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

“哐當!”

人頭落地,發出清脆響聲,翻滾途中,帷帽脫落,露出一隻玄鐵鍛造,鑲嵌烏木的頭顱。

高空中的炮臺懸停不動,清光騰起,出現一位白衣男子,容貌普通,身高普通,氣質普通,是司天監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二師兄。

孫玄機負手而立,俯瞰着塔頂的阿蘇羅。

阿蘇羅則隨手一揮,讓那具造價昂貴的法器傀儡化作齏粉。

作爲不擅長肉搏的術士,孫玄機和其他體系的三品一樣,面對武夫時有着超強的警惕性。

而和其他體系的高手不同,精通煉器和陣法的術士,深諳氪金之道,能操作的空間更大,更加花裡胡哨。

這具法器傀儡是孫玄機的得意作品之一,它的身軀比四品武夫還要堅硬,軀幹上刻着九十九座小陣,兼具了傳送、守護、五行陣法等能力。。

雙臂是小口徑的火炮,四品高手硬吃一炮,都得身受重傷。

此外,它最核心的能力是刻在頭顱上的聚神陣,孫玄機可以分出一縷元神依附其中。

傀儡能在短時間內,爆發出三品術士的實力。

不過在元神依附傀儡時,孫玄機的本體不能行動,而傀儡的力量比起本體,會稍有不如。

因此,法器傀儡的實戰性不強,但在當誘餌方面,它簡直完美。

倘若阿蘇羅沒有後手,那麼孫玄機就順勢破開封印之塔,釋放神殊殘肢。

反之,則能試探出阿蘇羅的底牌。

顯然,這位修羅王幼子也不是簡單人物,他同樣有提前佈置。

“大奉的術士。”

阿蘇羅緩緩道,他殞落於甲子蕩妖戰役,而那時,術士體系已經出現一百年。

“應供!”

孫玄機則吐出這兩個字。

隨着他話音落下,與許七安交手的阿蘇羅化作金光消散。

三大羅漢果位之一,應供果位。

應供,顧名思義,應受天上人間的供養,爲佛門最玄奧果位。能證得應供果位的羅漢,皆是世上屈指可數的大慈悲者。

應供果位有兩大能力:許願和受供。

許願:香客獻上貢品,許下願望,執掌應供果位的羅漢便能實現香客的願望。

當然,這肯定存在限制,不可能實現任何願望。

受供:執掌該果位的羅漢,可主動索取貢品。

封印之塔內,有一顆應供果位的舍利子。

開戰之前,早有防備的阿蘇羅獻上貢品,向舍利子許願,願望是能得到一位與自身一模一樣的幫手。

舍利子迴應了他的願望,以應供果位的力量,召來一位與阿蘇羅一模一樣的幫手。

隨後,阿蘇羅本地隱匿在周圍。

從頭到尾,與許七安交手的一直都是舍利子“召喚”而來的幫手,並非阿蘇羅本體。

這個幫手受限於舍利子的位格,雖然完美復刻了阿蘇羅的能力,但修爲頂多三品初期。

且維持時間極短,只能用於一時,無法長久。

阿蘇羅在引誘許七安背後的同黨,他當然也可以選擇與複製體一起攻擊,但那樣只會打草驚蛇,嚇走許七安。

雙方還未交手,便已經各自佈局,設下陷阱。

結果是五五開。

“是我不久前的窺視,引起了你的警惕?”

許七安右手握緊太平刀,緩步走向封印之塔。

“廣賢菩薩早已料到南妖會趁佛門插手中原正統之爭時,伺機出手,收服十萬大山。”

阿蘇羅的聲音年輕而醇厚:“故委託我鎮守南疆。”

我討厭有腦子的敵人.........許七安雙膝一沉,利箭般的射向阿蘇羅,手裡的太平刀斬出刺目的刀光,扭曲空氣。

叮!

太平刀被兩根手指夾住,任憑刀氣噴吐,無法傷及阿蘇羅的金剛神體。

許七安陀螺般的旋轉起來,帶動太平刀旋轉,讓它得以從敵人的手指間掙脫。

收回手指的阿蘇羅淡淡道:“不得殺生!”

戒律力量降臨,讓他生不出戰鬥和抵抗的念頭。

鬥志消磨殆盡。

緊接着,阿蘇羅腦後的火環熄滅,威嚴的金色光輪取而代之。

他的氣質隨之大變,霸道、凌厲、肅殺,宛如一柄出鞘的絕世神兵。

浮屠寶塔應激旋轉,同樣震盪出森嚴霸道的鎮壓之力,試圖影響阿蘇羅,削弱他的力量。

嘭!

