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

右邊的妖媚女子回覆道:

“夜姬長老昨夜去南法寺刺探情報,做最後的確認,誰知重傷而回,昏迷後便再沒醒來。”

左邊的豔麗女子補充道:

“夜姬長老受的傷很古怪,體內一股力量持續磨滅生機,無法拔除,我們也不知道她能否撐到明日,只能等青木護法過來了。”

叫做“紅纓”的鳥妖眉頭緊鎖,忽然,高亢的猿啼聲震動四野,循聲望去,南邊的山峰上立着一隻白猿,仰頭嘯月。

“這隻惹人厭的猴子怎麼也來了.........”

紅纓厭惡的“啐”了一聲,臉上迅速揚起笑容,看着猿猴在樹梢間騰躍,最後“轟”一聲砸在山谷裡。

“袁護法,可算把你盼來了。”

紅纓露出熱情的笑容。身爲夜姬長老麾下的三大護法,他向來很重視“同僚”之間的和諧。。

白猿落地後,迅速化作一名高瘦男人,額頭高闊,嘴脣厚實,乍一看,外貌介於人族和猴子之間。

相比起醜陋的外表,白猿有一雙蔚藍色的眼睛,澄澈的彷彿能映照出世間的一切。

白猿看了滿臉堆笑的紅纓一眼,蔚藍的眸子似是看穿內心,語氣平淡:

“你的心告訴我:真是倒黴,這隻惹人厭的死猴子怎麼還沒死。”

紅纓表情一僵,尷尬的“哈哈”兩聲,正不知該如何迴應,山谷裡的樹木,突然劇烈搖晃起來。

茂密的樹林搖曳,像一個個復活過來的巨人,張牙舞爪。

樹林搖曳中,拋灑出一道道瑩綠色的光點,它們在天空中凝聚,猶如螢火蟲組成的星河。

最後凝聚成一株參天大樹的虛影。

這株大樹的枝葉往外延伸,層層疊疊,宛如雲蓋。

整座山谷,就被它的枝葉蓋住。

巨樹虛影投下一道綠色光束,凝聚成一位綠髮,綠須,綠眉的老者,手裡拄着一根藤蔓纏繞而成的柺杖。

“青木護法!”

猿猴、紅鳥,以及兩名妖媚女子,同時行禮。

渾身綠光的老者微微頷首,聲音滄桑溫和:

“夜姬長老在裡面?”

紅纓忙說:

“就等您了,夜姬長老探查南法寺時,發生了些意外,情況危急。”

當即把兩個女妖的話轉述了一遍。

無法拔出的力量.........青木護法心裡一沉,道:

“帶本護法進去看看。”

左邊的女妖盈盈施禮:“幾位護法,裡邊請!”

三位護法隨着她進入洞窟,甬道寬敞,石壁上插着火把,每個二十步,便有一名貌美女子侍立。

不愧是狐族,個個都是頂尖的大美人.........紅纓欣賞着女妖們豔麗的外表。

“不愧是狐族,個個都是頂尖的大美人。”白猿護法沉聲道。

紅纓臉色一僵,笑道:

“袁護法倒是性情中人。”

白猿看他一眼:“我說的是你的心聲。”

看到此消息的都能領現金。方法:關注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

穿過十幾丈深的甬道,前方是一座巨大的石窟,地面鋪設獸皮,擺有圓桌圓凳、屏風、盆栽等物品,宛如人類女子的閨房。

最醒目的是一張帷幔垂下的大牀,做工精緻,雕刻着栩栩如生的狐狸。

侍立在牀邊的女妖,立刻掀開牀幔,焦慮道:

“青木護法,您快看看吧。”

青木護法是萬妖國的醫道聖手,擅長煉丹、種植草藥,他潛心研究醫道時,術士體系還沒出現呢。

牀上躺着一位身姿曼妙的女子,沉睡不醒。

她臉蛋尖俏,秀眉又長又直,五官精緻妖媚,此時,這張妖嬈勾人的俏臉,失血蒼白,昏睡中微微皺眉,似是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青木護法走到牀邊,從輕裘中抓出女子雪白皓腕,扣住,渡送瑩綠色能量。

啵~

夜姬身上彈起一道金光,把青木護法震飛,他身軀迅速崩解,化作綠色光點。

俄頃,綠色光點重新凝聚成老者。

“殺賊果位!”

青木護法臉色凝重。

“什麼?”

