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8.第346章 拔刀

第346章 拔刀

褚相龍吃過午膳,吩咐隨從沏了杯茶,他捧着熱騰騰的茶水,輕啜一口,問道:

“王妃近日如何?”

“一直待在房間裡。”隨從道。

那間奢華寬敞的大房間裡,住着的王妃其實是傀儡,真正的王妃整天出來溜達,混跡在普通婢女裡。

有時候還會去伙房偷吃,或者興致勃勃的旁觀船伕撒網撈魚,她站在一旁瞎指揮。

船伕們非但不生氣,反而對這個姿色平庸的年長婢女產生巨大的好感,幾個積攢不少家底,又尚未成家的船伕,私底下就在打探老阿姨的情況。

這就是王妃的魅力,即使是一副平平無奇的外表,相處久了,也能讓男人心生愛慕。

所以褚相龍要嚴禁士卒上甲板,嚴禁男人私底下接觸王妃。但他不能明着說,不能表現出對一個婢女超乎尋常的關心。

“儘快北上,到了楚州與王爺派來的軍隊會合,就徹底安全了。”褚相龍吐出一口氣。

混跡在調查使團裡,無疑是明智的決定。出發之前,就連主辦官許七安等一干高官,也不知道王妃隨行。

這時,他突然聽見了密集的腳步聲,來自甲板,而後是男人們豪放的笑談聲。

艙底的士卒們都出來了褚相龍臉色一沉,繼而涌起怒火,他三令五申的告誡底下的大頭兵們,不得登上甲板。

竟把他的話當耳邊風?

褚相龍走出房間,穿過廊道,來到甲板上,看見成羣結隊的士卒們,拎着馬桶,嘩啦啦的把穢物倒入河裡,風一來,臭味便撲鼻而入。

百夫長陳驍站在甲板上,吆喝道:“倒完記得把恭桶刷乾淨。”

“好嘞!”

士兵們大聲應是,臉上帶着笑容。

褚相龍負手而立,面色陰沉嚴肅,喝道:“誰讓你們上來的。”

嘈雜聲頓時一滯,士兵們連忙放下馬桶,面面相覷,有些手足無措,低着頭,不敢說話。

褚相龍喝罵道:“是不是以爲人多,就法不責衆?喜歡上甲板是吧,來人,準備軍杖,行刑。”

俄頃,嘈亂的腳步聲傳來,褚相龍帶來的衛隊,從甲板另一側繞過來,手裡拎着軍杖。

“褚將軍,這,這”

陳驍大急,他之所以沒有立刻說明情況,告訴褚相龍是許銀鑼的允許,是因爲這會讓人覺得他在拱火,在挑唆兩位大人鬧矛盾。

而許七安恰好返回房間去了,他必然聽到了外面的動靜,如果真心肯爲禁軍們出頭,他會出來。

反之,則說明他不願意與褚將軍起衝突,畢竟這位褚將軍是鎮北王的副將,是手握兵權的大人物。

“褚將軍何故動怒啊,是我讓他們上來刷恭桶的。”

終於,禁軍們期盼的聲音從船艙裡傳出來,伴隨着輕盈卻用力的腳步聲,穿銀鑼差服的許七安,單手按刀,走了出來。

褚相龍回過身,凝視着許七安,咄咄逼人的語氣:

“你不知道我的命令?如果不知道,現在立刻讓他們滾回去,並保證再不出來。如果知道,那我需要一個解釋。”

陳驍硬着頭皮,抱拳道:“褚將軍,是這樣的,有幾名士兵染病,卑職束手無策,無奈求助許大人”

要麼很講義氣,要麼很聰明許七安心裡評價,嘴上卻道:“有你說話的地方?滾一邊去。”

陳驍低着頭,不再吭聲,眼裡閃過感激之色。

許銀鑼這是要把他摘出去。

訓斥完百夫長,許七安盯着褚相龍,沉聲道:

“褚將軍想要解釋?你自己去艙底一趟不就行了,如果能在那裡住幾天,感受會更加深刻。我已經決定了,以後,辰時初至辰時末,艙底禁軍可自由出入。午時初至午時末,可以自由出入。申時初至申時末,可自由出入。”

