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大劫的秘密(完)

粗鄙的武夫........九尾狐表情微嗔,千嬌百媚的斜他一眼。

許七安還是吃了“沒文化”的虧,這些玄而又玄的理論、哲學,他半點都不懂,上輩子的九年義務教育裡也沒這方面課程。

因此在這些方面,他確實是當之無愧的粗鄙武夫。

“太上忘情既爲天,厚德載物既爲地。”

九尾天狐給出言簡意賅的回答。

很聰明嘛,巧妙的用天宗的心法來概括“天”,許七安暗暗點頭。

“那是你們現在看到的天地,其實,天地規則一直在變,就如人世間滄海桑田,每隔一千年,便是一番新氣象。。”監正感慨道:

“這時候,就需要一壺酒了。”

“你又喝不了。”許七安沒好氣的懟了回去。

監正聞言,就一臉失望。

許七安轉而對身邊銀髮狐耳的妖嬈美人說:

“但我們可以喝。”

當下從地書碎片裡取出一罈酒,和九尾天狐你一口我一口的分起來。

監正臉上的失望頓時變成了憤怒。

他嘆了口氣,不去看狗男女,目光望向遠方,緩緩道:

“天地初開,矇昧荒蕪,除了高遠遼闊的天空,荒涼死寂的大地,九州什麼都沒有。大概是實在太荒涼了吧,數不盡的歲月之後,第一尊神魔誕生了。

“接着,越來越多的神魔被孕育出來,生命由此出現。每一尊神魔都擁有可怕的偉力,執掌着天地間某一領域的力量。

“這種力量的本源,就是你們常說的靈蘊。

“這片天地似乎也找到了“自己”的未來,開始誕生生靈,於是,越來越多的種族出現。

“但如果熟悉古史的話,你們就會知道,遠古時代的人族和妖族,是不具備任何神異的。他們無法修煉,只能通過窺探神魔靈蘊的方式,從神魔中竊取到一些微末的力量。

“或者,以獻祭女性的方式,與神魔繁衍,誕生下擁有部分靈蘊的後代。”

“無法修煉?”許七安敏銳的捕捉到監正言語裡的不同尋常。

遠古時代的人妖兩族,通過學習、模仿神魔靈蘊形成的紋路來掌控超自然力量,這一點他很早之前就有所瞭解。

但那是因爲人、妖兩族屬於晚輩,沒有摸索出屬於自身的修行方式,所以只能學習、模仿神魔。

直到後來,才慢慢摸索出修行體系,比如最初的“武”和“道”,以及後來的“佛”、“巫”、“儒”、“術”。

但監正說的是——無法修行!

而不是“不會修行”。

九尾天狐皺着眉頭,她顯然也聽出了這個問題。

監正掃視兩人,問道:

“你們和荒有打過交道,這位遠古神魔的實力如何?”

廢話.......許七安道:

“很強,強的讓人可怕。”

監正又問:

“祂在上古大戰中靈蘊受損,不復巔峰,無數年來,嘔心瀝血的想要修復靈蘊,但直到現在纔看到希望。

“難道祂就沒想過修行人族的體系,增強自身底蘊?”

沒等兩人回答,監正自己給出答案:

“因爲神魔是無法修行的,祂們生來是什麼境界,便是什麼境界。”

許七安愣了一下,立刻看向九尾狐,發現她一臉恍然之色。

不由的想起狐狸精曾經與他說過,神魔後裔的修行方式和人妖兩族不同。

想通這一點後,許七安結合監正剛纔的話,猜測道:

“在那個時代,只有神魔這樣天地孕育的生靈,才能掌控超自然偉力。而人族不管採用什麼方式,都無法修行,除非模仿神魔?”

監正點點頭:

“那個時候,陰陽五行等天地之力,都處在混亂狀態,有時候太陽會在天上掛幾十年上百年,有時候月亮纔是天空中唯一的光源。

“有些地方沒有火靈之力,永遠點不着火,而有些地方火焰灼燒着每一處空間,萬古不熄,這就是遠古時代。”

難怪其他生靈無法修行,混亂無序的靈力根本無法運用,也就只有天生掌控法則的神魔才能超自然之力,但祂們的力量是與生俱來,生來就固定下來........許七安恍然。

接着,他聽見九尾狐低聲自語:

“開天闢地後的死寂,到靈力混亂無序的遠古,再到如今的陰陽有序,五行分化..........”

監正笑道:

“我們生活的此方天地,不是一蹴而就的,是一步步演化而來。”

“一個生靈從誕生開始,便不可避免的走向衰老;一個王朝從成立開始,同樣不可避免的走向滅亡。

“此方天地亦是如此。開天闢地時的荒蕪,神魔時代的混亂,以及如今的日月更迭,四季有序,都是演化的結果。

“‘演化’是大道法則,萬事萬物都要遵循這個法則。

“開天闢地到神魔時代,是當此方天地的第一次演化,可當它向第二階段演化時..........”

