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越戰越勇

白帝渾身覆蓋鱗甲,堅不可摧,這種得天獨厚的神魔血脈不容小覷,許七安沒有信心剝鱗片,但捅丁丁他還是很有把握的。

首先是腹部沒有鱗片,相對薄弱,而生殖器是生物最脆弱的部位,神魔想來也不能避免。

許七安以“移星換斗”的法術,屏蔽了自身的氣息,而白帝不是武夫體系,沒有危機預感,當白帝察覺到許七安在自己胯下時,鎮國劍已經爆發出黃澄澄的劍光,以摧枯拉朽之勢,捅向白帝的生殖器。

白帝巍然不動。

這時,捅出鎮國劍的許七安,看見白帝的腹部猛的一鼓,生殖器猛的一脹。

武者的危機預感洶涌而來,許七安腦海裡浮現一副畫面——白帝一泡尿滋穿了他的腦瓜!

作爲天生能御水、控雷的神魔後裔,白帝隨時隨地,想尿就尿。

不划算.........許七安衡量了這一劍捅出去的結果後,果斷放棄,一個側身翻滾,從白帝胯下滾了出來。。

下一刻,一道拳頭粗的水柱從白帝胯下激射而出,水柱像是切豆腐一樣,深深穿透地底,深度無法預測。

可想而知,這泡尿要是滋在臉上,許七安的腦袋會當場炸裂。

白帝身軀突然僵凝,一陣風吹來,身軀寸寸消散,這是一道殘影。

它真身以不可思議的速度,襲擊到許七安身前,魁梧的身軀人立而起,雙蹄狠狠拍擊。

好快的速度.........許七安剛從翻滾中起身,勁風裂面如刀割,他橫劍於胸,左手托住劍身,強行招架!

叮!

蹄子拍擊在劍身上,大奉第一神劍的強度,承受住了白帝肉身的力量。

但許七安沒能守住,氣機轟的一炸,他像是一輛加裝了推進器的列車,猛的朝後滑了出去。

許玲月給他縫製的牛皮靴,應聲炸裂。

不受控制的滑退過程中,許七安腦海裡浮現一幅畫面——白帝出現在他滑退的路徑上,張開血盆大口,從身後咬掉了他的腦袋。

許七安沒有驚慌,鬆開鎮國劍,雙臂展開畫了一個大圓,衆生之力瘋狂匯聚、加持於身,同時,他的身軀膨脹成兩丈的筋肉巨人,撐裂了青衣。

浮屠寶塔從頭頂浮出,鎮獄之力一蕩,鎮壓周遭一切敵人。

砰!

他旋身,朝身後推出雙掌,與撲咬而來的白帝撞個正着。

一人一獸的撞擊造成山崩般的可怕聲勢,方圓數百丈的地面,陡然下沉,無數塵土揚起,卻又在下一刻被肆虐的氣機吹散。

許七安雙臂瞬間炸碎,沒有感覺疼痛,因爲早已失去知覺。

他像狂潮海嘯裡的扁舟,被拋飛出去,化勁的力量完全無法卸去這股巨力,這種無法自控的“震飛”是很致命的。

對手完全可以利用這個機會,貼身一套連招,把他打廢打殘。

白帝當然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浮屠寶塔的鎮獄之力,只是讓它出現輕微的凝滯,鎮壓是不可能的,就算是他法濟菩薩親臨,也不可能鎮壓它。

它化作一道風奔向拋飛的許七安。

這樣局面下,如果許七安是普通的二品武夫,他會死的很慘,幾乎沒有翻盤的希望。

在相近領域的體系裡,一品和二品是無法逾越的鴻溝。

但許七安不是普通的二品武夫,他掌控着另一個體系——蠱術!

許七安的身軀迅速“陰影化”,以陰影跳躍避開白帝的追殺。

他保持着拋飛姿態,身影出現在地縫裡,出現在巨石的陰影裡,出現在樹影裡,在周邊一個個事物的陰影裡出現,繼而又消失。

連續不斷的做着陰影跳躍,以此干擾、規避白帝的追殺。

二十七道雷劫..........白帝掃了一眼洛玉衡,收回目光,蔚藍的豎瞳裡映出許七安忽閃忽現的身影,它深知蠱術的詭異,當即放棄追擊,不做無用功。

“噼啪!”

白帝頭頂的犄角,跳躍起電弧。

噼啪噼啪.........越來越多的電弧在虛空中跳躍,佈滿整片空間,讓此方天地化作雷電的領域。

天劫讓此處的雷電能量異常充盈,對於白帝來說可謂如虎添翼。

當然,壞處就是伽羅樹不敢再針對金蓮道長。

這位地宗的老道士數百年間,積累了龐大的功德之力,殺這樣的人是要受天罰的,而此處劫雲遍佈,天罰的力度更大。

伽羅樹菩薩已經吃過一次虧了。

滋滋滋........強力的電流遍佈整片空間,化作電網,讓陰影跳躍中的許七安出現凝滯、僵硬。

抓住機會,白帝口中噴出漆黑水柱,貫穿了許七安的胸膛。

噠噠噠!它旋即狂奔起來,一口叼住許七安的脖頸,咔擦,咬斷他的脖頸,大口啃咬起來,轉瞬間就把這個年輕人的上半身嚼爛嚥下。

“許七安!”

