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 另一個計劃

“不對?”

緊跟在他身後的鸞鈺最先聽見,不太理解的反問道:“什麼不對。”

稍稍落後兩人的影子、跋紀、淳嫣,也朝許七安投來質詢的目光。

許七安眉頭緊皺,當然不對,因爲太簡單了啊,許平峰知道蠱族的重要性,蠱族的選擇很可能會決定中原戰事的結果。

如此重要的勢力,僅僅派一個弟子過來,許下口頭承諾,拋出幾個讓蠱族無法拒絕的條件.........是,這些條件足夠讓蠱族答應結盟,如果沒有自己橫插一腳,蠱族現在已經和雲州順利結盟。

但,許平峰是知道他在南疆的。

而且,他這一路行走江湖收集龍氣,靠的就是詭異強大的蠱術,許平峰肯定知道這個情報。

作爲一個圖謀中原機關算盡的人物,如此不合常理的蠱術,他會視爲不見?

“許平峰可能不清楚七絕蠱是什麼東西,但他絕對能猜到我的蠱術來自天蠱老人的後手安排。。與蠱族有淵源的我也在南疆,而蠱族又這麼重要,他只派一個弟子來遊說蠱族.......

“這顯然不符合許平峰的風格。”

許七安心裡一陣分析,得出的結論是:

要麼許平峰另有目的,要麼他有辦法剋制蠱族,讓結盟失敗過,蠱族高手不敢離開南疆。

順着這個思路往下推理,許平峰制約蠱族的手段就不難猜了——極淵。

想到這裡,許七安轉身,走回天蠱婆婆身邊,道:

“婆婆,我記得你說過,天蠱老人當年聯手許平峰竊取國運,是爲了修復儒聖雕塑,封印蠱神。”

聽他說起蠱神相關的事,身後追來的鸞鈺收斂媚態,變的嚴肅。

淳嫣等首領也露出凝重之色,望着他和天蠱婆婆。

天蠱婆婆平靜的點頭:

“是的,蠱族一切的動力都是爲了封印蠱神。”

鸞鈺摟住許七安的一條胳膊:

“你到底想說什麼啊。”

中原官話不標準,但聲音軟濡悅耳,有着成熟女子的磁性。

“極淵,監正大弟子的目標是極淵。”

許七安不做隱瞞,開門見山的說:“如果雲州和蠱族沒能結盟,他很可能會試圖動搖儒聖封印。”

心蠱師淳嫣,微微搖頭:“儒聖封印非一般人能動搖,便是婆婆都沒辦法撼動。”

幾位首領點頭,看一眼許七安,認爲他想太多了。

許七安臉色嚴肅,沉聲道:

“你們不要忽略我的話,儒聖的封印與氣運有關,這便是天蠱老人要竊取大奉國運的原因。”

頓了頓,他掃視衆首領:

“術士對氣運的掌控,更甚儒家。”

鸞鈺等人臉色微變。

許七安繼續道:“許平峰未必是要撼動封印,但他絕對有什麼目的,不能掉以輕心,速去極淵。”

話音落下,幾位首領先後御風而起,臉色難看的朝極淵方向掠去。

............

“強大到讓人有些絕望啊.........”

原始森林深處,葛文宣在充斥着瘴氣的密林裡騰躍,回想起不久前觀測到的戰鬥,內心感慨油然而生。

目睹許七安打敗蠱族五位首領時,葛文宣心裡最先涌起的,是巨大的憤怒和沮喪,五位超凡齊出,竟被姓許的剋制,沒付出多大代價便制服。

接着,憤怒和沮喪被畏懼取代,泛起強烈的退意。

離開南疆,再也不回來。

但他還有任務沒有完成,結盟的事告吹,下一步計劃隨之啓動。

葛文宣腦海裡迴盪起出發前,老師交代的話:

如果許七安從中阻擾,結盟不成,便帶着我交給你的東西去一趟極淵。

“老師果然神機妙算,一事不成,便謀劃另一事,永遠不會空手而歸........”

葛文宣憑藉靈活的身法,時而在密林中飛奔,時而在樹梢騰躍。

沿途的毒蟲毒獸則對他避之不及,窸窸窣窣的避開。

葛文宣擅長的是排兵佈陣,本身只是五品化勁、六品鍊金術師的他,本無法深入到原始森林內部。

但不要忘了,術士體系的九品叫“醫者”,醫和毒是不分家的,他事先服用瞭解毒的藥丸,這能讓他不懼怕瘴氣。

隨後在身上塗抹驅趕毒蟲的藥粉。

這才能從毒蠱之力籠罩的區域深入極淵。

換成別的區域,他還沒靠近極淵就被裡面的蠱蟲蠱獸殺死。

漸漸的,周圍的樹木開始減少,地面裸露出大片大片的黑色泥土,像一塊塊黑斑。

但葛文宣穿越這片森林,眼前出現一座大裂谷,裂谷寬度難以估計,葛文宣極目遠眺,看不見裂谷的對岸。

裂谷的邊緣並不陡峭,是不停往下的緩坡。

“植物開始變的畸形了........”

