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二)

弦月寂寥的掛在天空,漆黑的夜幕中,寒星寥落。

一道黑影自高空呼嘯而來,掠過巍峨雍州城的上空,朝着南邊三十里外的山脈飛去。

臨近山脈,黑影開始減速,緩緩懸停在山腰位置,一處盜洞入口。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看來我是第一個抵達。”

楚元縝環顧周遭,沒有看見天地會成員,於是輕飄飄的落地,抱着劍盤坐在一塊巨石上,默默等待。

過了半個時辰,楚元縝耳廓微動,聽見輕微的地動聲。

他側目朝左看去,只見一道身影沖天而起,躍上高空,再重重砸下,轟隆落地。。

是穿青色納衣,身形魁梧的武僧恆遠。

因爲粗鄙的武僧和武夫一樣,無法騰雲駕霧,無法御劍飛行,短暫的御空無法支撐長途跋涉,所以他是一路狂奔而來的。

一夜奔行數百里,充分展現出武僧的超強耐力。

“恆遠大師,看來你離雍州不遠。”楚元縝笑道。

“阿彌陀佛!”恆遠雙手合十:

“楚施主氣息渾厚,修爲又有長進,可有觸及到三品的門檻?”

楚元縝沉吟一下,坦然道:

“如果只是戰力匹敵三品,那麼我三個月內,便能成爲超凡。

“但我的路子後遺症極大,空有超凡戰力,卻沒有超凡境強者的壽元,因此嘗試再做沉澱,不做突破,尋求更完美的道路。”

可怕........恆遠默默在心裡評價一句。

他知道楚元縝以武道爲根基,修行人宗劍術,這讓他的路子變的很奇怪,非武非道。

一定要強行歸類的話,楚元縝已經是一名劍修!

“不妨先做突破,等踏入超凡之後,再嘗試補完修行之法,或許,楚施主能創出一條新的體系。”恆遠說道。

站在一定的高度後,逆推修行體系,比弱小時嘗試摸索、開創新的體系要簡單。

楚元縝摸了摸下巴,道:

“既然說起這個,有件事我倒是頗爲奇怪。

“當世的各大體系中,道尊是道門體系的集大成者,巫神雖開創了巫師體系,但巫師體系的法術中,有許多道門的影子。

“以此可以推測,巫神當年也是先修道術,踏入高品之後,另闢蹊徑,創建了巫師體系。”

恆遠頷首,順着話題說道:

“武道自古有之,蠱術來源於蠱神,術士脫胎於巫師,唯有儒家和佛門,是從無到有的開創。”

儒家和佛門的法術,與其他體系迥然不同,沒有任何相似。

楚元縝膝前橫劍,摸着劍脊,糾正道:

“恆遠大師,我要說的是,當今各大體系裡,只有術士體系的開創者——初代監正,可以確定是從微末時期,一步步摸索出術士體系的。

“他是所有體系開創者中,最不合理的。”

初代雖然出身巫師體系,但當年他隨高祖皇帝征戰,還是微末之時,沒有高屋建瓴的資格。

“我也嘗試摸索一條新的修行之道,正因爲這樣,才能真正瞭解到初代監正的驚才d絕豔,以及不合常理。

“真想知道他當年是如何開創出術士體系的。”

楚元縝感慨道。

正閒聊着,兩人同時扭頭,朝東北邊望去。

沉沉夜幕中,一道黑影御劍而來,呼嘯如風,朝着山腰斜斜的插來。

劍脊上的人,身覆輕甲,負猩紅披風,手裡拎着銀色長槍,綁着高高的馬尾,英姿颯爽。

李妙真恢復了當年在雲州剿匪時的裝束,一個英姿勃勃的女將軍。

紅袍女將!

...........

司天監,臥房。

許七安睜開眸子,右手伸出棉被,屈指一彈。

“嗤!”

蠟燭應聲燃起,散發昏黃光芒。

他收回手,捏了一把慕南梔綿軟中又不失彈性的蜜桃臀兒,酣睡中的花神沒有察覺。

許七安取出地書碎片,召出浮屠寶塔,把白姬釋放出來。

“你留在這裡陪她,我出去辦事了。”

許七安拍一下狐狸崽子的腦瓜,吩咐道。

白姬站在牀沿,烏溜溜的眼睛看着慕南梔側躺的背影,嬌哼道:

“沒骨氣!”

明明說好不搭理他的,可是許銀鑼死纏爛打,又親又抱,她就半推半就了。

還裝模作樣的往牀上一躺,說自己要休息了,不要打擾。

這不是明擺着要和他上牀嗎。

“姨,你沒骨氣........”白姬撲倒慕南梔身邊,揮舞小爪子給了她一套王八拳。

慕南梔睡的很沉,所以聽不見它的抗議。

許七安穿戴整齊,說道:

“我去雍州了,今日有一場惡戰要打,你在司天監好生待着,閒的話,就去城裡逛逛,或者去許府坐一坐。”

但不要暴露我們之間的關係,不然你會被玲月和嬸嬸聯手打拳的.........許七安化作陰影消失。

他一走,慕南梔立刻就醒過來,敲了白姬一腦瓜,嗔道:

“你懂什麼,姨這是懲罰他,讓他伺候我,彌補過錯。”

白姬癡癡的望着沒戴手串的花神。

..........

