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

阿蘭陀。

藍天如洗,白雲悠悠。

悠揚空曠的鐘聲迴盪,一座座殿宇樓閣坐落在聖山之中,佛門僧人或盤坐聽經,或漫步在寺廟中,祥和寧靜一如往昔。

只是在遙遠的平原上,再也沒有西域百姓眺望聖山。

除了修行佛法的修士,西域真正做到了人煙絕跡。

失去普通信徒的供養,原本是件極爲致命的事,不是每一位佛門修士都能做到辟穀。

吃喝拉撒就是個巨大的問題。。

但佛陀庇佑了他們,祂修改了天地規則,賦予佛門信徒旺盛的生機。

只要身在西域,佛門修士便能擁有漫長的生命,餐風飲露亦可存活,不再依賴食物。

等到佛陀徹底取代天道,成爲九州世界的意志,獲得更大的權柄,祂就能賦予佛法體系的修士永恆不死的生命。

主殿外的廣場上,身穿紅色爲底,印有黃紋袈裟的少年僧人,看向身側突然出現的女子菩薩,道:

“薩倫阿古帶着所有巫師躲到巫神體內了,炎靖康三國很快就會被大奉接管。”

廣賢菩薩嘆道:

“這是必然的事,超品不出,誰能抗衡半步武神?三國的氣運已經盡歸巫神,沒了氣運,三國氣數便盡了,被大奉吞併乃天數。”

而失去了巫神教的幫助,佛門根本無法壓制大奉,兩名半步武神足以牽制佛陀,他們三位菩薩雖是一品,可大奉一品高手便有兩位。

還有阿蘇羅趙守這樣的巔峰二品,以及數量繁多的三品雜魚。

這些超凡強者聯合起來是股不容忽視的力量,足以抗衡,甚至殺死他們三位菩薩。

爲今之計,只有等巫神蠱神這些超品脫困,與祂們聯手分食中原。

琉璃菩薩精緻的眉頭,輕輕皺起:

“三國人口數量龐大,徒增大奉氣運,實在讓人擔憂。”

廣賢菩薩突然問道:

“你可知晉升武神之法?”

琉璃菩薩看他一眼:

“即使是佛陀,也不知道如何晉升武神。否則的話,神殊早就是武神了。”

廣賢菩薩喃喃道:

“是啊,連佛陀都不知道,那世上誰會知道?”

他沉吟片刻,望向傾國傾城的女菩薩:

“琉璃,你去一趟南疆。”

...........

司天監。

白衣術士想了想,道:

“你去伙房找監正吧,我只是一個小小的風水師,這樣的大事與我說沒用,稍後還得替人看風水選墳頭,時間寶貴的很。”

這話透出的意思明明是“我的時間很寶貴別妨礙我”,哪裡有一個小小風水師的覺悟.........淳嫣審視着眼前的白衣術士,懷疑他是司天監某位大人物。

畢竟這副姿態、口吻,不是一位七品風水師該有的。

“監正不是被封印了嗎........”

她沒有浪費時間,循着白衣術士的指點,快速下樓,途中又問了幾名白衣術士伙房的地點。

過程中,她明白最開始那位白衣術士真的只是七品風水師,因爲就連一個區區九品藥師對她這位超凡強者都是愛答不理的模樣。

他們明明很普通,偏偏卻這麼自信。

一路來到伙房,環首四顧,只看見一個黃裙少女大馬金刀的坐在桌邊,左燒雞右豬蹄,滿桌飄香四溢。

方桌的兩邊是髮絲微卷,眼眸淺藍,皮膚白皙的麗娜,龍圖的女兒。

以及小臉圓滾滾,模樣憨憨的力蠱部寶貝許鈴音。

“我家裡的橘子就要熟了,采薇姐姐,我請你吃橘子。”許鈴音說。

她的語氣就像是一個佔了別人便宜後,許口頭承諾的孩子。

“你家的橘子好吃嗎。”褚采薇很感興趣的模樣。

“好吃的!”小豆丁用力點頭,雖然她從未吃過。

但除了青橘,她覺得世上的食物都是好吃的。

褚采薇就趁機談條件,說:

“那我請你們兩個吃飯,你們要一人給我一個。”

廳裡兩株橘子,一株是麗娜的,一株是許鈴音的,她們早早便分配好了。

麗娜一聽,沉聲道:

“鈴音啊,你今年的束脩還沒給呢。師父的橘子你負責出了。”

聞言,許鈴音皺起淺淺的眉頭,陷入前所未有的焦灼。

見狀,麗娜把手裡的豬頭肉塞到許鈴音碗裡:

“我把肉給你,換你的橘子。”

許鈴音一想,覺得自己賺了,欣然道:

“好的!”

這麼騙一個孩子真的好嗎..........淳嫣咳嗽一聲,道:

“麗娜。”

麗娜轉過頭來,臉上揚起笑容:

“淳嫣首領,你怎麼在司天監?”

淳嫣沒時間解釋,問道:

“監正何在?”