每天可以在甲板上活動六小時。

這既能有效改善空氣質量,也有益於士卒們的身心健康。

甲板上,士兵們面露喜色,興奮的交換眼神。風大浪大,艙底搖晃顛簸,再加上一股子的怪味道,悶的人想吐。

況且,還得在這樣的環境裡吃乾糧。身體不適是一方面,心裡上的折磨才最折騰人。

褚相龍淡淡道:“許大人不懂帶兵,就不要指手畫腳。這點苦頭算什麼?真上了戰場,連泥巴你都得吃,還得躺在屍體堆裡吃。”

說話的過程中,面帶冷笑的望着許七安,毫不掩飾自己的鄙夷和輕視。

許七安針鋒相對,反駁道:“褚將軍是久經沙場的老兵,帶兵我是不如你。但你要和我盤邏輯,我倒是能跟你說道說道。”

頓了頓,他跨前一步,盯着褚相龍,問道:

“你也說了是打仗,非常時期能與平日一樣?褚將軍手底下的兵,也是天天住茅廁,在屎尿味裡啃乾糧?

“這些士兵都是精銳,他們平時操練同樣辛苦,也知道打仗該怎麼打。但辛苦和受折磨不是一回事。養兵千日用兵一時,連兵都不知道養,你怎麼帶兵的?你怎麼打仗的?

“說白了,這些不是你的兵,你就不把他們當人看。”

說的好!

陳驍心裡大吼,這幾天他看着士兵氣色頹廢,心疼的很。因爲這些都是他手底下的兵。

褚相龍不把他們當人看,不就是因爲這些兵不是他的嘛。

養兵千日用兵一時,許銀鑼不愧是大奉的詩魁陳驍發自內心的敬佩,越想,越覺得這句話是至理名言。

士兵們低着頭,咬着牙,雖然沒有說話,但微微握起的雙拳,表露出他們內心的憤慨。

他們是最底層的士兵,的確沒地位,但士兵也是人,也有情緒。

褚相龍似乎被激怒了,表情既桀驁又兇狠,邁步向前,讓自己的臉和許七安的臉貼的很近,厲聲質問:

“你在教我做事?你算什麼東西。”

“我尋思着,是不是上次服軟的太快,讓你輕而易舉的得逞。以致於在你心裡,產生了錯誤認識?”

許七安後退一步,與褚相龍拉開距離。

這樣的舉動,在褚相龍眼裡,自然是露怯了。沒錯,許七安在他心裡的第一印象是:天賦極佳,但貪戀權位,可以用更大的權力駕馭、壓制。

這符合許七安在科舉舞弊案中表現出的形象,輕易的讓他得到了金剛神功,事後甚至不敢反悔,屁顛顛的把佛像送上門來。

很多武夫都願意給人當狗,縱使自身實力強大,卻向高官們卑躬屈膝,因爲這類人都貪戀權勢。

“難道不是?”褚相龍鄙夷道。

話音方落,他看見退開一步的許七安,忽然旋身,一招兇狠的鞭腿攔腰掃來。

沒有任何徵兆,說動手就動手。

褚相龍雙手交叉格擋,砰一聲,氣機炸成漣漪,他像是被攻城木撞中,雙腿滑退,後背狠狠撞在艙壁。

堅固的木牆咔擦斷裂。

一點金漆從許七安眉心亮起,迅速走遍全身,現出燦燦金身,一字一句道:“我脾氣很暴躁的,撲蓋仔。”

魏淵提點他,要和鎮北王的人打點好關係,這是爲了查案更加方便,不至於事事遭遇刁難。

但魏淵絕對不是要他卑躬屈膝,對鎮北王的人笑臉相迎,打了左臉,還湊上去右臉。

因爲,如果案子沒有頭緒,他這個朝廷委任的主辦官,可以平安無事的返京。如果真查出對鎮北王不利的證據,即使他和褚相龍是拜把子的交情,也無濟於事。

許七安早看不慣褚相龍了,趁着小老弟遇難,落井下石,謀奪他的金剛神功。

雙臂痠疼,牽動經脈舊傷的褚相龍,不敢相信的瞪着許七安。

他居然敢動手?

他真覺得自己一個小小銀鑼,得罪的起手握實權的將領、鎮北王的副將?

“將軍!”

褚相龍的衛隊勃然大怒,齊刷刷的涌過來,握着軍杖,對準許七安。

只要褚相龍一聲令下,他們就上去制服這個狂妄的小子。

“許大人!”

