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

葛文宣把泛着淡淡白光的鱗片、刻着八卦五行的銅盤放在身側,繼續從錦囊裡拿出一個小布袋。

他從布袋裡抓出一把淺褐色的粉末,微微鬆動手指,粉末便從指縫間筆直飄落,葛文宣手臂移動,似是在構畫着什麼,帶動粉末在地面留下一道道“筆觸”。

這是一個陣法,術士體系在四品前,想讓陣法發揮威能,必須依賴靈性充沛的材料,一筆一畫的刻陣、擺陣。

好在這個陣法簡單,作用也僅是喚醒銅盤內的力量。

類似於鑰匙。

隨着手心的褐色粉末不斷減少,直至用盡,陣法刻畫隨之完成。

葛文宣接着劃破手腕,讓鮮血流淌在陣法上,構成陣法的褐色粉末接觸到鮮血後,立刻發光,在昏暗的極淵裡,宛如熒光粉。。

葛文宣雙手捧着銅盤,將它置於陣法上空。

銅盤輕巧的懸浮不動,然後“呼呼”旋轉起來,它吸收着熒光粉末,越轉越快,快到產生了氣旋,製造出狂風。

“呼........”

靈性消耗殆盡的粉末被狂風颳散,銅盤旋轉着飛向儒聖雕塑,停在雕塑頭頂,疾速旋轉。

葛文宣的段位,看不懂不知道這麼做是爲了什麼,按照記在腦海裡的步驟,他接着拾起散發淡淡白光的鱗片,合在掌心,便渡入氣機,邊閉眼口中唸唸有詞。

這個過程持續了十幾秒,葛文宣睜開眼,把白色鱗片拋向漆黑的深淵。

白色鱗片墜向深淵的過程中,光芒爆發,膨脹成一團熾白的太陽,照的整個極淵一片熾白,但即使是如此強大的光源,也沒能照亮極淵深處。

光線被沒有盡頭的黑暗吞沒。

葛文宣猛的閉上眼睛,不敢直視光源,雙眼涌出熱淚。

“嗷吼..........”

同時,他耳邊響起了獸吼,吼聲給人的感覺很奇怪,並非兇獸張楊血性的咆哮,也沒有野獸的戾氣。

反而清越嘹亮。

葛文宣仍舊沒有睜開眼,因爲他能感覺到,眼皮之外,是刺目的白光。

..........

某棵樹的樹蔭下,一團陰影膨脹,許七安等人從陰影中顯形,齊齊眺望地平線盡頭,極淵的方向。

那裡有一道白色光柱沖天而起,直入雲霄。

“那是什麼?”

鸞鈺驚叫道。

“這股氣息.......”影子聲音無比凝重,環顧衆人一眼:

“不是蠱神的力量。”

“儒佛道蠱武妖巫術皆不是。”許七安淡淡道。

幾位首領愣愣的看着他,許七安回望着他們:

“所有體系的超凡我都揍過。”

沒揍過也深入見識過.........

都揍過........淳嫣鸞鈺等人神色複雜的看着他,這個“都揍過”也包括剛剛被毒打一頓的他們。

許七安轉頭看向天蠱婆婆,問道:

“婆婆,您見多識廣,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嗎?”

天蠱婆婆搖頭,慈眉善目:

“老身這輩子都沒出過南疆,孤陋寡聞的很。”

衆人不再廢話,影子融入陰影,帶着衆人繼續朝極淵遁去。

...........

感覺到眼皮外的熾白消散,葛文宣纔敢睜開眼睛,視線裡,一頭高大神駿的四腳獸凝立於極淵之上。

它由白光凝聚而成,其身似鹿,覆滿雪白鱗片,頭生一對犄角,馬蹄,蛇尾。

這........葛文宣瞳孔一縮,他認識這隻靈獸,白帝城的人基本都認識,它就是雲州神話傳說中的,於大旱之年現身雲州,帶來暴雨狂風,潤澤大地的海外神獸。

雲州百姓稱它——白帝!

