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美夢

騙子.......九尾狐翻了個白眼,但還是忍不住降低高度,一邊防備許七安襲擊,一邊問道:

“你踩到什麼了?”

許七安沒回答,一頭扎入岩漿裡,摸索片刻,從岩漿底摸出一個物件。

銀髮妖姬翩然掠下,浮在岩漿之上,探頭看去,許七安手掌心裡捧着的是一塊火紅色的骨頭,銅盆那麼大,它表面刻滿了不規則的火焰紋路。

“這似乎是某個大型動物的脊椎骨,準確的說,是其中一塊脊椎骨。”

許七安低頭審視着銅盆那麼大的骨頭,分析道:

“它的主人體積目測超過五丈,但在神魔中屬於矮個子,你說這裡會不會是這位神魔的死亡之地?”

根據他的經驗來判斷,這截脊椎骨應該是那位神魔的核心,存儲着與生俱來的靈蘊。

骨頭在這裡,那麼這片岩漿覆蓋的地域,多半是這位神魔隕落的地方。

“這座島是神魔古戰場之一,那麼此地自然是祂的隕落之地,難不成祂死之後,會有好心的神魔的替祂入土安葬?”

九尾狐覺得他問的都是廢話。

“可我一直想不通,爲何神魔死後會有如此誇張的異變,有化身島嶼的,有把周圍變成火海的........要說祂們的戰力堪比超品,我不信。。

“祂們甚至連我都不如,可我要是隕落了,最多就是一具萬劫不磨的軀殼。”

許七安看着她,希冀能得到答案。

銀髮妖姬漂亮的眸子往上看了看,做出沉思狀,然後搖頭道:

“沒人能回答你這個問題,神魔是特殊的生靈,你就當是祂們與生俱來的能力吧。”

等許七安點頭,她說道:

“骨頭你留着,世所罕見的極品材料,把它交給術士,說不定能煉出一件絕世神兵。”

烙印着神魔靈蘊的骨頭,外頭很難找到相似的材料。

所以許七安很不客氣的收了起來。

穿過這片火焰繚繞的區域,他們先後經歷了數片神魔隕落地,有充斥着堪比天劫的雷區;有遊蕩着石頭人的沼澤;有進入之後水分快速流失,出來後兩個人都快變成乾屍的區域。

九尾狐的獸皮裹胸都變的鬆垮了。

好在這些情況都屬於可以應付的危機,不會對兩人造成太致命的威脅。

這座遠古神魔遺蹟面積極大,許七安估測兩人前行至少有一百多裡,但依舊橫穿神魔島。

在他們又突破一處神魔死後遺留的區域後,前方出現一片黑色的荒野,沒有草木,荒涼死寂。

九尾狐和許七安對視一眼,這種沒有異常的地方,往往是最危險的。

因爲看不見異常,你便無法針對性的防禦。

“那裡似乎是腳印。”

九尾狐眼尖,指着西面某處,輕聲說道。

兩人御風而起,從高處俯瞰,那確實是腳印,一隻羊的蹄印,根據蹄印的大小判斷,其主人的體型大概比城牆還高。

“只有一隻腳印?”

許七安皺眉,想拔高高度,但頭頂已是緩緩流淌的薄霧。

他和九尾狐當即返回地面,許七安道:

“老規矩,我去探路!”

荒能平安無事的路過此地,沒道理他不可以。

在肉身防禦和再生能力這方面,許七安甚至覺得自己不比那位曾經的超品神魔差。

“小心點。”九尾狐象徵性的提醒一句,她對許七安很有信心。

許七安朝着荒蕪的黑色平原行去,一步兩步三步........這個過程中,銀髮妖姬緊緊的盯着他,但沒有任何事發生。

四步五步........當許七安踏出第六步時,他突然消失了,詭異的消失了。

“許寧宴!?”

九尾天狐當即展開神念,探查四周情況,同時高呼許七安的名字。

她的聲音在曠野中迴盪,得不到任何迴應。

荒的腳印也只有一個,祂也無緣無故消失了?銀髮妖姬略作沉吟,心裡有了猜測,果斷飛起,衝向黑色荒野。

她剛飛出一小段距離,眼前一花,景物一變,接着感覺有什麼東西撞到了自己的胸口。

耳邊傳來許七安甕聲甕氣的話:

“是什麼矇蔽了我的眼睛?”

銀髮妖姬嘴角抽搐的低頭,恰好看見許七安從她胸口擡起頭,兩人目光交匯,後者嘿了一聲:

“太客氣,太客氣了!”

