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

“夜姬長老又昏迷了。”

黎明時分,紅纓站在山谷南側的崖頂,琥珀色的豎瞳,俯視着遠山。

他擁有極強的夜視能力,即使是在沒有月光的黑夜,也能在高空中捕捉到蒼莽密林中的目標。

夜姬長老在南法寺遭遇了阿蘇羅,難保對方不會順藤摸瓜的找過來。保持警惕是必要的原則。

雷公嘴的白猿站在樹下,澄澈的蔚藍眼睛看他一眼,道:

“你的心告訴我.........”

“停停停!”

紅纓連忙打斷,露出和善笑容:“窺探別人內心想法,是一件很不禮貌的事。”

他強行收束念頭,不讓自己在心裡破口大罵。。

白猿緩緩道:

“你越來越像人族的官僚,喜歡左右逢迎,誰都不得罪。但你忘記自己是驕傲的赤鳥一族,是天空中的王者?”

紅纓從善如流:“你說得對,這是我的毛病,我一定改。”

白猿看他一眼:“可你的心告訴我:人類官僚那一套能迅速積累妖脈,攀附關係,從而得到好處。即使得不到好處,也不會有壞處。愚蠢的猴子只能在山中稱大王,粗鄙!”

紅纓嘴角狠狠抽搐。

他不喜歡袁護法,就是因爲這隻臭猴子能看穿人心。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好在紅纓也不是臉皮薄的,妖生經歷豐富,不動聲色的岔開話題:

“青木護法說,夜姬長老只有兩天可活。

“也不知道國主說的幫手是誰。”

白猿沉吟片刻,回覆說:

“二十年前,山海關戰役,與我們萬妖國結盟的是巫神教、北方妖族、蠻族、蠱族。北方妖族與我們雖不同支,但同爲妖族,可能性極大。

“巫神教和蠱族的高手也有可能,嗯,國主說那人可以救夜姬長老,那麼巫神教高手的可能性最大了。巫師的血靈術或許可以消弭殺賊果位的力量。”

夜姬長老和許七安的關係,以及九尾狐的謀劃,他們這些護法沒有資格知道。

他們甚至不太瞭解大奉許銀鑼這號人物,南疆十萬大山和大奉相隔遙遠,且不相往來,消息閉塞。

突然,紅纓聲音一沉:“有人接近!”

他死死盯着遠處夜空。

過了幾秒,他又突然“咦”了一聲:“白姬長老?”

氣息節節攀升的白猿,忽然卡殼了一般,疑惑的扭頭看他。

紅纓解釋道:“白姬長老帶着一個男人回來了。”

“男人?”

“嗯,似乎不是巫師,而是個武夫........”紅纓凝視着遠方。

“武夫?!”白猿愈發困惑。

紅纓沒再回答,因爲那人御風的速度極快,離兩人所在的山頭不足百丈,這個距離,白猿自己就能看的清楚。

啪嗒........許七安降落在山頭,掃了一眼前方的兩名妖族,沒有說話。

“紅纓護法、袁護法。”

白姬趴在許七安腦袋上,開心的揮舞兩隻前爪,用軟濡的童聲喊道。

“白姬長老,你怎麼在這裡?”

紅纓護法詫異道。

“我奉娘娘之命,返回南疆來助夜姬姐姐。”

白姬嬌聲道。

“這位是........”

紅纓和白猿同時看向許七安,只要有點腦子都知道,國主口中的援兵,肯定不會是白姬長老。

它還是一隻狐狸幼崽。

許七安負手而立,神色平靜,既不冷漠,也不熱切,凸顯一個雲淡風輕,以顯示高手風範。

白姬嬌聲介紹:“這位是許銀鑼,大奉許銀鑼,可聽過?”

紅纓和白猿相視一眼,前者恍然道:

“閣下便是崛起於京察之年的大奉風雲人物,號稱鐵口直斷的破案奇才?”

白猿則說:

“身陷牢籠,卻能勘破奇案,在雲州獨擋數萬叛軍的許銀鑼?”

........許七安心說這都什麼老黃曆了,你倆是村子裡剛通網嗎?