雷劫之下的洛玉衡,突然發出淒厲的尖叫。

轟!

緊接着,水缸粗壯的雷柱將她吞沒,逼的她不得不全力對抗。

成了?

遠處的伽羅樹聽見洛玉衡的尖叫,收了收攻勢,側頭看向白帝。

這一看,他瞳孔微縮,喝道:

“小心!”

在白帝身後,是一個完好無損的許七安,他握住鎮國劍,坍塌了所有氣機,收斂了所有情緒,衆生之力依附在黃銅劍上。

他沉聲開口:

“第二願,此劍勢如破竹!”

丹田位置,一抹淡淡的金光浮出,凝於鎮國劍,爲玉碎再添一份力。

阿蘇羅薅來的應供果位在他身上,藉此交換太平刀。

開戰之前,大奉方的超凡有過一次聚首,對雙方的戰力做過細緻的剖析,制定了許多套戰術。

細緻到在什麼時候用什麼法寶,什麼時候施展什麼法術,會對伽羅樹和白帝造成怎樣的傷害,會被他們如何防禦.........那是一場堪稱頭腦風暴的推演。

在這場“保衛戰”裡,最兇險的是許七安,他需要獨自面對一位一品強者。

他缺的不是輸出手段,而是制敵之術(花裡胡哨手段),所以,太平刀歸阿蘇羅,舍利子歸許七安。

剛纔許七安是假的,應供果位製造出的分身,以假亂真的分身。

應供果位能完美複製個體,只需要許七安在心裡默唸一句:

第一願,需要一個和我一樣的幫手。

除了真實戰力差於本體,其他方面沒有任何區別。

剛纔陰影跳躍中,許七安召喚出了這具假身,再以天蠱移星換斗的手段屏蔽自身氣息,藉助陰影跳躍,出現在白帝后方。

白帝啃食假身時,許七安蓄力完畢!

玉碎!

黃澄澄的劍光一閃而逝。

白帝蔚藍的豎瞳裡,映照出黃澄澄的劍光,它已經從伽羅樹和許平峰那裡得知許七安的詳細情報。

知道他的斬擊無法躲避,無法靠法器格擋,只能憑藉自身力量硬抗。

白帝犄角開始凝聚水靈和雷電,左邊的犄角染上漆黑之色,右邊的犄角化作熾白。

它前肢微微彎曲,身子隨之低伏,短暫蓄力後,宛如羚羊衝撞,猛的朝前一頂。

白帝化作一道白光,朝着許七安衝鋒,它要破了對方的殺招,徹底滅絕對方的自信。

讓這個人族知道,一品和二品到底存在怎樣的差距。

叮!

兩根犄角間,爆起刺目的火星,暴起黃澄澄的劍光。

劍光不是一斬而逝,而是狠狠頂在與犄角,白帝蔚藍的雙眼被劍光刺下,留下殷紅的鮮血,脊背的鱗片張合,龍頭微微顫抖,竭力角力。

咔擦!

劍光削斷了犄角,自身力量也隨之耗盡。

白帝發出痛苦的咆哮,但同時,它也衝鋒到了許七安面前,因爲斷裂而顯得尖銳的斷角,狠狠刺入許七安的胸膛。

砰!

許七安頭骨炸裂,玉碎傷害返還。

同時,白帝的犄角爆發出耀眼的雷電,將他吞沒。

這團電光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盛大,似乎要一舉將二品武夫的生機滅絕。

雷電中,許七安發出了淒厲的咆哮。

當是時,瘋狂輸出中的白帝,體表鱗片猛的炸開,一道道電流從體內流竄出來,在它雪白的身軀上炸出道道焦痕。

玉碎!

傷害的返還打斷了白帝的輸出,爲許七安贏得一絲喘息之機,抓住機會,浮屠寶塔鎮獄之力一蕩,接續玉碎,維持控制。

這還沒完,塔頂浮現一尊身材肥胖,臉頰圓潤,慈眉善目的金身法相,腦後璀璨光輪逆轉。

白帝智商因此降低,宛如野獸般渾渾噩噩。

過程持續不到一秒,但配上玉碎和鎮獄之力,成功爲許七安爭取來脫身的時間。

他身軀化作陰影消融,在遠處浮現。

此時的許七安身軀百分之九十以上都已經碳化,完全是一具焦黑的人形,他拄着劍,大口大口喘息,呼吸聲宛如老舊的風箱。

與一品神魔後裔交手,每一招都是致命傷,每一個失誤,都是在生死邊緣徘徊。

這是許七安此生打過的,最兇險容錯率最低的一戰。

鎮國劍、浮屠寶塔、應供舍利、蠱術、衆生之力.........再以他二品修爲做根基,配合精細的操作,仍然不是白帝的對手。

浮屠寶塔頂上,圓潤的大智慧法相消散,藥師法相浮出,灑下道道細碎金光,治療傷勢。

“絕望嗎?”