聽到這裡,許七安和九尾狐相視一眼,意識到真正的重頭戲來了。

監正低聲道:

“卻失敗了。”

兩人腦海裡閃過一串問號,無法理解:

“失敗了?”

監正輕輕點頭:

“因爲天地有缺,並不完整,所以無法從混亂過度到有序。換而言之,這片世界本該在混亂無序的遠古時代戛然而止,並一直維持到現在。”

九尾狐蹙眉沉思:

“爲什麼會這樣。”

監正看着兩人,問道:

“天地有缺,缺在哪裡?”

短暫的停頓了一下,許七安和九尾狐瞳孔收縮,呼吸急促,異口同聲:

“神魔?!”

監正頷首:

“沒錯,神魔是天地孕育而生,執掌着一部分天地法則。所以,此方世界的天道是不完整的,有一部分權柄在神魔手中。想要繼續演化,就必須回收靈蘊,補完殘缺。

“這就是第一次大劫的部分真相。”

原來這就是神魔終結的原因,難怪幽冥蠶會說,那一天,神魔突然發瘋,開始相互殘殺,難怪荒修補靈蘊如此困難,因爲祂失去的那部分靈蘊,已經歸入此方天地..........許七安腦海裡念頭紛呈。

神魔終結,原來是因爲天地回收靈蘊,修補自身...........九尾天狐只覺得念頭豁然開朗,困擾依舊的疑惑得到解答。

但隨之又涌出更多的疑惑。

她剛想開口詢問,便聽許七安道:

“部分真相?

“還有,您的意思是,神魔受天地法則影響,神智錯亂,自相殘殺,死後靈蘊歸還天地?”

等許七安問完,九尾狐低聲追加一句:

“這和那道光門又有什麼關係?”

監正措辭片刻,道:

“你的說法並不準確,天地法則不會有如此主動性的行爲,不會有意識的去影響神魔收回靈蘊。神魔自相殘殺另有原因,這也是我爲什麼說回收靈蘊只是部分真相。”

許七安和九尾狐同時屏息,專心聆聽。

監正繼續說道:

“我說過,演化是大道法則,萬事萬物都無法避免。天地有缺,難以將演化進行下去,於是,在遠古時代末期,出現了一道“門”。

“也就是這道門,讓所有神魔瘋狂了。”

九尾狐下意識道:

“神魔島裡的那扇門。”

許七安則順勢望向監正橫在膝前的太平刀。

這道門象徵着什麼?爲何會讓神魔瘋狂?他有預感,監正接下來說的東西,恐怕纔是最關鍵的內容。

監正嘆息道:

“這道門是天地法則凝聚,它是回收靈蘊的概念所化,靈蘊通過這道門,便可重歸天地,補全殘缺。可這也意味着,通過這道門,便可以觸及這片天地最核心的層面。”

“最核心的層面?!”許七安和九尾狐心臟同時一跳,莫名的有種血液加快,心跳加速的感覺。

監正語氣忽地低沉,緩緩道:

“你可以理解爲,成爲這片天地的主人,成爲........天道!”

轟!腦海裡彷彿有驚雷炸響,九尾天狐花容失色,似乎無法接受這樣的回頭,顫抖着聲音道:

“這怎麼可能........”

監正沉聲道:

“神魔是有這種資格的,因爲祂們本身就是天地法則所化,更準確的說法,是天地法則誕生出了意識,成爲了生命體。

“當“門”降臨世間,天地回收靈蘊,限制着神魔的禁錮便打開了,祂們發現自己可以通過掠奪彼此的靈蘊增強自身,可以穿過門,取代沒有意識的天地法則,成爲天道。

“於是祂們瘋狂了,開天闢地以來,最殘酷的廝殺由此展開。”

這一瞬間,許七安腦海裡閃過無數的靈光,涌現無數的念頭,很多細節、線索,都在這一刻串連起來:

難怪神魔死後,可以化身爲島嶼,祂們本就是天地的一部分,天地法則補完自身的契機,同樣也可以是祂們“補完”自身,取代天地法則的契機。

我明白了,我明白天蠱部先知留下的預言真正奧義——蠱神甦醒來,世界將化成蠱的世界!

這句話真正的解讀是,蠱神將吞噬天地法則,成爲天道!

這個世界,就變成了蠱的世界。

難怪佛陀變成了阿蘭陀,阿蘭陀變成了佛陀,這意味着,祂擁有了和當初神魔一樣的特性?擁有了競逐天道的資格?

原來我早已知曉大劫的真面目,知曉了真相,還真是細思極恐啊..........許七安深吸一口氣,道:

“那爲什麼神魔們都失敗了?”