鳥妖紅纓臉色大變,驚呼出聲,他終於明白“無法拔除”、“持續磨滅生機”的原因。

作爲萬妖國新生代的護法,沒有經歷過當年的佛妖大戰,但二十年前的山海關戰役,他是參加了過的。

殺賊果位是羅漢三大果位中,最具攻擊力的果位,號稱菩薩之下,佛門最強殺伐手段。

殺賊果位的最大特點——不死不休!

“本護法也無能爲力。”

青木護法搖搖頭:“只能請國主出手了。”

殺賊果位的力量非藥石能醫,必須用相等位格的力量才能對付。

“可國主出海了,不在九州大陸........佛門如今擁有殺賊果位的羅漢,只有度厄一人,他,他怎麼來南疆了?佛門大小乘之爭已經結束了?”

紅纓臉色難看:“國主若是趕不回來,夜姬長老該怎麼辦。”

一時間沒人迴應,白猿護法和青木護法神色凝重。

青木護法低聲道:

“她只能兩天時間了,兩天之後,殺賊果位的力量會摧毀她的肉身和元神。”

就在這時,呢喃聲響起,牀上的佳人被剛纔的動靜驚醒,緩緩睜開眸子。

一雙勾人的狐媚眼。

“夜姬長老。”

紅纓等人圍上去。

夜姬目光轉動,掃過衆人,聲音平淡中透着虛弱:

“你們來了........”

青木長老點頭,沉聲道:“夜姬長老,傷你的人可是度厄羅漢?”

夜姬輕輕搖頭:“是阿蘇羅。”

阿蘇羅?白猿和紅纓兩位新生代護法相視一眼,從彼此眼裡看到了疑惑。

這個名字聞所未聞。

活了無數歲月的青木長老,臉色陡然大變:

“阿蘇羅,修羅王幼子?他不是早就隕落了嗎。”

夜姬亦是困惑茫然,無法回答。

紅纓問道:“青木護法,阿蘇羅是誰?”

WWW• ttКan• C〇

青木長老臉色變幻,隔了一陣,才緩緩道:

“阿蘇羅是阿修羅的另一種叫法,它是一個稱號,只有修羅族中最強大的戰士才能擁有。

“上一代的阿蘇羅是修羅王。自從修羅王被佛陀以封魔釘鎮在阿蘭陀山底,身死道消後,修羅王的幼子便成了新一代的阿蘇羅。

“他目睹了父親和兄長的慘死,爲了族羣的延續,帶頭皈依了佛門,最後修成羅漢果位。

“他非常強大,在當時被譽爲菩薩之下,佛門戰力第一人。

“阿蘇羅本身就是極其強大的戰士,皈依佛門後,苦修金剛神功,凝練金剛體魄。而後因修行金剛法相失敗,專修禪師體系,得證殺賊果位。”

羅漢果位加金剛體魄.........僅是聽其描述,紅纓護法就能想象那位阿蘇羅的強大和可怕。

白猿護法道:“他後來隕落了?”

青木長老點頭:

“當年的佛妖之戰中,他被我們的國主親手斬殺。”

說到這裡,渾身綠色的老者看一下夜姬,道:

“豈料他竟沒死,這可比度厄羅漢要棘手多了。國主謀劃的事,恐怕難以繼續。”

前一個國主,指的是當年萬妖國的國主。

後一個國主,指的是如今的國主,當年的公主。

夜姬望着紅纓,道:“紅纓護法,見到熊王了嗎,可有請他出山?”

見衆人看來,紅纓苦笑搖頭:

“熊王要睡覺,不願意跋山涉水,我沒能請動他,不,我甚至不敢靠近他.........”

雪上加霜的情報。

青木護法嘆息一聲:“爲今之計,是想辦法拔除夜姬長老體內的力量,保命要緊。”

夜姬撐起身子,道:“爾等先出去,我要聯絡娘娘。”

紅纓護法等人如釋重負,退出了石窟。

夜姬掀開輕裘,從牀底拉出一隻木箱子,取出一尊巴掌大小的狐頭青銅香爐;一根黑色的的香。

她搓亮黑色的香,插入香爐。

青煙嫋嫋,夜姬深吸一口氣,將青煙吸入鼻中。

俄頃,一股強大的意志從她體內甦醒,左眼的清光溢出,右眼如常。

“殺賊果位........”

嬌媚性感的聲線,從她紅脣裡飄出:“你遇到了誰?”