李妙真躍下劍脊,左右看了一眼,便知只有恆遠和楚元縝在此。

“楚兄,恆遠大師!”

她沒有行道禮,而是抱拳。

三人打過招呼後,耐心等待着,半刻鐘不到,相隔此地不遠的地方,亮起明澈的清光,李靈素和楊千幻來了。

“咦,他們在那邊!”

李靈素稍一感應,便輕易定位了楚元縝三人的位置。

他定位的地方,是當日與“徐謙”下墓的地點,當時身邊還有苗有方和國師。

這和楚元縝、恆遠定位的盜口有一段距離。

楊千幻戴着綢布的帷帽,擡腳一踏,兩人旋即消失,緊接着出現在李妙真三人面前。

“我給天地會拉來一個強援,有楊兄掠陣,咱們就沒任何後顧之憂了。”

李靈素面帶微笑,環顧周遭:

“咦,許七安和金蓮道長沒來?金蓮道長或許路途遙遠,至於許寧宴,沒準還在哪個女人牀上風流快活。”

他態度輕鬆的盤坐,從地書碎片裡取出幾壇酒,笑道:

“距離卯時還遠,大家好不容易齊聚,豈能沒有酒?”

楚元縝是好酒之人,微笑接過,恆遠大師是武僧,不戒葷素。

他們升起一團篝火,圍坐在火堆邊喝酒。

唯有楊千幻,站在不遠處一動不動,倔強的要給大家一個高深莫測的背影。

李靈素喝了一口酒,起了一個大家都比較感興趣的話題:

“有誰知道八號的身份?是男是女?”

“待會兒就知道了!”李妙真看一眼師哥,呵呵一聲:

“兔子還不吃窩邊草呢,若是個姑娘,你最好別打她主意。”

憑什麼你能和許七安曖昧,到我這裡就兔子不吃窩邊草.........李靈素心裡擡槓一句,他純粹就是好奇八號的身份罷了。

“笑話,李兄身邊有三位紅顏知己,夜夜笙歌,豈是那種沒見過女人的急色之人。”

不遠處的楊千幻給兄弟打抱不平。

李妙真三人齊刷刷看向李靈素,心裡閃過的念頭是:

“不愧是你”、“難怪要兼修武道”、“天宗真的是修太上忘情?”

........李靈素乾笑一聲:

“我不通兵法,也不會管理軍隊,便找了幾個有這方面才能的紅顏知己幫忙。”

這簡直是個奇葩,許寧宴說天宗聖子的紅顏知己遍佈中原,我還覺得太誇張了,現在看來,一點都不誇張.........楚元縝心裡全是槽點。

李妙真知道自家師哥是什麼德行,絲毫不奇怪,繼續着剛纔的話題:

“八號的修爲應該不會太高。”

金蓮道長不會把地書碎片贈送給品級太高的人物,這既沒有培養價值,又難以駕馭,所以他選擇的將來有望成爲一方“諸侯”的潛力股。

從這一點來推算,八號當初拿到地書碎片時,和其他成員一樣,修爲必定不高。

李靈素“哈哈”一聲:

“如果未到四品,那就可以讓他回去了,不過,既然金蓮道長沒有阻攔,說明八號還是有些厲害的。”

楚元縝認同聖子的看法:

“至少也是四品戰力,纔有資格參與圍剿地宗妖道的行動裡。

“這次計劃如果順利完成,我們對金蓮道長的承諾,便算是完成了,地書碎片將徹底成爲我們的法器。”

李妙真撇撇嘴: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意義,金蓮道長空手套白狼。”

正說着,在場五人心有所感,望向西北天空。

夜幕之下,一位老道踏空而來,每跨出一步,便有一道金光凝聚的蓮花托住他的腳底,步步生蓮。

而當他擡起腳時,蓮花就會化作光屑消散。

“金蓮道長!”

李妙真等人朗聲問候。

同時,衆人心裡感慨一聲:這纔是超凡強者該有的排面啊。

金蓮道長緩緩落地,身後仍有金光碎屑飄散,襯的他仙風道骨,一派高人風範。

“諸位,一別半年,風采更甚往昔。”

金蓮道長笑呵呵道。

總感覺你在自誇..........天地會成員心裡默契的閃過這個念頭。

“道長,許寧宴和八號還沒來。”

李靈素話剛說完,金蓮道長便望向李妙真腳下,被篝火扭曲不定的影子,笑道:

“他早來了。”

影子驟然膨脹,化作漆黑人形,繼而五官清晰,正是身穿華美青袍的許七安。

“諸位,好久不見了。”

許七安笑着拱手。

李妙真嚇了一跳,低頭看看影子,白嫩的臉頰浮現一抹紅暈,怒道:

“你躲我影子裡作甚!”

