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

孫玄機?

監正的弟子?

衆官員審視着孫玄機,詫異且疑惑。

並不是所有人都認識低調的孫師兄,在座除了許新年,以及三位雲鹿書院大儒,一衆官員根本不知道孫玄機這號人物。

因此,袁護法的“解說”就起到了至關重要的作用。

這人爲何能知曉我心中所想...........許新年用力“咳嗽”一聲,邊起身往孫玄機走去,邊說道:

“這位是司天監二師兄,監正的二弟子,孫玄機。”

“竟是監正弟子,有失遠迎!”衆官員頷首示意。

許新年補充道:“三品術士。”

嘩啦啦.......椅子滑動的聲音整齊一致,以楊恭爲首的文官,以周密爲首的武將,倉皇起身。。

“孫師兄,久仰大名!”

“孫師兄來我青州,該提前招呼,好讓我等大擺宴席啊。”

“我在青州時,便曾聽孫師兄乃司天監當代人傑,早已仰慕已久,未能一見,今日如願以償,死而無憾啊。”

議事廳內,氣氛瞬間熱絡起來。衆官員、武將臉上洋溢熱切笑容。

楊恭壓了壓手,內廳爲之一靜,紫陽居士撫須微笑,道:

“孫兄是援助青州而來?”

雖然孫玄機是三品術士,但年紀比楊恭要小許多,身爲有節操的儒家讀書人,他委實無法開口喊出“孫師兄”。

孫玄機頷首。

見狀,廳內衆官臉上喜色更濃,剛纔還在掰扯戰力問題,因佛門的強大發愁。

轉眼間,己方也來了一位超凡境術士。

在座的官員雖非修行之人,對術士卻極爲了解,精通練氣和陣法的術士,在戰場上爆發的大規模殺傷力,絕非粗鄙武夫能比擬。

楊恭當即命人搬來座椅,讓孫玄機坐在自己身邊,至於袁護法,很識趣的站在孫師兄邊上。

衆人重新入座,楊恭問道:

“監正那邊如何?”

孫玄機看一眼袁護法,後者心領神會,澄澈蔚藍的眸子審視片刻,一口蹩腳的大奉官話說道:

“老師會牽制住伽羅樹菩薩和大師兄,爾等只需保住青州即可。”

衆人便沒再多問,那個層次的戰鬥非他們所能插足,知道監正能拖住叛軍中的超凡高手便可。

這孫玄機未免也太孤傲了.........反倒是孫玄機的態度,引來青州高層們的腹誹。

張慎卻眉頭緊鎖:

“監正能拖住伽羅樹菩薩,卻拖不住阿蘭陀的其餘菩薩和羅漢。等西域大軍一來,局勢堪憂啊。”

文官武將們愁容滿面,連帶着臉上的笑容也收斂了。

他們其實不怕打仗,怕的是看不到希望,或者,已經看到結局的仗。

孫玄機一聽,頓時看向袁護法。

後者也在看着他,捕捉到他心聲後,說道:

“不用理會佛門,他們自顧不暇,即使派兵攻打大奉,數量也不會多,更不會出動超凡境強者。”

楊恭愕然看來。

張慎和李慕白也皺起眉頭,這話是什麼意思?

桌邊的高官們面面相覷,一時間竟無法理解袁護法的意思。

過了幾秒,青州知府試探道:

“閣下方纔說,不用理會佛門?”

袁護法點頭。

都指揮使周密補充道:

“自顧不暇?”

袁護法又點頭。

議事廳內一靜,短暫的無人說話,衆官員臉龐露出了古怪且複雜的表情,是那種迫不及待想要追問,又害怕自己過於急躁,把那個答案嚇跑。

青州知府情不自禁的壓低嗓音,略帶顫抖的聲音問道:

“此話何解?”

張慎突然道:

“話說回來,孫兄身邊爲何會有妖族?”