百名禁軍同時涌了過來,簇擁着許七安,表情肅殺的與褚相龍衛隊對峙。

他們的立場非常清晰,雖然禁軍與銀鑼是不同衙門,互不干涉,但許七安現在是主辦官,使團的最高領袖。

而且,就憑他剛纔那番話,就值得自己爲他拼一回命。

“統統住手!”

喝聲從船艙傳來,聞訊而來的幾名官員疾步走出。

都察院的兩名御史、刑部的總捕頭、大理寺的寺丞,他們身後是各自的侍衛、捕快。

兩名御史一上來就和稀泥,一疊聲的說:“有話好好說,兩位大人何必動手?”

大理寺丞看了眼裂開的牆壁,以及現出金身的許七安,陰陽怪氣道:

“許大人好身手,這身神功,恐怕整船人加一起,都不是您對手。”

“你們來的正好。”

褚相龍惡狠狠的瞪一眼許七安,把剛纔的事說了一遍,指着許七安說:

“士兵的事只是他挑事的由頭,真正目的是報復本將軍,幾位大人覺得此事如何處理。”

大理寺丞當即道:“船上有女眷,士兵不宜登上甲板。本官覺得,褚將軍的命令合情合理。”

刑部的捕頭淡淡道:“以我之見,許大人不妨賠禮道歉,禁軍返回艙底,不得外出。此事就此揭過。咱們此次北行,理當團結。”

都察院的兩位御史贊同。

三司官員的想法很簡單,首先,他們本身就不喜許七安,此子與刑部、大理寺、都察院都有過節。

其次,此次北行,與鎮北王的副將打好關係,是很有必要的。

甲板上的動靜,驚動了房間裡喝茶的王妃,她聞聲而出,看見通往甲板的廊道上,聚集着一羣王府婢女。

“發生了什麼事?”她皺了皺眉,習慣性的問話。

婢女們回頭,看了她一眼,有些不喜這個面生老婢女頤指氣使的語氣,嘰嘰喳喳的說:

“褚將軍和許銀鑼發生衝突了,差點打起來呢。”

“好像是因爲褚將軍不允許艙底的侍衛上甲板,許銀鑼不同意,這才鬧了矛盾。”

“哼,這許銀鑼好不識擡舉,居然敢和褚將軍動手,他可是我們淮王的副將。現在幾位大人都站在褚副將這邊,要求他賠禮道歉呢。”

“我雖然很仰慕許銀鑼,但這次是他不對嘛,這些大頭兵臭烘烘的,多礙眼啊。我們以後都不好去甲板吹風啦。”

王妃試圖擠開婢女,沒想到平日裡對她畢恭畢敬的丫頭們,非但不讓路,反而合理把她擋了回去。

王妃心裡好氣,看不見甲板上的景象,好在這會兒婢女們安靜了下來,她聽見許七安的冷笑聲:

“道歉?我是陛下欽點的主辦官,這條船上,我說了算。”

大理寺丞反駁道:“你是主辦官不假,但使團裡卻不是說了算,否則,要我等何用?”

刑部的捕頭頷首:“陛下的旨意是,三司與打更人協同辦案,許大人想搞一言堂的話,那恕本官不能認同。”

兩名御史贊同刑部捕頭和大理寺丞的話。

一下子,壓力就全在許七安這邊。

就算他倔強的不肯認錯,但當着所有人的面,被同行的官員排擠,威信也全沒啦王妃敏銳的捕捉到衆官員的意圖。

她不認爲這個在鬥法中叱吒風雲的男人會服軟,但眼下這樣的情況,服軟與否,其實不重要了。

在場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主辦官許銀鑼不得人心,同行的官員排擠他,打壓他。

這樣的固有觀念一旦形成,主辦官的威嚴將一落千丈,隊伍裡就沒人服他,縱使表面恭敬,心裡也會不屑。

“倘若是淮王遇到這種情況,他會怎麼做”王妃心想。

不知道爲什麼,她總是下意識的拿甲板上那個年輕人和淮王作對比。

對比之後,發現兩人的情況不能一概而論,畢竟淮王是親王,是三品武者,遠不是現在的許寧宴能比。

於是,王妃又在心裡嘀咕:他會怎麼做?

