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八章 絕境(二)

海外。

經過長時間如履薄冰的戰鬥,許七安漸漸把握了平衡,在這場走鋼絲般的戰鬥中活下來的平衡。

兩位超品各有利弊,蠱神手段多變、詭異。

而荒是劍走偏鋒,可怕致命,卻又極大的短板,比如速度,祂無法像蠱神那樣掌控陰影跳躍,來無影去無蹤。

許七安利用大眼珠子的機動性,與蠱神纏鬥,大部分時間,荒只能旁觀。

爲了提升思考能力,以應對兇險的局面,許七安動用了浮屠寶塔裡的大智慧法相,光輪正向轉動,提升他的智慧。

確實感覺變聰明多了,但動腦子消耗的體力也更多了........

纏鬥沒有意義,只是在乾耗時間,而且巫神掙脫封印了,大奉危在旦夕,必須想辦法斬下荒的獨角,救出監正,我才能晉升半步武神........

但靠近荒就等於死路一條,怎麼辦........

許七安的大腦運轉幾乎達到極限,緊迫感、危機感和焦慮感三重摺磨。。

現在的情況是,一團黑洞飄來飄去,追逐着他。

一座肉山神出鬼沒,控制手段詭異難防,糾纏着他。

打到現在,他只能勉強招架兩位超品,還得依靠大眼珠子相助,若是沒了大眼珠子這件利器,早就被蠱神和荒輪番教做人了。

“蠱神的“矇蔽”對我的影響只有一秒,每隔十息才能施展一次,其他蠱術祂還未曾施展,但都不及暗蠱難纏........”

“荒的速度跟不上我,乍一看很安全,但只要一個失誤,我就完蛋........”

“可要救監正,必須面對荒的天賦神通,難搞........”

“打肯定是打不過兩位超品,既然實力不夠,那就想想別的辦法,兵法雲,攻城爲下攻心爲上,蠱神擁有天蠱,智慧超羣,只會比我更聰明。

“嗯,荒雖然智商合格,但性格貪婪暴躁,有明顯的缺陷,可以利用一下........”

許七安掃了一眼快速撲來的黑洞,打了個響指,立刻傳送到遠處,高聲道:

“剛纔,我體內的氣運示警了,這隻能證明,要麼佛陀開始吞噬中原,要麼巫神掙脫了封印。

“你們還要在這裡跟我打多久?”

蠱神無動於衷,但荒明顯受到影響,黑洞在空中微微一凝。

蠱神目光平靜睿智,發出威嚴渾厚的聲音:

“別被他蠱惑,超品吞噬中原需要時間,而我們只要殺了他,就能直接奪走他體內的氣運。”

黑洞不再猶豫,繼續撲擊而來。

與此同時,蠱神再次對他和浮屠寶塔施展了矇蔽,但這一次,許七安就像未卜先知般,身影一閃一逝間,出現在數百丈外。

旋即,他原本所在的位置被黑洞取代。

浮屠寶塔的大智慧法相不僅僅是增加智慧,它還是一個信號器,一旦蠱神對他和浮屠寶塔施展矇蔽,智慧加成就會消失。

許七安就能接收信號,提前傳送跳躍。

而因爲矇蔽的時間只有一秒,基本就等於化解了矇蔽效果。

“吼!”

黑洞內傳來了荒憤怒的低吼,祂又一次撲空了。

祂在遠古時代可以橫着走,即使同級別的強者,像蠱神這樣的,也不願意招惹祂,原因就是荒又強大又粗鄙,強大是因爲天賦神通連同級別強者都感到棘手。

粗鄙則是祂的短板太明顯,同級彆強者有法子應對、避開。

像極了武夫!

“我是救不出監正,但你們也殺不死我,如何掠奪我的氣運?”

許七安大聲道:“巫神和佛陀正在蠶食大奉,你倆還在海外,趕回去也要時間,你們已經失去爭奪天道的機會了。”

黑洞吞噬的力度陡然加大。

這時,許七安主動衝向蠱神,過程中,他體表顯化出扭曲繁複的紋路,渾身肌肉猛的膨脹了一圈,充斥着搬山填海的可怕力量。

周圍的虛空扭曲起來,似是無法承受他的力量,下方的神魔島發生劇烈的地動,裂開一道道地縫。

他朝着蠱神一頭撞去。

蠱神見狀,當即讓一塊塊肌肉膨脹如鋼鐵,脊背的氣孔噴出血霧——血祭術!