褚采薇轉過頭來,可愛圓潤的臉蛋,又大又圓的眸子,宛如活潑可愛的鄰家妹子。

“我就是呀!”鄰家妹子說。

........淳嫣張了張嘴,表情僵硬的看着她。

..........

“蠱獸誕生了?”

許府,書房裡,許七安望着坐在桌對面的心蠱部首領,眉頭緊鎖。

極淵廣袤,地形複雜,而且蠱術詭異莫測,強大蠱獸們肯定都精通藏身之術,儘管蠱族首領們隔三差五深入極淵清理強大蠱獸,但難保有漏網之魚的存在。

“情況如何了。”他問道。

“新生的兩隻蠱獸分別是天蠱和力蠱,前者表現出了超高的智慧,與我們交手負傷後,便與那隻力蠱獸躲進了極淵。”淳嫣簡單的講述着情況:

“極淵中的蠱神之力已經非常濃郁,即使是超凡強者待久了,也會受到腐蝕,很可能導致本命蠱變異。

“而且那隻天蠱擁有移星換斗之力,再配合力蠱的強大,在極淵裡出手襲擊的話,除了跋紀、龍圖和尤屍,其他人都有性命之危。”

蠱神進一步掙脫封印了.......許七安心裡一沉,道:

“力蠱獸的智慧應該不高,它和配合天蠱獸?”

沒記錯的話,蠱獸都是瘋狂的,欠缺理智的。

淳嫣無奈道:

“許銀鑼應該知道,蠱族七個部族中,其餘六部以天蠱部爲首。而你體內的七絕蠱,也是以天蠱爲根基。

“可知這是爲何?”

許七安雙手十指交叉,擱在胸口,背靠大椅,道:

“請說。”

他對這位心蠱部首領非常客氣,不是因爲對方美貌知性,而是當初借兵時,心蠱部把族內一般的飛獸軍派了出來。

給出了極大的誠意。

許七安牢記這個情分。

淳嫣說道:

“如果把力蠱比作蠱神的氣血和體魄,其他蠱術比作法術,那麼天蠱則是蠱神的元神。”

聽到這裡,許七安明白了。

“天蠱天生能讓其餘六蠱臣服。”他點了點頭,把話題轉回正軌:

“極淵裡的兩尊蠱**給我來處理,這件事後,我希望蠱族能遷到中原來。”

聽到這樣的要求,淳嫣沒有絲毫猶豫,反而鬆口氣,心裡稍安,微笑道:

“多謝許銀鑼照拂!”

話音落下,她看見許七安揚起手腕,戴上手腕的那枚大眼珠子瞬間亮起,接着,他消失在書房。

在空間傳送和超越音速的飛行相互搭配下,許七安很快抵達南疆。

剛臨近蠱族聚居地,他感覺七絕蠱微微一疼,傳遞出“飢渴”的念頭。

它要進食!

“空氣中瀰漫的蠱神之力濃郁了很多,極淵附近不能再住人了。”

他身影連續閃爍了幾次後,抵達極淵外的原始森林,看見了堵在極淵外的六位首領,也看見了枝丫愈發扭曲,已經完全畸形的樹木。

“許銀鑼。”

見到他的到來,龍圖極爲振奮,其他首領也相繼靠攏過來,迎接他的到來。

“淳嫣已經告訴我情況。”許七安頷首招呼後,長話短說的做起安排:

“諸位助我封鎖極淵各個方位,我去把它們揪出來。”

毒蠱部首領跋紀沉聲道:

“天蠱的移星換斗非常麻煩,想找出它們,要花費極大的功夫。”

極淵上空籠罩着一層濃霧,七種色彩雜糅而成的濃霧,代表着蠱神的七股力量。

過於濃郁的蠱神之力不但會侵蝕蠱師體內的本命蠱,還會干擾蠱師對周圍環境的判斷。

他們不敢深入極淵,而極淵裡的蠱獸也不敢出來,陷入僵局。

這纔不得不向許七安求助。

在跋紀等首領看來,許七安當然不懼怕蠱神之力和超凡蠱獸,但也得花費不少精力,才能揪出它們。

“不必那麼麻煩!”

許七安俯瞰着偌大的極淵,“半刻鐘,我讓它們乖乖出來。幾位退後!”