白帝腹部微微鼓動,氣息有些紊亂。

它一邊平復玉碎帶來的傷勢,一邊說道:

“區區二品武夫,能把我傷到這個程度,你足以自傲。

“但又能怎樣?金丹劫只過了一半,你便已傷成這樣,更別說還有四象劫,整整十三日。不,不需要等到四象劫,我不會給你們喘息的機會。

“金丹劫之後,人宗的女娃娃要麼強行渡四象劫,要麼助你迎敵。不管哪個選擇,她都死路一條。”

金丹劫結束,天劫會暫時消失,給渡劫者一旬的時間鞏固修爲,而後纔是第二階段的四象劫。

但他們怎麼可能給敵人喘息的機會?

洛玉衡根本不會有一旬的時間來鞏固修爲,她只能被迫加入戰鬥,如果撐過十天沒死,那麼四象劫如約而至,那時,戰鬥中耗損了力量的她,如何渡四象劫?

他們當然也可以選擇逃走,不過,沒有超凡牽制的白帝和伽羅樹,以及許平峰,就能順勢踏平京城,拿下中原。

呼!

白帝突然張嘴,吐出一團漆黑水球,轟向洛玉衡。

這逼的許七安不得不停止療傷,以身爲盾,擋在洛玉衡面前。

嘭........他胸口被水球射穿,濺散出紅中帶黑的內戰。

白帝嘴巴像是機關槍,不停的發射出漆黑水球,帶着一陣陣尖銳的破空聲。

許七安或用鎮國劍劈砍,或以身爲盾,在猛烈的攻勢下,一點點的千穿百孔,一點點的支離破碎。

咻!

飛劍掠過許七安的頭頂,射向白帝,但被他用力嗑開。

“臭娘們,你想死嗎!”

許七安怒道:“好好渡你的劫,前頭的危險,老子替你抗着。”

“許七安!”洛玉衡咬牙切齒。

許七安一劍斬滅射來的水球,嚥下涌動喉嚨的血水,嘿了一聲,道:

“你不是不喜歡我嗎,怎麼,這會兒擔心了?

“這會兒你儘管狠心點,把雙修當做交易,把我當做工具人,把渡劫當做首要目標,別因小失大,感情用事。

“對了,幾道雷了?”

洛玉衡哽咽道:

“五十六了。”

這個時候,白帝撫平了玉碎帶來的傷,但犄角暫時沒能自愈,因爲鎮國劍的特性在持續磨滅傷口的生機,阻止斷角重生。

白帝的身軀出現凝滯,宛如靜止的畫。

同一時刻,許七安的危機預感開始預警,每一個細胞,每一條神經都在催促他趕緊逃命。

白帝的身軀在風中消散,本體突破了音速,快的彷彿瞬移,出現在許七安面前。

血盆大口兇狠咬下。

這一瞬間,讓分出一部分心神關注這邊的伽羅樹、阿蘇羅、趙守和金蓮同時停了下來,表情各不相同的望來。

讓洛玉衡閃過一絲玉石俱焚的果決。

生死邊緣的許七安,卻突然平靜了,所有的絕望詭異的沉澱,化作新生的動力。

沉眠在體內的花神靈蘊部分被喚醒,春潮般涌入四肢百骸。

咔擦........碳化得皮膚裂開,露出嫩紅的,新生的肌膚。

衆生之力蜂擁而至,加持於身,力蠱狂暴,肌肉膨脹間體格暴漲,化身三米高的巨人。

腦後火環炸開,金剛神血在血管裡咆哮。

接着,這些力量盡數沉寂,朝體內坍塌。

許七安身軀後仰,右臂後揚,短暫蓄力後,在白帝咬來的剎那,狠狠打出拳頭。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上架感言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實體書上線了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九章 跳水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四章 雨來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十九章 斬首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
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上架感言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九十二章 許七安:二郎,大哥教你養魚套路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實體書上線了第九章 暴走的嬸嬸第八十二章 真乃神人也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六十章 這是親戚家的孩子?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兩百二十二章 畏罪自殺第九章 跳水第八章 圍棋第一百八十三章 上貓本能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一百三十六章 性格決定命運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九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一百四十三章 老女人太后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二十七章 超凡混戰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三十章 力蠱部第八十九章 臥龍雛鳳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二十六章 原諒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一百零九章 廟神的真面目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一百零五章 問題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四章 雨來第七十七章 詭異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七十六章 金蓮出關(17529/10萬)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四十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一百三十九章 共情第三十四章 與神殊溝通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一百二十一章 備戰(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六十六章 七情(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八十五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第十九章 斬首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要去教坊司一雪前恥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三十九章 大敵來訪第一百零八章 神婆(感謝“山河墨韻”的白銀盟)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