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

淡漠無情的雙眼顯化後,清氣隨後勾勒出身形輪廓,突然狂風掃來,衣袍霍然招展,一位兩袖飄飄的儒士形象,便出現在許平峰等人眼前。

儒聖英魂重臨世間,可怕的威壓鋪天蓋地的降臨,如山崩,如海嘯,如天傾。

由於距離太近,三人一獸相當於直面了儒聖的注視。

白帝四肢不受控制的顫抖,它像是完全退化成獸類,弓背匍匐,齜牙咧嘴,喉中發出示威般的低吼。

許平峰和黑蓮一退再退,二品境的他們,不敢在此刻逞強。

伽羅樹菩薩依仗金剛法相的豪橫,以及不動明王法相的防禦,作爲一品境中最抗揍的存在,他宛如礁石一般,抗住了海浪的衝擊。

儒聖英魂成型,監正眉心裂開一道口子,鮮血長流。。

肉身開始滑向崩潰的深淵,這是必須要付出的代價。

他一步跨出,手中刻刀遞出,首先刺向的是伽羅樹菩薩。

身後的儒聖英魂,做出同步的動作,彷彿是監正最堅實的靠山。

伽羅樹菩薩巍然不動,袈裟烈烈鼓舞,渾身肌肉膨脹,皮膚下一條條粗壯的青筋凸顯。

他雖然沒動,但身後的金剛法相邁步向前,擋在了伽羅樹菩薩身前。

刻刀不疾不徐的刺來,似乎不怕敵人逃跑。

金剛法相十二雙手臂朝前合攏,二十四隻手掌做出合掌的動作,將監正和刻刀夾在掌心中。

而不動明王法相,結印盤坐,於金剛法相身後,凝成一道圓形氣罩,將伽羅樹菩薩罩在其中。

突然,金剛法相的十二雙手臂開始顫抖,似是抵擋不住刻刀的突進。

“轟!”

金剛法相腦後火環膨脹,騰起刺目的火焰。

顫抖的十二雙手臂重新穩住。

但在下一刻,先是二十四隻巨掌皸裂,接着是手臂,身軀..........以防禦和戰力著稱的金剛法相寸寸崩潰。

法相崩潰溢散出的能量,朝着四面八方肆虐,衝散了下方的雲海,露出蒼茫大地。

監正握着刻刀,依舊不疾不徐的刺向了不動明王法相鼓起的護罩。

嗡!

淡金色的氣罩與刻刀交接處,濺射出扭曲混亂的能量。

一道白光無聲無息的靠近監正,從背後偷襲。

白帝蔚藍色的豎瞳中,只剩下野獸般的瘋狂,再無半點靈性。

它壓住了自己的靈性,凸顯出神魔之血根植在骨子裡的瘋狂,以此抵消儒聖的威壓。

瘋狂的神魔後裔是不會恐懼的。

另外,雖然靈性遭受壓制,無法再使用法術,但這並不會削弱它的戰力。神魔後裔的體魄,比武夫只強不弱,近戰搏殺能力極其可怕。

監正擡起左手,“啪”的彈擊儒冠,緩緩道:

“退去五百里。”

獠牙張開,做撲擊狀的白帝,在即將接觸到監正的剎那,突兀消失,好像從未存在過。

這當然不是監正學會了儒家的言出法隨,而是以儒冠的力量施展儒家法術。

不過,沒有相同體系的高品修士掌控,儒冠能發揮的威力有限,且白帝品級極高,監正無法藉助儒冠的力量對它進行直接性的攻擊。

因爲那註定無法威脅到白帝。

但儒家的特點本能就不在攻擊,而是“花裡胡哨”四個字。

暫時將白帝踢出戰場後,監正手持刻刀,又超強邁出一步。

不動明王法相撐起的氣罩,誇張的癟了下去。

這不是不動明王不夠強,恰恰相反,能在儒聖英魂的加持下,堅持到現在,伽羅樹菩薩號稱超品之下,防禦最強,實至名歸。

遠處的許平峰打開錦囊,抓出一架巨大的火炮,高九尺,炮管長一丈,通體由玄鐵鑄造,表面刻着密密麻麻的陣紋。

身爲二品的他,無法近距離直面儒聖的威壓,好在術士最喜歡的就是遠程攻擊。

一枚枚陣紋相繼亮點,銘刻其上的陣法開始吸收周遭的靈力,黑黝黝的炮口凝聚出一道拳頭大小的、不斷往內坍塌的熾白光團。

以陣法撬動天地之力,是術士最拿手的絕活。

“轟!”

坍塌到極點,便是爆發,炮口噴射出熾白的光柱。

眼見光柱就要射中監正,一道清光繚繞的陣法,突然橫擋在彈道前方。

能重創三品武夫的炮擊撞在陣法上,宛如泥牛入海,消失無蹤。

下一秒,許平峰身後的虛空裡,射出熾白的光柱,將他吞沒。

監正用傳送陣法,把炮擊還給了他。

嗡!