祂身邊的空氣也扭曲起來,難以承受這座肉山的力量。

而相比許七安這個粗鄙武夫的野蠻撞擊,蠱神並不急着針尖對麥芒的碰撞,祂張開嘴巴,吐出了一位位美人。

數量大概十幾個,這些美人擁有傾城傾國的容顏,渾身不着片縷,沉甸甸的胸脯、修長的大腿、緊緻平坦的小腹、渾圓完美的臀兒.........

她們巍然不懼的朝着衝鋒而來的半步武神搔首弄姿,擺出撩人姿勢。

剎那間,許七安魔音灌耳,血脈噴張,腦子裡只剩下:word很大,你忍一下........

蠱神激發了他的情慾。

這一招彷彿天生就是爲了剋制許七安,成功讓他分寸大亂,大亂了進攻節奏,消磨了意志。

蠱神身軀底部的陰影抖動起來,“矇蔽”蓄勢待發,當是時,許七安後背衝起一道黃銅劍光,將十幾位妖豔jian貨斬殺。

隱藏許久的鎮國劍出手了,辣手摧花的方式替他解決掉美色的誘惑。

她們化作一塊塊蠕動的深紅色血肉,這些血肉霍然膨脹,變成遮天蔽日的紫霧。

“嗤嗤.......”

許七安的皮膚迅速冒氣紫煙,皮膚腐蝕嚴重,眼球刺痛,視線變的模糊。

蠱神的毒蠱非比尋常,輕易就傷到了半步武神。

許七安當即御風下沉,踏空狂奔,衝出毒霧籠罩的範圍,握住了鎮國劍。

緊接着,他沉澱所有氣機,收斂所有情緒,丹田“黑洞”坍塌,聚攏一身偉力。

可就在他要揮劍時,手臂突然不受控制,身軀呈現僵硬狀態。

那些侵入體內的毒素,不知何時被賦予了生命,蛻變爲一條條細小的黑蟲,它們紮根在血肉中,掌控了自己紮根的部分,與許七安爭奪身體掌控權。

屍蠱........許七安念頭閃過,下一刻,眼前一黑,又被矇蔽了。

這就是蠱神的手段,層出不窮,詭異莫測。

抓住機會,黑洞迅速飄了過來,要把許七安吞噬殆盡。

轟!

突然,五感六識被矇蔽的許七安,憑藉方向感,主動撞向蠱神,沉聲咆哮道:

“荒,就算是死,我也不會讓死在你這種廢物的手裡。”

蠱神深紅色的龐大身軀奮力一撲,當即把許七安從空中撲到地表,神魔島“轟隆”一震,崩裂出蛛網般的地縫。

即使是半步武神的體魄,這麼一下,胸骨和肋骨不可避免的折斷,刺穿臟器。

擁有力蠱手段的蠱神,氣力甚至要過武夫。

還不止,蟻羣般的子蠱從蠱神的體表爬出,鑽進了許七安體內,一股股毒液分泌,浸染他的皮膚。

僅一會兒,許七安臉皮底下就出現了無數凸起顆粒,快速爬動,同時膚色轉爲深紫,皮肉潰爛。

各大蠱術齊出,祂成功控制住了這位半步武神。

見狀,荒急了,朝着蠱神和許七安一頭撞了過來。

姓許的體內氣運磅礴,吞噬他,爭奪天道之戰等於贏了一半,祂怎麼可能眼睜睜看着蠱神摘走桃子,而且,許七安之前的話並非沒有道理。

巫神和佛陀已在吞噬中原,侵佔地盤,祂卻還在海外,距離九州大陸無比遙遠。

不能再浪費時間了。

蠱神宏大的聲音透着嚴肅:

“別中了他的激將法,我可以把氣運分你一半。”

黑洞來勢不減,內裡傳來荒的聲音:

“行,你先把他給我。”