阿蘇羅握拳,無視浮屠寶塔的力量,擊中許七安胸口,打的他暗金色的皮膚寸寸皸裂,胸口瞬間凹陷。

以強攻著稱的殺賊之力,直接撕裂了金剛神功。

若是打不破金剛神功,阿蘇羅又怎有資格被稱爲菩薩之下,戰力第一?

許七安化身炮彈飛了出去,撞塌一座又一座房屋、殿宇,在南法寺犁出一條飄起塵煙的廢物。

失去主人加持的浮屠寶塔,想影響一位證得殺賊果位的羅漢,委實有些勉強。

這時,阿蘇羅忽然側身,一道暗金色的刀光擦着他掃過,消失在南法寺的建築羣中。

幾秒後,一座座樓房、殿宇裂開,像是被刀刃劃開的豆腐。

許七安藉助陰影跳躍,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阿蘇羅身後發動襲擊,因爲有天蠱“移星換斗”的能力掩蓋氣息,阿蘇羅的武者危機並未預警。

剛纔那一閃,純粹是憑藉自身的臨場反應。

但這也讓阿蘇羅失了先機,側身避開刀光的同時,許七安欺身而來,左手握拳,右手持刀,協調作戰。

噹噹噹!

他的拳頭就像一枚枚火炮,密集如雨的在阿蘇羅身上炸開。

阿蘇羅腦後的光輪收斂,熾烈的火環“轟”的一炸,照亮漆黑夜幕。

羅漢與金剛之間無縫切換。

本就高大魁梧的他,肌肉炸開,又膨脹了一圈。

當!

這位修羅金剛一個頭錘砸在許七安額頭,他以更強更霸道的力量,強行打斷許七安的連招。

眼前一黑,短暫失去意識的瞬間,許七安想起了浮香的話——阿蘇羅修行金剛法相失敗,轉修禪師體系。

一個有資格修行金剛法相的人,他的力量,他的氣機,至少也是三品大圓滿。

能打斷武夫連招的,只有更強大的武夫。

下一刻,攻守互換,阿蘇羅後腦火環熄滅,光輪亮起,拳頭裹挾着殺賊之力,在許七安身上打出一個個凹陷的深坑。

這下子,換成許七安陷入了被武夫連招的絕境。

而以阿蘇羅的實力,以殺賊果位的“不死不休”的傷害,即使一套連招殺不死生命力強悍的武夫,也能讓他狀態下滑,實力大跌。

勝利的天平因此傾斜。

見到這一幕,南法寺的僧人歡呼起來,真正的如釋重負。

阿蘇羅尊者是無敵的,一品不出,無人能勝他。

尊者,是對佛陀弟子的尊稱。

佛陀成道數千年,祂的弟子大部分已經湮滅在時光長河中。

當今佛門,能稱爲尊者的,只有伽羅樹菩薩、廣賢菩薩,再就是眼前這位修羅王幼子。

而像琉璃菩薩,度情度厄羅漢這些高層,在佛門算是後起之秀。

“諸位速速結陣,封鎖西院,別讓外賊和同夥逃走。武僧出寺協助城防軍滅火,捉拿縱火賊人。”

一位白鬚白眉的老和尚高聲道。

“是,盤法長老!”

衆僧人鬥志昂揚,方纔的驚恐和慌亂一掃而空。

在許七安“牽制”住阿蘇羅的時候,孫玄機也沒閒着,他站在炮臺邊緣,緩緩展開雙臂。

一道圓形陣法從他頭頂浮現,陣紋狀若扭曲的火焰。

十二架炮臺浮空而起,把自己投入到陣法中,方甫接觸,精鐵澆鑄的炮身迅速熔化,去除雜質,變成熾亮的鐵水。

這些鐵水懸浮在孫玄機頭頂,在白衣染上一層橘色。

第二道陣法成型,覆蓋成噸的鐵水,“嗤嗤”聲裡,鐵水迅速冷卻。

鐵水在冷卻過程中,一架口徑超大的炮管凝練而成,接着炮身也成型。

一架超大型火炮雛形誕生。

掌控陣法的術士,煉器基本已經告別火爐,告別凡火。

接着,孫玄機手指飛舞,虛空畫陣,一枚枚形狀各不相同,象徵着不同領域力量的陣紋誕生,它們有條不紊的烙印在超大口徑火炮上。

或用於加固炮身,或用於凝聚靈力..........十幾息間,數十座陣法刻畫完畢。

一架超大口徑法器火炮煉制而成。

“啪!”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孫玄機打了個響指,炮管上的陣紋逐一亮起,並引發連鎖效果,亮起了整個炮身的陣紋。

強大的靈力開始匯聚,炮口內亮起拳頭大小的光團,隨着靈力的凝聚,光團還在增大。

這個過程持續十秒左右,孫玄機突然吼道:

“好!”