時至今日,白帝城的白帝廟裡,還供奉着它的雕塑。

海外靈獸白帝,緩緩掃過周邊,在葛文宣身後某處停頓一下,收回目光,俯視着下方的極淵,發出了一段簡短而奇怪的音節。

這是葛文宣從未聽過的語言,這是人類的聲線無法發出的音節。

它在和誰說話..........葛文宣腦海裡閃過一個可怕的猜想,這讓他臉色微微發白,下意識的捏緊了袖子裡的傳送法器。

傳送法器可以帶他離開這裡,傳送回事先預設好的地點,做到迅速逃離。

傳送法器分單向和隨機,若是沒有提前刻畫陣法,設置好傳送地點,它就會變成隨機傳送,在一定範圍內,傳送到任意一處。

因此,他無法利用傳送法器準確抵達儒聖雕塑身前,在極淵裡搞隨機傳送,是對自己生命的不負責。

這時,葛文宣突然心悸,渾身毛孔張開,汗毛炸起,武者的危機預感啓動,向他傳遞危險信號,瘋狂催促他逃跑。

他忍住了,低着頭,匍匐在地,一動不動。

一股可怕的意志從極淵中甦醒,匍匐着的葛文宣渾身一顫,他能感受到,極淵裡有什麼東西要出來了,可怕到讓人肝膽俱裂的東西。

極淵裡有什麼?

答案不言而喻。

一團黑煙嫋嫋娜娜的從漆黑的極淵中浮上來,在白帝身前懸停,黑煙外層宛如跳躍的火焰,不停的晃動,內核則有一雙眼睛。

這雙眼睛不摻雜任何情緒,連冷漠都沒有。

靈獸白帝望着黑煙,又一次發出了古怪的音節。

說完,它沉默幾秒,側了側頭,似乎在聆聽。

遠處,藏在隱蔽角落的黃毛猴子,也側耳聽了聽。

白帝若有所思了片刻,口中發出古怪的音節,這次是長長一大段,用了十幾秒才說完。

它側耳聽了許久,微微點一下頭。

接着,白帝再次開口,它問出了第三個問題。

伴隨着古怪音節結束,它目光緊緊盯着黑煙,修長的脖頸微微朝前探出,就如同人類身子前傾。

這個問題似乎很重要。

躲藏起來的黃毛猴子,不顧被發現的風險,從藏身處走了出來,側着耳朵,全神貫注的等待着。

就在這時,“咔擦”的聲音響徹極淵。

飄在儒聖雕塑頭頂,快速旋轉的銅盤碎成齏粉。

那道從極淵深處飄上來的黑煙,消散於無形。

靈獸白帝俯衝而下,追了一段距離,直到撞上一層清光屏障,撞的它白光凝聚的身體險些崩潰。

巨大的嘆息迴盪在極淵中。

靈獸白帝看了一眼匍匐在地的葛文宣,聲音洪亮:

“把我的鱗片帶回去。”

說罷,它化作白光消散,重新變回雪白鱗片,自動飄飛到葛文宣面前。

葛文宣謹慎的把鱗片收入錦囊,忽然耳廓一動,聽見了上方傳來此起彼伏的獸吼聲,一片大亂。

他們追過來了?許七安來了.........葛文宣臉色微變,眼裡閃過驚懼,見識到許七安不久前展現出的可怕戰力,他果斷的捏碎手心裡的傳送玉符。

一道清光騰起,帶着他消失在原地。

離去前,他看見一道金光俯衝而下,正是腦後燃着火環的許七安。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宛如炮彈般飛射而來的許七安,在臨近儒聖雕塑前,不符合力學規則的一個驟停,把所有慣性化於無形。

