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

伽羅樹菩薩頭頂,浮現垂首盤坐,雙手合十的不動明王法相。

而金剛法相沒能凝聚,他被儒聖刻刀重創,傷的不只是身體,還有本源,目前只能凝出一道法相。

黑蓮道長的陽神再次四等分,現出道門“地風水火”四大法相。

許平峰腳下浮現圓陣,這是三品之後才能掌控的陣盤,“天罡”和“地煞”的兩大陣法寶典融會貫通後,凝練的圓陣。

在陣法師的領域裡,這被成爲“母陣”。

以“母陣”爲根基,可以演化一切陣法,陰陽五行、地風水火雷,以及這十一種大陣延伸的三百六十種小陣,皆可依靠母陣,隨心所欲的施展。

白帝失去了獨角,雖仍能召喚雷電和水靈,但威力大減,好在作爲神魔後裔的它,肉身亦是所向披靡的搏殺手段。。

“去!”

黑蓮道長真身凝立不動,操縱四大法相,從“前後左右”四個方向掠向監正。

宛如一團氣流組成的“風”法相速度最快,呼嘯之間,便已來到監正身側,揮出一道道風刃。

火焰法相化作一道流焰,直撲監正面門,勢要與他玉石俱焚。

流淌着純黑水靈的法相,坍塌成奔涌的河流,發出“嘩啦啦”的濤聲,衝擊監正右側。

“地”法相身軀魁梧卻笨拙,速度最慢,蠻牛般的朝監正發動衝鋒,此刻若是在地面,轟隆聲必定不絕於耳。

監正先是朝着左側伸出手掌,一塊塊六邊形組成的護盾升起,嘭嘭嘭.........風刃斬在護盾上,發出沉悶的聲響,繼而潰散成狂風。

緊接着,他主動朝右側邁出一步,伸手探入奔流的黑色河流,抽出一把漆黑的長劍。

長劍抽出後,“水”法相無力維持,分崩離析。同時,監正大步朝前,一劍斬滅火焰法相。

“嗤嗤”聲裡,水汽蒸騰,火焰被水靈澆滅。

監正撈起一抹火星,置於掌心,輕輕一吹。

“呼!”

吹出數十丈長的火舌,把狂奔而來的“地”法相吞沒。

火焰熄滅,“地”法相化作飛灰,緩緩飄散。

最後,監正聚攏黑灰,用力一握,“煉”出一道數十丈高的黑色土牆,把“風”法相生生拍散。

一系列操作只用了兩秒不到,巧妙的以水克火,火克土,土克風,把道門的四大法相瓦解。

身爲一品術士,這不過是常規手段,只有武夫纔會魯莽的硬碰硬。

黑蓮道長悶哼一聲,似是受到極大創傷。

監正眉頭一皺,低頭看着右臂,不知何時已染上一層漆黑,墮落的力量侵入了他的身體。

“嘿!”

黑蓮道長得意的笑起來,他目睹了監正最開始化解白帝水靈法術的手段,知道他有隨手煉化敵人法術的習慣。

故而在漆黑的“水”法相中,魚目混珠了同樣漆黑的墮落之力。

果然,監正再次從水靈之力裡煉出“武器”,墮落的力量便趁機侵蝕。

地宗修的是功德,成魔之後,功德之力轉化爲“墮落之力”,是他最強大的手段,遠超“地風水火”四大法相。

縱使是監正,一旦被墮落之力侵蝕,也難以完全無視。

監正右手猛的握拳,將大部分濃稠的黑色液體震出體外,殘留的小部分以衆生之力壓制。

液體從高空灑落,不幸接觸到它們的土地變成寸草不生的廢土,植物枯萎,動物則陷入瘋狂。

監正腳下清光一閃,傳送到黑蓮面前,朝着他的天靈蓋一掌劈下。

黑蓮感受到的不是掌力,看見的不是監正劈下的手掌,黑蓮看見的是貞德,是許多死在他手裡的地宗同門,是被他擄來姦淫過的女子,是曾經死於他手中的普通百姓。

這些人的憤怒匯聚成河,將他吞沒。

衆生之力——民憤!