監正說道:

“因爲“門”初步的補完了自身,它不再需要靈蘊了,神魔沒能在它補完之前推門它,天地演化進入下一個階段,於是神魔們失去了推開它的資格。

“時至今日,就算荒真的推開了它,也不可能化身爲天道。

“至於它有什麼用,等太平刀消化了它,你自然就知道。”

許七安再次看向太平刀,而九尾天狐則問道:

“監正,第二次大劫也是爭奪天道?”

許七安收回目光,看向監正。

後者輕撫長鬚,沉默了許久,不知道在想什麼,他說道:

“神魔時代終結後,天地演化進入第三階段,世間漸漸有了秩序,誕生了靈氣,人族和妖族順勢崛起。

“第一次大劫雖然已經結束,但它的影響還在,光門的出現,告訴倖存下來的生靈一件事——天道是可以取代的。

“但和神魔時代不同的是,後世之人想要成爲天道,只有晉升超品。但晉升超品之後,該如何取代天道?無人得知,直到很多年後,道尊的出現。

“這是一個開天闢地以來,資質能排前三甲的人物。”

不知道道尊巔峰時期,遇上儒聖會怎麼樣...........許七安腦海裡閃過這個念頭。

可惜兩位超品沒有生存在同一時代。

雖然佛陀是道尊的人宗分身,但顯然並不算真正的道尊。

“道尊晉升超品之後,開始摸索取代天道的方法,既然是摸着石頭過河,必然要做好失敗的準備,但此事兇險,縱使是他,也不敢說一定可以全身而退。

“於是,一氣化三清之術便誕生了。”

許七安聽到這裡,過往的諸多線索霍然貫通,帶來戰慄般的體驗。

他張了張嘴,最後還是沒有插話,耐心聽着監正說下去。

“道尊參考神魔舊事,悟出一個辦法,既然神魔是天地規則所化,所以能取代天道,成爲天道,那麼人族爲何不能效仿神魔,把自己變成天地法則的一部分?”

監正剛說完,九尾天狐喃喃道:

“天宗心法,太上忘情!”

監正點頭:

“沒錯,天宗的太上忘情,天人合一,本就是道尊爲了效仿神魔,取代天道而創立的心法。”

九尾狐嘆息道:

“但祂失敗了。”

監正搖着頭道:

“他既成功了,也失敗了。

“成功在於,他確實融入了天道,成爲了天地法則的一部分,就如當年神魔一般。

“失敗在於,天地演化到第三階段,早已不適用神魔那一套。他如當年的神魔一樣,化作了天地法則的一部分。

“太上忘情的路子走不通,道尊轉而把目光投向香火神道,這一點你們可以理解吧。”

許七安吐出一口氣,語氣低沉:

“香火神道煉化山川地脈之力,在自己的地盤裡,堪稱無敵,不死不滅。道尊認爲,只要將九州天地煉化,他就能以這樣的方式取代天道。”

就拿監正舉例,大奉不死,他便不滅,遠古神魔荒都拿他沒辦法。

那麼,如果把整個九州都煉化呢,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不是就成了天道?

這確實是值得嘗試的法子。

監正說道:

“他把地宗分身當做材料,煉出了法寶地書,元神成爲器靈,爲了確保地書誕生時能扛過天劫,他提前佈局,創出了地宗心法,修功德增福緣,以此抵消天道反噬。但很可惜,地書雖然煉成,他卻被抹去了靈智,成爲純粹的器靈。”

“這條路爲何是錯的?”九尾狐問道。

監正笑道:

“當初的道尊,大概也是如你這般,沒明白爲什麼會失敗。其實不難理解,香火神道,核心是哪兩個字?”

許七安緩緩道:

“香火。”

監正沉聲道:

“香火既是氣運!

“真正的核心是氣運,他掠奪山河印,煉成地書,試圖通過地書來執掌九州,但卻忘了山河印是如何形成的。

“後來,道尊慢慢想明白了,想要取代天道,成爲天道,就必須容納氣運。

“接下來的事,你應該知道了。”

許七安“嗯”一聲:

“他篡位登基,成爲了人間帝王,集氣運於一身。結果沒想到,氣運加身者不得長生。”

同時,許七安忍不住在內心感慨,難怪“天地人”三宗問題這麼大,因爲這三條路本來就是錯的,是道尊的三次失敗嘗試。

監正頷首:

“好在這次,總算是走對了,雖有偏差,但不至於萬劫不復。那具人宗分身及時懸崖勒馬,褪去舊身軀,擺脫了不得長生的法則。”

九尾天狐看了一眼許七安:

“氣運加身者不得長生的話,巫神和佛陀,還有荒,爲什麼還要掠奪氣運?”