九尾狐面無表情的後掠,不給他繼續吃豆腐的機會,邊環顧四周,邊蹙眉道:

“空間?”

許七安還停留在洗面奶的餘韻裡,慢了半拍才點頭:

“我也是這麼想的,隕落在此地的神魔掌控的應該是空間相關的力量。這裡遍佈着紊亂的空間,沒有主人操縱的情況下,會把貿然進入此地的生靈隨機的、無序的傳送。”

九尾天狐沉吟道:

“那該如何闖過這片區域?”

許七安聳聳肩:

“走一步看一步,空間是極高深的法術,據我目前所知,只有術士的傳送和琉璃菩薩的無色結界,涉及到空間領域。”

九尾天狐說道:

“謹慎一些,神魔靈蘊留下的區域遍佈危機,絕不是隨機無序的傳送那麼簡單。就算只是這樣,但別忘了,荒很可能還在這片區域。”

許七安笑道:

“如果是這樣,我的危機預感會給出反饋。”

剛纔之所以被九尾狐用洗面奶糊臉,是因爲他武者的危機預感沒有給出反饋,事實證明,這確實沒危險。

不但沒危險,還有點爽。

他邊說着,邊往前走,忽然聽見身後傳來九尾狐的悶哼聲。

扭頭回看,吃了一驚,銀髮妖姬的下半身不見了,她從小蠻腰位置被腰斬,上半身留在原地,下半身不知去了哪裡。

這........許七安眉頭皺了起來:

“空間是支離破碎的?”

九尾天狐低頭看着不翼而飛的下半身,沉聲道:

“不但支離破碎,還不停的變化移動。”

如果把正常的空間比作一面穩定的鏡子,那麼這裡的空間是一塊塊碎片組成的鏡子,且碎片會不停的移動。

進入這裡的生靈,身處某個碎片時,會隨着碎片的移動而移動,宛如瞬移。

可當身子處在不同的碎片裡,當它們移動時,就會出現九尾天狐這樣的情況。

身體會被切割的支離破碎。

許七安想了想,問道:

“你能感受到那部分身體的位置嗎?”

如果是他,下半身會自己跑過來,因爲下半身也是有“腦子”的(元神)。

可九尾狐不是一品武夫,未必有這樣的能力。

九尾狐點頭:

“我能感應到它位置,但它在不停的移動,時間長了,我可能就感應不到它了。而且........

“它會本能的再生,嘗試修復自身。

“必須趁它修復身體前找到它。”

她目前還保留着半身狀態,因爲再生是要消耗氣血精華的。

沒記錯的話,三位神魔後裔的精血全在她的尾巴里........許七安本來想提醒她的,但見國主秀眉緊蹙,一副急着要找回下半身的樣子,似乎忘記這茬了。

許七安默默把話嚥下去,當做沒這回事。

“到我背上來,這裡的空間切割應該傷不了我。”

許七安提議道。

銀髮妖姬沒有逞強,上半身飄到許七安背上,兩條藕臂勾住脖頸。

循着她的指示,許七安大步前往,期間經歷了數次“放逐”,花費一定時間後,終於找到了九尾狐的下半身........不,用下半身可能不太準確。

因爲站在他們面前是一個赤條條的,完好無損的九尾狐。

她下身是一件充當裙子的獸皮大裘,九條淡紅毛絨的狐尾拖曳在地,宛如婚紗的裙襬。

上身赤條條的,肌膚瑩白如玉,藕臂纖細修長,鎖骨精緻,身軀線條在小腰處驟然收束,露着肚臍眼的小蠻腰性感嫵媚。

身軀比例堪稱完美,是纖瘦健美類型,但胸脯.......

這山好白,這山好圓,這山好挺........許七安趁機多看了兩眼。

“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來。”

背上的銀髮妖姬惡狠狠的說。

我看周樹人,跟你魯迅有什麼關係.........許七安心裡吐槽,笑道:

“她沒有靈智。”

那位狐狸精美則美矣,只是雙目空洞,臉色木訥,宛如一朵沒有生氣的紙花。

畢竟下半身沒有腦子,腦子在上面的頭裡,所以即使長好了身子,也只是一具軀殼而已。

九尾天狐冷哼一聲,在他肩膀一按,騰聲飛起,一頭撞入那具軀殼中。

兩者同出一源,本爲一體,沒有任何阻礙的接駁、融合。

下一刻,九尾天狐空洞的眼神出現靈光,眸子變的靈動狡黠。

她一邊豎起狐狸尾巴擋住胸前,一邊繫上獸皮裹胸,不忘瞪他一眼。

融合之後,兩人繼續前行,有了這一次的教訓,九尾狐賴在他背上不走了,允許他拖着自己的圓滾的翹臀,兩條大長腿在許七安腰側晃啊晃。

“那三個傢伙的精血我用了一半!”她說。

許七安笑道:“值了。”

賤人......九尾狐磨了磨牙,忽然促狹的笑道:

“等回了九州,我就跑許府去住,別人問起來,就說身子被你看光了。”

許七安朝她拱了拱手:

“你贏了。”

邊走邊說,經過十餘次的傳送和切割,他們終於走出了這片區域,前方繚繞着大霧。

“這又是什麼路子?”