監正身側的虛空一顫,又一道光柱激射而出,要糊他一臉。

許平峰沒有被身後襲來的光柱吞沒,他復刻了監正的手段,還治了監正的以其人之術還治其人之身。

就這樣,白光在師徒倆之間不斷出現、消失、出現、又消失。

直到監正把它傳送給遠處的黑蓮道長,沒有武夫危機預感的黑蓮猝不及防,只能現出道門的不滅陽神,將炮擊生生撕碎。

這時,不動明王法相終於支撐不住,儒聖刻刀刺破氣罩,在不動明王法相分崩離析的能量風暴裡,刻刀點在伽羅樹菩薩額頭。

青光一閃。

噗!伽羅樹菩薩頭顱炸裂,骨塊、血肉飛濺。

他八尺高的身軀瞬間鬆弛,無力的仰面到下,朝着蒼茫大地直墜而下。

與此同時,監正的胸口爆出血霧,儒聖的力量在摧毀着他的肉身。

監正沒有顧忌身體的狀態,也沒有攻擊許平峰和黑蓮,而是轉身,刺出了刻刀。

一道白影與他錯身而過。

白影化作白帝,狼狽的翻滾着,像是被一腳踢飛的野狗,過程中血水灑落。

許平峰擡手一託,圓形陣法托起白帝,爲它卸去衝擊力。

“嗚,嗚嗚........”

白帝蔚藍的兇睛充斥着瘋狂之色,它的腹部劃開一道深深的傷口,幾乎被開膛破肚,大腸垂掛而下。

但它嘴裡咬着一顆心臟,監正的心臟。

白帝頭顱微仰,嚼都不嚼,把心臟吞入腹中,幾秒後,他兇睛裡的瘋狂退去,靈性滋長,恢復了理智。

白帝表情明顯愣了一下,似乎沒料到自己會提前恢復理智。

略作沉吟後,明白了什麼,望着監正的目光充滿了貪婪。

監正緩緩低頭,看着胸口的大洞,裡面缺失了心臟。

趁他病要他命.........黑蓮眼裡射出兇光,陽神當即分裂成四等分,四尊陽神的模樣有不同。

一具漆黑如墨,頭髮像是舞動的水草,周身繚繞着水靈之力化成的輕紗薄霧;一具通體赤紅,眉心刻着火焰印記,頭髮是熊熊燃燒的火焰。

一具彷彿有氣流組成,不太穩定,身軀時而傾斜,時而拉長,隨時都會化作狂風而去。

一具渾身覆蓋石甲,體格魁梧,盪漾出一圈圈的土黃色漣漪。

道門“地風水火”四大法相。

送福利 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 可以領888紅包!

二品渡劫期修的便是這四大法相,到二品大圓滿後,四大法相融合爲一,然後迎來天劫。

扛過天劫,法相與肉身完美契合,便能成就陸地神仙位格。

黑蓮原本早該二品大圓滿,奈何金蓮離體而去,讓他成了“殘缺之身”,不僅渡劫無望,連戰力都下滑一個層次。

四大法相沒有靈智,全靠黑蓮操縱,可視作傀儡,並不懼怕儒聖威壓。

監正掛在腰間的儲物袋裡,主動飛出一枚瓷瓶,木塞彈開,一粒黃澄澄的丹丸飛入口中。

剎那間,他胸口血肉蠕動,心臟再生。

術士雖然沒有武夫的自愈能力,但術士能氪,生死人肉白骨的丹藥隨身攜帶。

靜待時機........黑蓮默默召回法相,選擇觀望。

“你果然是守門人!”

白帝笑了起來,它腹部的傷口無法癒合,刻刀的力量侵蝕着它的生機。

反觀監正,服用丹藥後,就像瀕死之人續了一口氣,短暫的回到巔峰。

“不準動!”

監正擡手,彈動儒冠。

這一次,儒聖的虛影也做出了同樣的動作。

白帝身軀一沉,僵在原地。

監正往前跨出一步,樸實無華的刺出儒聖刻刀,就像剛纔對付伽羅樹那樣。

茲茲茲,白帝頭頂的犄角,一根跳動電弧,一根凝聚黑色光團。

雷電和水靈在犄角之間交匯,凝成一顆內核漆黑,外層裹着電光的能量團。

儒聖刻刀刺來的瞬間,白帝竭盡全力,恢復了身體的部分掌控權,頭顱一昂,犄角迎讓刻刀。

熾烈的光芒爆發,一道道粗壯的電蛇像鞭子一樣亂舞。

水靈之力則如決堤的大壩,朝四面八方衝涌。

儒聖刻刀層層遞進,突破兩股能量風暴得衝擊,刺入白帝的頭顱。

“吼……”

它發出來淒厲的咆哮。

縱使是神魔後裔,也無法抵抗儒聖英魂。

眼見白帝就要步伽羅樹後塵之際,西方,突然升起了一輪烈日。

……

ps:求月票!

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五十章 投壺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白銀盟感謝信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月末總結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四十章 爭鬥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完本感言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寫個總結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
第六十二章 大事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開個單章,小母馬的。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九十八章 晉升之法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十三章 逃脫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十一章 十萬大山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一百二十四章 青龍寺第八章 夢見蠱神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二十二章 禮成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第一百零七章 刺帝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六章 匪患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五十章 投壺第九十一章 密談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白銀盟感謝信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月末總結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三十一章 浮屠寶塔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一百一十二章 晚節不保的太傅(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許鈴音:大鍋~(6450/10萬)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兩百四十四章 回京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四十章 爭鬥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八十四章 許辭舊會作詩?呸!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完本感言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九十四章 收服三國第四十八章 夜話第一百一十三章 問題不大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地會成員:孫師兄,這猴賣嗎(6600)第一百一十七章 桑泊底下的封印物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寫個總結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