荒是什麼德性,蠱神當然知道,把許七安給祂,那才真正竹籃打水一場空。

蠱神沒有再解釋,因爲沒必要接受,兩人本身就是競爭對手,之前聯手對付許七安時,祂就做好了擒住這小子後,和荒爭鬥勝利果實的準備。

如今既然擒下許七安,荒又不妥協,那邊沒什麼好說的了。

祂一邊維持血祭術,保持對許七安的壓制,一邊朝着撞來的黑洞施展出共情、矇蔽法術,噴吐出含量極高的紫色毒霧。

引爆荒的交配慾望。

這成功讓撞來的黑洞出現凝滯,抓住機會,蠱神帶着許七安施展了陰影跳躍。

可就在這時,祂龐大的身軀突然僵住了,緊接着失去對身體的掌控,肉山般的軀殼呈現出腐蝕狀態。

玉碎!

許七安把傷害原原本本的還給了蠱神。

這下反而是荒抓住機會,不顧一切的撞向蠱神,此時再想陰影跳躍,晚了。

蠱神當機立斷,一塊塊肌肉快速收縮、繃緊,巨大的肉山拱起,霍然彈出。

祂主動撞向黑洞,而且是攜帶着許七安一起,一座堪比山嶽的血肉怪物,主動撞入直徑超百丈的黑洞中。

蠱神的體魄,絕對是所有超品裡最強大的,即便是擁有了象徵力量靈蘊的許七安,單純比較膂力,絕對不可能勝過蠱神。

祂這一撞,威力難以想象。

“呼.......”

磅礴的怪力撞擊下,荒的黑洞驟然扭曲,氣旋化作混亂的狂風,險些直接崩潰。

荒立刻沉澱情緒,陷入“假寐”狀態,把天賦神通激發到巔峰。

黑洞穩住了,併成功吸住蠱神和半步武神。

霎時間,蠱神和許七安的氣血如同決堤的洪水,朝着黑洞傾瀉,前者除了氣血之力,還有六種蠱術的力量,是祂的靈蘊之能。

如果按照這樣發展下去,不出半刻鐘,許七安和蠱神就會化作飛灰,被荒奪盡靈蘊。

半步武神細胞中,象徵着不滅的“紋路”開始蜷縮,個別紋路蜷縮到極致後,便散成氣血之力,成爲了荒的“食物”。

這意味着,許七安身爲半步武神的根基正在流逝,也許不用半刻鐘,他會先跌落半步武神境,然後一品、二品,直至消亡。

荒果然能殺半步武神,而佛陀以前卻殺不死超品,這位遠古神魔簡直極端的可怕,缺點和優點都很明顯.........許七安沒有絲毫驚慌,反而咧嘴笑道:

“蠱神,你別無選擇了。”

這招叫置之死地而後生,是在大智慧光輪的加持下,思考出來的計策。

首先,利用荒貪婪暴躁的性格,以言語蠱惑,增加祂的焦慮感。

隨後與蠱神死磕,他當然不可能是蠱神的對手,因此順其自然的成爲蠱神的“獵物”。

這個時候,荒和蠱神必定內訌。

因爲關乎着天道之爭,誰都不會信任對方,哪怕知道許七安可能有謀劃,也只能硬着頭皮上了。

哪怕蠱神再冷靜,祂也得上,因爲荒的本性是貪婪的,荒無法抗拒到嘴的肥肉,也不能容忍煮熟的鴨子被人搶走。

兩位超品不可避免的走向對立面。

當然,到這一步,計劃只能說成功一半,接下來至關重要。

“與我聯手吧!”

