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4.第228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

第228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

喊殺聲旋即響起,守在外頭的虎賁衛與五城兵馬司的叛徒展開交戰,弓弦聲,火銃發射聲,兵器碰撞聲

清晰的傳入衆人耳中。

遠有叛軍,近有夢巫,這堪稱絕境的情況,讓一衆打更人臉色難看,一顆心沉入谷底。

好在都是有着豐富經驗的打更人,見慣了血腥和廝殺,心志堅定。

“保護姜金鑼和巡撫大人進內堂。”姓趙的銀鑼大喝道,他隨之抽出了刀。

姜律中一把拽住對方的衣袖,想要說些什麼,但那位銀鑼在他開口前,搶先說道:

“頭兒,我懂,夢巫不擅長近身戰,只要注意不被他得到髮絲和血肉,他就無法發動咒殺之術。”

唐銀鑼咧嘴道:“是啊,頭兒。四品的武夫我們打不過,四品的夢巫難道還不行?那也太丟人了。”

銅鑼們見頂頭上司如此有底氣,心裡不禁一鬆。

夢巫手段怪異離奇,不擅長正面戰鬥,這一點,他們身爲銅鑼只是略知一二。

出乎銅鑼們意料,姜律中竟然沒放手,這位平日裡宛如神明的金鑼,已經連站都站不穩了,但他依舊死死拽住那位銀鑼的衣袖。

“走!”姜律中說。

趙銀鑼回過頭來,咧嘴道:“頭兒,你讓我們帶巡撫大人走,這可不行。”

姜律中搖頭:“帶着巡撫你們走不掉,我是讓你們走。”

“姜金鑼,不打一場怎麼知道會輸?”一位銅鑼說,似乎是爲了給自己鼓氣,他說的很大聲。

趙銀鑼猛的拽回了袖子,拽的姜律中一個踉蹌。

唐銀鑼扶住了他,嘆口氣:“等回了京城,頭兒你請我們喝酒吧。”

最後那位銀鑼沒有說話,朝着姜律中抱拳。

趙銀鑼一手揚刀,一手摘下腰間的軍弩,扣動扳機,弓弦“嘣”的一聲,利箭怒射而去。

嘣嘣嘣

其餘打更人默契的擡弩射擊。

成爲傀儡的仵作,低吼着擋在知府面前,任憑一根根弩箭射入身體,箭尖從背後透出。

“給老子死!”

趙銀鑼高高躍起,在青磚崩裂聲裡,橫飛過十幾丈,手中的制式長刀迸發出扭曲空氣的氣機。

噗。

仵作傀儡當場斬成兩半,血線狂舞,努力的想把他再拼湊起來,但沒有成功。

夢巫知府靈活的避開了刀芒,那道鋒銳的刀氣撕裂大地,一直蔓延到大堂門口處的臺階,發出“砰”一聲巨響。

其餘兩位銀鑼的攻擊尾隨而至,他們俯身狂奔,拖曳出殘影,彼此配合殺向夢巫。

攻擊的同時,兩位銀鑼腦海裡浮現巫師體系的資料。

大奉與巫神教偶有衝突,四品以下,包括四品的巫師情報,打更人衙門裡非常詳細。

九品巫師能將生人煉製成傀儡,輔以秘術激發潛能,燃燒精血,讓一個普通人瞬間擁有極強戰力,提升越多,精血燃燒速度越快,直至油盡燈枯。

同時,九品巫師還可以激發身邊同伴的潛力,同樣以燃燒精血爲代價,因此被稱爲“血靈”。

八品巫師掌握的能力是詛咒,根據生辰八字、貼身之物,以及血肉體液等物體爲媒介,咒殺目標人物。因此,八品巫師被稱爲“咒師”。

優點是詭異莫測,令人防不勝防。

缺點是隻能咒殺境界低於自身的目標。

七品巫師的稱號是“靈媒”,能操縱屍體和鬼魂,不管是大奉還是北方的妖族,在戰場上都吃盡了靈媒的苦頭。

六品巫師叫做“卦師”,精通卦術,趨吉避凶。這個境界的巫師可以用兩個字形容:穩、苟!