他當即失去了抵抗的念頭,只覺得如此墮落邪惡的自己,不如羽化。

當是時,伽羅樹菩薩雙手捏印,身後盤坐垂首的不動明王法相,跟着做出結印動作。

監正和黑蓮之間的空間,彷彿凝固成密不透風的牆壁,那拍向天靈蓋的一巴掌,受到巨大阻礙。

與此同時,許平峰擡腳一踏,母陣化作傳送陣,豁然擴散,將黑蓮納入陣法範圍。

黑蓮出現在許平峰身邊,躲過了必死的局面。

伽羅樹菩薩飛快結印,“凍住”監正身周空間,不給他傳送追殺的機會。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滋滋,白帝張開血盆大口,口腔中醞釀一顆熾白的雷球。

監正單手按在腰間,猛的一抽,抽出薩倫阿古的趕羊鞭。

黑蓮的侵蝕時效已經過去,打神鞭又可以用。

“啪!”

鞭子抽打在空氣中,將這片凝固的空間抽“活”了過來。

他沒有試圖抽打伽羅樹菩薩,以此來打破不動明王印,因爲這注定會失敗。

因此退而求其次,打破這片空間的禁錮。

下一刻,監正出現在白帝面前,短暫屏蔽了天機的他,順利瞞過白帝的感知,成功近身。

監正按住白帝的上脣下頜,用力一合。

“轟!”

雷球在白帝口中爆炸,炸的它七竅冒出黑煙,紋路如核桃的腦子飛濺,蔚藍色的兇睛猛的外凸。

白帝瞳孔裡的光芒黯淡,身軀緩緩萎頓,它體表跳動着電弧,四肢抽搐着漂浮在雲端,失去戰力。

這時,監正頭頂,出現了許平峰的身影。

他雙手成環,將下方的監正“囊括”其中,嗡,一道道圓陣呈圓柱排列,這些圓陣裡,涵蓋了陰陽五行和風雷,全是以攻擊和破壞見長。

不動明王印再次封鎖監正周遭的空間,杜絕他傳送躲避。

“放下屠刀!”

伽羅樹菩薩不忘施展“戒律”來影響監正,讓他無法揮出鞭子,“抽裂”空氣。

大家都是一品,就算是監正也無法完全屏蔽“戒律”的效果,只是戒律維持的時間太短,短到忽略不計。

但也聊勝於無。

雙重影響之下,監正既沒有閃避,也沒有抽出手裡的打神鞭。

他只是擡起手,抽了一巴掌。

許平峰眼前一花,看見了一個個飢腸轆轆的百姓,他們雙眼赤紅,在詛咒他,怒罵他,對他咬牙切齒,恨不得扒皮抽骨。

巴掌彷彿扇在許平峰身上,扇的他意識炸成完全碎片,鮮血染紅白衣。

衆生之力——民怨!

他遭反噬了,氣運反噬。

百姓代表着中原的氣運,大奉如今的處境,大半源自許平峰。

那一道道圓陣因爲失去主人的維繫,緩緩消散。

此時,戒律的力量過去,監正出手果斷,揮出打神鞭。

啪!

抽打在許平峰身上,把他像沙包一樣抽飛。

啪!

監正抽出第二鞭,但這一鞭抽中的是黑蓮的“風”法相,關鍵時刻,以速度見長的風法相救了許平峰一命。

“風”法相潰散,黑蓮悶哼一聲,如遭雷擊。

“放下屠刀!”

伽羅樹菩薩狂奔而來,不給監正繼續抽打的機會,先以戒律打擾他的行動,順利近身後,腰背肌肉猛的一炸,撐起袈裟。

轟!