話音落下,正對許七安窮追猛打,肆意宣泄暴力的阿蘇羅,胸口忽然凹陷,接着小腹、兩肋、後背、肩膀........身體各處出現不同程度的坍塌。

暗金色的皮膚宛如瓷器皸裂。

一剎那間,他的金剛神功崩潰,五臟六腑遭受重創,氣息迅速衰弱。

玉碎!

許七安發動了玉碎,把受到的所有傷害,返還百分之六十。

這是玉碎能做到的極限。

趁着阿蘇羅遭受重創,許七安融入陰影中,出現在遠處。

“啪!”

孫玄機打了一個響指。

轟!

炮管噴吐出熾烈的光芒,直徑一米的光柱籠罩了阿蘇羅。

整個南法寺被這道光柱照的亮如白晝。

衆僧怔怔的望着這道光柱,宛如直視太陽,刺激的眼球流淌出滾滾熱淚。

他們看不懂眼前突然反轉的劇情。

好強........許七安眯着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光柱。

浮屠寶塔的塔頂,浮現藥師法相的虛影,玉瓶中灑下柔和的金輝,治癒着他的傷勢,配合三品武夫強大的自愈能力,緩慢的拔除殺賊果位的力量。

不愧是佛門二品中以戰力著稱的殺賊果位,雖比不上鎮國劍的特性,但積少成多的情況下,也能剋制超凡武夫的自愈力..........

單打獨鬥的話,我贏不了阿蘇羅,玉碎也只能返還百分之六十的傷害,殺敵八百自損一千,幸好我有藥師法相.........

許七安心有餘悸的想着。

二加三的佛門高手,簡直強大到可怕。

“孫師兄的全力一擊,配合我的玉碎造成的傷害,阿蘇羅即使不死,也構不成威脅了。”

大局已定!

光柱維持了二十息左右,力量耗盡,緩緩消散。

阿蘇羅盤腿而坐的身影出現在衆人視線中,光柱擊打出一道深坑,他雙手合十,坐在坑中。

身上的袈裟已經燒燬,這位修羅王幼子的皮膚幾乎被燒燬殆盡,露出嫩紅色的,如蠟般熔化的血肉。

最觸目驚心的是他的腦袋,血肉燒燬,露出焦黑的頭骨。

臉部五官如同熔化的蠟人,扭曲在了一起。眼眶只剩兩個焦黑的孔洞,眼球不見了。

許七安的玉碎直接破了阿蘇羅的金身,並重創了他臟腑。

哪怕他及時施展禪功抵禦“炮擊”,但狀態不佳的情況下,面對三品術士的全力一擊,仍然難以倖免。

趁他病要他命........許七安身軀融入陰影,又從阿蘇羅的背影中冒出來。

太平刀斬落!

沒有了金剛神功的加持,以阿蘇羅現在的狀態,肉身擋不住太平刀的鋒芒。

只要斬下頭顱,再交給孫玄機封印,阿蘇羅面臨的只有生機耗盡徹底隕落這條路。

咚咚咚........

這時候,許七安聽見了鼓聲,密集的,沉悶的鼓聲。

儘管心裡詫異,但這並不妨礙太平刀的斬下。

叮!

銳利的金屬碰撞聲響起,太平刀斬出一片火星,它沒能斬下阿蘇羅的腦袋,被對方伸出的手掌擋住。

一隻漆黑如墨的手掌。

阿蘇羅燒燬的皮膚迅速再生,顱骨先是被嫩紅的血肉覆蓋,繼而被一層漆黑的皮膚包裹。

幾息之內,阿蘇羅傷勢盡復,同時也形貌大變,他整個人漆黑如墨,宛如深淵裡的惡魔。

“很久沒有釋放血脈之力了,久到我快忘記自己是修羅族最強的戰士。”

嘆息聲裡,阿蘇羅屈指一彈,太平刀險些脫離許七安的手。

直到此時,許七安才意識到,那密集的鼓聲,是阿蘇羅的心跳聲。

這.........看到這副模樣的阿蘇羅,許七安瞳孔微微放大,露出極爲震驚,極爲愕然的表情。

他如此失態,不是因爲恐懼阿蘇羅的強大。

而是他見過另一個擁有這種非酋皮膚的人。

神殊的漆黑法相!

血脈之力,這是修羅族的血脈之力?!

那神殊是..........

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三十章 化學課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
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十九章 斬首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九十四章 兇殺案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三十章 化學課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七十七章 洛玉衡的社死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