應該不會服軟吧那我可要看不起他了不對,他服軟的話,我就有嘲諷他的把柄她心裡想着,接着,就聽見了許七安的喝聲:

“諸將士聽令,本官身爲主辦官,奉聖旨前往北境查案,事關重大,爲防止有人泄密、搗亂,現要驅逐閒雜人等,褚相龍及其部署。”

當場,只有四名銀鑼,八名銅鑼抽出了兵刃,擁護許七安。

甲板上的百名禁軍一聲不吭,似乎不敢摻和。

場面沉寂了幾秒,一位士兵悄悄返回了艙底。

而後是一個兩個三個越來越多的士兵低着頭,離開甲板,返回艙底。

不多時,甲板清空了。

“嗤!”

褚相龍不屑的嗤笑聲顯得格外刺耳。

大理寺丞滿臉揶揄,幸災樂禍。

刑部捕頭嘴角勾了勾,雙手抱胸,靠着艙壁,擺出看戲姿態。

都察院兩名御史無奈搖頭。

突然,踩踏階梯的嘈亂腳步聲傳來,“噔噔噔”的連成一片。

百名禁軍去而復返,與剛纔不同的是,他們手裡的馬桶換成了制式軍刀。

他們是回艙底拿武器的。

陳驍按住軍刀,走到許七安身側,沉聲道:“拔刀!”

“鏘”

拔刀聲響成一片,百名士卒齊拔刀,遙指褚相龍等人。

“你,你們要造反嗎?”大理寺丞臉色微變,怒喝道。

陳驍沉默,舔了舔嘴脣,目光銳利的盯着大理寺丞,然後又看了一眼許七安,似乎只要許銀鑼一聲令下,他就敢上前砍了這個囉嗦的文官。

大理寺丞心裡一寒,下意識的後退幾步,不敢再冒頭了。

刑部捕頭從依靠牆壁,改成挺直腰桿,臉色從戲謔變成嚴肅,他悄悄握緊手裡的刀,如臨大敵。

身爲武夫的他從這些禁軍眼裡看到了堅韌的意志,揮舞鋼刀時,絕對不會猶豫。

褚相龍額頭青筋怒跳,他依舊不相信身爲鎮北王副將的自己,會遭遇這樣的待遇。這些低級士兵,居然敢對自己拔刀。

“楊硯!”

褚相龍低吼道:“你們打更人要造反嗎,本將軍與使團同行,是陛下的口諭。”

“聒噪!”楊硯的聲音從船艙裡傳出,語氣冷淡:“我不知道這件事。”

“你”

褚相龍臉色頓時一白,他神色幾度變幻,死死盯着許七安,咬牙切齒道:“你想怎樣。”

許七安迎着陽光,臉色桀驁,說道:“三件事,一,我剛纔的決定照舊,士兵們每天三個時辰的自由時間。二,記住我的身份,使團裡沒有你說話的地方。

“夠不夠清楚?”

褚相龍沉着臉,緩緩點頭。

許七安拎着刀走過去,冷笑道:“第三,給老子道歉。”

剎那間,褚相龍臉色略有扭曲,額角青筋凸起,臉頰肌肉抽動。

護送王妃事關重大,不能意氣用事褚相龍最後還是服軟了,低聲道:“許大人,大人有大量,別與我一般見識。”

許七安嘿了一聲:“懂事。”

身後,百名禁軍咧開嘴,露出了質樸的笑容。

шшш_тт kān_¢ ○

PS:感謝“半步鹹魚”的盟主打賞,感謝“錯過了散養的人”的盟主打賞。

這章寫的有點長,拖延了半小時才更新,本來想再拖半小時精修一下,只能先更新,回頭再精修章節。

(本章完)

