在那裡,氣息便如山般高大,如海般廣闊,象徵着力量。

而兩人對面,是白髮白鬚的監正,手裡拖着一塊八角銅盤,此盤背面銘刻日月山川,正面刻着天干地支。

“相比起五百年前的初代,你的實力差的太遠。”

伽羅樹審視着監正,語氣平淡的做出評價。

“這是自然!”

許平峰笑容溫和,“初代時期,雖有昏君和姦臣禍亂超綱,但大奉根基還在,仍處在巔峰。而現在的大奉,先是國運流失一半,又先後經歷了魏淵的東征,以及席捲中原的寒災。

“監正老師現在的實力,恐怕不及巔峰期一半。”

監正面無表情的撥動天機盤,緩緩道:

“五百年沒動真格了,陪你們玩玩。”

............

陳驍又一次在甲板上看到了許銀鑼的幼妹,她正扎着馬步,小臉無比嚴肅。

看起來竟有幾分可愛。

陳驍閒來無事,便靠着船艙,雙臂抱胸,在邊上旁觀。

一看就是半刻鐘。

可以啊........陳驍吃了一驚,他來時,這孩子就在扎馬步,時間肯定超過一刻鐘了,能在這麼小的年紀扎馬步超過一刻鐘,都是基礎極爲紮實的習武種子。

陳驍心說不愧是許銀鑼的妹妹。

於是開口說道:

“這孩子煉精境了?”

他問的是邊上啃着窩窩頭的南疆姑娘。

麗娜回頭看他一眼:“練氣境吧。”

她指的是戰力,力蠱前期是沒有氣機的,只有蠻力。

吹牛不打草稿!陳驍性格耿直,沉聲道:

“六七歲的練氣境,我還沒見過呢,許銀鑼也是在煉精境穩打穩紮,到十九歲才突破練氣境。”

麗娜邊啃着窩窩頭,邊說:“就是練氣境,不信你和她練練。”

陳驍當即找來一名大頭兵,這大頭兵是初入煉精境的實力,因爲早非童子身,所以這輩子煉精巔峰就到頭了。

“你去和這孩子搭把手,注意分寸,莫要傷了人家。”

陳驍囑咐道。

“是!”

大頭兵一臉無奈,不願意陪小孩子玩耍,但長官吩咐,他也能拒絕。

大踏步走到小豆丁面前,拍了拍自己的肚皮,道:“小娃子,往這裡打。”

小豆丁看一眼師父,麗娜點頭:“打贏有窩窩頭吃。”

小豆丁眼睛一亮,果斷出拳。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砰!

大頭兵飛了出去,重重撞在陳驍身側的艙壁上,捂着肚子蜷縮在地,吐出一肚子酸水。

!!!陳驍瞠目結舌,嘴巴張開,半天沒合攏。

“厲害,我來試試!”

陳驍大步走向許鈴音,打算不用氣機,和這娃子比一比蠻力。

..........

許二郎正坐在書桌邊,一邊捧着兵書研讀,一邊低頭研究青州地圖。

“砰砰......”

房門敲響,一名士卒在門外喊道:

“許大人,您妹妹和同僚們打起來了。”

“什麼?”

許二郎大驚失色,倉惶丟下兵書,飛奔着打開門,怒道:“怎麼回事,誰敢欺負我妹妹。”

那士卒小心翼翼的說:“是,是您妹妹在欺負人。”

許二郎大步流星的奔出船艙,來到甲板。

甲板上,東倒西歪的躺着幾十名士卒,許鈴音煢煢孑立,宛如沙場上不敗的女將軍。

“嘔........”

一名粗矮的中年將領吐着酸水,掙扎着爬起來,叫道:

“扶我起來,我還能打。”

士卒們一邊捂肚子,一邊拉扯他,苦口婆心的勸道:

“頭兒,別打了,再打你把隔夜飯也吐出來了。這孩子是許銀鑼的妹妹,犯不着跟她拼命。”

那中年將領顯然是上頭了,用力一推士卒,叫道:

“我還能打,我還能打,嘔........”

許辭舊站在艙門口,默默捂臉。

...........

