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1.第349章 埋伏

第349章 埋伏

對於這個推測,許七安既意外,又不意外。

意外的是,他一直以爲鎮北王妃是大奉天字一號花瓶,本質上還是一介女流,不該牽扯到什麼機密事件裡。

不意外,則是察覺到褚相龍攜帶女眷,且從楊硯口中得知王妃隨行後,他有了思想準備。

“既然可能有危險,那就得采取應對措施,謹慎爲先嗯,現在不急,我忙活自己的事”

許七安拎起布袋,把八塊黃油玉擺在桌上,隨後取出準備好的刻刀,開始雕琢。

溫飽之後,老阿姨躺在牀上小憩片刻,睡眠淺,很快就被碼頭上吵鬧的吆喝聲驚醒。

她有些生氣的捶了幾下枕頭,起身走到桌邊,收拾碗筷,放回食盒,拎着它離開房間。

順着階梯往下,到第二層,她順着廊道而行,對着兩邊的房間左顧右盼,這裡是打更人和三司的官員居住區域。

她不太清楚許七安住在哪個房間,好在很快,她如願以償的找到了好色之徒許寧宴的房間。因爲房門敞開着。

雲州回來後,那個皮相就變的格外精緻的年輕男人坐在桌邊,雕刻着幾塊黃油玉。

“咚咚。”

她敲了敲房門,等他擡頭看來,板着臉說:“食盒還給你,多,多謝”

似乎不擅長道謝這種事,說話時,表情特別扭捏。

“放門後吧。”

許七安淡淡迴應,低下頭,繼續自己的作業。

老阿姨進入房間,輕輕放下食盒,看了一眼桌面,那裡擺着幾件雕琢好的玩意,分別是小劍、玉饅頭(×2)、八角護符、印章、玉佩。

她頗有興趣的問道:“你雕這些物件作甚?刀工還挺難看。”

說完,自己咯咯咯笑起來。

“送女子。”許七安道。

送女子老阿姨盯着桌上的物件,笑容漸漸消失。

“我每次離京,都會寄一些當地特產給喜歡我的女子,再寫一封信,這既不會花費多少銀子,又能討她們歡心,讓她們更喜歡我。”

許七安振振有詞的講述自己的養魚經驗。

老阿姨被氣到的,看許七安的眼神,就像在看人間渣滓,冷笑道:“果然是個臭男人。”

許七安打擊道:“可惜沒你的份兒。”

老阿姨嗤笑道:“誰稀罕呢。”

氣沖沖的離開。

不多時,所有的玉都雕刻完畢,許七安賦予了它們靈魂。

他先把“小劍”收入地書碎片,這個不用寄,因爲是送給李妙真的,等到了北方相聚,許七安再送給她。

許七安鋪開準備好的信紙,取來筆墨,提筆書寫:

“離京半旬,已至黃油郡,此地有特產黃油玉,此玉質地油軟,觸手溫潤,我頗爲喜愛,便買了毛坯,爲殿下雕刻了一枚印章。

印章有字,曰:你拈花一笑,落霞漫天。”

這是寫給懷慶的,他把印章一起塞入信封。

第二封信是寫給裱裱的:

“離京半旬,已至黃油郡,此地有特產黃油玉,此玉質地油軟,觸手溫潤,我頗爲喜愛,便買了毛坯,爲殿下雕刻了一枚玉佩。

“我是個俗氣透頂的人,見山是山,見海是海,見花是花。唯獨見了你,腦海裡只有四個字:三生三世。”

他把玉佩放進信封。

第三封信和第四封信,寫給采薇和麗娜,如出一轍的內容:

“離京半旬,已至黃油郡世上美味千千萬,聽說在某個無法抵達的遙遠國度,有一種人間美味叫“胡建人”,以後有機會,想帶你去找找,尋遍天涯海角。”

他把玉雕的饅頭塞進信封。

第五封信寫給鍾璃:

“離京半旬,已至黃油郡我不在京城的日子裡,要好好待在司天監地底。我們要相信,苦難的日子終將過去,再吃些苦,再受些罪,一切都會從苦難中開出花來。

“以後做我的小公舉,只吃XX不吃苦。”

他把八角護符放進去。

然後是玲月和浮香的信,以及她們的物件。

第六封信寫給玲月。

“離京半旬,已至黃油郡爲兄一路平安,只是有些想家,想家中溫柔可親的妹子。等大哥這趟回來,再給你打些首飾。在爲兄心裡,玲月妹妹是最特殊的,無人可以取代。”

第七封信寫給浮香。

“忘記哪位大儒說過,人生得一知己,此生無憾。浮香姑娘便是我的紅顏知己,希望我們的情誼天長地久,比黃金還恆遠”

請繼續保持我們目前的關係!

每一條魚,都要有不同的寄語。要充分體現出對她們的關心和重視,讓她們覺得自己是最重要的。斷然不能敷衍了事。

這是一個海王的自我修養。

做完這一切,許七安如釋重負的舒展懶腰,看着桌上的七封信,由衷的感到滿足。

上次在青州邊界,他也寫過七封信,其中兩封是二叔和嬸嬸濫竽充數。而現在,僅是女孩子,就有七封信,再加上李妙真,那就是八封信。

許七安爲自己魚塘事業的發展而欣喜。

妥善保管好物品,許七安離開房間,先去了一趟楊硯的房間,沉聲道:“頭兒,我有事要和大家商議,在你這裡商談如何?”

楊硯還在盤坐吐納,聞言,皺了皺眉,本能的反感修行被打擾,但還是緩緩點頭:“可以。”

許七安當即命令吩咐一位銀鑼,去把褚相龍和三司官員請來房間。

在桌邊靜坐幾分鐘,三司官員和褚相龍陸續進來,衆人自然沒給許七安啥好臉色,冷着臉不說話。

習慣和稀泥的兩位御史中的一位,笑道:“許大人召喚我等何事?”

“我要調整路線,改走陸路。”

許七安語出驚人,一開場就拋出震撼性的消息。

“這不可能!”

褚相龍率先反對,語氣堅決。

有了上次的教訓,他沒繼續和許七安掰扯,負手而立,擺出決不妥協的架勢。

“許大人可別胡鬧,再有一旬,我們便能抵達楚州。該走陸路的話,半個月都未必能到。”大理寺丞哼道:

“你雖然是主辦官,但也不能胡作非爲,隨心所欲。”

正常的指令,他們可以遷就、忍讓許七安,承認他這個主辦官的地位和威信。但這不包括隨意更改路線。

水路改陸路實在太麻煩,要安排馬匹、馬車,以及運輸車,畢竟這兩百來號人,人吃馬嚼,不可能輕裝上陣,所以當初使團才選擇更快捷、方便的水路。

其次,在行軍打仗中,只有最高將領才能更改路線。使團雖不是軍隊,但更改路線依舊是大忌。

刑部的陳捕頭望向楊硯,沉聲道:“楊金鑼,你覺得呢?”

楊硯面無表情,“確實不妥。”

連同爲打更人的楊硯都不贊同許七安的決定,可想而知,如果他一意孤行,那就是自找難看。就算是其他打更人,恐怕都不會支持他。

“哼!”

褚相龍冷哼一聲,道:“沒什麼事,本將軍先回去了,以後這種沒腦子的想法,還是少一些。”

刑部捕頭審視了許七安一眼,道:“褚將軍且慢,不妨聽聽許大人怎麼說。”

褚相龍回過身,詫異的看着他。

能做到刑部的捕頭,自然是經驗豐富的人,他這幾天越想越不對勁,起先只以爲褚相龍隨使團一同返回北境,既是方便行事,也是爲了替鎮北王“監視”使團。

畢竟這次使團前往北境,查的案子,既有可能是針對鎮北王。

可他越想越覺得不對,如果隨行的只有褚相龍便罷了,王妃也隨行的話,不應該是派遣一支禁軍護送北境嗎。

爲何與他們混在一起?