白姬趴在他耳邊,小聲嘀咕:

“兩位護法只負責南疆事務,從不出十萬大山,對大奉的事並不關注。”

這時,雷公嘴的白猿皺眉道:

“許銀鑼勘破奇案,在雲州獨擋叛軍,是去年年末之事,不算老黃曆吧。另外,何爲村通網?”

許七安吃了一驚:“你能看穿我的想法。”

白猿點點頭:“看穿人心是我族的天賦神通,另外,我年幼時作爲妖奴在兩禪寺服役,偷學了佛門的他心通。”

佛門他心通,外加知曉人心的天賦神通?許七安審視着白猿,默默收斂了念頭。

許銀鑼是lsp這種事,絕對要對外保密。

以他三品境的精神力,收束念頭不讓外人窺探,還是能做到的。

“夜姬姐姐呢?”

小白狐問道。

紅纓滿臉發愁:

“夜姬長老前夜暗探南法寺,被修羅王幼子阿蘇羅打傷。那阿蘇羅證得殺賊果位,力量極其霸道,無法拔除。如今夜姬長老只剩一天可活。

“娘娘說,近日會有高手前來相助.........”

說罷,看一眼許七安,一臉崇敬的說道:“莫非就是許銀鑼?”

邊上的白猿淡淡道:

“紅纓的心告訴我:不會就是這小子吧,撐死了是個四品,別說救夜姬長老,給阿蘇羅塞牙縫都不夠。”

紅纓臉色微變,露出尷尬而不失禮貌的笑容:

“袁護法什麼都好,就是在佛寺裡待了太多年,染上了耿直的毛病。”

一個很擅長交際的鳥妖,一個能看穿他人內心想法,但耿直的過分的猿猴...........許七安在心裡給兩名護法打了標籤。

“我與夜姬長老是故交,領我去見她,另外,我的跟班還在後頭,勞煩紅纓護法去接一下,他叫苗有方。”

有白姬背書,兩位護法相信了他,白猿領着許七安進山谷,紅纓則化成一隻赤色巨鳥,飛掠而去。

兩位護法認爲,國主口中的幫手與眼前這位大奉銀鑼有關,或許是這位銀鑼背後的人。

他只是那位高手派來探路的馬前卒。

一人一妖輕飄飄落在谷內,白猿帶着他進入洞窟,穿過不算幽深的甬道,抵達了石窟口。

許七安把石窟內的擺設過了一遍,愣了愣,這裡的佈局,與教坊司影梅小閣的臥房一模一樣。

恍惚間,他彷彿又回到了京城教坊司。

那是他最愜意最開心的日子。

原來我的一部分時光,留在了浮香這裡..........

“夜姬姐姐!”

白姬從許七安頭頂躍下,四肢如飛,跑到牀邊,用力一躍,小肚子不出意外的撞在牀沿,後肢用力撲騰幾下,終於上了牀。

它似乎嗅到了危險,沒有魯莽的去觸碰牀上的美人。

許七安的目光追逐着它,然後落在牀邊一名渾身都是綠的老者身上,他握着一根藤蔓纏繞的手杖,杵在妙齡女子額頭,瑩綠色的光輝如流水般匯入。

見到有外人進來,綠髮綠眉綠須的老者,收了柺杖,目光溫和的望來。

白猿介紹道:

“這位是大奉的打更人,許銀鑼。”

接着又介紹青木護法:

“青木護法是我們妖族裡的老壽星,活了幾千年,據說是看着上一任國主長大的。咱們現在的國主見了他,都得稱一聲爺爺。”

修爲不算高,但輩分高的嚇人,不是本體,由木靈凝聚而成的法身.........許七安心裡做出判斷,作揖道:

“見過青木護法。”

青木護法連連擺手,誠惶誠恐:

“不敢不敢,閣下乃超凡武夫,喚老朽一聲青木便可。”

超凡武夫?他就是國主找來的幫手,而不是替背後之人探路的馬前卒...........白猿瞬間睜大了蔚藍色的雙眼,難以置信的看着許七安。

情報沒出錯的話,許七安確實是京察之年崛起,而且情報上說,此人乃斷案奇才,沒說是修行奇才啊。

不,再怎麼樣的奇才,也不可能在短短一年多裡,從一個小人物晉升超凡。

白猿心裡一動,有了猜測:

眼前之人並非許銀鑼,而是冒用了他的名號。

以我如今對氣機的掌控程度,一般人可發現不了我的真實境界,妖族裡個個都是人才啊..........許七安微微頷首,不承認不否認。

“老朽只是對生命極爲敏感,閣下氣血宛如汪洋,只有超凡境纔有此等磅礴的生機。”青木護法無比恭謙。

許七安點點頭,沒再閒聊:“讓我看看她。”

青木護法當即退後,讓出位置。

許七安順勢坐在牀邊,打量着昏迷的美人,眼裡有着驚豔。

相比起影梅小閣那位大家閨秀韻味的美人,眼前的浮香,完全是另外一個人,臉頰弧線在下頜交匯,勾勒出一張妖媚的瓜子臉。

紅脣小巧,脣瓣卻豐盈,天生就是勾引人的。

鼻子挺秀,睫毛如扇,眉毛修的又長又直,眼角一抹緋紅。

許七安的魚塘裡,沒人比她更妖媚。

“妖女就是妖女.........”

許七安心裡嘿嘿一聲,目光隨之下移,掃一眼高高撐起薄被的胸脯,然後抓起浮香的手腕。

啵~

金色的波紋應激震盪,推撞在許七安胸口,如同海浪撞擊礁石,無法撼動分毫。

看到這一幕,袁護法徹底相信眼前這個“許銀鑼”是三品無疑。

殺賊果位的力量,絕非四品境界能扛住。

“如何?”

旁邊的青木護法問道。

不等許七安回答,白猿護法說道:

“他的心告訴我:這具身體我很滿意,今晚就圓房。”

說完,白猿護法一臉震驚,與青木護法站在一起,戒備的盯着許七安。

我特麼的........許七安連忙收束念頭,咳嗽一聲:

“我能拔除她體內的殺賊之力,你們先退避。”

青木護法和白猿護法默默看着他,臉上寫着“想都別想”四個字。

也罷........許七安祭出浮屠寶塔,巴掌大的暗金色寶塔懸浮在牀榻上空。

“浮屠寶塔?!”

青木護法聲音忽然尖銳起來。

白猿不認識這件法寶,但能感受到它蘊含的佛法之力。

他們看許七安的眼神裡,戒備之色愈濃,已經開始懷疑他是不是國主口中的幫手。

青木護法默默的握緊手裡的藤蔓柺杖。

白猿護法臉頰長出白色毛髮。

洞窟裡的女妖們也如臨大敵。

白姬站在牀邊,擡起一隻前爪,用力揮動一下,嬌聲道:

“別怕,浮屠寶塔是我們的妖,不,是我們的法寶。”

石窟裡的衆妖臉色稍稍緩和,按捺住困惑和好奇,沒有多問。

這個時候,許七安已經溝通塔靈,請他施展藥師法相的力量,幫忙拔除殺賊之力。

袖珍版的浮屠寶塔,緩緩轉動,灑下柔和的金光。

夜姬沐浴在金光中,妖媚勾人的模樣裡,多了幾分神聖,雜糅出奇異的魅力。

“藥師法相........”

青木護法輕聲說道,他對此並不意外,身爲壽命悠久的樹妖,他對浮屠寶塔有着很深刻的瞭解。

夜姬的臉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紅潤,氣息變的平緩,折磨着她的殺賊之力,宛如春雪消融。

她畢竟沒有遭到阿蘇羅的正面攻擊,至多是受了些餘波,以浮屠寶塔的位格,驅除不難。

“好了。”

許七安收好浮屠寶塔。

白猿護法立刻看向青木護法,後者微微點頭,給予確認。

兩人再無任何懷疑,超凡境,救好了夜姬長老,又有白姬長老背書,此人便是國主說的幫手。

白猿護法蔚藍澄澈的雙眼,盯着許七安瞧了一陣,沒能“聽”到他的內心,頓時有些失望。

“嚶嚀.......”

這時,夜姬呻吟一聲,眉頭微皺,睫毛動了動,接着睜開眼睛。

她首先看到的是一個模糊的人影,再一細辯,似是男人。

想到娘娘昨日說的話,心裡一凜,油然而生焦慮、戒備和抗拒等情緒。

“醒了?”