用一句話形容:穩如老狗。

出門不需要看黃曆,只需要算上一卦,就能知道今日吉凶。

五品巫師叫“祝祭”,可以通過儀式召喚來先祖的戰魂,附身於己,被召喚的戰魂如果是武夫,那麼祝祭就是一名武夫。如果道士,那麼祝祭就是道士,以此類推。

限制是,只能召喚同等級的戰魂。

四品巫師就是眼前這位知府的境界,“夢巫”,行走於夢境之中,殺人於無形。遇到夢巫最有效的辦法,就是不要睡覺。

“不給他佈置儀式的機會,不給他請戰魂附身的機會,就能贏!”趙銀鑼心裡鼓舞着自己。

這時,他聽見了呢喃般的聲音,猛的扭頭看去,那是一名被忽略的官員,他割破了自己的手腕,以鮮血在地上畫出古怪複雜的陣紋。

口中唸唸有詞着晦澀深奧的音節。

趙銀鑼心裡一沉。

下一刻,一股強盛的氣機從知府體內誕生,他的頭頂浮出一道嫋娜的黑煙,隱約是一個模糊的人影。

與此同時,兩位銀鑼的刀鋒斬來。

長刀割裂衣衫,斬在知府身上,爆發出刺耳的金屬碰撞聲。他頭頂黑煙晃動了一下。

銅皮鐵骨。

“誰告訴你們,儀式必須要巫師本人才能佈置?其實,傀儡也可以。”

頂着知府大人面孔的夢巫,譏笑一聲,擡起手,握住了兩位銀鑼的脖頸。

隨着“咔擦”一聲,兩位銀鑼瞬間殞命。

四品武者殺兩個銀鑼,可不就是捏死兩隻螞蟻一樣簡單嘛。

“混賬!”

大堂裡,傳來撕心裂肺的怒吼聲,像是一隻老獸瀕臨絕境的咆哮。

那是無能狂怒的姜律中,他雙眼赤紅,面目因憤怒而扭曲。

活着的銅鑼們嚇的肝膽欲裂,終於意識到,幾位銀鑼剛纔只是鼓舞士氣而已。

巫師確實不擅長近身戰,但四品就是四品,鴻溝一般的境界差距。所謂的不擅長近身戰,是相較同品級其他體系而言。

“慫什麼?”

趙銀鑼大喝一聲,震的銅鑼們一個激靈。

此時此刻,這個吃喝嫖賭樣樣精通的銀鑼,依舊揚着他的戰刀,宛如坦然赴死的勇士。

“兩炷香時間,我們要爲姜金鑼爭取兩炷香時間,現在還早着呢。”趙銀鑼喝道。

“聒噪。”

但是現實是殘酷的,僞裝成知府的夢巫,擡起手,氣機匯聚於掌心,用力往下一按。

震波在空氣中誕生,漣漪擴散。

包括趙銀鑼在內,衆打更人胸口如撞,吐血倒飛。

僅是一招,便將一衆打更人打廢。

姜律中對這一切似乎早已瞭然,他閉上了眼睛,此時反而沒有了憤怒,因爲大家很快就能在另一個世界相見。

夢巫再次握住了拳頭,請戰魂附身的時間有限,他並不打算和姜律中多說什麼廢話。

畢竟接下來纔是重頭戲,掌控白帝城,召集山匪,攻打各府郡縣,必須得在朝廷反應過來之前把雲州打下來。

巫神教圖謀數年,今日便是摘取果實之時。

一拳打出,氣機摩擦空氣,發出沉雄的咆哮,直撞大堂方向。

一道人影攔在了中間,是趙銀鑼,他雙手合握長刀,沉腰下跨,怒吼着斬出一刀。

這理當是他人生中最巔峰的一刀。

刀氣崩潰,長刀炸碎,胸口的法器銅鑼破裂,可怕的氣機推着趙銀鑼飛進大堂,整座大堂“轟隆”一震。

姜律中心中也是一震,他惶急的爬過去,把奄奄一息的下屬抱在懷裡。

觸摸到趙銀鑼的瞬間,姜律中就知道迴天無力了,他渾身骨骼沒有一處完好,臟腑也是如此。

司天監或許有起死回生的靈丹妙藥,但云州沒有。

之所以還沒立刻死去,大概是武夫最後的倔強。

趙銀鑼一直是個很倔強的人,總是一意孤行,屢次違逆姜律中的命令,就像剛纔用力甩開他的手。

“你還有什麼想說的嗎。”姜律中低聲道。

趙銀鑼沾滿血污的臉上,強行擠出一個笑容,滿牙牀的血,斷斷續續道:“頭兒,我今年其實又養了一房小妾,十八歲,可嫩了。

“但我怕你知道,沒敢養在家裡。你經常召我們幾個銀鑼密會,三令五申,每年貪的銀子不能超過五百兩,販夫走卒一次勒索不能超過十文,商鋪酒家一次不能超過三錢。

“你知道嗎,我們幾個私底下都笑話你,連貪污都要制定條例,全天下也只有你了。我們幾個銀鑼,表面上聽你的話,其實背地裡該怎麼貪還是怎麼貪。不然哪養的起這麼多小妾呢抱歉啊,頭兒,讓你失望了。

