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

“是大鍋的朋友呀.......叔叔好,叔叔你姓什麼?”

小豆丁一聽,是大哥的朋友,憨憨的臉上露出純真笑容。

“你可以叫我陳叔叔。”

陳驍也露出憨厚的笑容:“早聽說許銀鑼有兩個妹妹。”

他下意識的摸兜,結果發現自己一身戎裝,沒有多餘的東西可以給小孩。

“有什麼事嗎。”

麗娜單手按住徒弟的腦袋,微微搖頭,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沒什麼心眼。

像這種主動搭訕的男人,最是危險,普遍都懷着不良目的。。

這一點,她從南疆到大奉的旅途中,已經深有體會了。

但她暫時沒能想明白,這個叫陳驍的人接近她們有什麼目的。

“兩位本次隨行,要去何方?”

陳驍問道。

麗娜大聲道:“不關你的事。”

突然拔高的分貝把陳驍嚇了一跳,不知道的還以爲他要怎麼着人家呢,環顧一圈後,無奈道:

“有什麼事可以找我,當然,許大人自己就能解決大部分麻煩。”

他能明顯感覺到這個南疆姑娘的警惕和不待見,朝小豆丁熱情一笑,轉身返回船艙。

............

“什麼?”

紅纓聲音一變,幾乎是尖叫出聲:“許銀鑼真的斬殺兩位金剛?”

說實話,他剛纔聽苗有方說斬殺兩位金剛,以爲對方是自吹自擂。

但直接拆穿對方,是愚蠢的人或妖才幹的事,不符合他爲人處世的風格,所以表現出很好奇很敬佩的姿態。

他完全沒想到,這事聽起來似乎是真的。

說謊可說不出那麼詳細的細節,超凡之間的戰鬥是普通人無法想象的,沒親眼見過,根本不可能描述出來。

兩位女妖捂住了嘴巴。

“是啊,可即使是許銀鑼,面對金剛和巫神教雨師的攻擊,也狼狽不堪。幸好他身邊有我。”

苗有方手裡的烤鳥都快涼了,也沒顧上次一口,還是吹牛皮更重要:

“說時遲那時快,我御劍而起,掏出渾天神鏡就是那麼一照,震懾住了敵人,許銀鑼抓住機會,大發神威,打的敵人節節敗退........”

左邊的妖女突然說道:

“可你是武夫,怎麼御劍飛行?”

啊這........苗有方頓時尷尬,短暫想不出解釋之詞,但紅纓及時出身,不悅的訓斥女妖:

“你懂什麼,以苗兄的本事,自然會有相應的法器飛劍,你區區一個小妖,莫要插嘴。”

女妖連忙低頭,爲自己的見識淺薄質疑苗大人而羞愧。

太會來事了.........苗有方忙說:“對對對,就是這樣,紅纓兄,你留在這窮山惡水的南疆實在屈才,不如跟兄弟我去中原闖蕩吧。”

紅纓護法順勢說道:“那就有勞中原大俠苗兄提攜了。”

大俠,中原大俠.........苗有方被撓到心窩了,渾身飄飄然:“紅纓兄,相逢恨晚啊!”

兩人哈哈大笑,氣氛融洽。

...........

洞窟裡。

夜姬取出澆鑄成狐狸形狀的青銅香爐,插上黑香,搓亮,檀香嫋嫋浮起。

伴隨着夜姬的用力吸氣,檀香進入鼻腔,下一刻,她的左眼出現煙霧狀的清光,嫋嫋娜娜的溢出眼眶。

一股強大的意志降臨。

“嘖嘖,老情人相聚,不抓緊時間親熱,喊我作甚?”

九尾狐不太正經的嬌笑聲響起,“夜姬”掩嘴輕笑:

“莫非是想讓我在旁圍觀?這可不行,本座還是黃花大閨女呢。”

你說話的口吻可不像是黃花大閨女,簡直不要太老司姬........許七安無聲的在心底吐槽。

夜姬恭敬道:

“娘娘,奴婢從許銀鑼處得知一個天大的隱秘,事關重大,不知您是否已經知曉,只能唐突聯絡,請勿見怪。”

說完,“夜姬”扭頭看一眼許七安,媚笑道:

“機密情報?你小子修行不過一年半載,哪來的這麼多機密情報。”

許七安沒說話,看一眼夜姬的右眼。

夜姬當即道:“佛陀早在一千多年前,就被儒聖封印。”

夜姬左眼的清光劇烈抖動,隔了幾秒,九尾天狐的聲音從她口中響起,前所未有的凝重:

“不,不可能,五百年前佛陀出手,我親眼見證了那一戰,不會錯。”

許七安眉頭一皺,篤定的語氣說道:

“雲鹿書院的院長趙守,親口告訴我的,儒聖封印了當時在世的所有超品,除了早就消失的道尊。”

儒聖封印了天尊之外的所有超品..........夜姬心如擂鼓,砰砰跳動,有些難以消化這個隱秘。

兩條信息矛盾了。

許七安把自己剛纔的三個推測說了一遍。

九尾天狐沉聲道:“你知道如何成就佛陀果位嗎?”