那人影笑道。

霎時間,夜姬彷彿被雷電擊中,渾身僵了一下,她怔怔的望着坐在牀邊的男人,如含秋水的眸子裡,泛起了水霧。

“許郎.......”

她喃喃道。

語氣宛如夢囈,朝思夜想的人,居然如此輕易的出現在眼前。

這讓她懷疑自己此刻所見只是大夢一場。

“真的是你嗎?”

大概是確認了不是夢,夜姬從牀上坐起來,激動的拽住許七安的手。

容光煥發,連聲道:“許郎,許郎……”

“當然是我,尺寸沒變,要不你量一量?”

許七安用更符合以前人設的話迴應。

他們以前在影梅小閣的臥房裡嬉戲時,常說葷話,互相調侃。

夜姬白皙的臉頰浮現兩抹紅暈,啐了他一口。

她撐起略顯虛弱的身子,半依偎在許七安懷裡,語氣裡帶着久別重逢的喜悅,以及滿肚子困惑:

“許郎怎麼來了?如何找到這裡的?”

在夜姬的認識裡,許七安還是那個五品化勁武者,身陷巨大陰謀中,前途渺茫。

她“死後”回到娘娘麾下,兩人之間隔着千山萬水,相見之日遙遙無期。

袁護法張了張嘴,腦子微微錯亂。

這位大奉的銀鑼真的是夜姬長老的男人?!

萬妖國主座前侍奉的夜姬長老竟然找了一個人族的男人?

這件事傳出去,不知多少雄妖要震怒。

他知道這是真的,因爲夜姬長老的心告訴他:她想發情了!

青木護法搖頭失笑。

我算明白了,你們南疆這邊根本沒通網啊..........許七安道:

“你半點都不知大奉之事?”

轉念一想,他斬殺元景帝,滿打滿算也就兩個月左右,更別說後來遊歷江湖途中的事蹟,比如奪取浮屠寶塔、斬殺度凡度難兩名金剛。

這些事就發生在最近幾日,沒有一個龐大的情報網,根本不可能知道。

夜姬搖搖頭:

“萬妖國的妖衆有各自負責的區域,我回到娘娘身邊後,便被派來治理南疆的妖族。替她監視南國的一舉一動,探查神殊殘肢的封印位置。

“中原非我管轄之地,消息不通。我想打探許郎的情報,都沒有相應的人手和渠道。”

分工很明確嘛,這既能提供效率,也是九尾天狐對各地妖衆的一種控制手段..........許七安點點頭,回答她的問題:

“我如今已是三品超凡,不死之軀。”

夜姬懵住了,目光呆滯的看着他。

許七安笑而不語。

過了許久,夜姬嘆息般的吐出一口氣,“我早知許郎非池中之物,只是沒想到,修爲精進的如此可怕。我能想象中現在是何等風光。”

白姬見縫插針,順着夜姬的身子往上爬:“夜姬姐姐,抱抱我,抱抱我。”

夜姬聞言,微笑的抱起小白狐,摟在胸口,道:

“白姬和你在一起?”

許七安點頭:“隨我遊歷一段時間了。”

白姬腦袋枕着夜姬的胸,不安分的扭動幾下,似乎有些不太適應,回頭看一眼夜姬的胸脯,表情不太滿意。

“你怎麼了?”夜姬問道。

“不舒服........”白姬小聲道。

夜姬一臉困惑:“你以前最喜歡姐姐這樣摟着你。”

它找到了一個更好的靠枕..........許七安心說。

夜姬揉了揉小白狐的腦袋,繼續說道:

“許郎就是娘娘請來的援兵?也是你治好我的?”

儘管這麼問,但她心裡已經非常篤定,難怪娘娘叮囑她好好伺候對方,如果是許七安的話,那一切都合理了。

許郎是娘娘很重視的人物,她不會輕易得罪。

“說一說神殊殘肢的情況,我的事,容後再與你細說。”許七安沒再寒暄,直入主題。

“我們動用了許多被佛門控制的妖奴,買通了部分往返南疆和西域的商人,耗費極大時間,打探到封印神殊殘肢的具體位置。”

夜姬延展話題,解釋了一下“妖奴”:

“佛門喜歡馴服我妖族,把他們當做坐騎、勞力。修爲高的族人,定期聽經洗腦,修爲低微的族人則沒人願意耗費精力去度化,通常靠武力震懾。

“後者是我們可以暗中聯絡、策反的對象。”

許七安認真聽着,沒有插嘴。

“神殊被封印在南法寺西院的古塔裡,那座塔本身沒什麼奇特,但塔內有六十八名禪師常年坐禪誦經,以佛法驅除神殊魔性,加持封印。

“此外,琉璃菩薩親自爲佛塔刻名——永鎮!