“所以,不用爲我們這種人傷心,按照魏公制定的規矩,我應該被拖到菜市口斬首。

“老唐喜歡喝酒,如果你能活下來,記得每年的清明,要多給他倒兩杯酒

“最後,最後一個要求我,我不想死在異鄉,帶我,回京”

趙銀鑼瞳孔裡的神采散去。

“哎!”張巡撫長嘆一聲,自責道:“是本官大意了,是本官大意了”

“眼下說這些還有什麼用?”

這話,姜律中是笑着說的,但眼裡的悲傷藏也藏不住,洶涌的流淌出來,化作滾滾熱淚。

夢巫緩緩走來,暢快的笑着:“說實話,我們其實並不打算割裂雲州,扶植山匪,囤積軍隊,只是一手有備無患的暗棋。它應該用在最需要的時候,而不是現在這樣。

“雖然姓周的經歷查出了賬簿問題,但按照我們的計劃,不過就是把楊川南推出去頂罪。

“沒想到齊黨竟如此愚蠢,暴露了與我們合作的秘密。招來了你們。

“更讓我意外的是,區區一個銅鑼,居然能做到這一步,完全打亂了我的計劃。不得已,只能對你們下手,提前佔領雲州。要恨就恨那個姓許的銅鑼吧,若非他壞事,你們原本不用死。

“現在,你們先走一步,我會把那個銅鑼揪出來,殺掉。”

話音方落,忽然有兩道勁風襲來,夢巫擡了擡手,便將兩枚冷箭震碎。

圍牆上,站着一個挺拔昂揚的銅鑼,手裡握着司天監宋卿贈予的法器軍弩,不過,現在已經變成了凡物。

它的一生,只能射三次。

“我許七安就這麼沒排面嗎,一口一個“那銅鑼”?”

他身上有血,但都是別人的血,一路殺進來的。

許七安說完,目光落在死去的兩位銀鑼身上,落在重傷不能再戰的銅鑼身上,那玩世不恭的跳脫氣質倏地沉澱。

眸光暗沉,面無表情。

西城門,一道銀光從天而降,轟隆釘在城牆上,碎裂的磚塊四射,塵埃揚起。

穿着魚鱗軟甲,扎着高馬尾,身後一件猩紅披風烈烈鼓舞,李妙真站在槍桿上,盯着彎弓搭箭的一衆士卒。

沉聲道:“爲什麼關城門?”

三號許七安那賤人說的沒錯,城門確實關閉了,但李妙真沒有魯莽的破城殺人,親自降臨城頭質問。

“鏘”一位將領拔出刀,戟指李妙真:“殺無赦。”

竟然不解釋,直接動手。

那就沒什麼好說的了,李妙真眸光瞬間凌厲。

崩崩弓弦震動的清越聲裡,數十枚箭矢射向李妙真。

她不閃不避,一拍錦囊,一股股陰風鑽出,纏繞住箭矢,改變它們的飛行規矩。

箭矢擦着李妙真掠過,弓箭手們變成了人體描邊大師。

“鏗!”

李妙真腰間的飛劍出鞘,化作銀色的閃電呼嘯,遊走過一位位守城士卒的脖頸,肆意收割着生命。

噠噠噠密集的馬蹄聲傳來,飛燕軍疾馳而來,塵煙滾滾。

四名銅皮鐵骨境的百夫長,率領着煉神境的什長,殺上城頭,配合着李妙真的飛劍收割守城士卒。

“主人,你好久沒使用飛劍啦”女鬼蘇蘇輕飄飄的落在槍桿上,從後面摟住李妙真的腰。

這把飛劍是道門天宗賜予李妙真的法器,平時幾乎不用,但每次出鞘,都意味着李妙真情緒很糟糕。

“我很生氣。”李妙真說。

“是因爲巡撫大人遇刺?”