她的語氣前所未有的嚴肅,往常煙視媚行的口吻蕩然無存。

許七安搖頭。

九尾天狐一字一句道:

“九大法相合一,便是佛陀果位。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我當年親眼見到九大法相現世,必是佛陀無疑,世上不可能有第二位佛陀。神殊,走的是禪師、金剛和武夫路子。

“但他最多隻掌控了金剛法相。”

這樣的話,當年出手的人就不可能是其他超品,也不是神殊,直接把我後面兩個猜測推翻,出手的人是佛陀.........許七安“嘶”了一聲:

“佛陀五百年前就徹底掙脫封印了?”

“先別急着下定論,想要清楚這一切,解開神殊所有封印便可。嗯,神殊的每一部分殘肢都蘊含他的殘魂,浮屠寶塔內的神殊,有多少記憶?”九尾天狐說道。

“你倒是提醒我了........”

許七安摸了摸下巴:“它曾經無意間說過一句話:佛陀,你這個背信棄義的小人!”

這........夜姬心裡一動,隱約把握住了什麼。

她體內的九尾天狐同樣半晌沒說話。

過了一會兒,九尾天狐緩緩道:“很明顯,神殊曾經和佛陀做過一樁交易,只有他們之間知道的交易。”

“線索太少,我們無法推測出真相。”

許七安總結了一句,然後說道:“缺乏線索,商議不出什麼東西,娘娘告訴你這個秘密,不是無償的。”

九尾天狐立刻恢復不正經的姿態,控制着夜姬,舔了舔舌頭,配合勾人表情:

“許郎,今晚你說幾次就幾次。”

今晚不睡覺了..........許七安一本正經:

“娘娘,本銀鑼是正經人,不受你女色誘惑的。報酬後續一起清算,我先說正事,修羅王幼子阿蘇羅歸位了,如今就在南法寺,以我的戰力,打不過他。”

二加一,相當於一位羅漢聯手一位金剛,許七安心裡還是有逼數的。

“所以,我需要你提前履行承諾,拔除兩根封魔釘,這樣我更有勝算。”

九尾天狐沉吟一下:“拔除封魔釘,就能贏了?”

許七安笑道:“我會找幫手。”

“好,我會讓夜姬帶你去見神殊的那部分軀體。”

九尾狐爽快答應,問道:“還有嗎?”

許七安看着夜姬的右眼:

“浮香.......不,夜姬以後就是我的人了,我不會強行帶她走,但今後我希望你能明白這一點。她不再是你的奴婢,你可以命令她,但不能支配她。”

九尾天狐笑道:“其實你帶走她我也不反對,我還可以把白姬送給你哦。”

白姬一聽,哭唧唧道:“我不要,我不要!”

.......許七安看了一眼狐狸幼崽想,心說我那麼討人嫌?

“最後一個要求,渾天神鏡對我來說還有大用,我希望能多執掌它一段時間。最多不會超過三個月,如果要延期,我會額外支付你報酬,或幫你做些事。”

渾天神鏡事關他後續的某個計劃,暫時不能歸還九尾狐。

“過分!”

九尾狐嗔道:“它是我孃的遺物,也是我從小把玩的物件,承載着我部分回憶,這個要求不能答應你。”

許七安意外的強勢:“不,我需要它,這一點談不攏,我們的合作取消。”

夜姬的左眼眯了一下,淡淡道:“取消便取消,本座不受威脅。”

兩人面無表情的對視,誰都不肯退讓。

夜姬夾在中間左右爲難。

“即使不拔除封魔釘,我一樣是三品,能做的事很多。大不了繼續狩獵羅漢,時間久了,總能把封印解開。但你能放過這千載難逢的機會?”

許七安深諳談判技巧,絕不妥協,努力爭取:

“中原大亂將至,佛門必定派兵增援,這是阿蘭陀最空虛的時候。”

九尾狐笑吟吟道:“解不開封印,你非但無法恢復實力,更不能衝擊二品,你在這場正統之爭中,能做的事有限。合作是共贏,不合作則兩敗俱傷,自己想清楚。”

渾天神鏡的功能對她同樣無比重要,她是不可能輕易讓給許七安的。

許七安笑了笑:“既然如此,爲何大家不一起退一步。”

九尾狐淡淡道:“怎麼退。”

“渾天神鏡有獨立的意識,不是物品,讓它自己選擇。”許七安道。

“沒問題!”

九尾狐語氣十分自信。

許七安當場取出地書碎片,在九尾狐面前,他沒必要掩飾天地會成員的身份,不是有多信任她,而是她早就知曉此事。

屈指輕釦鏡面,“哐當”一聲,半面渾天神鏡倒了出來,摔在桌上。

“我瞎了我瞎了我瞎了,我傷勢未愈,不能再幹活了。”

渾天神鏡立刻大喊。

夜姬,不,九尾狐明顯愣了一下,似乎對這面鏡子有些陌生,但很快平復情緒,嬌聲道:

“臭鏡子,五百年沒見,想不想我?”