夜姬低聲道:

“娘娘,我在南法寺遭遇了阿蘇羅,他竟沒有殞落。

“昨夜我潛入南法寺,探查陣法位置,做最後的確認,看見了守在陣法之外的阿蘇羅。

“當時我與他相隔甚遠,他僅是一聲冷哼,便將我擊傷。若非我遁術高超,怕是回不來了。”

九尾天狐默然片刻,嘖了一聲:

“娘當年沒有殺死他?我明白了,是掌控“大輪迴法相”的廣賢菩薩保住了他,送他轉世重修。只有這樣,他當時纔有一線生機。

“五百年後歸位。”

夜姬愁眉不展:

“請娘娘救我。

“解印神殊的計劃,恐怕難以執行了,除非娘娘迴歸。”

九尾天狐笑道:

“我可救不了你,我的意志可以壓制殺賊果位,但你無法一直承受我的意志俯身。兩日之後,必死無疑。

“至於我們的計劃,呵,雲州逆黨已經稱帝,中原的正統之爭蓄勢待發,伽羅樹菩薩必定出山,而佛門損失了度難和度凡,以及度情羅漢。

“琉璃菩薩被監正打傷,廣賢和度情坐鎮阿蘭陀,南疆佛國正是空虛之時。現在不解開封印,更待何時。”

夜姬苦澀道:“奴婢死不足惜,只是,只是熊王並未如約而來,以我等微末道行,縱使粉身碎骨,也無法完成娘娘交代的任務。”

九尾天狐笑吟吟道:

“你可不想死,你現在惜命着呢。”

夜姬臉色微變。

九尾天狐繼續道:“那隻懶熊不來便不來罷,本座給你找了一位幫手,即日就到,耐心等待着吧。伺候好他,或許可以救你一命。”

夜姬警惕道:“誰?”

九尾天狐促狹笑道:“到時便知,嘖嘖,如此花容月貌,本座早就準備好待價而沽,安心等待吧。”

夜姬左眼的清光收斂,黑色的香熄滅。

她盤坐在桌邊,沉默許久,臉色略顯沉重的把香爐和香收好。

隨後吩咐侍立在石窟外的妖女去請三位護法。

等紅纓等人返回,夜姬盤坐在牀榻,語氣冷淡:

“娘娘說,近期會有人來相助,爾等耐心等待。”

三位護法神色一喜,紅纓追問道:

“是何方神聖?”

夜姬臉色更冷,淡淡道:“不知。”

咦,夜姬長老似乎很不開心..........紅纓敏銳察覺到她的態度變化。

白猿看他一眼,道:

“夜姬長老,紅纓問您,爲何不太開心?”

夜姬蹙眉,望着紅纓,不悅道:“多事!”

“........”

鳥妖張了張嘴,無言以對。

..........

浮屠寶塔內。

白姬趴在第三層的窗戶邊,兩隻小爪子死死抓住窗框,半個身子垂掛。

它興奮的扭頭:“下面就是十萬大山邊緣區域啦。”

說話間,兩支後肢在牆上剮蹭幾腳,哀求道:

“許七安你抱抱我,我好累........”

許七安是個善解人意的,捏住它的後頸,把它提在半空。

“不是這樣,不是這樣,很難受的........”

白姬四肢胡亂撲騰。

許七安沒搭理小狐狸的抗議,俯瞰着下方的地貌。

他一度懷疑自己來到了原始森林,下方羣山連綿,茂密的樹林幾乎遮蓋了地表。

發達的水系宛如經絡,遍佈山林。

“這應該算是山地吧,只不過面積太大了,到處都是山,到處都是原始森林.........

“氣候很舒服,不冷不熱,如果大奉的百姓能逃到這裡,就能免受寒災之苦,可惜南疆十萬大山,離大奉疆域太遠了,這個年代,交通並不發達,不可能有災民能徒步走到這裡.........”

許七安思緒萬千,感慨道:“這就是你們南妖歷代生活的十萬大山?”

真是寶地啊,資源充沛的難以想象。

如果大奉能打下這片領地,光是木材資源,就取之不盡。

“浮.......”

許七安回頭看一眼向塔靈老和尚請教佛法的慕南梔,壓低聲音:

“快說,你夜姬姐姐在哪裡。”

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四十章 結盟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
第五十六章 守門人是誰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八十一章 徐謙就是許七安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四十五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七十五章 槍意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十五章 搏一搏,單車變摩托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四十章 結盟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四十三章 題字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九十章 許公子開堂講課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零一章 他來了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