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密談

許七安笑道:

“陛下,臣幸不辱命!

“歷經波折,千辛萬苦,九死一生,終於晉升半步武神。

“雷州暫時保住了,佛陀已退回西域。”

邊上的九尾狐翻了個白眼。

半步武神,他真的晉升半步武神了........懷慶得到了想要的答案,懸在嗓子眼的心頓時落了回去,但喜悅和激動卻沒有減弱,反而翻涌着衝上心頭。

讓她臉頰染上潮紅,眼波里閃爍着喜意,嘴角的笑容無論如何也控制不住。

果然,他從未讓她失望,不管是當初的銅鑼還是如今名滿天下的許銀鑼。

懷慶始終對他抱有最高的期待,但他還是一次次的超出她的預期,帶來驚喜。。

寧宴晉升半步武神,再加上神殊這位老牌半步武神,總算有和巫神教或佛門任何一方勢力叫板的底氣,這盤棋還是可以下一下的。唉,當初那個愣頭青,如今已是半步武神,恍如隔世啊.........魏淵如釋重負的同時,心情複雜,有唏噓,有欣慰,有滿意,有得意。

考慮到自己的身份,以及御書房裡高手雲集,魏淵保持着符合自己地位的平靜與從容,不疾不徐道:

“做的不錯。”

半步武神啊,沒記錯的話,應該是中原人族首位半步武神,和儒聖一樣絕無僅有,必須在史書上記一筆:許銀鑼自幼求學雲鹿書院,拜院長趙守爲師..........趙守想到這裡,就覺得激動,打算編造史書的他正要上前道賀,瞥見魏淵從容淡定,波瀾不驚,於是他只好維持着符合自己地位的平靜與從容,緩緩道:

“很好!”

大奉有救了,又一次“死裡逃生”,許七安順利成爲半步武神,老夫的眼光沒錯,咦,這兩個老貨很平靜啊.........王貞文彷彿回到了當年自己金榜題名時,恨不得高歌一曲,徹夜買醉。

但見趙守和魏淵都是一臉平靜,於是他也維持着符合身份的平靜,緩緩點頭:

“恭喜晉升!”

果然是宦海沉浮的大佬們啊,喜怒不形於色.........許七安暗暗讚歎了一句,說道:

“可惜如何晉升武神沒有頭緒。”

飯要一口一口吃!魏淵差點開口教他做事,但想起到曾經的下屬已經是真正的大人物,不需要他耳提面命,便忍了下來。

轉而問道:

“雷州情況如何,死了多少人?”

衆超凡沉吟中,度厄羅漢說道:

“只覆滅了一座大鎮,兩千餘人。”

金蓮道長和恆遠張了張嘴,慢了半拍。

從這個細節裡可以看出,度厄羅漢是最關注蒼生的,他是真的被大乘佛法洗腦,不,洗禮了.........許七安心裡評價。

懷慶臉色頗爲沉重的點頭,看向許七安,道:

“你不在海外的這段時間,佛門舉行了佛法大會,據度厄羅漢所說,佛陀正是藉助這場大會,發生了可怕的異變。

“具體緣由我們不知道,但結果你想必知道了,祂變成了吞噬一切的怪物。”

她主動說起了這場“災禍”的始末,替許七安講解情況。

金蓮道長接着說道:

“度厄羅漢離開西域時,佛陀並未傷他,但當大乘佛教成立,佛門氣運流失後,佛陀便迫不及待想要吞噬他。

“顯而易見,佛陀的異變和氣運有關,這很可能就是所謂的大劫了。”

魏淵嘆道:

“從佛陀的表現,可以推斷出蠱神和巫神掙脫封印後的情況。

“只是,我們仍不知道超品這麼做的意義何在,目的何在。”

衆超凡凝眉不語,他們隱約覺得自己已經接近真相,但又無法準確的戳破,詳細的講述。

可偏偏就差一層窗戶紙難以捅破。

不就是爲了取代天道麼.......九尾狐剛要開口,就聽見許七安搶先自己一步,長嘆道:

“我已經知曉大劫的真相。”

御書房內,衆人愕然的看向他。

“你知道?”