“不是,是因爲一個賤人。”

“”

蘇蘇皺起好看的眉頭,欲言又止,她是不是忘記自己是天宗聖女這件事了?天宗宗旨太上忘情,不喜不悲,可下山這幾年,李妙真變的越來越衝動,越來越嫉惡如仇。

硬生生把自己混成了急公好義的飛燕女俠。

飛燕女俠的稱號,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這把飛劍輕盈似燕,殺人無影。其次纔是她急公好義,哪裡有不平事,她就飛到哪裡。

飛燕軍再次展現出了攻無不克的彪悍戰力,迅速清除城頭守衛,接着,一位銅皮鐵骨的武夫,一頭撞開了城門。

李妙真輕輕躍起,身形下墜,然後握住了長槍,用力拔出,與它一起墜地。

在她的帶領下,飛燕軍殺入城中。

“地獄無門自來投。”夢巫短暫的錯愕後,大笑起來。

啪嗒!許七安躍下牆頭,握着監正送他的黑金長刀,咬牙切齒道:“該下地獄的是你,你這婊子養的。”

“許寧宴,你來幹什麼?”姜律中臉色大變,“你特孃的送死嗎,你救不了我們的,走,快走。”

我還走的掉嗎許七安心說。

他確實走不掉,因爲夢巫鎖定了他,正緩緩握拳,頭頂的黑煙微微鼓盪,像是在蓄力。

“寧宴,你”張巡撫閉上了眼睛,“你這是何必呢。”

許七安一點都沒慌,心裡溝通神殊和尚:

“大師,快助我殺了此人。”

“大師?”

“臥槽,大師你還在不在?你別玩我啊。”

“大師我草泥馬的”

拳罡撲面而來,耳邊風雷怒吼。

當是時,一聲嘆息傳遍全場:“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

許七安腳下,一道陣紋亮起,升起半透明屏障。

“轟!”

氣機在屏障表面炸開,爆炸聲震耳欲聾,鋪在地面的青磚第一時間掀起,聲勢駭人。

布政使司的大堂,轟隆隆的坍塌了半邊。

漫長的耳鳴過去,許七安聽見姜律中的怒吼:“楊千幻,你也在雲州,你爲什麼袖手旁觀,你剛纔爲什麼沒出手?”

許七安豁然回首,看見一道白衣身影,負手而立,背對着他們。

對於楊千幻的出現,他心裡沒有任何驚訝,只想說:你這死鬼,你終於來了。

許七安早就懷疑那個擄走樑有平的術士就是司天監的某位師兄,極有可能就是楊千幻。

果不其然。

我楊某人一生行事,何須向他人解釋?楊千幻心裡浮現這句話,但沒有說出口,嘆了口氣,解釋道:

“我來雲州是身負師命,方纔不在此處。”

監正給他的任務是:看好許七安。

許七安在哪裡,他就在哪裡。

幾位銀鑼遇害時,他並不在現場。

“我帶你們走。”楊千幻腳下陣紋擴散,籠罩向許七安,籠罩向張巡撫等人。

“哼!”

夢巫一腳踏裂陣紋,“楊千幻,想在本座手中救人,你還不夠格。”

楊千幻的回覆是:“手握明月摘星辰,世間無我這般人。”

“狂妄!”夢巫山羊鬚顫動,似乎生氣了。

“走不走?”許七安耳畔,響起楊千幻的傳音,“我只能帶你走,人數太多,陣紋無法成型便會被破壞。”

許七安嘴角一挑:“你還有一個辦法,帶這傢伙走。”

“外頭有數百名叛軍。”楊千幻警告道。

“我知道。”許七安回答。

短暫的沉默後,楊千幻道:“好。”

他用力跺腳,陣紋迅速擴散,這次,只籠罩了夢巫一人,在他剛剛反應過來時,兩人便消失在了原地。

“帶出城去打。”許七安朝着天空喊道。

沒有得到回覆。

許七安把兩名銀鑼的屍體帶進了大堂,輕輕放在姜律中腳邊,“抱歉,我來晚了。”

“你不該來。”姜律中沉聲道。

我還是來了許七安很想玩梗,但話到嘴邊,變成了苦澀的笑。

銅鑼們互相攙扶着進了內堂,打坐吐納,撫平傷勢。

姜律中掃了一眼倖存的銅鑼們,眼裡多少有些欣慰,但外頭隱約傳來的打鬥聲已經進入尾聲,這讓他意識到大夥沒有脫離險境。

“外頭什麼狀況?”張巡撫望向大堂之外。

“大概還有四五百叛軍,我殺進來的時候,虎賁衛已經摺損殆盡了。”

