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計劃

神殊是修羅族,是修羅王?!

這是許七安腦海裡浮現的第一個念頭。

如果神殊是修羅族人,那麼符合他身份的,大概只有那位傳說中被佛陀以封魔釘封印,鎮壓在阿蘭陀聖山之下的修羅王。

不過傳說中,那位修羅王早已身死道消。

至於會不會是其他阿修羅族人,許七安認爲不可能,理由很簡單,修羅王死後,繼承“阿蘇羅”稱號的,是修羅王的幼子。

這說明阿蘇羅是修羅族最強戰士。

以此推測,神殊如果是修羅族人,那半步武神的他只能是修羅王。

“神殊是修羅王,修羅王和萬妖國主是姘頭,九尾狐是修羅王的女兒,與阿蘇羅是兄妹...........”許七安於心裡嘀咕一聲:

有意思了啊!

不過,其中仍然有許多無法解釋的疑惑,最主要一點就是時間線的問題。。

根據許七安的瞭解,修羅族歸順佛門至少是一千年前的事,甚至更久,而甲子蕩妖發生在五百年前。

換句話說,修羅王應該在一千年前就已經殞落,那神殊是修羅王這件事,就有點蹊蹺了。

試想,修羅王若是皈依了佛門,佛門肯定大肆宣揚,載入佛經,昭告天下信徒,以此樹立佛門威信。

而不會宣揚修羅王被大慈大悲的佛陀消滅。

“對了,交易,神殊和佛陀有一樁不爲人知的交易.........”

許七安心裡一動,隱約把握住了什麼,但時間不允許他多想,阿蘇羅散發出的氣息愈發恐怖。

讓整個南法寺籠罩在一層陰影裡。

身高九尺,皮膚漆黑,虯結的肌肉一塊塊紋起,再加上凸起的眉骨,醜陋的相貌,此時的阿蘇羅,便如同地獄中走出來的戰神。

凸起的眉骨下,那雙銳利的眸子,亮起猩紅的光。

許七安從這雙眼睛裡,看到了嗜血、殘暴、戰鬥。

修羅族是天生的戰士。

“阿彌陀佛!”

別說許七安,就連南法寺的僧人也有些不適應阿蘇羅此時的狀態。

他們停止了結陣,一邊唸誦佛號,一邊後退。

陷入狂暴狀態的阿蘇羅,最大的特徵就是六親不認。

許七安持着太平刀,凝神戒備,同時擡頭看一眼高空,孫玄機的第二發炮擊開始凝聚。

如果神殊就是修羅王,那麼阿蘇羅是否知曉此事?如果他不知道的話,我或許能趁機策反他...........許七安心裡一動,傳音道:

“你可知塔內封印的是誰?”

“魔僧!”

阿蘇羅迴應他,聲音不再年輕醇厚,透着俯視一切的冷漠。

“如果我告訴你,他是你父親,修羅王,上一代阿蘇羅呢?”

許七安傳音道。

“是又如何,一入佛門,四大皆空。”

阿蘇羅淡淡道。

區區殺父之仇..........看到這樣的阿蘇羅,許七安想起了當日風華絕代的女子菩薩琉璃,從西域抵達京城,協助許平峰擒拿他時說過的話。

一入佛門,四大皆空!

他心裡一寒。

倘若當初真給琉璃菩薩得手,他的情況不會比阿蘇羅好多少。

“錚錚........”

阿蘇羅手指彈出漆黑的利爪,冒着烏光,他身影隨之消失,宛如傳送一般,突破到許七安面前。

好快........許七安瞳孔裡映出阿蘇羅醜陋的面孔,戰鬥的本能快過思考,斬出太平刀。

“噗~”

暗金色的鮮血飛濺,斷臂連同太平刀一起墜落。

殺賊果位的力量配合他的修羅體魄,金剛神功完全抵禦不住..........許七安往右側躍出,單臂一撐,翻了一個漂亮的筋斗。

過程中,他邊拾起斷臂,邊發動玉碎,將傷勢返還給阿蘇羅,並打斷他進攻的節奏。

阿蘇羅漆黑的右臂出現一道入骨的爪痕,但沒能撕裂手臂。

他用力握拳,讓右臂肌肉炸起,傷勢瞬間復原。

玉碎的返還比例下跌了,不到百分之五十..........許七安心裡一沉,隨後融入陰影。

他原本站立的位置,阿蘇羅高大的身影突兀出現,右拳擊打而出,目標正是許七安的腦袋。

許七安出現在十幾丈外,朝右側斬出太平刀。

叮!

火星濺起,恰好斬中突然出現的阿蘇羅胸膛。

同時,斬出一刀的許七安再次融入陰影,消失不見。

他出現在了封印之塔下方,叮!火星濺起,許七安又一次施展陰影跳躍消失。

偌大的西院,兩人以一種詭異的方式戰鬥着,時而出現在東,時而出現在南,有時只聽見“叮”的聲音,看見濺起的火星,而看不見人。

許七安也不是粗鄙的武夫了,只會埋頭苦幹,掌握七絕蠱的他,擁有足夠花哨的技能。

先利用“移星換斗”的法術掩蓋氣息,然後憑藉陰影跳躍糾纏,阿蘇羅無法判斷他會出現在何處,哪怕憑藉可怕的速度追擊,也始終不能料敵先機,始終慢上一拍。

但這樣有個缺點,就是他必須不停的跳躍,不停的跳躍,一旦慢下來,比如趁機破壞封印之塔,就會被阿蘇羅逮住。

而封印之塔籠罩着六十八名禪師結成的陣法,即使是他,也無法輕易破壞。

“轟!”