阿蘇羅審視着半步武神,難以相信一個出海數月的傢伙,是怎麼知道大劫秘密的。

金蓮道長和魏淵心裡一動。

見許七安點頭,楊恭、孫玄機等人微微動容。

這事就得從開天闢地說起了.........在衆人迫不及待且期待的目光中,許七安說:

“我知道一切,包括第一次大劫,神魔隕落。”

終於要揭開神魔隕落的真相了........衆人精神一振,專注聆聽。

許七安緩緩道:

“這還得從天地初開,神魔的誕生說起,你們對神魔知道多少?”

阿蘇羅率先回答:

“神魔是天地孕育而生,生來強大,它們不需要修行,就能掌控移山填海的偉力。每一位神魔都有天地賦予的核心靈蘊。”

衆人沒有補充,阿蘇羅說的,大概便是他們所知的,關於神魔的全部。

許七安嘆道:

“生於天地,死於天地,這是必然而然的因果。”

必然而然的因果.........衆人皺着眉頭,莫名的覺得這句話裡有着巨大的玄機。

許七安沒有賣關子,繼續說道:

“我這趟出海,途徑一座島嶼,那座島嶼廣袤無邊,據生存在其上的神魔後裔描述,那是一位遠古神魔死後化作的島嶼。

“神魔由天地孕育而生,本身便是天地的一部分,因此死後纔會有此變化。”

度厄眼睛一亮,脫口而出:

“佛陀!

“佛陀也能化作阿蘭陀,如今祂甚至成爲了整個西域,這其中必然存在聯繫。”

說完,老和尚滿臉求證之色的盯着許七安。

遠古神魔死後化作島嶼,而佛陀也具備類似的特徵,也就是說,佛陀和遠古神魔在某種意義上來說,是相同的?

衆人念頭紛呈,靈感迸發。

許七安“呵”了一聲,負着手,道:

“第一次大劫和第二次大劫都有着同樣的目的。”

“什麼目的?”懷慶立刻追問。

其他人也想知道這個答案。

許七安沒有馬上回答,措辭幾秒,緩緩道:

“取代天道,成爲九州世界的意志。”

平地起驚雷,把御書房裡的衆超凡強者炸懵了。

金蓮道長深吸一口氣,這位城府深沉的地宗道首難以平靜,茫然的問道:

“你,你說什麼?”

許七安掃了一眼衆人,發現他們的表情和金蓮道長相差不大,就連魏淵和趙守,也是一副木愣愣的模樣。

“天地初開,九州矇昧。很多年後,神魔誕生,生命伊始。這個階段,秩序是紊亂的,不分晝夜,沒有四季,陰陽五行混亂一團。天地間沒有可供人族和妖族修行的靈力。

“又過了很多年,隨着天地演化,本該是五行分,四極定,但此方天地卻無法演化下去,你們可知爲何?”

沒人回答他,衆人還在消化這則石破天驚的消息。

許七安便看向了萬妖國主,九尾天狐勉爲其難的當了回捧哏,替臭男人挽尊,道:

“猜也猜出來啦,因爲天地有缺,神魔奪走了天地之力。”

“聰明!”

許七安讚許,接着說道:

“於是,在遠古時期,一道光門出現了,通往“天道”的門。神魔是天地規則所化,這意味着祂們能通過這扇門,只要順利推開門,神魔便能晉升天道。”

洛玉衡恍然道:

“這就是神魔自相殘殺的原因?可神魔最終全部隕落了,或者,如今的天道,是當初的某位神魔?”

她問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在衆人的目光裡,許七安搖頭:

“神魔自相殘殺,靈蘊迴歸天地,最後的結局是九州攫取了足夠的靈蘊,關閉了通天之門。”

原來是這樣,難怪佛陀會出現這樣的異變。

在場超凡都是聰明人,聯想到佛陀化身西域的情況,親眼所見,對許七安的話再無懷疑。

“生靈可以化身天地,取代天道,真是讓人難以置信。”楊恭喃喃道:“若非寧宴相告,我實在難以想象這就是真相。”

話音方落,他袖中衝出一道清光,狠狠敲向他的腦殼。

“我纔是他老師.......”