遠離官道的寨子裡,朝陽染紅了山頭,李妙真站在矮牆上,手裡拎着一顆血淋淋的頭顱,俯視着下方兩百多名流民組成的山匪。

“你們的首領已經被我殺了,現在給爾等兩條路,一條是跟着我混,以後有飯吃,有酒喝。第二條是給這傢伙陪葬。”

她提起頭顱示意一下,另一隻手摸出地書碎片,傾倒出一袋袋的穀物。

一位穿着布衣的土匪,大膽的走過去,用鈍刀劃開麻袋,嗤~還未剝殼的穀物從裂口傾瀉而出。

“是大米,是大米啊........”

歡呼聲響起。

“女俠,我們願意跟着你。”

“以後您就是我們的大當家。”

落草爲寇的流民們七嘴八舌的說道。

對流民來說,只要能填飽肚子,誰當首領都可以。同樣的,只要能填飽肚子,殺不殺人都無所謂。

他們殺人搶劫的目的,只是爲了填飽肚子。

那些趁勢而起,割據一方的梟雄,並不屬於亂世中的基層。

李妙真滿意點頭,道:

“做我的下屬,就要守我的規矩,自今日起,不得打劫百姓,不得殘害無辜。

“我們只搶爲富不仁的商賈和魚肉百姓的貪官。

“誰要是不守規矩,殺無赦!”

...........

南疆,石窟裡。

“啊~”

伴隨着一陣尖叫,夜姬白嫩的腳丫瞬間崩直,腳背如弓,但牀榻的搖晃並沒有因爲她嘶啞的尖叫而停止。

這個過程又持續了半個時辰,在夜姬腳背繃緊了三次後,一雙小腳間的兩隻大腳,腳趾突然扣住牀鋪,粗壯的小腿肚一陣痙攣。

久別重逢的一對老情人,並排躺在牀上,一個享受着餘韻,一個進入賢者時間。

“多日不見,浮香姑娘的手段一如既往的高超。”

許七安讚歎道。

夜姬“啐”了一口,嗔道:

“多日不見,許銀鑼怎麼不給奴家表演沾枕三秒便睡的絕技了?”

她竟還記得初識時的小事,女人果然都是小心眼的,妖也不例外.........許七安擠眉弄眼道:

“那會兒不知道浮香姑娘是水做的,比春雨還潤。”

夜姬眨了眨眼,“這是什麼說法。”

許七安摟着美人,侃侃而談:“這是典故,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躺了一會兒,夜姬心滿意足的說道:

“奴家服侍許郎沐浴吧。”

“不急,容我再浴血奮戰幾個回合。”

牀幔開始晃動,薄被起起伏伏。

洞窟外,小白狐蹲在篝火邊。

“白姬長老怎麼出來了?”

紅纓護法詫異道。

白姬嬌聲道:“夜姬姐姐說和許銀鑼有要事商談,把我趕出來了。其實他們在交配,不准我看。”

苗有方目瞪口呆,忽然就明白李靈素和許七安爲何兩看相厭。

兩個人的相好都遍佈九州各地啊。

紅纓的聲音陡然拔高:“交配?夜姬長老和許銀鑼.........”

他痛心疾首,認爲夜姬長老是以身相誘,換取許七安的幫助。

白姬用最稚嫩的童聲,說出最下流的話:“夜姬姐姐在京城時,就天天和許銀鑼交配的。”

原來是老姘頭了........紅纓恍然大悟,側頭看向苗有方:“苗兄,怎麼回事。”

我怎麼知道,那時候我還沒跟着他混........苗有方就說:“這是許銀鑼的私事,我不好多說。”

..........

浴桶裡,浸泡在冰涼的水裡,許七安手裡捏着護身符,以元神傳音:

“國師,我是許七安。”

我是你的一生摯愛的許郎啊。

發出這段傳信後,許七安心情頗爲複雜。

想起了給他造成極大心理陰影的幾個人格,比如色即是空的欲人格,比如柴刀時刻準備着的病嬌愛人格。

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四十章 上貓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章 爭鬥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十八章 女兒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四章 雨來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十三章 逃脫第十九章 朝會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五十二章 遭遇
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四十章 上貓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章 爭鬥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十八章 女兒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四章 雨來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十三章 逃脫第十九章 朝會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十四章 女屍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五十二章 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