銅鑼們睜開了眼睛,他們的眼神是一樣的,充斥着絕望。

“罷了,罷了”張巡撫慘笑一聲:“看來在劫難逃,本官有負皇恩,有負魏公的囑託。”

“你不負他們的,你負的是這三位死去的銀鑼。”許七安看了他一眼,起身走到門檻處。

“寧宴,你走吧,以你的戰力,從後堂離開,能脫身的。”姜律中紅着眼眶,催促道:

“滾滾滾,趕緊的,老子今天就和部下一起死在這裡了。你是魏公看中的人,你要死在這裡,魏公會刨我墳的。”

“有希望的,只要撐下去,我們會有救兵的。”許七安的視線裡,已經看見叛軍的身影了,他們攻進來了。

他回首,朝張巡撫拱手:“巡撫大人是個好官,雖然也有一肚子的壞水,但心裡終究是把百姓擺在前頭的。我討厭這個世界,但能看見你這樣的好官,我很欣喜。所以我不想讓你死。”

他接着朝姜律中拱手:“姜金鑼是個好上級,教坊司喝花酒是一把好手,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再請你去教坊司,看上哪個花魁儘管說,浮香不行。”

他看向三名銀鑼的屍體:“不管他們生前是怎樣的人,至少在死之時,沒有辜負打更人三個字。”

最後,他抱拳,擡到頭頂,“魏公待我恩重如山,處處優待,沒道理享受福利的時候衝在最前頭,遇到危險又龜縮在後。”

說完,他關上了大堂的門。

姜律中微微動容,嘶啞的喊道:“寧宴!”

一位銅鑼嘴皮子顫抖,喃喃道:“不行的,不行的,他在衝擊煉神境,他根本撐不住的”

張巡撫顫巍巍的起身,虛弱的風一吹就倒,但他還是堅強的站了起來,朝着許七安的背影,深深作揖。

外面的情況他們看不到了,但在弓弩發射的聲音裡,在兵器碰撞的聲音裡,在嘈雜的喊殺聲裡,傳來少年激昂的吟唱:

“少年俠氣,交結五都雄。肝膽洞,毛髮聳。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

許七安守在庭院入口,手起刀落,手起刀落叛軍來一個他殺一個,來兩個殺一雙。

甲冑在這口監正出品的長刀中,脆弱的彷彿紙糊,更何況是血肉。

起初還感覺到不適,對於雙手染血充滿着恐懼,但殺的多了,也就麻木了。

叛軍中,多以普通人爲主,偶爾有幾名煉精境的高手。對於氣機渾厚,半隻腳踏入煉神境的許七安來說,其實也沒太大差別。

但架不住人海戰術,且自身狀態實在糟糕,一氣斬殺十幾人後,許七安漸漸力竭,胃裡翻江倒海,手臂麻木,失去知覺。

最麻煩的還是弓弩,這些玩意密集攢射,根本不是一把刀能扛住。

好在胸口綁着法器銅鑼,等閒刀槍劍弩無法傷他,許七安儘量嗑飛射向面門的冷箭,其餘地方也就隨它了。

一氣斬首五十人後,許七安到達了第一個極限,體內氣機枯竭,雙眼發黑,精神宛如干涸的池塘,下一刻就會昏迷過去。

當他撐過這個極限後,詫異的發現,乾涸的池塘涌出了新泉,滋養着元神。

周遭的景物變的清晰,士兵們猙獰的面部表情,鼓起的肌肉,揮舞戰刀劃出的軌跡一切細節都準確無誤的被捕捉,烙印在腦海裡。

這就是煉神境,能洞察周遭一切的煉神境?

不,還沒到極限,還可以繼續突破。

向死而生!

