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

度厄羅漢一生中最後悔的事,就是當日沒有把許七安帶回西域。

雖然許七安關於大乘佛法的理論,讓度厄豁然開朗,醍醐灌頂,從度己成佛到度蒼生成佛,境界得以昇華。

雖然度厄羅漢把許七安稱爲佛子,但歸根結底,還是不夠重視他。

因此,在監正和大奉朝廷的阻攔下,在許七安言明不願拜入佛門後,度厄便放棄了收徒的念頭,火急火燎的返回西域,做那大乘佛法的奠基人。

儘管事後徵得廣賢菩薩和琉璃菩薩同意,讓後者親自前往大奉領人。

可那時,許七安已經今非昔比。

京城風波之後,佛門趁他遊歷江湖收集龍氣,派遣護法金剛和度情羅漢前往中原拿人,結果偷雞不成蝕把米。。

至此,佛門上下便消停了,即使是推崇大乘佛法的廣賢和度厄,也沒再提及此事。

度厄羅漢時常會想,當日若將他帶回佛門,而今大乘佛法已在西域遍地開花。

佛門的理念、教義,必將傳遍九州。

另外........度厄羅漢望着陡然間氣勢高漲的妖族,望着揮焰成袍的年輕人。

中原不會有許銀鑼,西域會有一位天資絕世的佛子。

“現在是封印阿蘇羅最好的機會,只是要封印一位頂級強者,需要一定的時間。在此之前,我會被“沉睡魔咒”影響,變成一條昏昏欲睡的鹹魚.........”

許七安望着遠處兩顆並排的人頭和熊貓頭,遺憾的嘆息。

頭顱被斬也好,身軀四分五裂也罷,對超凡境的妖族、武夫來說,都是小傷。

阿蘇羅和度厄想捏軟柿子,率先封印一位妖王,恰恰中了妖族的奸計。

熊王的領域撐開後,凡領域內的生靈,都會陷入沉睡。

阿蘇羅是佛門頂級強者,儘管困的眼皮子睜不開,但依舊能保持少許的清醒,當然也無力再把腦袋按回脖子就是了。

對許七安這方來說,用一個三品妖王拖住一位二品兼三品,無疑是血賺。

不需要眼神交匯,九尾天狐和許七安同時發動襲擊,一人如彗星般俯衝而下,衝撞一百零八位禪師組成的禪陣。

一人逆空而起,鎮國劍爆發出耀眼的光芒,宛如疾速升空的烈陽。

嗡!

兩人同時被淡金色的光幕擋住。

一百零八位禪師盤坐虛空,像是一副靜止的油畫,不曾動彈分毫,僧袍的衣角都沒有任何晃動。

嗡!嗡!嗡!

銀髮如霜的狐耳妖姬,雙拳不停捶打光幕,身後的九條狐尾延展,像是九條觸手,奮力拍擊。

嗡!嗡!嗡!

許七安渾身筋肉膨脹,化身八尺高的“巨人”,在力蠱爆發力的加持下,揮劍劈砍光幕。

妖族和武夫的攻擊就是這麼樸實無華,但樸素的拳腳刀劍裡,蘊含的暴力能輕易破壞其他體系超凡的肉身。

禪師組成的光幕,在兩位超凡強者的暴力攻擊下,終於出現明顯的晃動。

一百零八位禪師紛紛皺眉,似是遭受到了損傷。

見狀,度厄羅漢雙手合十,唸誦佛號:

“放下屠刀。”

品級壓制下,許七安手一鬆,險些握不住鎮國劍,心裡對兵器產生極度的厭憎。

度厄羅漢旋即望向暴力和美麗完美融合的九尾天狐,雙手快速掐動,喝道:

“鎮!”

