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力蠱部

近距離射出的箭矢速度更快,攜帶着穿金裂石的力道,射向麗娜的胸口。

“叮!”

麗娜屈指彈在箭頭,輕描淡寫的把箭矢彈開。

她回頭看一眼憨憨的小徒弟,以及許七安慕南梔兩人,臉皮臊的慌,豎眉怒道:

“找打!”

修長的雙腿爆發力驚人,彈身而起,一個迴旋踢把射箭的年輕男子踢飛。

在另一個方臉男子抽出骨刀前,她擰腰擺臂,右臂掃出一個半圈,“啪”的一巴掌把方臉男子扇的原地轉了兩圈,眼冒金星的倒地不起。

兩位力蠱部的年輕人捱了打,渾然無事,很快就麻溜的站起來,射箭的年輕男子狐疑的盯着麗娜:

“真的是麗娜啊,你怎麼變的和中原娘們一樣白了?”

一交手,是不是同族立刻就能察覺出來。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出腳之迅猛,巴掌之利索,沒錯了。

方臉男子則補充道:

“而且還胖了。。”

南疆氣候炎熱,紫外線強,生活在這裡的南疆土著,皮膚黝黑,女子肌膚也多呈現小麥色。

但麗娜在許府養了大半年,避免了紫外線的摧殘,加上偷吃嬸嬸的駐顏丹,皮膚白皙細膩,與兩位蠱族年輕人迥然不同。

“難道你們認不出我這張臉?”麗娜掐着腰。

“沒準是易容呢!”

射箭的男子頂了一句,然後得意的“哼哼”兩聲:

“我方纔是在試探你的水平,真正的麗娜,肯定能接住我的箭。”

麗娜噎了一下,竟無言以對,回頭對許七安等人說道:

“沒事沒事,我力蠱部的族人向來謹慎且聰明,他們方纔是試探我。”

不是,中原人能喊出他們的名字?再說了,真是易容的話,誰會把一個南疆人易容成膚白貌美的模樣,這不是赤裸裸的招搖嗎.........許七安心裡全是槽點。

許鈴音用力“啊~”一聲,滿臉後怕:

“還好師父你是真正的南疆人。”

射箭的年輕人看中原女娃子一臉忌憚,露出得意表情,道:

“麗娜,他們是誰。”

“她是我在中原收的徒弟,這是我徒弟的哥哥,我在京城時,承蒙他們關照。”

麗娜把許七安和許鈴音介紹給兩位族人,忽略了慕南梔,因爲和她不熟。

經過她的介紹,許七安也知道了兩位蠱族年輕人的名字。

射箭的年輕人叫土龍,雙臂修長,肌肉勻稱,一看便是天生的弓箭手。

方臉的年輕人叫木頭,因爲生下來時,臉型偏方,就被父母取名叫“木頭”。

“徒弟啊?”

木頭大吃一驚:“你是族長的女兒,怎麼能私自收徒,收的還是一箇中原人,長老們會打你的。”

土龍眉頭緊皺,儘管沒跟着附和,但能看出他極其不滿。

蠱族秘術不傳外人,哪怕是七個部族之間,也是敝帚自珍,有着門戶之見。

何況是收一箇中原女娃子做徒弟,這顯然是犯了族規,乃蠱族大忌。

“我纔不怕他們呢,長老們是四品,我也是四品,誰打誰還不一定呢。”

麗娜冷哼一聲:“哪個老東西敢動手,我一拳一個統統打死。”

“族長第一個就打你!”

木頭語氣嚴肅。

過了一會兒,兩人同時反應過來,吃驚道:

“你晉升四品了?”

麗娜來不及得意,大聲道:

“我收的這個徒弟,是萬中無一的天才,是千年罕見的天才,是,是史書記載以來,從未出現過的天才。”

她竭盡全力,用自己的不多的詞彙量來形容許鈴音。

木頭和土龍停下腳步,看一眼憨憨的小豆丁,問道:

“天才?一頓能吃幾碗飯啊。”

麗娜哼哼一聲:

“鈴音一頓能吃十碗,不算菜。”

木頭和土龍相視一眼,微微動容:

“確實是個難得的天才。

“但這又怎麼樣,族規就是族規,你也是天才,但你敢私傳蠱族秘術,一樣要受罰。”

許七安聽他們嘰嘰喳喳的說着南疆鳥語,皺眉問道:

“你們在說什麼?”