楊恭低聲呵斥了戒尺一句,連忙收起,表情有些尷尬。

就像在公開場合裡,自家孩子不懂事胡鬧,讓大人很丟臉。

好在衆人此刻沉浸在巨大的震撼中,並沒有關注他。

魏淵沉聲道:

“那第二次大劫的來臨,是因爲通天之門再次開啓?”

許七安搖頭:

“這一次的大劫和遠古時代不同,這次沒有光門,超品走出了另一條路,那就是掠奪氣運。”

接着,他把吞噬氣運就能得到“認可”,自然而然取代天道的詳情告知衆人,其中包括守門人只能出於武夫體系的隱秘。

“原來超品掠奪氣運的緣由在這裡。”魏淵捏了捏眉心,嘆息道。

金蓮道長等人默然,沉浸在自己的思緒裡,消化着驚天消息。

這時,懷慶皺眉道:

“這是現階段演化的結果?還是說,九州的天道一直都是可以取代的。”

這一點非常重要,因此衆人紛紛“驚醒”過來,看向許七安。

“我不能給出答案,也許此方天地就是如此,也許如陛下所說,只是現階段的情況。”許七安沉吟着說道。

懷慶一邊點頭,一邊思考,道:

“所以,現階段需要一位守門人,而你就是監正挑的守門人。”

“道尊!”橘貓道長突然說道:

“我終於明白道尊爲何要創立天地人三宗,這一切都是爲了取代天道,成爲九州意志。”

說完,他看向許七安,似乎想從他這裡求證到正確答案。

許七安頷首:

“吞噬氣運取代天道,正是道尊研究出的法子,是祂開創的。”

道尊開創的?祂還真是亙古無雙的人物啊.........衆人又唏噓又震驚。

魏淵問道:

“這些隱秘,你是從監正那裡知曉的?”

許七安坦然道:

“我在海外見了監正一面,他依然被荒封印着,順便再告訴諸位一個壞消息,荒如今陷入沉睡,再次醒來時,多半是重返巔峰了。”

又,又一個超品.........懷慶等人只覺得舌頭髮苦,打退佛陀抱下雷州的喜悅蕩然無存。

佛陀、巫神、蠱神、荒,四大超品如果聯手的話,大奉根本沒有翻身的機會,一點點的奢望都不會有。

始終保持沉默的恆遠大師滿臉苦澀,忍不住開口說道:

“或許,我們可以嘗試分化敵人,拉攏其中一位或兩位超品。”

沒人說話。

恆遠大師左顧右盼,最後看向了關係最好的許銀鑼:

“許大人覺得呢?”

許七安搖着頭:

“荒和蠱神是神魔,一個沉睡在南疆無盡歲月,一個漂泊在海外,祂們不像佛陀和巫神,立教凝聚氣運。

“一旦出世,首先要做的,肯定是凝聚氣運。而南疆人口稀少,氣運薄弱,如果是你蠱神,你怎麼做?”

恆遠大師明白了:

“進攻中原,吞併大奉疆土。”

西域已經被佛陀取代,東北肯定也難逃巫神毒手,所以北上吞併中原是最好的選擇。

荒也是一樣。

“那巫神和佛陀呢?”恆遠不甘心的問道。

阿蘇羅嗤笑一聲:

“當然是趁機瓜分中原,難道還幫大奉護住中原?難道大奉會把疆土拱手相讓,以示感謝?

“你這和尚實在愚蠢。”

度厄羅漢臉色凝重:

“在超品面前,任何計謀都是可笑可悲的。”

許七安呼出一口氣,無奈道:

“所以我剛纔會說,很遺憾沒有找到晉升武神的辦法。”

這時魏淵開口了,“倒也不是完全沒法子,你既已晉升半步武神,那就去一趟靖山城,看能不能滅了巫神教。至於南疆那邊,把蠱族的人全部遷到中原。這既能凝聚力量,也能變相削弱蠱神。

“解決了以上兩件事,許寧宴你再出海一趟,或許監正在那裡等着你。

“陛下,大乘佛教徒的安排要儘快落實,這能更好的凝聚氣運。”

三言兩語就把接下來做的事安排好了。

突然,楚元縝問道:

“妙真呢,妙真爲什麼沒隨你一起回來。”