腦後七彩光輪猛的一亮。

九尾天狐的尾巴被一股暴力震退,朝四面八方散開,她的身軀宛如瓷器,遍佈裂縫,鮮血染紅白皙肌膚。

度厄羅漢還是“偏心”了的,他對許七安施展戒律,消磨鬥志,而對九尾天狐施展殺賊果位的偉力,直接打破了這位萬妖國公主堅固不朽的體魄。

僅是一剎那,裂縫般的傷勢盡數恢復。

下一刻,九尾天狐肌膚再一次裂開蛛網般的傷口,周而復始,五次之後,殺賊果位的力量才耗盡。

佛門三大果位中,殺賊果位以殺伐之力著稱,鎖定敵人,不死不休,直到力量耗盡。

不但能破開同境界武夫的體魄,還能持續不斷的消磨武夫的氣血和生機。

許七安和九尾天狐立刻展開第二輪攻勢,試圖以暴力破開禪陣,但在此被度厄羅漢化解。

九尾天狐身上的傷勢復原又崩裂,崩裂又復原。

“佛門禪功是“不動明王法相”的簡化版,講究一個不動,入定之後,無我無他,與天地同體。可不吃不喝不睡,亦不怕外邪入侵,外敵攻擊。”

九尾天狐傳音道:

“度厄以二品羅漢之身,集結這一百零八位禪師組成禪陣,即使不反抗,我們想要破開此陣,也得耗費一番功夫。”

原來禪功的升級版是“不動明王法相”,不動明王法相也是一種防禦絕學,和金剛法相不同意義的防禦.........許七安皺了皺眉,沒來由的想到雲州的伽羅樹菩薩。

那位大佬兼修“不動明王法相”和“金剛不敗法相”,疊甲疊到讓人絕望,不知道監正能不能傷他。

“確實棘手,娘娘有什麼主意?”

許七安傳音回覆。

所謂最瞭解你的,一定是你的敵人。這句話套用在佛門身上,就是最瞭解禿驢的,肯定是南妖。

他相信九尾天狐一定有辦法應對。

九尾天狐笑道:

“本座方纔說了,禪功講究一個“不動”,度厄羅漢出手攻擊我們時,會自行脫離禪功狀態,這時候,是禪陣最弱之時。

“以我之力,打不破一位二品羅漢主持的禪陣,但打破一百零八位禪師組成的禪陣,毫無問題。”

以我之力,一樣也能打破禪陣,但度厄羅漢出手時,我們一個受戒律影響,一個受殺賊之力攻擊,根本騰不出手來破陣...........除非我能屏蔽戒律的影響。

然而這是不可能的,不管是道門金丹還是浩然正氣,都扛不住二品羅漢的戒律,除非是趙守或者道門陽神親至..........

想着想着,許七安靈機一動,心裡有了主意。

一枚暗金色的玲瓏小塔從他懷裡浮出,懸在他頭頂。

塔頂浮現一尊拈花微笑的法相,腦後有一輪象徵智慧的光輪。

“浮屠寶塔!”

度厄羅漢感應到這件佛門法寶,看了過來,眉頭微皺。

許七安大喝道:

“度厄羅漢,這妖女率領妖兵,殘殺佛門弟子,攻打佛門城池,無時無刻都在想着復國。

“她不死,南疆永遠不會太平。她不死,妖族永遠不會甘心。快,快殺了她!”

浮屠寶塔頂部,那尊大智慧法相,腦後的光輪逆轉。

度厄羅漢聽完一席話,宛如醍醐灌頂,對九尾天狐的嗔意瞬間達到頂峰,把她視作妖族心腹大患,視作不顧一切也要殺死的敵人。

他當即雙手合十,施展戒律:

“慈悲爲懷!”

簡單四個字,便消磨了絕色妖姬的殺意和戾氣,絕美的臉蛋呈現短暫的迷茫。

抓住機會,度厄羅漢腦後的智慧光輪綻放出前所未有的光芒,他擡起手掌,狠狠拍下。

夜空中,一隻長達數十丈的佛掌凝聚,燦燦金光將下方城牆照亮。

處在迷茫狀態的九尾狐絲毫生不起反抗之意,反而心懷慈悲,甘願赴死。

轟!

她被佛掌狠狠拍下高空,拍在堅硬的岩石上,拍的萬妖山形同地震。

抓住機會,許七安坍塌所有氣機,收斂所有情緒,丹田化作黑洞,吞噬着身體的能量。

細如線,亮如晝的刀光再次騰起,帶着斬滅一切的偉力,自下而上,劈開了失去二品羅漢主持,僅剩一百零八位禪師的陣法。

禪師們體表覆蓋的金光潰散,化作光屑朝四方飛散。

一百零八位禪師墜落如雨。

陣破!