船上全是男人,親王的正妻與他們同行,這多少有些不合理。

大理寺丞忍不住看向陳捕頭,微微皺眉,又看了眼許七安和褚相龍,若有所思。

呦,不愧是刑部的捕頭,比文官們要敏銳的多許七安把手裡握着的地圖展開,看向褚相龍,問道:

“褚將軍,王妃怎麼會在隨行的使團中?”

刑部的陳捕頭,都察院的兩位御史,大理寺丞,齊刷刷的看向褚相龍。

許七安這個問題,問出了他們心中的疑惑,或好奇。

“王妃去北境與淮王相聚,有何問題?”褚相龍眯着眼,銳利的盯着許七安。

此事瞞過不同船而行的衆人,他清楚一點。也沒必要隱瞞,只要悄悄離開京城沒人知道,目的就達到了。

“本官是使團主辦官,爲何之前沒有收到通知?”許七安又問。

褚相龍淡淡道:“只是小事而已,王妃借道北行,且身份尊貴,自然是低調爲好。”

“既然王妃身份尊貴,爲何不派禁軍隊伍護送?”

這時,陳捕頭突然問道。

“是啊,官船魚龍混雜,若是知道王妃出行,怎麼也得再準備一艘船。”大理寺丞笑呵呵道。

“唔確實不妥。”一位御史皺着眉頭。

這羣老狐狸褚相龍掃了眼三司的官員,心生惱怒。

前些天,他們還表現出對許七安的敵視,並暗中示好自己,然而,一旦遇到可能對自身不利的事,他們的態度立刻曖昧起來。

見褚相龍不說話,許七安冷笑一聲,環顧衆人,說道:

“正如陳捕頭所說,如果王妃去北境是與淮王團聚,那麼,陛下直接派禁軍護送便成。未必偷偷摸摸的混在使團中。而且,竟還對我等保密。幾位大人,你們事先知道王妃在船上嗎?”

大理寺丞和兩位御史搖頭。

許七安又道:“那你們知道這意味着什麼?”

大理寺丞連忙追問,道:“許大人有話直說。”

許七安擲地有聲:“這意味着可能遭遇危險,比如伏擊,針對王妃的伏擊。”

兩位御史,大理寺丞眉頭一跳,臉色轉爲嚴肅。

刑部的陳捕頭表情不變,似乎對此早有預料。

褚相龍見狀,自己知道再一味的否認,只會衆叛親離,哼道:

“王妃此次北行,確實另有目的,但許七安不必危言聳聽。王妃離京之事,就連你們都不知道,何況旁人?

“伏擊也是要提前準備的,咱們一路北行,走的是最快的水路,王妃隨行的事又秘而不宣。又怎麼會遭遇埋伏呢。”

大理寺丞等人緩緩點頭,認爲褚相龍說的有理。

他們也是出發之後,才發現船上有女眷,後來慢慢察覺女眷裡竟有淮王妃。連他們都是出發後才知道此事,試想,可能存在的敵人,又如何伏擊?

根本來不及嘛。

“虛驚一場,虛驚一場”大理寺丞吐出一口氣,臉色有所好轉。

許七安笑呵呵道:“幾位大人稍安勿躁,聽我把話說完,你們再做考慮。”

他這才把目光移到攤開的地圖,指着上面的某個,說道:“以船隻航行的速度,最遲明日傍晚,我們就會通過這裡。”

衆人走到桌邊看去,那是一處水流湍急的流域,狹窄,兩側高山環繞。

“這裡,如果真的有人要在兩岸埋伏,以水流的湍急,我們無法快速轉向,否則會有傾覆的危險。而兩側的高山,則成了我們上岸逃跑的阻礙,他們只需要在山中埋伏人手,就能等着咱們自投羅網。簡而言之,如果這一路會有埋伏,那麼絕對會在此處。”