許七安忽然明白了神殊和尚的意思。

不眠不休的壓榨元神,本身就是一種向死而生。但還不夠,如果把元神比喻成一塊鐵胚,普通武者晉升煉神境,相當於錘子只砸一次。

許七安現在做的是反覆捶打,淬鍊元神,一次次在生死邊緣突破極限。

斬首一百人,他再次面臨極限,強撐過去後,新泉汩汩冒出,精神力再次突飛猛進。

“不行了,快撐不住了臭和尚,老子這條命就交給你了,你可別耍我啊老子京城裡還有一大羣想通的妹子呢”

一氣斬殺兩百人後,新泉沒有繼續涌出,因爲許七安力竭而亡了。

元神的飛速成長,與肉身並沒有關係。他一次次壓榨元神,其實也是一次次壓榨肉身,元神有新泉涌出,但肉身沒有。

這個殺神終於停止揮刀,拄着而立。但叛軍沒有繼續進攻,他們握着戰刀,面目猙獰,警惕着,恐懼着,他們被殺的膽寒了。

“拿弩箭射他。”人羣裡有一個聲音大聲喊。

嘣弓弦震動,弩箭激射而出,不知道是體力耗盡,還是情緒緊張,原本射向眉心的弩箭竟然偏了,擦着許七安的頭皮飛過。

但叛軍們歡呼起來。

“他死了,他死了哈哈哈哈,這狗日的終於死了。”

“剁碎他,剁碎他爲兄弟們報仇。”

一擁而上。

但就在這時,一口飛劍破空而來,繞着人羣一劃,將最前方的幾名士卒斬殺。

緊接着,四名宛如神魔般的武夫撞破圍牆,率領一羣甲士殺了進來。

此時叛軍還有三百餘人,但面對這支天降奇兵,不比韭菜好到哪裡。一條條生命被收割,一個個士卒倒下,濃郁的血腥味令人作嘔。

清理完叛軍的飛燕軍,看見了畢生難忘的一幕。

庭院入口處,一個少年傲然而立,身上插滿了箭矢,腳下是橫陳的屍體,他站在屍山上,拄着刀。

沒有了生命的氣息。

披着猩紅披風的李妙真,站在他的面前,背影竟有些落寞。

原本滿腔怨氣和怒氣,幻想過再次見面,一定要狠狠教訓他一頓的李妙真,此時此刻,竟如鯁在喉。

李妙真紅着眼圈:“對不起,我來晚了。”

“妙真”

一位百夫長走過來,目光卻停留在許七安身上。

“嘩啦啦。”他原地站直,鱗甲碰撞,朝着許七安抱拳。

嘩啦啦鱗甲碰撞聲響成一片,四百多名飛燕軍同時抱拳,整齊劃一。

他們甚至不知道庭院入口站着的這位少年是誰,叫什麼名字。但他們發自內心的敬重。

“進去看看,巡撫是死是活。”

李妙真的聲音略顯空洞。

“是!”

百夫長繞過許七安,奔進了庭院。

人羣之後,傾國傾城的蘇蘇,靜靜的站在角落裡,怔怔的看着許七安。

“你是笨蛋嗎”

百夫長推開門,看見盤膝坐了一地的打更人,看見了完好無損,但臉色慘白的張巡撫。

衆人臉上露出了絕望之色。

百夫長一愣,忙說道:“在下飛燕軍百戶,李虎,你們得救了。”

飛燕軍?!

打更人們面面相覷,雖然不明白飛燕軍爲何會出現在此,但外頭的喊殺聲確實是停了。

他們得救了。

絕境逢生。

“呼”張巡撫一個踉蹌,緊繃的弦,終於放鬆了,他用力扶着桌子,纔沒讓自己摔倒。

“寧宴呢”張巡撫問道:“外頭那位,那位銅鑼呢?”

死裡逃生的打更人齊刷刷看了過來。

百戶忽然有些閃避,不敢看他們的眼神,他們眼裡有着希冀,有着從自己口中得到好消息的渴望。

“他戰死了。”

張巡撫連滾帶爬的衝出大堂,穿過庭院,來到了許七安面前。

但他看到的,只是一具殘破的人形,渾身插滿了箭矢,佈滿了刀傷,沒有任何生命跡象。

沒來由的,他耳畔迴響起少年最後的吟唱:

少年俠氣,交結五都雄。肝膽洞,毛髮聳。立談中,死生同。一諾千金重。

一諾千金重

這一刻,巡撫大人癱坐在地,老淚縱橫。

城外。

一排排牀弩攢射,弓弦聲清越迴盪,一架架火炮發射,轟隆聲震耳欲聾。

楊千幻腳下亮起一道道陣紋,功能各不相同,有時是狂風裹挾着箭矢,增加它的穿透力,或者改變運行規矩,追擊敵人。

有時是召來火焰,增添炮彈爆炸的威力。有時則是純粹的召來天雷,轟殺敵人。

“我精通三十六種陣法,其中二十種是攻殺之術,殺你這螻蟻,不過彈指之間。”楊千幻冷哼道:

“但你要是收回之前那句話”

“什麼話?”