幾位首領不知道他的打算,依言推到極淵邊緣。

許七安握緊雙拳,讓周身肌肉一塊塊膨脹、紋起,伴隨着他的蓄力,半步武神的力量瘋狂奔涌,化作一股股向下的狂風,壓的底下原始森林樹木成片成片的倒塌。

天空電閃雷鳴,烏雲蓋頂。

一股股氣機形成的狂風籠罩極淵,所過之處,樹木折斷,蠱獸殞命。

從外圍到大裂谷深處,蠱獸成批成批的死去,或死於可怕氣機,或死於半步武神散發的氣息。

到了半步武神這個境界,已經不需要任何法術,就能輕易釋放覆蓋範圍極廣的殺傷領域。

根本不需要親入極淵搜捕超凡蠱獸。

清朗的天空瞬間烏雲密佈,天色暗沉沉的,彷彿深夜。

摧毀一切的颶風肆虐着,捲起折斷的枝丫和樹葉,飛沙走石。

一副災難來臨的模樣。

龍圖跋紀等首領,就如同災難中的普通人,臉色蒼白,不停的後退。

他們不是畏懼這副景象,“天災”雖然造成極爲誇張的視覺效果,但其實只是半步武神散發力量的附帶產物。

真正讓他們恐懼的是半步武神的威壓,心臟不由自主的悸動,彷彿隨時都會停跳。

身爲超凡境蠱師的他們,面對天空中那個年輕人時,弱小的就像凡人。

同時,他們明白了許七安的打算,這位站在巔峰的武夫,打算一次性滅殺極淵裡全部蠱獸,剩下的,還活着的,就是超凡蠱獸了。

超凡境以下的蠱獸,不可能在他的威壓下存活。

簡單又粗暴,不愧是武夫。

半刻鐘不到,兩尊黑影衝了出來,它們體型龐大,分別是兩丈高的黑毛巨猿,毛髮堅硬如鋼鐵,肩上長着兩顆腦袋,每顆腦袋都有四隻赤紅的,閃爍兇光的眼睛。

渾身爆炸般的肌肉是它最明顯的特徵。

另一隻體型偏向,也有一丈多高,外觀類似飛蛾,一隻色彩豔麗的飛蛾,它擁有一雙充滿智慧的眼睛。

飛蛾撲扇着翅膀,在狂風中東搖西晃,朝許七安發出臣服的意念。

兇狂的巨猿齜牙咧嘴,像是恐懼到極點的野獸,只能通過扮兇相來給自己壯膽。

臣服.......許七安想了想,伸出手掌對準兩尊蠱獸,用力一握。

嘭!嘭!

兩尊蠱獸毫無反抗之力的炸開,屍塊和鮮血紛飛如雨,元神煙消雲散。

許七安適時收斂氣息,讓狂風平息。

這一幕看在衆首領眼裡,深受震撼,兩尊蠱獸都是超凡境,單對單的話,恐怕也不比他們差多少。

可在半步武神面前,真的只是隨手捏死的蟲子。

解決掉兩隻蠱獸後,許七安沒有返回地面,而是一頭扎進極淵,來到了儒聖的雕塑前。

他瞳孔微微一凝。

儒聖的頭碎了,身軀遍佈裂紋。

“蠱神比巫神更強,它甚至不用三個月就能徹底掙脫封印。”

許七安低頭,凝視着下方幽深的地縫,沉聲道:

“蠱神!”

極淵裡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動靜。

過了一會兒,宏大縹緲的聲音傳入許七安耳中:

“半步武神。”

許七安問道:

“你知道如何晉升武神嗎。”

“知道!”

宏大縹緲的聲音響起,蠱神的回答出乎許七安的預料。

“請蠱神指教。”許七安語氣連忙好了幾分。

“把腦袋砍下來,然後去西域獻給佛陀。”蠱神如此說道。

........許七安語氣頓時惡劣幾分:

“你耍我?”

蠱神平靜得回答:

“是你先耍我。”

許七安無言以對,見薅不到蠱神的羊毛,只好返回地面,召集首領們,吩咐道:

“諸位立刻召集族人前往中原,暫住關市邊的集鎮。”

懷慶在邊境建關市,此時恰好有了用武之地。

尤物鸞鈺邁着兩條大長腿過來,膩聲道:

“許銀鑼,你來娶我過門啦。”

其他首領默默看來。

許七安一本正經道:

“鸞鈺首領,請自重。”

私底下傳音:

“小妖精,晚上再處理你。”

龍圖滿臉興奮:

“我們力蠱部今日就可以舉族遷徙。”

還好是秋收季節,糧食充足,不然想想就心疼..........看着兩米高的壯漢躍躍欲試的表情,許七安嘴角抽搐。

以後大奉的茶館和酒樓要在門口貼一張告示:

力蠱部人不得入內!

等衆人離開後,極淵恢復平靜,又過了小半個時辰,儒聖雕塑邊白影一閃,青絲寸寸飛揚,國色天香的女子菩薩立於懸崖畔,雕塑邊。

她雙手合十,微微躬身,朝極淵行了一禮,嗓音空靈:

“見過蠱神!

“晚輩奉佛陀之諭,前來請教幾個問題。”

頓了頓,沒等蠱神迴應,她自顧自問道:

“如何晉升武神。”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七章 密摺(6000)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盟主感謝章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三十三章 密會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五十九章 躺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八十八章 放肆開個單章,小母馬的。
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七章 密摺(6000)第六十六章 萬妖國主顯神威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盟主感謝章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八十二章 海底古戰場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四十章 大日如來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第三十三章 密會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七十一章 勾心鬥角(大章)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十三章 許什麼騾?(5600)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五十九章 躺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一百八十九章 一詩驚四座第八十八章 放肆開個單章,小母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