855.第825章 功德359.第347章 夜談481.第462章 探索先帝墓20.第20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468.第449章 知己387.第373章 鎮國劍352.第340章 他,快成了?403.第387章 怒!(萬字大章)231.第225章 畏罪自殺346.第334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33.第33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749.第723章 初代的名字564.第542章 柴賢134.第132章 一夜致富399.第383章 開幕(一)930.第898章 出世936.第904章 前奏950.第916章 番外一:劫後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655.新年快樂!902.第870章 大劫的秘密423.第405章 斬敵849.第819章 互相傷害822.第794章 了卻因果248.第240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445.第426章 消失的起居郎398.第382章 暗流洶涌563.第541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802.第774章 越戰越勇28.第28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815.第787章 陸地神仙259.第251章 頭腦風暴451.第432章 恆遠的秘密761.第734章 使團入京371.第359章 三黃縣508.第489章 奇襲——白衣術士138.第136章 乾屍887.第855章 瘋狂的小龍人816.第788章 陽謀666.第641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280.第272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745.第719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161.第158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931.第899章 蠱神迷惑行爲675.第650章 十萬大山326.第314章 情報換丹藥848.第818章 殺招648.第625章 金剛838.第809章 李靈素求救(5500)632.第610章 交易632.第610章 交易943.第911章 絕境(一)186.更新晚點。601.第579章 青衣攔路98.第98章 上架感言926.第894章 集體會議(二)706.第681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302.第292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931.第899章 蠱神迷惑行爲221.第215章 許七安:我沒幹637.第614章 各方(求月票)127.第125章 青龍寺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612.第590章 京城諸事816.第788章 陽謀933.第901章 刺帝833.第804章 真正的七絕蠱377.第364章 我很中意他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392.第377章 覆盤755.第728章 區區不肖弟子329.第317章 辦法78.第78章 互相試探878.第846章 蠱神的信息574.第552章 遭遇389.白銀盟感謝單章。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673.第648章 稱帝318.開個單章,小母馬的。331.第319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463.第444章 妙計463.第444章 妙計231.第225章 畏罪自殺451.第432章 恆遠的秘密546.第525章 任務難度超高382.第369章 遇襲81.第81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539.第518章 聞人倩柔280.第272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140.第138章 女子國師400.第384章 開幕(二)686.第661章 刑天?606.第584章 曙光944.第912章 絕境(二)779.第751章 落子710.第685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662.第637章 秋後算賬30.第30章 化學課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
855.第825章 功德359.第347章 夜談481.第462章 探索先帝墓20.第20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468.第449章 知己387.第373章 鎮國劍352.第340章 他,快成了?403.第387章 怒!(萬字大章)231.第225章 畏罪自殺346.第334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33.第33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749.第723章 初代的名字564.第542章 柴賢134.第132章 一夜致富399.第383章 開幕(一)930.第898章 出世936.第904章 前奏950.第916章 番外一:劫後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655.新年快樂!902.第870章 大劫的秘密423.第405章 斬敵849.第819章 互相傷害822.第794章 了卻因果248.第240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445.第426章 消失的起居郎398.第382章 暗流洶涌563.第541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802.第774章 越戰越勇28.第28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815.第787章 陸地神仙259.第251章 頭腦風暴451.第432章 恆遠的秘密761.第734章 使團入京371.第359章 三黃縣508.第489章 奇襲——白衣術士138.第136章 乾屍887.第855章 瘋狂的小龍人816.第788章 陽謀666.第641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280.第272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745.第719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161.第158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472.第453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931.第899章 蠱神迷惑行爲675.第650章 十萬大山326.第314章 情報換丹藥848.第818章 殺招648.第625章 金剛838.第809章 李靈素求救(5500)632.第610章 交易632.第610章 交易943.第911章 絕境(一)186.更新晚點。601.第579章 青衣攔路98.第98章 上架感言926.第894章 集體會議(二)706.第681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302.第292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931.第899章 蠱神迷惑行爲221.第215章 許七安:我沒幹637.第614章 各方(求月票)127.第125章 青龍寺640.第617章 暗子(求月票)612.第590章 京城諸事816.第788章 陽謀933.第901章 刺帝833.第804章 真正的七絕蠱377.第364章 我很中意他780.第752章 問題不大392.第377章 覆盤755.第728章 區區不肖弟子329.第317章 辦法78.第78章 互相試探878.第846章 蠱神的信息574.第552章 遭遇389.白銀盟感謝單章。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673.第648章 稱帝318.開個單章,小母馬的。331.第319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463.第444章 妙計463.第444章 妙計231.第225章 畏罪自殺451.第432章 恆遠的秘密546.第525章 任務難度超高382.第369章 遇襲81.第81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539.第518章 聞人倩柔280.第272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140.第138章 女子國師400.第384章 開幕(二)686.第661章 刑天?606.第584章 曙光944.第912章 絕境(二)779.第751章 落子710.第685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662.第637章 秋後算賬30.第30章 化學課202.第197章 案情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