從美少女的影子裡鑽出來,總好過鑽糙漢子影子.........許七安扭頭看向楊千幻:

“楊師兄也在啊。”

楊千幻“嗯”了一聲,用隨口閒談,滿不在乎的語氣說:

“聽說你扶長公主登基了?做的不錯。”

明明羨慕的腦袋撞牆了........李靈素心裡腹誹,接着,他擡頭看了一眼天色,道:

“卯時到了,八號怎麼還沒來。”

金蓮道長和許七安同時說:

“他來了。”

伴隨着兩人的聲音落下,衆人身側的密林裡,緩緩走出一位身高近九尺的巨人,穿着紅黃相間袈裟,脖子上掛着念珠。

他外貌醜陋,眉骨凸出,犀利的目光暗藏。

醜陋之中,又給人英武的感覺。

李靈素見到遠超普通人族身高的身影時,便知八號不可能是他想象中的優質美人,有些失望。

而當八號走進篝火照耀的範圍時,看清他長相的李靈素猛吃一驚:

“修羅族?!”

在雍州時,李靈素與修羅金剛度凡打過照面的,對修羅族的熟悉要遠勝李妙真等人。

“佛門的人?”

李妙真楚元縝以及恆遠大師,看清八號身上穿着的袈裟後,一臉愕然。

李靈素取出地書碎片,揚了揚,道:

“八號?”

魁梧的僧人也摸出一塊玉石小鏡,彰顯自己身份。

還真是八號啊.........李妙真等人再不抱希望,無奈接受現實。

說實話,八號是佛門弟子,這是他們沒有料到的。

如今的佛門和大奉可謂勢如水火,八號居然是佛門弟子,這,我都分不清是敵是友了...........李妙真連連皺眉。

楚元縝也有同樣的顧慮,聽李靈素叫出對方是修羅族身份後,他就打消了“或許和恆遠大師一樣”的猜測,認定對方就是來自西域。

因爲只有西域纔會有修羅族。

本着對金蓮道長的信賴,他把顧慮壓在心裡,不動聲色的掃一樣其他人,發現大家都有類似的擔憂。

“坐!”

許七安朝阿蘇羅招了招手。

阿蘇羅絲毫不見外的在篝火邊坐下,接過許七安遞來的酒罈,灌了一口,環顧衆人,笑道:

“自出關以來,還是第一次與諸位相見,多多關照。”

興許是他態度比較友善,談話風格也偏向溫和,李妙真等人的戒心稍減。

楚元縝斟酌道:

“八號,大奉和佛門的爭鬥你心裡清楚,圍殺黑蓮背後的意義,你也清楚。

“你既是佛門弟子,爲何要參與此事?”

楚狀元向來是坦蕩磊落之人,把話說開,陳述利害。

見衆人目光凝聚在自己身上,阿蘇羅不緊不慢的說道:

“我雖穿僧衣披袈裟,但並不認爲自己是佛門弟子。佛門和修羅族的恩恩怨怨,在座的各位知道的一清二楚。”

聞言,天地會成員稍稍有些尷尬和唏噓,他們曾經向八號爆料佛陀和修羅王之間的聯繫。

對修羅王、阿蘇羅、南疆九尾天狐的混亂關係,大加置喙。

冷不丁的知道八號居然是修羅族人,難免有些尷尬。

“那就好!”

確認是友非敵後,李靈素拎起酒罈,道:

“我也算和修羅族打過幾次交道,你是我見過最特殊的修羅族。

“修羅金剛度凡、修羅王,以及他幼子阿蘇羅,都成了佛門最虔誠的信徒。

“那度凡金剛殞落在劍州,阿蘇羅接二連三被我們天地會的許七安壓制。

“只有你擁有本心,不被佛門度化。”

衆成員微微頷首,認爲這就是金蓮道長選擇八號得原因。

通過剛纔的觀察,他們大致可以確定八號修爲不高,在五品到四品之間。

但果然有特殊之處。

李靈素說完,喝一口酒,又問:

“對了,還不知道你叫什麼名字。”

阿蘇羅掃了衆人一眼,嘴角微微挑起:

“阿蘇羅!”

……

ps:《大奉打更人》實體書7-12冊正式上架預售,天貓、京東、噹噹全平臺發售。

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實體書上線了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六十八章 礦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八十六章 愛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
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實體書上線了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零五章 許七安:公主們應該快收到我的曖昧短信了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五十章 半卷地圖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六十八章 礦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三十章 決戰前夕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三十六章 永興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八十六章 愛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七十三章 驚悚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二十章 頭腦風暴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五章 渡劫戰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零六章 初見端倪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三十二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兩百零二章 審問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