麗娜吐出一口氣,解釋說:

“他們說我私自收中原人做弟子,會被長老們嚴懲。”

“我是聽說過你們南疆蠱族的蠱術不傳外人,但具體規矩如何?”

許七安說完,看着她,等待解釋。

“具體規矩嘛........”麗娜回憶了一下族規,半說半背:

“未經允許,將蠱術傳於奴隸者,鞭三萬六千........嗯,這個不同的部族,鞭數也不同,我們力蠱部是最多的。

“未經允許,將蠱術傳於外族,尤其中原人,死罪!師父得死,徒弟也得死。”

許七安默默的看着她:

“爲什麼你收鈴音當徒弟時不事先聲明?

“你既然知道自己族裡的規矩,爲什麼還要帶鈴音來南疆?”

如果麗娜敢說“忘了”,那許七安發誓,一定把她屎都打出來。

出乎意料,麗娜振振有詞道:

“上古時期,蠱神的力量輻射到極淵之外,我們的先祖經過千辛萬苦,摸索出利用蠱神之力的秘法,從此有了七大蠱族部落。

“秘法是我們蠱族立身的根本。”

蠱神的力量從極淵中輻射出來,把周圍的生物化作“蠱”,理論上來說,這股力量誰都能利用,只要學會相應秘法。

所以蠱族對秘術極爲看中,私傳是死罪。

難怪柴家先祖會卡在鐵屍這個層次,看來是後續的秘術沒有學到............許七安怒道:“你這不是記得挺清楚的嗎,可你乾的是人事兒?”

麗娜一點都不慌,繼續說道:

“本命蠱成熟有九個階段,每一個階段對應一個品級。

“每當本命蠱要晉升下一階段時,需輔以本族秘法以及蠱神的力量,才能把本命蠱開發到極致。

“只有秘法,沒有蠱神的力量,即使強行進階,根基也會不穩,戰力遠不及其他體系的同階高手。所以我纔要帶鈴音來南疆嘛。”

慕南梔插了一嘴:“帶她過來吃鞭子?”

送死的委婉說法。

麗娜有些不開心,“哎呀你聽我說完嘛,你這個人,大家又不熟,幹嘛打斷我說話。”

懟了慕南梔一句,她接着說道:

“私傳秘術當然是死罪,但只要讓鈴音得到長老和阿爹認可,成爲我真正的徒弟,那就沒事啦。

“我們蠱族的高手也常常外出尋覓天才,然後帶回族經受考驗,通過考驗,就能得到認可。”

許七安頓時明白麗娜的打算,她想帶鈴音回族中接受考驗,讓她徹底成爲力蠱族的人,這樣後續的晉升就不愁了。

“不過呢........”麗娜話鋒一轉,道:

“蠱族還沒有收中原人爲弟子的先例,戰奴倒是不少。但我想這是沒問題的,因爲鈴音是史書上都沒有記載過的天才嘛,阿爹和長老肯定會破例的。”

我怎麼那麼不信呢,聽着就不靠譜.........許七安聽見慕南梔嗤笑着問道:

“你們蠱族有史書?”

“沒有。”麗娜回答。

“.........”許七安心說,我要把她屎打出來。

在木頭和土龍兩位力蠱部年輕人的帶領下,他們翻上一座高坡,抵達了力蠱部世代居住的伯山。

站在高坡眺望,伯山就像一座巍峨的城牆,連綿數百里,擋住了整個北方。

雲霧在山間若隱若現,透出蒼莽原始的氣息。

山腳是一片廣闊的平原,河流密佈,田地被規劃成一個個小方塊。不同的農作物有着不同的顏色,各種顏色拼湊成瑰麗的油彩畫。

田野和平原間,渺小如螻蟻的人影忙碌着,或撒網撈魚,或耕種田地。

一座座茅屋、黃泥屋零星的點綴在山間和田野間,組成或大或小的建築羣。

景色很美,宛如與世無爭的龐大村落。

方臉的木頭“咳嗽”一聲,道:

“我們就送到這裡,還得回去巡邏。”

他說的是一口蹩腳的中原官話。

許七安早聽說南邊的商人常常與南疆人通商,進行一個瓷器、茶葉、綢緞以及鹽鐵等違禁品的貿易。

看來是真的,若蠱族與世無爭,這裡的人怎麼會說中原官話?

