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

傳信出去後,很久沒有迴應。

“國師,我是許七安啊,我在南疆遇到了生死危機,急需您的幫助。”

許七安連忙賣慘。

護身符安靜的躺在他掌心,沒有任何異常,洛玉衡彷彿失聯了。

不,這種情況,對洛玉衡來說,應該是我在南疆嫖到失聯.........許七安自我調侃了一句。

“國師,我是你的許郎啊。”

洛玉衡還是沒有迴應。。

看來是真的無法聯絡到她!許七安終於確認,自己和小姨失聯了。

“首先,可能是我和國師之間的距離,超出了護身符能傳達的距離,通俗的解釋就是——沒信號!”

畢竟護身符嚴格來說只是道門的一個傳音法術,與司天監出品的專業傳音法器肯定存在差距。

“其次,洛玉衡還處在閉關階段,她距離天劫越來越近了,積蓄力量應對天劫是重中之重,如果是在閉關,那我聯繫不上她也是正常的。只能等她業火瀕臨極限,自己出關來找我。”

想到這裡,許七安有些愧疚,天劫事關洛玉衡生死,她必須竭盡全力面對,這個時候,不好把她當工具人使用。

“最後,洛玉衡還處在社死後無臉見人的窘迫中,不想搭理他。”

這點可能性不大,以小姨的心性和手腕,區區社死還是能忍的吧。

李靈素都還有臉活着,小姨這點社死算什麼........他有些心虛的想。

披着輕紗的夜姬從後面抱住許七安,尖俏的下頜抵在他肩膀,柔聲道:

“許郎,握着一枚符作甚?”

聯繫你的姐姐.........許七安道:“我想請國師來幫忙對付阿蘇羅,但她似乎在閉關,或者,南疆距離京城太過遙遠,無法把信息傳達出去。”

夜姬皺了皺眉:“那該怎麼辦。”

許七安有些詫異她沒問自己爲何能請動洛玉衡,旋即明白這是浮香的善解人意。

她從不過問自己和其他女人的私事,從不過度打探他的秘密。

“放心,我還有一個人選。”

許七安朝着屏風招手,地書碎片從衣兜裡飛出,落入掌心。

他把護身符送回地書碎片內,接着取出傳音海螺。

監正說過,這枚海螺可以在九州大陸任何地方聯絡孫玄機,是司天監極其珍貴的傳音法器。

握住海螺的同時,許七安猶豫了一下,想了想,又把海螺收回去,然後回過身,把浮香按在浴桶邊緣,讓她扶着浴桶,翹起臀兒。

“咱們再親熱一下,完了我再找他。”

許七安已經被孫師兄搞出心理陰影了,可別發完傳書,這邊還在洗澡,孫師兄就出現了。

掐住浮香的小腰,小腹貼上了圓臀.........

這具身體還是初嘗雲雨的嬌花,加之她重傷初愈,身子有些虛弱,許七安沒有折騰她太久,淺嘗即止。

“孫師兄,我在南疆十萬大山邊緣區域........”

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好!”

孫玄機言簡意賅的迴應。

“許郎,我先去取來神殊大師的殘肢,你再次等候,天黑前我會返回。”

夜姬穿戴整齊,素色的抹胸襦裙,搭配淺綠色罩衫,這套偏向知書達理氣質的衣衫,原本穿在浮香身上,會有種大家閨秀的氣質。

但現在穿在夜姬身上,反而穿出些許制服誘惑。

她的真身太妖媚了,雖說狐族本身就是以妖媚勾人聞名,但身上那股煙視媚行,無時無刻都在勾引男人的韻味,讓她穿的越正經,越像制服誘惑。

臨安的嫵媚多情和浮香的妖媚豔麗是截然不同的兩種氣質。

前者內媚,後者則是妖精。

等許七安頷首,浮香翩然而去。

............

直到黃昏,盤坐在洞窟吐納的許七安,心有所感,離開洞窟,來到山谷。

他先是被一陣高歌聲吸引,看見苗有方拎着酒壺,與鳥妖紅纓載歌載舞,兩人手彎纏着手彎,轉着圈。

苗有方口中高唱勾欄裡的葷曲兒,紅纓則唱着南疆特色的山歌。

幾名妖女圍繞兩人翩翩起舞。

青木護法和白猿護法坐在一旁欣賞,後者鼻青臉腫,明顯經歷了一頓毒打。

而在衆人身後,站着一位白衣術士,身高普通,五官普通,氣質普通,他實在太普通,以致於誰都沒有發現他的到來。

察覺到許七安出來,衆人立刻看過來,歌舞停止。

“孫師兄!”

許七安喊道。

衆人刷的扭頭,神色古怪,竟不知身後突然出現這麼一個人。

孫玄機點點頭,腳下清光騰起,閃現到許七安面前。

“師兄怎麼不進來?”許七安露出熱切的笑容。

孫師兄是極好的工具人,實力強勁,話還不多。

白猿下意識的審視着這位陌生人,蔚藍澄澈的雙眼看穿內心,緩緩道:

“這位高人的心告訴我:我剛好南下青州,打算助陣老師,便折道過來了。路途太遠,累死我了,剛纔是在休息。”

許七安清晰的看見孫師兄臉色一僵。

“這位是袁護法,擁有看穿人心的天賦神通,並修行佛門他心通,極爲了得。”

許七安立刻給孫玄機介紹,說着說着,心裡一動,道:

“袁護法,勞煩你隨我入內。”

替我做翻譯........