許七安的話,讓衆人剛剛放鬆的情緒,再次緊繃。

褚相龍盯着地圖看了片刻,反駁道:“這一切的前提是有敵人埋伏,而剛纔我也說過,敵人根本沒有時間提前設伏。

“只要度過這裡,我們一旬內就能抵達劍州,屆時有王爺的軍隊迎接,大功告成。而如果走陸路,拖上半個月,那纔是夜長夢多。”

雙方各執一詞,爭執不下。

大理寺丞等人猶豫不決,雙方都有道理,卻又都有弊端,選哪個感覺都不穩妥。

那我就再給你們加把火許七安嗤笑道:

“走陸路固然是夜長夢多,卻還有迴旋的餘地。如果我們明日在此遭遇埋伏,那就是全軍覆沒,沒有任何機會了。”

兩位御史和大理寺丞的表情立刻變了。

“我同意許大人的決定,改換路線。”刑部陳捕頭率先說道。

“本官也同意許大人的決定,速速準備,明日改換路線。”大理寺丞立刻附和。

兩位御史也選擇支持許七安,因爲他的話,擊中了文官們的要害。相比起可能更麻煩,更累人的陸路,一波團滅的水路更讓人畏懼。

沒人敢拿身家性命去賭。

褚相龍臉頰肌肉抽了抽,心裡狂怒,狠狠盯着許七安,道:“許七安,本官要與你賭一把,如果明日沒有在此流域遭遇埋伏,如何?”

許七安雙手按桌,不讓分毫的對視:“以後,使團的一切由你說了算。但如果遭遇埋伏,又如何?”

褚相龍道:“你說一,我絕不說二。”

許七安撇撇嘴,不屑道:“現在我說一,你敢說二?少來這套,給老子來點實惠的。”

“你想要什麼。”

“白銀三千兩,以及北境守兵的出營記錄。”

“好。”

褚相龍一口答應,心裡卻想着到時候反悔便是,到了北境,還不是他說了算。手底下有兵有將,還有鎮北王撐腰。

許七安冷笑道:“立字據。”

褚相龍硬着頭皮:“好,但如果你輸了也得給我三千兩白銀。”

雙方立好字據,但沒畫押,得等明日出結果。

許七安扭頭看向楊硯,用商議的語氣:“頭兒,你明日帶着船伕去試探一番,你最多能帶走多少人?”

楊硯想了想,道:“六個。”

六個人明顯無法駕馭這艘船可楊硯只能帶走六人,如果明日真的遇到埋伏,其餘船伕就死定了許七安正爲難之際,便聽楊硯說道:

“明日我可以用氣機推動風帆,操縱船隻,便不需要船伕划槳。只需留幾個人掌舵便是。”

以頭兒的水平,短暫的駕馭船隻應該不成問題他於心底吐出一口濁氣:“好,就這麼辦。”

改換路線的計劃定下來,三司官員以及不甘心的褚相龍當即去準備離船事宜,通知船上的侍衛、女眷等隨行人員。

許七安沒走,而是坐在桌邊,喝了口茶,分析道:“如果明日沒有遭遇埋伏,那說明所謂的敵人不存在,或者來不及設伏。

“這樣我們也能鬆口氣,而如果敵人不存在,使團裡即使是褚相龍說了算,問題也不大,頂多忍他幾天。”

打賭並非意氣用事,就算沒有這場賭注,許七安私底下也會要求楊硯明日駕船試探。

楊硯頷首:“可如果有埋伏”

“那我們就麻煩了,還沒到北境,就先給那位王妃背鍋。”許七安嘆口氣,壓低聲音:

“如果情況這麼糟糕,我還有一個計劃,頭兒,我只與你商議”