他一拳打出,炸出刺耳的音爆。

即使失去了金剛法相,伽羅樹菩薩依舊是一品的體魄,一品的力量,體術不比同境界武夫差。

監正和他對了一掌,雙方各自飛退。

加持了衆生之力的掌力沒能壓制伽羅樹,但也打斷了這位一品菩薩的後續連招,讓他無法施展出化勁體術。

此時,雲海之上五位超凡境中,都能算是巔峰的高手,白帝渾身抽搐,被自身醞釀的雷霆反噬;黑蓮的法相接二連三被破,同樣遭受反噬。

許平峰被氣運反噬,又被打神鞭抽了一鞭子,狀態最差。

監正先是以術士之身承受儒聖降臨的代價,而後被大日輪迴法相重創,如今雖然容納衆生之力,看起來驍勇無比,但他這副身軀還能支撐多久,尚不可知。

只有伽羅樹菩薩,雖然失去頭顱,在儒聖刻刀下受了重創,但全靠同行襯托,他是狀態最好的。

超品之下,防禦第一,名號不是白叫的。

“咳咳........”

血染白袍的許平峰,擡手捂着嘴,劇烈咳嗽,黏稠的鮮血從指間流淌。

披頭散髮的他,望着不可匹敵的監正,眼裡沒有恐懼和忌憚,只有平靜。

“監正老師,當年我退出朝堂,決定扶持潛龍城那一脈,我便知道敵人會很多。因此二十多年來,步步爲營,工於心計。

“先後算計死了鎮北王、魏淵和貞德,但我知道,我最強大敵人,是你!

“若不能殺你,一切謀劃都是鏡花水月,竹籃打水一場空罷了。”

許平峰嚥下涌到喉嚨裡的血水,緩緩扯起一個笑容:

“所以,當我決定邁出那一步時,老師你便成了我最先要想辦法殺死的人,關於剷除你的謀劃,從一開始便已經定下來。

“其實扶持誰都一樣,我爲什麼要選擇五百年前那一脈?老師,你有想過這個問題嗎。

“兵馬,錢糧,都只是錦上添花,不是我選擇潛龍城那一脈的關鍵。

“老師能看穿未來,今日你提前準備好了儒聖刻刀和亞聖儒冠,帶上了薩倫阿古的打神鞭。你準備的無比齊全,因爲你知道,這一戰是我這個不肖弟子的全力反撲。

“想必在你看見的未來裡,這一戰,死的是我們,勝的是你吧。同時,你還趁機重創了佛陀,爲將來的某步棋做了鋪墊。

“你準備的是那樣得充分,把一切都算計進去了。”

伽羅樹菩薩緩緩搖頭:“機關算盡太聰明。”

“而我要的,就是監正老師這算無遺策。”說到這裡,許平峰露出了詭譎莫測的笑容:

“老師不妨算一算,知曉天命師權柄的我,一個區區不肖弟子,爲何有信心站在這裡與你爲敵?”

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九章 跳水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四十章 上貓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七十章 赴會第七十章 赴會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十七章 心劍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八十六章 愛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
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百四十二章 鎮國劍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一百八十九章 保護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兩百二十五章 天地會小羣體坦誠布公第兩百五十章 匹夫一怒(8000)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兩百四十二章 他在笑(求訂閱)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一百二十九章 暗子第九十六章 屍體身份第九章 跳水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四十六章 贖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八十二章 突發事件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四十八章 沒有頭緒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章 潛龍城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八十二章 鬥志昂揚的敵人們第兩百六十章 技高一籌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四十章 上貓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四十六章 蠱神與白帝的對話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二十一章 醫學常識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六十一章 佈局第七章 嚇唬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十五章 渾天神鏡:我好難啊第五十二章 李玉春的一生之敵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六章 計劃的核心(感謝“鹹魚不想說話”大佬的盟主)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四章 公主(5000字)第一百三十六章 錯綜複雜第兩百零五章 大儒裴滿西樓第二十八章 除魔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七十章 赴會第七十章 赴會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十九章 送行詩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五十七章 故意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二十八章 反向社死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十七章 心劍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六十三章 許七安:我還有搶救的機會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八十六章 愛第七十五章 墓中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