葛文宣站在裂谷邊緣,往下張望,看見左下方的斜坡長着一叢灌木,灌木的葉子像是一隻只嬰兒的小手,灌木中開出的話多,形似小孩的笑臉。

裂谷外的原始森林,雖然也是變異植物,但外觀沒有那麼畸形。

葛文宣摘下掛在腰間的錦囊,一邊警惕着周圍,一邊取出一件件法器。

黃銅鑄造的護心鏡掛在心口,淡黃的微光膨脹,透着厚重之感,這是用來防身的極品法器。

接着吞服闢毒丹藥、塗抹讓毒蟲厭惡的藥粉,而後,他含下一片白玉雕琢而成的葉片,舌尖泛起辛辣之味,讓他的精神變的亢奮,用來防備心蠱對元神的操縱。

第三件法器是一杆漆黑如墨的幡,它散發着讓人作嘔的屍臭味,杆子是由白骨鑄造,幡布材質是人皮,漆黑是因爲浸泡在鮮血裡的時間太長。

此幡名爲聚陰幡,有招靈養鬼控屍之能。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這些法器全是老師贈予的,每一件都價值不菲,位格極高。

“對了,還得防備情蠱。”

葛文宣最後取出一套銀針,指尖捻起,準確的扎入小腹、腰部、後背等幾處穴位。

施針的目的,不是屏蔽情毒,而是阻斷某部分功能,讓他在中毒時完全提不起“興趣”,算是一種短暫的自我閹割。

副作用是,在未來的半年裡,他可能都不會對女人有任何興趣。

只要對自己夠狠,就沒人能打敗你。

一切準備妥當後,葛文宣沿着緩坡,朝着極淵內深入。

往下走了半刻鐘,淒厲的破空聲響起,葛文宣一個漂亮的單手撐地翻跟頭,避開了側面的襲擊。

站穩後,回頭一看,襲擊者是一條黑鱗小蛇,它只有一尺長,額頭長着兩根小角,暗金色的豎瞳充滿暴戾。

一擊落空後,小蛇再次彈起,把自己化作一根尖嘯的箭矢,射向葛文宣。

五品化勁的葛文宣反手拔出一把短刃,把它斬斷。

“啪嗒......”

小蛇斷成兩截,在地上瘋狂扭動,斷口處生長出狀若蠶絲的黏稠物,似要強行拼接起來。

力蠱,實力一般........葛文宣冷靜的看着小蛇掙扎片刻,徹底死去。

這時,密集的破空聲呼嘯而來,左右兩側、緩坡下方,射來密密麻麻的箭雨。

嗡嗡嗡........箭雨撞在護心鏡撐起的光幕上,激起漣漪狀的光暈。

葛文宣頂着箭雨,埋頭逃跑,把蛇羣拋在身後。

就剛纔那一波“箭雨”,沒有護心鏡保護,他估計夠嗆,即使能憑藉銅皮鐵骨逃出來,也得受些傷。

而這纔剛進入極淵。

可惜極淵裡不能施展望氣術,無法提前規避前方的危險。在極淵施展望氣術,必然會看到蠱神的氣數,審視超品的氣數,會讓我瞬間魂飛魄散............葛文宣愈發謹慎小心,保持不快不慢的速度往下。

又往下摸索了一盞茶功夫,途中避開了許多毒蟲猛獸的攻擊,周圍的光線漸漸暗沉。

突然,葛文宣嗅到了一股甜膩的氣息,旋即心跳加快,血脈噴張,他知道自己中了情毒。

狂亂的心跳讓他有些發暈,但僅此而已,劇烈的情毒無法讓他產生任何綺念,下半身穩如泰山,無動於衷。

他環首四顧,看見了對自己釋放情毒的蠱獸,那是一隻渾身黑毛,形似犬類的動物。

見葛文宣看來,它轉了個身子,把屁股對着白衣人類,試圖用自己的“秘密武器”勾引對方。

.........葛文宣嘴角抽動一下,面無表情從側方繞過,對這隻“黑狗”的秘密武器視若無睹,不受吸引。

繼續順着緩坡前行,接下來的途中,他遇到了暗蠱的襲擊,力蠱的追殺,情蠱的勾引,心蠱的操縱,也遇到了一羣行屍走肉,但都安全通過。

他終於來到了一處平坦的地帶。

此處的光線已經極爲昏暗,像是夜幕即將籠罩的傍晚。

平坦地帶再往前,就是真正的懸崖了,懸崖底下沉睡着蠱神。

此處是緩坡的盡頭。

葛文宣看到一尊高大的雕塑,屹立在懸崖邊緣。

他穿着長袍,頭戴高高的儒冠,一手背後,一手置於小腹,微微低頭,俯視着下方的極淵。

儒聖..........葛文宣腦海裡閃過這個名字,他的表情變的謙卑而拘謹。

“儒聖真的封印了蠱神。”

他早已知曉此事,但真正見到儒聖屹立在此地的雕像,內心依舊震撼。

“儒聖在上,人族晚輩葛文宣有禮。”

他整理衣冠,朝着儒聖雕塑躬身作揖。

“得罪了.........”

葛文宣再次摘下錦囊,取出兩件物品,分別是刻畫着八卦五行的銅盤,以及一片散發淡淡白光的鱗片。

他身後十幾米的隱蔽處,一隻手裡戴着色彩繽紛手串的黃毛猴子,默默的看着這一幕。

既沒阻止,也沒靠近。

..........

PS:錯字先更後改,這章是昨天的。

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七章 見太子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四十章 結盟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九章 跳水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
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兩百四十二章 萬軍叢中取敵將首級,快哉!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兩百四十三章 楊千幻到來第四十八章 嬸嬸:哼,小王八蛋還算有良心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七十九章 驚!墓穴主人現身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九十章 大難臨頭(7000)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七章 見太子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一百二十九章 恐懼(爲盟主“男孩很想”加更)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七十六章 夜會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三十四章 蠱神之力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四十章 結盟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一百七十四章 斬敵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九章 跳水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八十六章 變天(二)第一百零八章 祥瑞之兆(感謝“女裝使我變強”大佬的白銀盟)第一百三十一章 父見子未亡,抽出七匹狼(一)第十五章 黃小柔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六十四章 大輪迴法相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十三章 魏淵的震驚第七十八章 背叛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八十八章 驚變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十四章 街頭偶遇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