“此塔因而凝聚十萬大山氣運。”

許七安“嘖”了一聲:“六十八名禪師組成的禪陣,非超凡境不可破。”

夜姬點頭:“是的,原本我們打算請熊王出山,趁着佛門守備空虛,一舉破陣,不料阿蘇羅歸位了。”

“阿蘇羅?”

歸位兩個字,讓許七安心裡一沉,因爲這個詞通常用來形容轉世羅漢復甦。

“阿蘇羅是修羅王幼子,既是得證殺賊果位的羅漢,也是具備金剛體魄的三品武者。”

夜姬神色凝重的看了他一下,沒敢說阿蘇羅的強大遠超一位三品武者。

哪怕已經恢復真身,在他面前,仍然不自覺的低頭做小,像個好欺負的妾室。

二加三啊........許七安咧咧嘴。

不管是殺賊果位還是金剛體魄的武者,都是以攻伐著稱

“熊王是?”

許七安轉而問道。

夜姬知無不言,毫不隱瞞:“熊王是我們妖族目前除娘娘外,唯一的超凡妖王。”

她順帶解說了一下妖族的階級劃分:

“萬妖國的最高領袖是我狐族的族長九尾天狐,她同時是南妖共主。國主身邊最少會有九位長老,巔峰時,有十四位長老,其中超凡境三人。長老之下,則是護法。

“長老在外時,便是國主的意志的傳達者。長老通常由狐族中選拔而出。

“狐族之外,有十二位妖王,萬妖國巔峰時有二十位妖王,當然,不是每一位妖王都是超凡境。

“熊王是唯一在五百年前的佛妖之戰中存活下來的妖王,大戰爆發時,他正躲在地底睡覺,因而避過一劫。”

“睡覺?”許七安懷疑自己聽錯了。

夜姬無奈道:“熊王實在太懶了,他常常好幾年都不會動彈一下,一睡就是幾十年,甚至上百年。”

“喊不醒?”

“每次他睡覺,就會拉着方圓數裡內的所有生靈一起沉睡,這是他的天賦神通。”

這特麼是什麼見鬼的天賦神通..........許七安無力吐槽。

他算是明白九尾天狐爲什麼要找自己來幫忙。

那位妖王國破家亡的時候都在睡覺,何況區區神殊!

“許銀鑼打算如何行動?”

邊上的白猿護法問了一句。

“不急,等我先刺探一下情報。”

說着,他伸手入懷中,輕釦一下地書碎片背面,抓住一面雕刻繁複花紋的青銅鏡,鏡面缺損了半邊。

“混賬東西,把我取出來作甚,快放我回去。”

渾天神鏡罵罵咧咧道。

“該做事了,不然我養你幹嘛。”許七安沒好氣道。

“爲什麼做事的總是我,你的那把破刀從來不用,到底誰纔是你的本命法器?”

渾天神鏡怒斥。

“這,這..........”

青木護法盯着鏡子,端詳了許久,忽然激動的老淚縱橫:“這是當年國主的渾天神鏡?!”

渾天神鏡停止了謾罵,沉默一下,道:

“哦,是你啊老樹精。

“五百年過去了,你還是沒有一點長進,何時能踏入超凡啊?”

青木護法顫巍巍的下跪,痛哭流涕:“拜見神鏡大人,想不到老朽有生之年,竟能見到神鏡重現天日。”

白猿護法澄澈的藍眸凝視着渾天神鏡,對它的身份無比好奇。

更好奇的是,這明顯在妖族有着崇高地位的銅鏡,爲何在大奉的銀鑼手中。

夜姬睫毛顫了顫,壓低聲音:

“這是當年國主擺在梳妝檯上的鏡子,法寶渾天?”