出盡風頭的許七安,本想故技重施,來一次揮焰成袍,轉念一想,還是放棄了。

給大家發紅包!現在到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

特效不能重複,會顯得黔驢技窮..........暫時沒想出新一套特效的他內心感慨。

某段城牆上,夜姬將周圍的守軍和武僧斬殺殆盡,雙爪沾滿鮮血。

察覺到陣法被破的她霍然回首,看見了持劍立於半空的許七安。

“哼!”

冷哼聲從身側傳來,清姬拎着一口青鋒,嫌棄的看着夜姬,道:

“你違背了姐妹間的約定,私自愛上人族男子。”

夜姬嫣然一笑:

“約定?你有字據麼。

“我就是愛上人族男人了,怎麼的,你嫉妒是不是,嫉妒我男人是頂天立地的英雄。”

清姬看着她一臉驕傲和自豪,“呸”了一聲:

“就這種見一個愛一個的色胚,也配我嫉妒?”

兩人都是輕紗遮面,幾乎一個模子刻出來的狐媚眼,身段浮凸,氣質不同,但都是極出挑的美人。

夜姬笑了起來。

她纔不告訴這個愛做菜的女人,雞精是許七安發明的。

雖然娘娘說,只要九個姐妹都愛上他,那許七安就是萬妖國駙馬,誰稀罕他當駙馬啊。

另一邊,九尾天狐浮空而起,銀髮沾染着黏稠的鮮血,一隻狐耳聳拉着,看起來極爲狼狽。

九條狐尾或掃或劈或卷,將那些墜落的禪師當場擊殺。

“臭男人!”

她咬牙切齒的傳音。

娘娘,你聽我狡辯.........許七安微笑傳音:

“你與我之間,誰更有能力破壞禪陣?雖說大智慧法相的光輪逆轉,被法相注視之人的智慧也會逆轉,但度厄畢竟是羅漢。

“讓他強行舍你不顧的對付我,萬一讓他察覺出不對勁,擺脫智慧逆轉的影響,我們就得不償失了。”

大智慧法相是法濟菩薩留下的,浮屠寶塔最強的能力之一。

雖說比原本肯定不如,但短暫的影響二品羅漢,還是能做到的。

說話的同時,許七安操縱浮屠寶塔,讓“藥師法相”浮現,玉瓶灑下碎光,助九尾天狐拔除殺賊之力。

得到滋潤的九尾天狐容光煥發,氣息並沒有下滑,可見底蘊渾厚,極爲耐操。

作爲一名妖族,她是合格的。

度厄羅漢盤坐虛空,悲憫的看着死去的禪師,低聲唸誦佛號:

“請菩薩出手,救我佛門弟子性命。”

話音落下,他捏碎了掛在脖子上某粒念珠。

流螢般的金光在空中迤邐,凝成一位披紅黃相間袈裟的少年僧人,他看起來還未及冠,臉色稚嫩。

他的目光慈悲且憐憫,彷彿愛着世間的一切。

“阿彌陀佛!”

少年僧人雙手合十,低頭唸誦佛號。

一件巨大的佛器在他身後凝成,那是黃金鑄造的輪盤,輪盤中心刻着“卍”字,邊緣刻着“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

輪盤巨大如水車,黃金鑄造,透着沉重的金屬質感。

輪盤緩緩轉動。

顛覆人常識的一幕發生了,方纔被九位天狐殺死的一百零八位禪師,睜開眼睛,茫然坐起。

城頭上,城牆下,橫陳的死屍紛紛坐起,茫然四顧。

這些原本戰死之人,妖,都復活了。

復活的生靈裡,不包括魂魄被打散的死者。

“大輪迴法相.........”

許七安聽見九尾天狐語氣凝重的說道。

..........

PS:錯字先更後改。求個月票。

第六十八章 礦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章 潛龍城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二十一章 計劃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四十四章 女賊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
第六十八章 礦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章 潛龍城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五章 前奏(7000)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二十三章 衝突(兩章合一)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六十六章 突發任務第一百四十九章 首輔大人,楚州出事了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二十一章 計劃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四十四章 女賊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一十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二十三章 刑部緝拿人犯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二十一章 自古惡霸多囂張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