許七安說完,讓體表象徵着“力”權柄的靈蘊浮現,腐蝕嚴重的血肉再生,肌肉飽滿充盈怪力。

瞬間,天地風雲變色,雲層翻涌,降下火雨,金靈盡數從大地中析出,凝成一塊塊斑駁的礦石,水靈凝成堅冰,伴隨着火雨一起墜落。

無形靈力紊亂了。

武夫的特殊領域展開。

蠱神龐大的身軀一陣扭動,脊背噴出猩紅的血霧,在被吞噬了海量氣血後,祂的體型不減反增,氣息不降反升。

半步武神和蠱神同時發力,朝黑洞打出全力一擊。

這些可怕的攻擊也被黑洞吞噬了,下一秒,黑洞由內到外的崩潰,化作席捲四方的可怕颶風。

羊身人面的遠古巨獸現出身形,身軀遍佈一道道裂痕,濃稠鮮血流淌不止。

祂眼裡憤怒、不甘、焦慮、貪婪皆有。

半步武神和蠱神的全力一擊過於可怕,超越了祂天賦神通的極限,因此“黑洞”被直接打斷。

許七安敢走這步險棋,就是篤定合他與蠱神之力,一定能打破荒的天賦神通。

世上沒有任何法術、靈蘊,能同時殺死一位超品和半步武神,因爲這倆者是超凡世界的天花板,九州不可能存在這樣的力量。

黑洞崩潰的力量把三位巔峰強者同時彈開。

遠處的浮屠寶塔抓住機會,讓大眼珠子亮起,切割了許七安所在的空間,挪移到荒的頭顱上空。

仰天倒飛中的許七安瞬間穩固身心,以武夫的化勁手段,於電光火石間卸去慣性,然後,他往胸口一抓,抓出了太平刀。

運起畢生氣機,灌入太平刀中。

奮力斬下!

而今半步武神的氣機,作爲法寶的鎮國劍已經有些難以承受,對劍身消耗極大,唯有太平刀可以輕易承受住他的氣機灌輸。

荒和蠱神仍在保持着倒飛的姿態,前者琥珀色的兇睛猛的收縮,祂知道了許七安的打算——斬角救監正!

但這個時候,不同體系的差異就凸顯出來了,荒儘管有着強大的體魄,卻沒有武夫的化勁技巧,無法在瞬息間卸力。

頭頂長角霍然膨脹,試圖再次施展天賦神通。

另一邊,蠱神底下陰影滾動,施展了陰影跳躍。

鏘!

火星濺起,那根封印着監正的長角被生生削斷。

長達數十丈,堪比城門的巨角重重砸下來,封印在長角中的七大蠱力緩緩潰散。

長角中,白鬚白髮的監正飄出,負手而立,平靜的望着遠方。

成了........許七安心裡狂喜,解開監正封印,得他認可,就徹底滿足了一個前提兩個條件,他將成爲曠古爍今的武神。

然而就在此刻,他毛孔陡然炸開,涌起難以遏制的恐懼和危機感,身體裡每一個細胞每一條神經都在像是傳輸危險的信號。

這不是武者的危機預感,這是氣運示警!

出現這種情況,只有一種解釋:

大奉要亡國了!

“唉........”

巨大的嘆息聲迴盪在天地間,一陣風吹過,監正的身影飛灰般的散去。

這時候許七安才意識到,他看到的只是一縷殘影,監正早已迴歸天道。

大奉氣數已盡,國運蕩然無存,支撐監正“不死不滅”的根基不存在了。

許七安呆住了。

щщщ●ttκǎ n●¢ o

蠱神聲音恢弘威嚴:

“出海之前,我操縱蠱獸前往靖山城,託巫神卜了一卦,卦象顯示,上上大吉,不過我並沒有相信祂。

“我去靖山城只是想看看他掙脫封印到了哪一步,當時便斷定祂會趁我出海,破除封印,從中得利,卦師總是能把握住機會。

“走投無路的大奉面對巫神會作何選擇?”

蠱神沒有繼續說下去,睿智清亮的眼睛裡閃着戲謔:

“你被愚弄了,我只是陪你多玩一會兒,等待監正大限之時。”

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十三章 審問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三十章 化學課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
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一百一十四章 天地會成員會合(一)第一百五十四章 追殺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九十三章 坑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十三章 審問第三十八章 五號的傳書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三十章 化學課愉快的單章時間。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百盟感謝章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一百一十七章 絕境(一)第一百二十一章 靈獸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九十二章 愚蠢的臨安也是有用處的第一百一十三章 針不戳(求月票)第一百九十九章 浮香的小故事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一百一十一章 吞噬監正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一百一十九章 否極泰來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三十八章 血案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九十三章 報復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四十三章 傷我者,必付出代價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一十六章 大軍壓境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三十八章 詩成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九十六章 賣身契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破關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