已經數次召喚戰魂的夢巫,身形狼狽,儘管他戰力無雙,卻無法觸及到掌握了傳送陣法的楊千幻。

“你剛纔說,我要在你手中救人,還不夠格。男人,你成功激起了我的怒火。”

“收回又怎樣,不收回又怎樣。”

“收回就留你全屍,不收回就讓人化作灰灰。你們巫師不擅長攻殺,屍體堆積如山的戰場纔是巫師的主場,至於這裡,我說了算。”

“我想走你一樣攔不住。”

夢巫隔空一掌,拍的炮彈炸裂,他被狂熱的氣浪推的踉蹌後退,嘴角沁出血絲。

“現在張巡撫和姜律中已經死了,等山中囤積的大軍趕來,你也只有灰溜溜逃回京城這條路。”

說到這裡,夢巫忽然心悸了一下,他皺了皺眉,一邊後退,一邊掐指運算。

對於卦師而言,心悸就意味着冥冥中的預兆。

“怎麼可能”夢巫失聲驚呼。

他算到了危險,危險來源於姜律中。可是,他現在本該死去,沒有任何生機纔對。

行動之前,他卜過一卦,卦象顯示,今日都會非常順利。可如今再算,一切都已經變的不同。

卦象顯示,大凶之兆。

是誰屏蔽了天機?

“轟轟轟”

地平線盡頭,一道身影狂奔而來,他前一刻還在遙遠的天邊,下一刻已近在眼前。

是面目猙獰,雙眸赤紅的姜律中。

狂暴的氣機如海潮翻涌,昭示着主人的無邊怒火。

驛站,大廳。

宋廷風和朱廣孝守在大廳裡,樓上只留一位銅鑼看管犯人。

兩人的佩刀放在桌上,誰都沒有說話,寂靜的枯坐,這樣的氣氛已經維持了半個時辰。

突然,兩人耳廓齊齊一動,聽見了車輪轔轔的聲音,在驛站門口停下來。

宋廷風和朱廣孝抓起佩刀奔了出去,在院子裡看見了張巡撫,看見了銅鑼們,看見了高馬尾的李妙真。

他們臉上鐫刻着悲傷,沉默不語。

“寧宴呢?許寧宴呢?”宋廷風在人羣裡張望,沒有看見同僚的身影。

“在外面。”一個銅鑼低聲說。

宋廷風心裡“咯噔”一下,不顧一切的衝了出去,然後,他在驛站外的馬車裡看到了許七安。

他臉上蓋着一件袍子,宋廷風能認出他,是因爲那口與衆不同的刀。

宋廷風伸出手,顫抖着,扯下了袍子。

半個時辰前,還是生龍活虎的同伴,現在已經沒有了表情,永遠的沒有了。

宋廷風站在那裡,低着頭,也許有個五六秒。突然,“啊”撕心裂肺的嚎了出來。

“節哀”一名銅鑼走過去,眼裡含淚。

“滾!”朱廣孝一腳把他踹飛出去。

宋廷風還在那裡哀嚎,“我去你孃的節哀,老子兄弟沒了,你讓我節哀你們還我兄弟,還我兄弟嗷嗷嗷”

灰濛濛的世界中,許七安再次見到了那座小廟,廟裡盤坐着一個俊秀的年輕和尚。

“大師”許七安悲憤道:“我好像死了,我想問候一下你全家女性,不知是否方便?”

PS:這章九千字,三章合一。

昨晚我碼字,碼着碼着,就睡着了。五點半起來的,然後洗了把臉,繼續碼字。因爲劇情原因,不好斷章,最好是能連續讀完纔有閱讀體驗。所以我想,乾脆一口氣寫完吧。於是就寫了九千字。

嗯,下一章收尾,雲州案就結束了。回京城泡公主去。

記得幫我抓蟲,我去補覺了。

(本章完)