哦對,還有妙真........大家一下子想起飛燕女俠了。

許七安愣了一下,心裡一沉:

“當時情況緊急,我直接傳送回來了,因此並未在途中見她,她應該不至於還在海外找我吧。”

天地會成員紛紛朝他拱手,表示這個鍋你來背。

金蓮道長善解人意道:

“貧道幫你知會她一聲。”

低頭取出地書碎片,私聊李妙真:

【九:妙真啊,回來吧,佛陀已經退了。】

【二:啥?】

【九:許寧宴早就回來了,與神殊聯手打退佛陀,暫時太平了。】

那邊沉默許久,【二:爲什麼不通知我。】

金蓮道長彷彿能看見李妙真柳眉倒豎,咬牙切齒的模樣。

【九:許寧宴說把你給忘了。】

【二:哦!】

沒聲息了。

金蓮道長放下地書,笑眯眯道:

“妙真確實還在海外。”

許七安咳嗽一聲:

“沒生氣吧。”

金蓮道長搖頭:

“很平靜,沒有生氣。”

天地會成員又朝許七安拱手,別信老銀幣。

許七安臉色凝重的拱手還禮。

衆人密談片刻,各自散去。

“許銀鑼稍後,朕有事要問你。”

懷慶特意留下了許七安。

“我也留下來聽聽。”萬妖國主笑眯眯道。

懷慶不太高興的看她一眼,奈何狐狸精是個不識趣的,臉皮厚,不當一回事。

懷慶留他其實沒什麼大事,只是詳細過問了出海途中的細節,瞭解海外的世界。

“海外資源豐富,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可惜大奉水軍能力有限,無法遠航,且神魔後裔衆多,過於危險.........”懷慶惋惜道。

許七安隨口附和幾句,他只想回家插花弄玉,和久別的小嬌妻團聚。

九尾狐眼睛骨碌轉動,笑道:

“說到寶貝,許銀鑼倒是在鮫人島給陛下求了一件寶物。”

懷慶頓時來了興趣,飽含期待的看着許七安。

鮫人珠........許七安瞪了一眼九尾狐,又作妖。

九尾狐拿腳丫子踢他,催促道:

“鮫珠呢,快拿出來,那是世間獨一無二的明珠,價值連城。”

許七安認真思考了許久,打算順水推舟,配合狐狸精瞎鬧。

因爲他也想知道懷慶對他到底是什麼心意。

這位女帝是他認識的女子中,心思最深沉的,且有着強烈得權力慾,和不輸男子的雄心壯志。

屬於理智型事業型女強人。

和臨安那個戀愛腦的蠢公主完全不同。

懷慶對他的親近,是出於依附強者,價值利用。

還是發自內心的喜歡他,愛慕他?

如果喜歡,那麼是深是淺,是有些許好感,還是愛的入骨?

就讓鮫珠來驗證一下。

許七安當即取出鮫珠,捧在掌心,笑道:

“就是它。”

鮫人珠呈乳白色,圓潤剔透,散發微光,一看便是價值連城,任何喜愛珠寶首飾的女子,見了它都會欣喜。

懷慶也是女子,一眼便相中了,“給朕看看。”

柔荑一擡,許七安掌心的鮫人珠便飛向懷慶。

........

PS:推一本新書《大魏讀書人》。讀書證道的故事,喜歡的讀者可以去看看,下邊有直通車。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七十一章 救第七十二章 門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十一章 摸魚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八月總結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
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兩百一十九章 一號身份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三十五章 餵養七絕蠱(10876/10w)第七十一章 救第七十二章 門第五十七章 收服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三十章 許七安日記第二彈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五十章 罵!(感謝“Cz丶”的白銀盟)第八十四章 禍從口出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九十九章 信息共享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四章 修行天賦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一百五十一章 申猴和守秘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第三十八章 一品武夫的清算第一百五十八章 鋼鐵直男李玉春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十一章 摸魚第十二章 許鈴音:大鍋,我是你的小心肝嗎(大章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六十八章 地書碎片持有者——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四十二章 撤離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八月總結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八十六章 半步武神(一)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二十五章 互相傷害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二十九章 回家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