五品武夫之所以叫化勁,便在於此。

他雙腳無聲無息的落地,擡頭審視着儒聖雕塑,面容清奇,五官極具威嚴,卻不顯得咄咄逼人,甚至有幾分憐愛蒼生的慈悲。

雕塑身上的長袍樣式與當下儒家主流的袍子不同,儒冠也透着歷史感,比時下的儒冠更高,更顯笨重。

他的眉心有一道深深的裂痕。

這就是儒聖雕塑,封印蠱神的核心..........許七安正了正衣冠,對這位中原人族史上最強者躬身作揖。

“我也想有朝一日與你一樣強,但不能這麼短命。”他心說。

天蠱婆婆等人陸續抵達,跋紀和影子大步狂奔到雕塑面前,一陣審視,鬆了口氣:

“雕塑完好,沒有被破壞。”

跟在後面的鸞鈺淳嫣和天蠱婆婆也走了過來,仔細觀察雕塑後,如釋重負,鸞鈺嬌豔的紅脣挑起,看許七安一眼:

“我就說嘛,儒聖的封印怎麼可能說破壞就破壞。”

淳嫣謹慎的審視周圍,沒有發現絲毫異常,忍不住蹙眉:

“但許銀鑼預測的沒錯,葛文宣確實來了極淵,他不可能只是下來觀賞。”

葛文宣看到許七安的同時,許七安等人也看到了他。

許七安走到懸崖邊,俯瞰漆黑不見底的極淵,試探道:

“封印還在嗎?”

淳嫣吹了一個清亮的口哨,召喚來一隻雙頭鳥,操縱着它撲向極淵。

許七安清晰的看見,雙頭鳥俯衝一段距離後,被一層清光震成齏粉,清光如漣漪擴散,整個極淵爲之一亮。

淳嫣俯身撿起一枚石子,丟入大裂谷中,清光沒有反應,石子消失在黑暗中。

許七安側耳聽了許久,沒聽見石子落地的聲音。

淳嫣解釋道:

“但凡有生命的東西,都無法進入極淵。但沒有意識的死物,則可以穿透儒聖的封印。”

許七安想了想,道:

“應該是有意識的東西吧,不然器靈也可以進入了。”

淳嫣苦笑道:

“蠱族沒有法寶,不曾試過。”

話音落下,衆人腳下的地面,突然震動起來,碎石和沙土沿着緩坡滾落。

“吼..........”

極淵裡,遙遠的地底,傳來一聲低沉而可怕的咆哮聲。

聲音傳上來時,由於距離太遠,變成了純粹的聲波。

同一時間,許七安感覺後頸處的七絕蠱不安的躁動,似乎要脫離他的脊椎,逃離此處。

“蠱神甦醒了?”

鸞鈺聲音都嚇的顫抖,但害怕歸害怕,她沒有慌亂,冷靜的後退。

吼聲結束後,地表的震動並沒有消失,反而愈發劇烈,碎石和沙土不停從緩坡上方滾落。

所有人都察覺到,一股磅礴而可怕的力量從極淵中衝涌上來。

淳嫣臉色一變:

“是蠱神之力,快退!”

什麼意思,這裡不全是蠱神之力嗎..........許七安心裡嘀咕,他從不是逞強之人,立刻隨着淳嫣後撤。

下一刻,他明白了淳嫣的意思。

極淵中,噴涌出磅礴的蠱神之力,有黑紅色的氣血之力,墨綠色的毒蠱之力,漆黑色的屍蠱之力,淡藍色的心蠱之力........

它們純度高,且數量磅礴,勝過極淵外任何一處。

許七安和淳嫣距離懸崖處最近,被一股高純度的情蠱之力籠罩,頓時,呼吸間盡是甜膩的氣息。

他只覺得口乾舌燥,渾身發燙,某處膨脹的像是要炸開,七絕蠱貪婪的吸收着侵入體內的情蠱之力,但無法徹底消化。

許七安尚且如此,身爲心蠱師的淳嫣,意識立刻模糊,嬌俏的臉頰滾燙,嬌嫩欲滴的小嘴裡飄出甜膩的呻吟。

她飢渴的抱住身邊的許七安,送上滾燙的,熱情的吻,雙手笨拙的在他身上摸索,尋找那個能滿足她需求的把柄。

你還真是個雛兒啊.........許七安揮起手刀砍暈她,這並不難,因爲淳嫣的意志已經在情毒中崩潰。

他帶着淳嫣退回跋紀等人身邊,仰頭看着這股磅礴的能量衝上高空,而後緩緩灑下,散落在極淵附近。

天蠱婆婆沉聲道:

“走,先離開這裡。”

衆人一起原路返回,沿途所見,是陷入癲狂的蠱蟲蠱獸。

它們在這股磅礴的蠱神之力的滋養下,發生了可怕的異變,雙頭鳥長出第三個頭;巨蟒開始蛻皮,變的更加粗長;蟲羣身軀快速膨脹,變的堪比老鼠;植被瘋狂生長,傳來淒厲哭聲,或孩子的笑聲..........

醜陋的看不出品種的畸變怪物,出現第二根生殖器.........黑背猩猩肋部伸長出一對新的手臂.........巨大的陰影漫無目的的遊走,吞噬着途中的生靈.........

整個極淵的怪物都瘋了。

在影子的帶領下,他們很快退出極淵,來到原始森林外。

“儒聖雕塑沒有被破壞,封印也還在,爲什麼會這樣?”

許七安作爲外來人,對眼前的情況茫然不知。

跋紀沉聲道:

“蠱神無時無刻不再溢散出力量,祂的狀態很不穩定,有時候少,有時候多。

“祂的力量會讓極淵附近的蠱獸變的異常強大,每隔六七百年,極淵裡就會誕生超凡境的蠱獸。斬殺蠱獸是蠱族必須要承擔的責任。

“而每次有超凡蠱獸出世,必然伴隨着我族首領的隕落。”

許七安皺眉道:

“所以,這是一次正常現象?”

天蠱婆婆搖搖頭:

“這是那小子引起的,雖然不知道他使了什麼手段,但老身沒猜錯的話,蠱神的意識進一步甦醒了。類似的力量噴涌,接下來的很長一段時間裡,會有很多次。”

鸞鈺等人臉色頓時變的難看起來。

天蠱婆婆緩緩道:

“你說的對,這就是許平峰用來牽制我蠱族超凡高手的手段。進一步喚醒蠱神,讓極淵附近的蠱神之力在短期內暴漲。催化超凡蠱獸誕生的概率。

“逼我們不得不守在南疆,定時清除力量過剩、有望踏入超凡的蠱獸,無暇插手中原之事。”

許七安一邊把淳嫣交給鸞鈺,一邊問道:

“清除強大蠱獸,不需要普通族人吧?”

天蠱婆婆頷首:

“普通族人深入極淵便是生死危機,用不上。”

那我至少還能“僱傭”蠱族的普通戰士........許七安再問:

“蠱神甦醒,是不是意味着封印鬆動?”

天蠱婆婆搖頭:

“千年來,蠱神無時無刻不在消磨儒聖封印,也有過類似的甦醒,但很快就會沉睡,長則數十年,短則幾年。

“事實證明,超品的封印,只有超品能撼動。那許平峰連削弱儒聖都做不到。”

許七安看了她一眼。

天蠱婆婆目光掃過衆首領,道:

“回去通知一下族人,三天後,四品以上的強者跟隨我們探索極淵,斬殺蠱獸。

“許銀鑼戰力無雙,老身懇請許銀鑼幫忙。”

龍圖跋紀幾個,看向許七安。

“好。”

許七安點點頭,問道:

“蠱神力量噴涌而出,對蠱族難道不是好事?”

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六章 匪患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七十二章 門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六章 高人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一章 生母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
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六章 匪患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一百三十四章 塑料父子情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一百一十章 前奏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五十八章 flag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一百一十三章 監正的身份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七十二章 門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一百二十一章 絕世武神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二十四章 沒有說謊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七十一章 苗有方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兩百二十八章 撫卹金(本卷終)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零八章 十萬火急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一百三十三章 神仙打架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六章 高人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一章 生母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四十七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