許七安搖頭道:

“祂們只是掠奪氣運,而非氣運加身,容納氣運的路子,天尊的人宗分身已經嘗試過了,走不通。只不過我有一件事沒想明白。

“能擺弄氣運的只有術士,就算是超品,也不可能掌控不屬於自身體系的能力吧。”

許七安先是皺眉,繼而眼睛一亮,“我明白了,開宗立派,凝聚香火,把自身和教派融合爲一,便可掌控氣運,卻又不用氣運加身。本質上還是香火神道那條路子。”

這和儒家體系完全不同。

儒家體系的修行方式是與氣運融合。

所以儒聖沒能逃過“不得長生”的天地法則。

當然,以儒聖的性子,未必就想長生。

因爲在儒家的理念裡,立德立功立言爲三不朽。

非壽元。

監正說道:“天地演化至今,氣運至關重要,氣運歸於人族,人族便是九州天地的主人。超品想要成爲天道,就必須掠奪氣運。你可以把氣運當成憑證,成爲天道的憑證。

“這亦是天地法則。”

許七安神色一下子複雜起來:

“所以,你培養我當守門人,是因爲我得了氣運無法長生,失去了競逐天道的機會?”

九尾狐覺得這就是真相了。

豈料監正搖了搖頭:

“選你當守門人,是因爲你走的是武夫體系。”

說到這裡,監正露出了意味深長,又無比戲謔的表情:

“你應該有看過我留在司天監的手札吧。”

許七安福至心靈:

“那本如何晉升半步武神的書?”

監正凝視着他,笑道:

“還記得開篇第一句話嗎。”

天下體系,跳出三界外,身在五行中。唯武者,身在三界內,不在五行中..........許七安心裡喃喃重複了幾遍,身軀猛的一顫,夢囈般的說道: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他想起了當初宋卿對這句話的闡釋。

九尾狐看了看監正,又看了看許七安,選擇問後者:

“怎麼說?”

許七安沒搭理她,監正笑道:

“各大體系都能借天地之力,運用五行,唯武夫不與外界交互,自成天地。武夫體系,是唯一不會取代天道的體系。”

銀髮妖姬不由的想起,神魔島中,監正對荒說的那句話:

守門人只能出於武夫體系。

“原來是這樣........”她恍然道。

這時候,許七安捏了捏眉心,頹然嘆息。

我以爲武神能殺超品,武夫體系是各大體系中最強體系,誰想,武神就是個門衛。

整個世界都在辱武,天地法則也在辱武!

吐槽之後,他忽然意識到自己之前一直忽略了一個關鍵性問題:

“既然武夫的存在是爲了守門,那麼必然有超品不能成爲天道的原因吧。”

.........

阿蘭陀。

無法估量的信徒盤坐在平原,雙手合十,虔誠的誦經祈禱,天地間梵音陣陣。

九天之下,一道神聖威嚴的佛光投下,照射在阿蘭陀山峰。

山巔緩緩浮現一輪金色大日。

這輪烈日散發宏大、煊赫的光芒,照徹此方天地的每一處角落。

緊接着,一道低眉盤坐的身影浮現,腦後是一輪象徵着智慧的絢麗光輪,大智慧法相。

兩道法相凝成後,便沒了動靜。

但伴隨着梵音迴盪,祈禱聲中,信徒身上浮現出碎金般的光芒,星星點點,朝着阿蘭陀山峰匯聚。

這些細碎的佛光,於大日輪迴法相右側,凝聚成一道面目慈悲,至仁至愛的法相。

接着,更多的法相凝聚而成。

大輪迴法相、不動明王法相、金剛法相、無色琉璃法相、行者法相、藥師法相。

誰都沒有注意到,阿蘭陀的背面,一雙沒有睫毛的、巨大的雙眼,緩緩睜開。

..........

PS:推一本書《你好,1983》,重生文,很有懷舊情懷。

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二十章 吃肉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
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十一章 摸魚第一百七十四章 雞精第九章 前往南疆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十七章 日常懟嬸嬸第十六章 不可化解的矛盾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一百六十九章 面子第兩百零七章 各方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四十六章 兵臨城下第六十八章 礦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四十章 四方動第兩百一十七章 敲鼓第一百八十八章 這位小大人是...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一十八章 埋伏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七安vs曹青陽第二十章 吃肉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一百二十五章 使團抵達北境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三十五章 占卜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章 舉薦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一百八十一章 一號的身份?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五十五章 計劃初成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兩百五十一章 各自爲戰(7400)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兩百一十一章 緝拿人犯第三十二章 天賦異稟(求月票)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六章 驗屍第兩百四十五章 揭開陰謀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一百五十五章 回家(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二十九章 截胡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二十九章 辭舊,大哥待你不薄(爲盟主李佩雲加更)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七章 新任監正之爭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二章 詐屍(萬字大章,求月票)第九十二章 恐懼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二十八章 新世界的大門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一百八十章 出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