32.第32章707.第682章 另一個計劃949.完本感言865.高考單章。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274.第266章 背鍋俠4.第4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789.第761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83.第658章 斬首820.第792章 一品武夫583.第561章 佈局220.第214章 緝拿人犯245.第237章 驗屍493.第474章 楊千幻到來886.第854章 化身爲島312.第301章 赴會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580.第558章 國師傳信701.第676章 一打五(求月票)880.第848章 出海85.第85章 卑職有事稟告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568.第546章 目標明確16.第16章 許七安的日記138.第136章 乾屍840.第811章 脫離天宗423.第405章 斬敵605.第583章 圍攻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759.第732章 四個關鍵點307.第296章 新的思想流派724.第698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582.第560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529.第509章 跳水873.第841章 扒馬甲802.第774章 越戰越勇611.第589章 臥龍雛鳳418.第400章 面子331.第319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863.第833章 混戰268.第260章 離開京城190.月末總結77.第77章 在下陳近南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269.第261章 預言師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180.第177章 講故事928.第896章 最後的日記380.第367章 錯綜複雜485.第466章 魏淵的底牌501.第482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174.第171章 不借,滾...478.第459章 反向社死461.第442章 忌憚303.凌晨後更新,寫個大章72.第72章 道門地宗585.第563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211.第205章 審問464.第445章 就這?255.第247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59.第59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166.第163章 大威天龍761.第734章 使團入京192.第187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43.第43章 題字57.第57章 綁架62.第62章 資質測試267.第259章 光宗耀祖188.第184章 血光281.第273章 又撿荷包184.第181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25.第25章 救兵167.第164章 二五仔的出手658.第634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155.寫個總結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309.第298章 洛玉衡的震驚711.第686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434.第415章 分蓮子898.第866章 門245.第237章 驗屍467.第448章 敲鼓628.第606章 怪事842.第813章 愚鈍的幺兒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422.第404章 死戰641.第618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333.第321章 一人擋羣臣664.第639章 約定478.第459章 反向社死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248.第240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507.第488章 弒君(萬字大章)150.第148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713.第688章 暗蠱部901.第869章 吞噬萬物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574.第552章 遭遇
32.第32章707.第682章 另一個計劃949.完本感言865.高考單章。310.第299章 兩場談話274.第266章 背鍋俠4.第4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789.第761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83.第658章 斬首820.第792章 一品武夫583.第561章 佈局220.第214章 緝拿人犯245.第237章 驗屍493.第474章 楊千幻到來886.第854章 化身爲島312.第301章 赴會689.第664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580.第558章 國師傳信701.第676章 一打五(求月票)880.第848章 出海85.第85章 卑職有事稟告432.第413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568.第546章 目標明確16.第16章 許七安的日記138.第136章 乾屍840.第811章 脫離天宗423.第405章 斬敵605.第583章 圍攻441.第422章 暗流洶涌759.第732章 四個關鍵點307.第296章 新的思想流派724.第698章 應運之人和應劫之人582.第560章 門當戶對(元旦快樂)529.第509章 跳水873.第841章 扒馬甲802.第774章 越戰越勇611.第589章 臥龍雛鳳418.第400章 面子331.第319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863.第833章 混戰268.第260章 離開京城190.月末總結77.第77章 在下陳近南542.第521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269.第261章 預言師743.第717章 熟悉的氣息180.第177章 講故事928.第896章 最後的日記380.第367章 錯綜複雜485.第466章 魏淵的底牌501.第482章 事前籌備(感謝“於洋0711”的174.第171章 不借,滾...478.第459章 反向社死461.第442章 忌憚303.凌晨後更新,寫個大章72.第72章 道門地宗585.第563章 洛玉衡一劍定風波(求月票)211.第205章 審問464.第445章 就這?255.第247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59.第59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541.第520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166.第163章 大威天龍761.第734章 使團入京192.第187章 推理(爲盟主“西皮右”加更)43.第43章 題字57.第57章 綁架62.第62章 資質測試267.第259章 光宗耀祖188.第184章 血光281.第273章 又撿荷包184.第181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25.第25章 救兵167.第164章 二五仔的出手658.第634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155.寫個總結730.第704章 白毛蘿莉309.第298章 洛玉衡的震驚711.第686章 平息業火需要儀式感434.第415章 分蓮子898.第866章 門245.第237章 驗屍467.第448章 敲鼓628.第606章 怪事842.第813章 愚鈍的幺兒332.第320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422.第404章 死戰641.第618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333.第321章 一人擋羣臣664.第639章 約定478.第459章 反向社死690.第665章 無垢之心248.第240章 案件有了重大突破507.第488章 弒君(萬字大章)150.第148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713.第688章 暗蠱部901.第869章 吞噬萬物786.第758章 一劍斬破574.第552章 遭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