次日清晨。

兩百人的隊伍離開黃油郡,四輛馬車,十八輛裝載物資的平板車,以及四十匹馬。

至於禁軍和褚相龍帶來的士卒,跑步前進。

這支隊伍順着官道,在瀰漫的塵埃中,向北而行。

“如果楊硯那邊沒有遭遇埋伏,那走兩天陸路,就要重新改換水路,陸路確實累人,舟車勞頓的”許七安坐在馬背上,心裡嘀咕。

胯下的馬是普通的棕馬,遠遠無法與小母馬相提並論。

這時,他看見身後一輛馬車的簾子掀開,探出一張平平無奇的臉,朝他招招手。

許七安調轉馬頭,慢行到馬車邊,笑着說:“小嬸子,什麼事。”

“爲什麼要改走陸路。”她坐在略顯顛簸的馬車裡。

“爲了你們王妃的安全。”許七安說。

她想了想,竟然沒有下意識的鬥嘴,反而慎重的點頭,表示認同了這個理由。

傍晚時分。

流石灘,水流湍急,連石頭都能沖走,故而得名。

兩側青山拱衛,河流寬度如同女子驟然收束的纖腰,水流濤濤作響,白沫四濺。

一艘巨大的三桅帆船緩緩駛來,逆流而上,行至流石灘中段,湍急的水面,突兀的掀起波瀾,一條粗壯的,覆滿黑色鱗片的物體拱起,復又沉入水中。

安靜了幾秒後,只聽轟隆一聲,巨大的三桅帆船被高高掀起。

水花噴涌中,一條黑鱗蛟龍破浪而出,犄角嵌入船底,將它頂上半空。

“咔擦咔擦”

裂紋瞬間遍佈船身,這艘能裝載兩百多人的大型官船分崩析離,碎片嘩啦啦的下墜。

船上掀起的剎那,楊硯施展氣機裹挾住六名船伕,拔空而起,強盛的氣機在腳底炸開,推的他不斷升高,掠空而去。

蛟龍一頭扎入水底,濺起沖天白沫,俄頃,一個穿黑袍的男人浮出水面,踏水而立。

他五官陰柔,鷹鉤鼻,雙眸狹長,豎瞳,流轉的眸光冰冷無情,臉頰兩側長滿細密鱗片。

黑袍男人掃了眼被水流沖走的斷木碎片,嗤了一聲,聲線陰冷,道:“被耍了。”

“他們逃不掉。”

岸邊的密林中,走出來一位年輕男子,穿着白衣,負手而立。

白衣男子並不因埋伏失敗而憤怒、失望,很有靜氣的說:“咱們這次出動了足夠多的人手,僅靠一個四品楊硯,雙拳難敵四手。王妃是我們囊中之物。”

黑袍男子皺眉道:“你確認使團中沒有其他四品?”

白衣男子頷首,指了指自己的雙眼,道:“相信我的眼睛,再說,即使還有一位四品,以我們的部署,也能萬無一失。”

PS:這章字數多一點,所以沒能按時更新。以後如果沒按時更新,那說明字數會有增加,算是對諸位的補償。

感謝“別讓我爲難_”的盟主打賞。

(本章完)