刺目的光柱再次降臨,照亮南法寺。

孫玄機的第二次炮擊到來,不過目標不再是阿蘇羅,而是封印之塔。

砰砰!

咔擦!

籠罩在封印之塔表層的金光又稀薄了幾分,瓦片破碎,牆體開裂,受到了極大的破壞。

光柱旋即消失,孫玄機駕馭浮屠寶塔升空,積蓄力量,準備下一次打擊。

此時,體系間的相剋屬性就展現出來了,換成巫神教雨師,或者道門超凡在場,孫玄機絕對不敢飛這麼高。此兩者皆有召喚雷霆的能力。

但佛門體系的手段詭譎莫測,卻極少有操縱天地之力的法術。

“再有兩次就能轟開封印之塔了.........”

許七安暗暗振奮。

本來若是孫師兄親自出馬,破開陣法手到擒來,但孫師兄顯然是忌憚阿蘇羅,不敢下來。

追逐戰繼續,直到第三次炮擊準備就緒,炮口噴吐出直徑一米的光柱,再次轟擊封印之塔。

南法寺又一次被白晝籠罩。

這時,許七安發現阿蘇羅不見了。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他沒有追擊許七安。

與此同時,阿蘇羅出現在了炮臺上,他避開了孫玄機的佈置在周圍的感應陣法,無聲無息的出現在炮臺上。

以炮臺的高度,超凡武夫無法做到無聲無息的降臨,高空不比陸地,有着力點,武夫可以憑藉可怕的爆發力,短距離內堪比傳送。

高空沒有着力點,武夫御空速度慢,動靜大,瞞不過一位三品術士。更別提炮臺輻射出的感應陣法。

但有一個地方,是感應陣法無法覆蓋的,是孫玄機無法察覺的。

那就是炮口射出的光柱。

阿蘇羅逆着光柱,殺上了炮臺。

此時,他漆黑的皮膚遍佈灼痕,冒着青煙,散發出肉烤焦的氣味。

此時,他距離孫玄機,只有三丈不到。

而現在的孫玄機,是本體,不是傀儡替身。

死境!

啪........阿蘇羅一拳搗出,猶如炮彈出鏜,撕裂空氣。

炮臺上,亮起清光陣法,幻化出龜甲狀的防禦大陣。但在阿蘇羅霸道絕倫的一拳中,猶如崩潰成光屑。

許七安的金剛神功尚且擋不住,何況區區守護陣法。

就在此時,一道人影突兀的出現在孫玄機面前,他張開雙臂,迎上阿蘇羅的拳頭。

許七安!

漆黑的拳頭在下一刻貫穿許七安的胸膛,把他的心臟瞬間震成肉沫。

這個時候,孫玄機終於做出了應對,他袖子裡滑出一柄改裝過的火銃,橫跨一步從許七安身後掠出,對準阿蘇羅的胸口,扣動扳機。

火銃上銘刻的陣紋瞬間亮起,推動一枚暗金色的釘子激射而去。

在孫玄機扣動扳機的剎那,許七安發動了玉碎,讓阿蘇羅胸口坍塌出血肉模糊的傷口,破開他堅不可摧的肉身。

“噗.......”

封魔釘貫穿阿蘇羅的胸口。

他銳利的目光微微渙散,愕然低頭,看着嵌入心臟處的暗金色釘子。

漆黑的皮膚如潮水般退去,恢復正常膚色,阿蘇羅踉蹌後退,捂着胸口,氣息斷崖式下跌。

成了........

許七安和孫玄機同時吐出一口氣。

這是他們事先就商量好的計策,面對一位二品修羅加三品金剛,許七安和孫玄機還沒自大到能輕易解決對方。

熱血的戰鬥肯定不行,還得配合一定的計謀。

封魔釘就是他們的殺手鐗。

只有這東西能重創武夫,削弱對方戰力,好用程度,甚至超過鎮國劍。

事實證明確實如此,如果許七安再次借來鎮國劍,能不能制敵先不說,這把大奉的鎮國神兵可能要永遠留在南疆了。

阿蘇羅的強大不是三品武夫能應對,被奪走兵器的可能性極大。

在許七安和孫玄機的計劃中,阿蘇羅肯定會想盡辦法解決能輕易破陣的三品術士,而術士的“體弱”會讓武夫產生一定的鬆懈。

所以封魔釘要由孫玄機來親手打出。

唯一的風險就是,孫師兄也得承擔隕落的危機。

但術士體系的傳送陣法,大大減輕了風險,許七安在發現阿蘇羅消失後,當機立斷,捏碎了傳送玉符。

傳送點早就事先佈置好,就在炮臺上,就在孫玄機站立的前方。

許七安忍着胸口的疼痛,掐住阿蘇羅的脖頸,帶着躍下炮臺,翻滾着墜落。

“孫師兄,解開封印!”

許七安大吼道。

............

PS:先更後改。

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七章 嚇唬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盟主感謝章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八章 圍棋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九十章 回京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十萬訂!!!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
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七章 嚇唬第七十四章 守門人的秘密第九十一章 收徒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第一百二十章 逃亡計劃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上架感言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一百零一章 兩個突破口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盟主感謝章第一百零六章 凝聚氣運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八章 遇襲第八章 圍棋第五十九章 獸金炭第一百一十四章 各方(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一十一章 生命鍊金術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九十章 回京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六十七章 入島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二章 拜訪巫神教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十萬訂!!!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