“我偶然間得到了此物,與你們國主做了一樁交易,等她出海返回,我把鏡子歸還萬妖國,她助我解開兩枚封魔釘。”

許七安邊說着,邊吩咐道:

“渾天,能定位萬妖山嗎?”

封魔釘?什麼意思,什麼叫解開封魔釘.........這個疑問在夜姬、青木護法和袁護法心裡浮現。

青銅鏡面如水波盪漾,俄頃,畫面凝固,映出一座古剎。

許七安眯了眯眼,看見古剎西院有一座高塔,塔頂隱約立着一道人影。

“往西,定位那座高塔。”

話音落下,畫面向西院拉伸,放大,那道立於塔頂的人影被清晰的映照出來。

他身高約九尺,鋼鐵般澆鑄的體魄,僅披了一件袈裟,露出大片大片的健碩肌肉,皮膚是暗金色的。

他雙手合十,微微低頭,看不清五官。

腦後一輪熾烈的火環,火環核心,則是一道道毫針般往外放射的金光。

腦後火環是金剛法相的特徵之一,這一特徵同樣出現在修行金剛神功的三品金剛身上。

而腦後光輪,則是羅漢的象徵。

畫面中的人物,同時擁有火環和光輪,意味着他既是金剛,又是羅漢。

與夜姬所說吻合。

這時,畫面中映照出的人影,緩緩擡起頭,他五官醜則醜矣,卻有着一股難以言喻的英武。

眉毛部位光禿禿的,眉骨高高紋起,以致於隱於眉骨之下的雙眼,異常銳利。

臉頰消瘦,面部輪廓冷硬,比例極好,偏偏五官奇醜,組合起來的感覺非常怪異。

許七安正感慨一個人竟能長的如此醜帥,畫面突然崩潰,渾天神鏡慘叫道:

“我瞎了我瞎了我瞎了........”

叫了一會兒,它又平靜,趕緊說:

“好了,快讓我回去吧,累死我了。”

眼瞎程度比起上次窺視小姨要輕,這說明阿蘇羅的修爲比她差遠了.........嗯,但也要比尋常的二品強大很多.........許七安滿足了渾天神鏡的訴求。

“時隔五百年,神鏡的性格變了啊........”

青木護法一時間難以適應現在的神鏡。

“它被廣賢菩薩斬成兩半後,器靈也跟着殘缺,因此神神叨叨的,直到近來才恢復正常,但性格或多或少發生了些許變化。”

許七安解釋道。

“我明白,我明白.........”

青木護法連連點頭,蘊含滄桑的雙眼,出現一剎那的迷離,嘆息道:

“五百年匆匆而過,當年萬妖國的盛況,彷彿還在眼前。當年那一戰太慘烈了,死了很多超凡強者。

“佛門和妖族都殺紅了眼,鮮血染紅整座山,族人的屍體堆滿山谷。

“我們有二十位妖王,有十四位長老,還有數十萬的妖衆。當時九州大陸能與我們南妖爭鋒的勢力,屈指可數。

“可是佛陀太強大了.........”

許七安本着探究歷史的心態,附和道:

“超品究竟有多可怕?就連半步武神的九尾天狐,都敗給了佛陀。”

夜姬、白猿護法、小白狐,都望着青木護法。

青木護法幾乎從不談當年的亡國之戰,要不是今天見到渾天神鏡,大家根本沒機會聽那一段半塵封的歷史。

青木護法一愣,神色古怪的看着他。

沉默幾秒,老者緩緩搖頭:

“國主不是半步武神。”

許七安悚然一驚:“什麼意思?”

…………

ps:今天沒了。

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十六章 很潤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八章 圍棋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六章 匪患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
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九十五章 快去西天請如來佛祖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四十七章 命案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卷尾總結+伏筆解釋+成績彙報+請假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十六章 很潤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兩百三十八章 送終第八章 圍棋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七十四章 令人安心的隊友(8000字大章)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六十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六章 匪患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三十一章 全是謊言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九十六章 祭祖大典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白銀盟感謝單章。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的七封信(爲盟主“隕落星辰”加更)第二十章 血脈之力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兩百四十七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白銀盟)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二十五章 坦誠布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