袁護法又側頭看一眼孫玄機,捕捉到他的心聲,說道:

“我剛從南疆回來,與許七安聯手解開了佛門大敵的封印,南妖將趁機舉兵攻打十萬大山,奪回國土。佛門若是派遣大軍東征,正中南妖下懷。”

剛從南疆回來.........

與許銀鑼聯手解開佛門大敵的封印.........

•ттκan•℃o

南妖即將復國,奪回舊土,佛門自顧不暇...........

廳內衆官被這個從天而降的喜訊砸懵了,一臉呆滯,半晌沒有回過神來。

“原來如此!”

楊恭恍然大悟,喟嘆道:

“我說許寧宴怎麼沒來青州鎮守,原來他早已有了謀劃,偷偷溜到南疆燒佛門的後花園了。聯合萬妖國牽制佛門,妙啊,妙啊!”

張慎微微搖頭:“寧宴不愧是兵法大家,深諳謀略,實在令人欽佩。如此,便解決了大奉最大危機。”

李慕白感慨道:“魏淵後繼有人。”

這時候,青州高層才徹底回過味來,武將振奮的拍桌子,文官臉上盈滿笑容,衆人莫名的有種肩膀一輕,柳暗花明的感覺。

大哥不知不覺間,又做了一件大事.........許新年忙問道:

“我大哥可有受傷,他爲何沒有隨你一同前來。”

袁護法代替孫玄機說道:

“他尚在南疆,短時間內,不會來青州。”

許銀鑼得保證南妖起事順利.........衆官員頷首。

袁護法說完,道:“你們爲何只提許七安,不提..........”

他忽然說不出話來,臉色漲紅,無法呼吸,捂着喉嚨,一副即將窒息而亡的模樣。

白猿護法朝着孫玄機用力搖頭,表示自己不會亂說話。

“呼呼........”

他這才恢復呼吸,大口喘息,胸腔劇烈起伏。

衆人沒看懂這一幕,但識趣的沒問,楊恭笑道:

“將此事告知將士們,提一提士氣,我可是聽說了,前線將士們都在期盼寧宴坐鎮青州。”

許七安在玉陽關一人一刀,殺退巫神教二十萬大軍,並取敵將首級的傳說,深入人心,尤其是沙場拼殺的士卒,對他奉若神明。

青州的將士們,也渴望許銀鑼能來青州,一人一刀,殺退區區六萬叛軍。

“對,速去!”

青州知府笑道:“邊界九縣被叛軍佔領,極大的擊打了我方將士的士氣,正好把此事宣揚出去,提振軍心,穩固民心。”

在戰事不利時,思想建設的重要性不可忽視。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

白沙郡內。

一座三進的大院,後花園裡。

涼亭裡,石桌邊,白衣飄飄的術士,與披着袈裟裸露半個胸膛的菩薩對坐飲茶。

“沒想到大奉國力衰弱至今,監正老師還有這等實力,我從未小覷他,但我依舊低估了他。”

許平峰臉色略顯慘白。

伽羅樹菩薩握着茶盞,聲音渾厚:

“當年初代監正能以一打三,不落下風。直到武宗攻破京城,斬殺昏君,他才大勢已去,被我等斬殺。

“如今憑我二人之力,便與他僵持不分勝負,已經是可喜可賀。你該知道,佛門不可能再讓一位菩薩來相助你。廣賢菩薩認爲,南妖會趁機起事,奪回南疆十萬大山。”

許平峰緩緩點頭:

“南妖氣數未盡這點倒是不假。不過,沒有領土的他們,便如空中樓閣,只要再熬五百年,南妖氣數就到頭了。

“佛門何時出兵東征雷州?”

伽羅樹菩薩道:

“待度厄羅漢集結兵馬完畢,自會聯絡我。我入中原之時,西域各國就已經在籌備糧草、軍需。想來就在近日了。”

許平峰頷首:“如此甚好,兩軍遙相呼應,不出三月,就能打到京城。待我一路煉化氣運,到京城之時,監正老師便迴天無力了。”

他笑着抿了一口茶,問道:

“南疆可佈置妥當?”