她的聲音從性感嫵媚,切換成偏向少女的清脆。

渾天神鏡立刻安靜下來,鏡面凸顯出一隻沒有睫毛的眼睛,眼珠子轉動,看向夜姬。

它微微愕然,然後,整隻鏡劇烈顫抖起來,聲音高亢尖銳: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真的是你嗎!?”

當日在城隍廟裡,許七安把它交給九尾狐時,它剛被塔靈老和尚封印,不知外界之事。

事後,才從許七安口中得知那樁交易。

九尾狐順手拿起鏡子,哼道:

“當年我總是問你,世上誰是最漂亮的狐,你每次都回答是娘。現在我再問你,誰是世上最美的狐?”

渾天神鏡大聲道:“是你是你........”

它用激動的,帶着哭腔的聲音:“我終於見到你了,流落在外五百年,沒想到還能和公主殿下重逢,我就算現在灰飛煙滅,也心甘情願了。”

好一場催人淚下的主僕相逢.........許七安翻了個白眼。

九尾狐瞧他一眼,嫣然道:

“這小子希望你能多留在他身邊一段時間,但我不願意,畢竟我與你多年未見了,實在捨不得。”

許七安不給她帶節奏的機會,補充道:

“所以我們決定,讓你自己來決定是否多留在我身邊一段時間。”

“啊,這,這........”

渾天神鏡聲音猛的一變,內心經過一番激烈的搏鬥,沉聲道:

“能見到公主殿下,是老臣的造化,死而無憾的造化。

“但是我選擇留在姓許的身邊。”

九尾天狐臉上剛泛起的笑容,忽然僵住。

她盯着渾天神鏡,用一種確認般的語氣:“你說什麼?”

“這,這........能見到公主殿下,是老臣的造化,死而無憾的造化。”渾天神鏡說道。

“但它選擇留在我身邊。”許七安笑眯眯的說。

渾天神鏡弱弱道:“是的.......”

“夜姬”嘴角輕輕抽搐一下,哀聲道:

“鏡子,你知道本公主爲了尋你,踏遍了九州的山河大地,找你找的多辛苦嗎。你竟爲了一個剛認識的男人,棄我而去?”

“公主辛苦了,感謝公主惦記老臣。”

渾天神鏡立刻高呼。

“但它選擇留在我身邊。”許七安笑眯眯有重複一遍。

“是,是的.......”渾天神鏡弱弱道。

然後立刻表忠心:“但公主殿下放心,老臣的心是在你這裡的,我是留在姓許的身邊做臥底的。”

“啪!”

九尾狐用力反扣渾天神鏡,光潔的額頭青筋直跳,她冷冰冰的看一眼許七安,左眼的清光緩緩消散。

夜姬恢復了對身體的掌控,小心翼翼道:

“娘娘生氣了,幾百年來,我從未見她生氣。”

主僕之情在爽面前,一文不值啊..........許七安嘿了一聲,對這樣的結局一點都不意外。

渾天神鏡靈智殘缺,繼續龍氣溫養,補完自身。

這是一個生靈最基本的欲求。

“還不快把本座收回去,呸,淨給我找麻煩。”

渾天神鏡遷怒許七安,飛起來要扇他的臉。

許七安擡手抓住它,道:

“回頭有件事要你去辦,可能時間會久一點,麻煩會多一點。”

“想都別想!”

它一口拒絕。

“等你的靈智修補完畢,我讓監正替你補完缺失的半邊身體。”許七安道。

補的相當於肉身,而非器靈,這一點,煉器專家出身的監正肯定能辦到。

“許銀鑼有事儘管吩咐。”

渾天神鏡誠懇道。

事情初步辦完,許七安舔了舔嘴脣,笑道:

“該辦正事了。”

有過無數次“交流”的浮香,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臉蛋微紅。

............

雲州邊界,六萬披甲持銳的大軍集結。

他們井然有序的拍成六塊方陣,一萬人一座方陣,每一座方針有一千重騎,一千火銃手,兩千輕騎,五千步兵,五百火炮營,五百神弩營。

而在六萬大軍後方,還有三萬流民組成的民兵。

在大奉援兵還沒趕到的時候,雲州叛軍已經集結完畢,準備北上進攻青州。

.........

PS:錯字先更後改,繼續下一章,明天看。

第五十章 詩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十六章 愛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十四章 女屍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
第五十章 詩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八十三章 情報換丹藥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零三章 碑文餘波第八十一章鍼砭時弊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二十一章 計劃第兩百三十七章 噩耗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一百一十二章 朝廷委任第十章 不平事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七十二章 李靈素:我即將領悟太上忘情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六章 花神的靈蘊(6600字)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九十八章 回家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精疲力盡的一天,寫一寫感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八十六章 愛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一百四十五章 作揖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零六章 善後事宜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零一章 雲州的條件(一)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二十五章 救兵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七十一章 詭異的信息(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第十四章 女屍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五十九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