孫玄機回頭,深深看一眼袁護法,而後隨着許七安進入石窟。

青木護法提醒道:

“那是位超凡境的術士,別亂說話,明白嗎。”

袁護法回望青木護法:

“可是青木前輩的心告訴我:這死猴子,最好繼續口不擇言,等着你被剝皮拆骨。”

青木護法臉色陡然漲紅,握着藤蔓柺杖的手,緊了又鬆,鬆了又緊。

紅纓護法當做沒聽見,催促道:

“快進去吧,別讓許銀鑼等久了。”

袁護法點點頭,進入石窟。

“這位護法有點意思啊........”

苗有方目睹了剛纔的一切,看向紅纓護法。

因爲剛纔載歌載舞,腦子裡沒有其他念頭,苗有方反而躲過了社死,沒有體會到袁護法的可怕和鬼畜。

紅纓護法嘆口氣:

“袁護法自幼在佛寺裡爲奴,後來,隨着年齡的增長,天賦神通漸漸覺醒,又無意中偷學了佛門他心通。從此再也無法駕馭能力。”

苗有方恍然大悟:“那他怎麼成了咱們的人?”

短短一個時辰,他已經和南疆妖族成了一家人。

紅纓護法撇撇嘴:“後來佛寺的僧人也忍不了他了,就把他逐出佛門,自生自滅。”

好傢伙!苗有方暗暗發誓,面對袁護法時,要心如明鏡,不染塵埃。

紅纓護法看他一眼:“袁護法是四品境界,天賦神通則要更強,超凡境的高手不刻意收束念頭,也會被他看穿內心。四品境,除了道門和巫師,幾乎沒有哪個體系能屏蔽袁護法的能力。”

石窟內,許七安把情況詳細告訴孫玄機,而後問道:

“孫師兄怎麼看?”

孫玄機沒說話,許七安看一眼袁護法,後者心領神會,澄澈蔚藍的眸子注視着孫玄機,道:

“這位孫師兄的心告訴我:你負責對付阿蘇羅,我來破壞陣法。送死的事我可不幹!”

孫玄機一下急了,連聲道:“後,後.........”

許七安吐出一口氣,替他說完:“後面那句話不用說。”

白猿護法頷首。

許七安接着道:“沒問題,阿蘇羅交給我對付,我會盡量牽制他,孫師兄你負責破解禪師大陣。”

在他看來,這樣的安排最合理,由術士去破陣,算是專業對口。

由武夫對付金剛,同樣是專業對口——拼刺刀,看誰更硬!

迅速敲定正事,許七安問道:“孫師兄剛纔說要去青州助監正?”

孫玄機負手而立,一言不發。

袁護法道:“雲州叛黨已經全面攻打青州,老師和大師兄,還有伽羅樹菩薩鬥法,大奉缺超凡高手,我本欲前去助陣。”

許七安心裡一沉:

“這樣會不會耽誤戰機?”

孫玄機搖頭,袁護法道:

“刀藏的越深,敵人越忌憚,短期內不會有意外。另外,雲州叛軍在等待西域佛國的軍隊出擊。我們在這邊鬧出動靜越大越好,這樣能牽制敵人。”

也是,雲州逆黨拉佛門下水,肯定不只是伽羅樹菩薩一人,西域的軍隊也是助力..........如果我能牽制住西域的軍隊,朝廷的壓力就會小很多.........許七安緩緩點頭。

這時,他看見袁護法蔚藍的雙眼望着自己,連忙擺手:

“我的想法就不用說出來了。”

袁護法點點頭,畢竟他也不想再被許銀鑼拍蚊子。

這時,腳步聲從甬道里傳來,夜姬揹着一隻巨大的箱子返回。

“哐當!”

她把箱子放在地上,發出沉重的悶響。

衆人的目光一下子被箱子吸引,它呈漆黑色,透着金屬光澤,外層刻着密密麻麻的佛文,似是某種封印陣法。

“這是娘娘親手刻畫的佛門封印法陣,用來壓制神殊大師的殘肢,每隔十年,就得獻祭數量龐大的生靈,不然它會破開封印。”

夜姬帶着些許憂慮:“此時若是解開封印,娘娘不在的話,就很難再將它重新封印。”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袁護法看一眼孫玄機,道:

“這位孫師兄的心告訴我:呵,佛門的陣法粗陋又垃圾,待會兒等我小試身手,讓你們大吃一驚。”

孫玄機嘴角猛的抽搐一下。

原來孫師兄一臉老實的外表下,也有一顆風騷的心,果然裝逼和白嫖是人類的天性.........許七安憋住沒笑。

“咳咳!”

他用力咳嗽一聲,道:“打開吧。”

夜姬頷首,取出一枚碧綠色的鑰匙,俯身,插入鎖孔。

咔擦!

鎖舌攤開的聲音裡,可怕又強悍的氣息盈滿整個石窟。

袁護法當場癱軟在地,抖個不停。

夜姬連連後退,俏臉發白。

孫玄機和許七安不爲所動,同時看向箱子內部。

這位神殊大師有多少記憶,又是什麼性格?如果可以的話,讓它和浮屠寶塔裡的斷手見見面也未嘗不可.........許七安心想。

.........

PS:先更後改。

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九章 躺上架感言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寫個總結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實體書上線了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十七章 心劍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二十二章 刑天?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
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九十七章 舞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三十一章 生死與共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兩百二十章 初步探索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六十二章 衆生之力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五十章 投壺第一百六十七章 天地會內部討論(爲“_white_”加更)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一百五十五章 了卻因果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五十九章 躺上架感言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零九章 蠱神的目標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寫個總結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四十九章 超品的可怕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七十六章 大劫的秘密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六十三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實體書上線了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七十章 監正的饋贈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十七章 心劍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一百一十二章 線索斷了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五十四章 出海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七十六章 仇謙的身份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七章 見太子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二十二章 刑天?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十七章 脫離天宗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七十九章 青衣攔路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十二章 一頓操作猛如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