伽羅樹菩薩頷首:“有阿蘇羅坐鎮十萬大山,即使九尾天狐親至也奈何不了他。”

許平峰笑了一聲。

這時,伽羅樹放下茶盞,伸出右手,掌心平攤。

一抹金光自掌心升起,化作一隻金鉢,金鉢內射出柔和的金色光幕。

光幕中,一位脣紅齒白的少年僧人盤坐,臉色肅然:

“伽羅樹,南疆出事了。”

少年僧人的聲音縹緲空曠,彷彿來自天邊,且聽不出是男是女,是年輕是蒼老。

伽羅樹菩薩面不改色:“何事?”

少年僧人道:

“許七安和孫玄機聯手擊敗阿蘇羅,破開封印之塔,帶走了神殊的殘肢。”

許平峰眯了眯眼,手裡的茶盞裡,茶水泛起漣漪。

伽羅樹菩薩緩緩道:“他如何辦到的。”

少年僧人不做回答,繼續說道:

“我已讓度厄返回阿蘭陀,陳兵南疆邊境,堤防南妖捲土重來。

“封於桑泊的神殊右臂,在桑泊案中脫困。封於浮屠寶塔內的左臂,已被佛子帶走。軀幹早已落入九尾天狐手中。而今神殊雙腿又丟,除頭顱之外,身軀已然集齊。

“如我所料不假,奪回十萬大山只是南妖的第一步,他們會趁你不在阿蘭陀期間,攻打阿蘭陀。

“東征的計劃取消,我只能派兩萬精銳攻打雷州,以做騷擾。

“汝好自爲之。”

少年僧人的身影消失在金光幕布中。

伽羅樹菩薩和許平峰默然不語。

...........

城頭的甕城內,商議軍事的衆將領,迎來了彙報的士卒。

“大將軍!”

士卒躬身抱拳,道:“國師傳話,西域會派遣兩軍精銳滋擾雷州邊境,以做牽制,但不會配合我們攻打大奉。”

各營將領臉色一滯。

戚廣伯沉聲道:“爲何?”

士卒道:“許七安將聯合萬妖國餘孽,攻擊南疆,以及阿蘭陀。佛門陳兵以待,無暇他顧。”

“什麼?”

“姓許的要攻打阿蘭陀?”

“他憑什麼啊,就憑他區區三品武夫,攻打阿蘭陀?”

“佛門也太把他當回事了吧。”

各營將領大驚失色,憤慨議論。

許七安........姬玄臉色一沉,雙拳緊握。

............

結束會議,飢腸轆轆的許新年直奔內廳。

此時午膳已過,而他今天連早膳都沒來得及吃,便隨恩師張慎參加會議,與青州高層共商軍事。

現在已經餓的前胸貼後背。

邁過門檻,來到布政使司內廳,許新年看到的是杯盤狼藉的餐桌,菜盤子被舔的乾乾淨淨。

一桌子的菜,連清湯都沒給他剩。

這妹妹不要也罷.........還有麗娜,京城沒她容身之處了.........許新年默默的轉身離開。

............

PS:先還一章,月底總結一下,看這個月能還多少。

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六章 驗屍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四章 雨來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八章 圍棋十萬訂!!!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
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一百七十八章 三品?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五十三章 對質(一)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九十五章 消失的起居郎第六章 驗屍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七章 嚇唬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四章 雨來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十八章 遇刺第一百三十二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二)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四十九章 暗蠱部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八章 圍棋十萬訂!!!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二十五章 任務難度超高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八十一章 信息量太大,腦子宕機了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三十二章 真兇第七十五章 沒有價值的地圖第一百一十一章 鎖定嫌疑犯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三十七章 荒山夜雨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三十一章 這不是薅羊毛,這是等價交換第二十三章 送別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一百二十六章 雨師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七十九章 背靠組織的好處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兩百三十章 部分真相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兩百章 故事的解析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九十七章 晚宴和枇杷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