716.第691章 王牌部隊874.第842章 夜話347.第335章 覆命921.第889章 三個月841.第812章 成全262.第254章 閉門羹404.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606.第584章 曙光113.第111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549.第528章 除魔57.第57章 綁架79.第79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208.第203章 勾引896.第864章 監正的饋贈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151.第149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449.第430章 浮香的小故事879.第847章 蠱的世界57.第57章 綁架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741.第715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604.第582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755.第728章 區區不肖弟子950.第916章 番外一:劫後297.第287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914.第882章 登場919.第887章 報復725.第699章 婚事336.第324章 坑560.第538章 血案213.第207章 爛人424.第406章 底牌299.第289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302.第292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446.第427章 賣身契15.第15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323.第311章 不滅之軀195.第190章 這位小大人是...834.第805章 與蠱神對話52.第52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551.說一說最近的劇情146.第144章 九陰真經304.第293章 衆生之力545.第524章 佛子(6000)279.第271章 春闈結束824.第795章 生母771.第744章 稱帝82.第82章 突發事件132.第130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828.第799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952.番外二:一統天下953.番外三 慶功宴574.第552章 遭遇169.第166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334.第322章 收徒113.第111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382.第369章 遇襲831.第802章 夢見蠱神153.第151章 等待結果944.第912章 絕境(二)186.更新晚點。674.第649章 夜姬長老679.第654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836.第807章 許什麼騾?(5600)620.第598章 回家131.第129章 左右逢源170.第167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916.第884章 回京663.第638章 安全感894.第862章 美夢99.第99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358.第346章 拔刀861.第831章 不動明王253.第245章 女屍836.第807章 許什麼騾?(5600)633.第611章 照徹九州630.第608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672.第647章 圍棋144.第142章 沮喪的金鑼們851.第821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144.第142章 沮喪的金鑼們511.第492章 反轉493.第474章 楊千幻到來98.第98章 上架感言135.第133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798.第770章 生死與共430.第411章 出拳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374.第361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700.第675章 應對之策110.第108章 戴罪立功112.第110章 刁難301.第291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110.第108章 戴罪立功941.第909章 氣運調節器276.第268章 許七安的絕學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376.第363章 真兇
716.第691章 王牌部隊874.第842章 夜話347.第335章 覆命921.第889章 三個月841.第812章 成全262.第254章 閉門羹404.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606.第584章 曙光113.第111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549.第528章 除魔57.第57章 綁架79.第79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208.第203章 勾引896.第864章 監正的饋贈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151.第149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449.第430章 浮香的小故事879.第847章 蠱的世界57.第57章 綁架659.第635章 帝王法相741.第715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604.第582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755.第728章 區區不肖弟子950.第916章 番外一:劫後297.第287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914.第882章 登場919.第887章 報復725.第699章 婚事336.第324章 坑560.第538章 血案213.第207章 爛人424.第406章 底牌299.第289章 五百年前的交易302.第292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446.第427章 賣身契15.第15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323.第311章 不滅之軀195.第190章 這位小大人是...834.第805章 與蠱神對話52.第52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551.說一說最近的劇情146.第144章 九陰真經304.第293章 衆生之力545.第524章 佛子(6000)279.第271章 春闈結束824.第795章 生母771.第744章 稱帝82.第82章 突發事件132.第130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828.第799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952.番外二:一統天下953.番外三 慶功宴574.第552章 遭遇169.第166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334.第322章 收徒113.第111章 刑部破不了的案,我來破382.第369章 遇襲831.第802章 夢見蠱神153.第151章 等待結果944.第912章 絕境(二)186.更新晚點。674.第649章 夜姬長老679.第654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836.第807章 許什麼騾?(5600)620.第598章 回家131.第129章 左右逢源170.第167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916.第884章 回京663.第638章 安全感894.第862章 美夢99.第99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358.第346章 拔刀861.第831章 不動明王253.第245章 女屍836.第807章 許什麼騾?(5600)633.第611章 照徹九州630.第608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672.第647章 圍棋144.第142章 沮喪的金鑼們851.第821章 大型社死(兩章合一)144.第142章 沮喪的金鑼們511.第492章 反轉493.第474章 楊千幻到來98.第98章 上架感言135.第133章 夜談(爲盟主“A狼老師”加更)798.第770章 生死與共430.第411章 出拳597.第575章 天宗來人289.第280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374.第361章 許七安的截殺計劃700.第675章 應對之策110.第108章 戴罪立功112.第110章 刁難301.第291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110.第108章 戴罪立功941.第909章 氣運調節器276.第268章 許七安的絕學767.第740章 雲州的條件(一)376.第363章 真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