許七安側頭問道。

九尾天狐恰好把尖尖的下巴墊在他肩膀,差點被他親到,邊從他背上下來,邊翻白眼:

“我怎麼知道,神魔的事我知道的也不多。老規矩,你去看看。”

許七安點頭,原地深吸一口氣,擡腳進入迷霧中。

他沒走遠,進入大霧籠罩的區域後,立刻停下來,然後長時間沒有動彈。

就在九尾天狐以爲他出了什麼問題時,許七安睜開了眼睛,臉上是流連和心悸雜糅的複雜表情。

“怎麼樣?”

她遙遙喊道。

“很爽!”

許七安笑道。

很爽?爽在哪裡啊.......銀髮妖姬皺皺眉頭,等他解釋。

許七安說道:

“這裡是夢境領域,會讓人沉迷其中不可自拔的夢境,很美好,也非常可怕,如果我不是一品武夫,我可能已經陷進美夢裡無法掙脫,直到死亡。”

“那你看到了什麼?”九尾天狐問道。

“剛纔不是看了你身子嘛,我第一個夢就是在這裡把你給睡了,不要誤會,我不是那種強人所難的人,是你主動要求的,還說被看身子那就沒辦法了,只能和我交配了。”

許七安坦然的說着,感慨道:

“夢裡的你真懂事啊。”

......銀髮妖姬冷笑一聲:“還有嗎。”

她知道許七安跟她說這些,是在冷靜客觀的描述夢境的能力。

但聽着就覺得好氣!

什麼叫沒辦法了只能交配?依姑奶奶的性格,一刀宰了你好嘛。

果然是美夢!

“然後我們兩個遇到了荒,成功把牠擊殺,救出監正,然後一起回了九州,再接着,我神功大成,修成絕世武神,打敗了巫神、蠱神和佛陀,九州太平。

“因爲我的貢獻實在太大,懷慶覺得也沒辦法了,只能嫁給我,才能感謝我爲朝廷,爲大奉百姓做的一切。後來我在京城建了一座宮,名字都取好了,叫百花宮。

“我的紅顏知己們都住在那裡,和諧共處,她們友好的退讓侍寢權,並且懇求我一定要雨露均沾,不能厚此薄彼。夢裡的大家都好懂事啊........”

廢話,因爲這是你得美夢!九尾狐滿腦子的槽點,但聽着聽着,她忽然意識到不對勁,怒道:

“我呢?你是不是把我給忘了?”

許七安搖搖頭:

“沒忘啊,你和九條尾巴在南疆,望眼欲穿的等我,我隔三差五會過來陪你們,歲月靜好,嘖嘖........”

九尾天狐面無表情的看着他片刻,發出一聲“呵呵”。

許七安聳聳肩:

“但後來我發現,不管是你也好,浮香也好,以及洛玉衡懷慶臨安和慕南梔,她們都不是省油的燈。

“把她們安排在一起,只會天天勾心鬥角,甚至抓頭髮撕臉。

“我越想越覺得不對,越想越覺得不合常理,最後從夢境中掙脫了。”

九尾狐若有所思,恍然道:

“你的意思是,掙脫美夢的辦法,是不停的給自己在心裡施加暗示,強調夢中所見不合常理?”

用我們那裡的話說,你只要當個槓精就好,有事沒事槓一槓........許七安緩緩點頭:

“是這樣!”

他剛想說“過來吧”,忽見九尾狐臉色微變,指着自己身後,說道:

“夢裡的東西會具現出來?”

許七安一愣:

“什麼意思?”

九尾狐尖聲道:

“荒在你身後!”

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兩百章 勾引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二章 妖物作祟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兩百章 勾引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
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四十一章 菩提母樹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八章 妹子,你偷看爲兄做啥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兩百章 勾引第一百四十二章 九陰真經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二章 妖物作祟盟主感謝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六章 懵逼的二叔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一百零四章 爛漫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五十一章 佛光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五章 乾屍:他在哪兒(兩章合一)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兩百章 勾引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