背弓的土龍審視着麗娜,語重心長的提出建議:

“回家後多曬曬太陽,皮膚這麼白這麼細,難看死了。不然沒人願意娶你。”

說完,他看一眼慕南梔。

看我做什麼.........王妃嘴角抽搐,感覺自己被內涵了。

雖然她容貌變的平平無奇,但皮膚保持着細膩光滑。

告別土龍和木頭,三人一狐一孩沿着坡道往下,進入平原。

麗娜歡快的和沿途的力蠱族人打招呼:

“阿桑嬸,我回來了。”

“麗娜?怎麼白成一個醜姑娘了!”

“黑巴叔,我回來了。”

“麗娜回來了?身邊這個是你從中原搶回來的奴隸嗎?”

“不是,是我朋友。”

“蠶婆,我回來了。”

“是麗娜啊?麗娜回來了呀,阿婆眼睛不好,你走近些。我跟你說啊,本來年初時,阿婆想找族長提親的,我家孫兒還沒娶媳婦,你們一起長大........算了,阿婆覺得你們也不太合適。”

許七安沉默的觀察着力蠱部的族人,他們有的穿布衣,有的穿獸皮縫製的衣衫,體格比中原人要更高更壯,他們耕田不用牲畜,用人力。

他們一個人就能拖動幾百斤重的漁貨,他們一個人就能扛着一艘小船來回跑動。

“人似乎有些少........”

許七安觀察過後,給出評價。

“大家都出去狩獵了嘛。”麗娜難過的說:

“我們南疆貧瘠,沒有你們中原那麼好,有那麼多吃的。我們力蠱部的族人,每天爲了一口吃的,從早忙到晚,還經常吃不飽。”

難道不是因爲你們太能吃了嗎.........許七安沒有試圖爭論,隨着她穿過平原,屋子越來越多,道路也越來越寬敞平坦。

他們來到了伯山最大的一片建築羣,這裡住着力蠱部的高層。

麗娜家就在建築羣最高處,那是一座兩進的大院。

在這個大院子邊上,還有許多茅屋、黃土屋依附而建,據麗娜所說,裡面住着的是她家的奴隸。

“阿爹,我回來了........”

麗娜大聲嚷嚷,完全是個沒規矩的野丫頭。

幾秒後,沉重的腳步聲傳來,地面隨之震動,一個身高九尺的巨人,從內院走出來。

此人穿着由獸皮縫製的衣服、袍子,穿着麻布長褲,赤腳,臉型略方,粗獷的五官與精緻二字扯不上邊。

眼睛是蔚藍色的,頭髮看不出是否天然卷,因爲只有淺淺的一層覆蓋在頭皮,就像還俗後剛開始長頭髮的和尚。

他身軀之魁梧,比之佛門金剛有過之而無不及。

每走一步,地面便會輕微震動,彷彿無法承受他的重量。

看到久別重逢的女兒,龍圖愣了一下,點了一下頭,聲音低沉語氣欣慰:

“看來你在中原經歷了很多事啊,纔會有這般翻天覆地的變化。”

說完,他目光掃過許七安等人,在許鈴音身上一頓,問道:

“這幾個是你俘虜的奴隸?

“小娃子就不要帶來了嘛,幹活幹不成,打殺了又不妥。”

“他們不是奴隸,是我在中原認識的朋友。”麗娜單手按住小豆丁的腦瓜:

“這是我收的弟子。”

弟子.........龍圖雙眸驟然銳利,洪荒猛獸般的氣息籠罩庭院。

...........

PS:還有一章,先更後改。

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十萬訂!!!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七十章 赴會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七十八章 背叛寫個總結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章 匪患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十九章 斬首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兩百章 勾引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七十章 赴會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
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十萬訂!!!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六十九章 復國(5000+)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五十八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六十五章 絕世天才?!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七十章 赴會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二十七章 提人(第一更)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八十一章 蓮子成熟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七十八章 背叛寫個總結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三十二章 補償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六章 匪患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十九章 斬首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兩百章 勾引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七十章 赴會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兩百三十四章 疼吧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一百四十八章 三氣元景帝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