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

“這是.........”

尤屍不受控制的問出這兩個字,他內心是抗拒的,不想落入許七安的圈套。

可當他看到這具古屍後,他的眼睛不受控制,他的情緒難以平復,他的渴望猶如翻江倒海,沖垮理智。

太完美了,這具屍身太完美了。

比他見過的任何屍體都要完美,比屍骨部任何一具傀儡都要誘人。

儘管它看起來殘破不堪。

許七安沒有回答他的問題,笑道:

“尤屍首領感興趣的話,不妨近距離觀賞一般。”

“哼,我並不感興趣。。”尤屍嘴硬了一句,雙翅自覺的扇,落在棺材邊。

一言不發的凝視着古屍許久,兩隻爪子邁動,繞着棺材看了一圈,它的步伐很慢,全神貫注,像是古董收藏家在鑑賞一件年代久遠但價值連城的古物。

突然,尤屍“咦”了一聲,用力啄一口古屍的臉。

尖喙快如閃電,顯然是用了全力,但這沒能破壞古屍,也沒有傳出金屬碰撞的銳響。

尤屍猛的擡起頭,看向許七安,欲言又止了片刻,還是沒忍住,沉聲問道:

“這不像是武夫的屍身,但肉身的韌性和強度,甚至超越了我的那具三品行屍。”

許七安笑道:

“行家啊。

“沒錯,這不是武夫的屍身,此屍是數千年前,一位道門強者的遺蛻,他是二品巔峰,渡劫失敗後,褪去了舊身軀,便是此屍。”

其實二品巔峰是很保守的估算。

尤屍的語氣裡帶上些許粗重:“二品巔峰,你確定是二品巔峰?”

問話的時候,他雙翅不自覺的扇動幾下,似是加重語氣一般。

“三品陽神可沒有如此堅固不朽的肉身。”許七安笑道。

尤屍無法反駁,道門的陽神確實不具備這種肉身,而他剛纔親自測試過,這並非武夫肉身。

“他爲什麼會毀成這樣?”

尤屍竭力讓語氣顯得平靜,不讓許七安聽出的痛心疾首,以及對這具屍身的渴望。

你要知道它曾經誕生過靈智,會更加癡狂..........許七安沉吟一下,決定把事情告訴尤屍,這樣能增加籌碼,讓對方更加無法拒絕。

“此事說來話長,此屍誕生過靈智,有自我意識,與正常生靈無異,我將它封印在發現它的大墓中,很久之後,偶然返回大墓,才發現他已經被打破了身軀,魂飛魄散。”

所有人都清晰看到,巨鳥身軀一僵,半天沒有動彈一下。

“你騙我!你騙我!你騙我!”

尤屍情緒前所未有的激動,大聲呵斥。

作爲專業控屍的羣體,屍蠱部的最高學術目標是如何讓屍體“死而復生”。

這和強者元神侵佔屍體不一樣,此類行爲叫奪舍、附身,而屍蠱師想要的是讓屍體活過來。

真正死去的人當然不可能復活,但還有另一種死而復生,便是讓屍體誕生靈智。

但這個偉大的目標,幾千年來,屍蠱部從未有人實現過。

龍圖等人面面相覷,表情怪異,尤其是鸞鈺和淳嫣,兩位美人眼裡閃過厭惡之色。

因爲她們想到了一件事:

屍蠱部的先輩們曾經推測過,行屍留在體內的殘魂,如果培育得當,便能蛻變爲真正的元神,屍體就會誕生靈智。

從而復活重生。

沒有自我意志的殘魂怎麼可能蛻變成真正的元神?這就和人族不通過十月懷胎,直接創造身體一樣荒誕可笑。

在六部族人看來,這是屍蠱部的人爲自己和屍體畸形關係找的藉口,強行把行屍擬人。

面對尤屍質問的目光,許七安略作回憶,說道:

“它曾經告訴我,那位道人褪去舊身軀時,有部分殘魂留在其中。這部分殘魂經過道人特殊的手段修補,成爲了一個完整的元神。”

衆首領聽的一愣,滿臉錯愕的看向尤屍,發現他早已呆若木雞。

“果然如此,果然如此,祖先們的猜測沒有錯,真的有讓屍體“死而復生”的辦法,真的有先例,這不是虛無縹緲的幻想.........”

尤屍越說越激動,到最後,雙翅不停的撲打,就像一個人在手舞足蹈。

許七安等了片刻,直到這位屍蠱部首領初步平靜,這才說道:

“那麼,這具古屍可否換你不與雲州結盟?”

龍圖等人齊刷刷的盯着巨鳥。

........尤屍想起自己剛纔信誓旦旦的發言,一時有些僵住。

最後還是對古屍的渴望超過了羞恥心和尊嚴,咳嗽一聲,聲音嘶啞的說道:

“龍圖說的對,魏淵已死,此仇便了結。我不該因爲個人執念,讓族人白白犧牲。至於這具古屍,你說的話都是一面之詞,我不會輕易相信。

“但既然你已經說服其他六部,嗯,那我就勉爲其難的答應了.........”

許七安笑道:“那就好。”

說着,他蓋上棺材板,把棺材收回地書碎片。

“哎,你.........”尤屍大叫一下,強忍怒火,沉聲道:

“我說了不與雲州結盟,你沒聽見?”

“我聽見了。”許七安笑容不變:

“這具古屍我說會送給你,就一定會送給你,但不是現在。等中原戰事結束,我會履行承諾。”

尤屍怎麼可能答應,沒見到這具古屍還好,既然已經見到,他就不允許自己失去它。

誰會願意失去一生所愛呢!

“我憑什麼相信你會履行承諾?”他嘶啞的聲音冷笑道。

許七安也報以冷笑:

“那我又憑什麼相信你,回頭你賴賬,暗地裡與雲州結盟,我該如何?”

尤屍性格強勢,並不妥協,針鋒相對道:

“要麼留下古屍,要麼一拍兩散。”

“告辭!”

許七安轉身走人,同時心裡默數:3、2、1........

同樣是屍蠱師的許七安,非常確定尤屍無法拒絕自己,就像他無法拒絕小姨。

“等等!”

尤屍低喝一聲,急的張開了雙翅,等許七安駐足回首,他又立刻收攏翅膀,把鳥頭瞥向一邊:

“把這具三品行屍還給我。

“另外,你要在衆同族的見證下.......立字據。”

許七安當即取出筆墨紙硯,在天蠱婆婆等人的見證下,寫了份字據給他,並按了手印。

“收好,中原人皆知本銀鑼一諾千金重。”

許七安吹乾墨跡,摺疊紙張,夾在指尖遞過去。

巨鳥冷哼一聲:“稍後我會來力蠱部取行屍。”

說完,它小心翼翼探過頭來,叼走紙條,振翅飛上天空。

巨鳥飛的很慢,很緩,很穩,似乎是怕飛的太快,被風吹破了嘴裡的字據。

喂,殺父之仇不報了嗎?許七安望着巨鳥高飛的背影,在心裡默默的高呼一聲。

談判結束,這纔是真正的知己知彼,百戰百勝啊.........他收回目光,掃過鸞鈺和淳嫣,笑眯眯道:

“這就給兩位姐姐療傷。”

他祭出浮屠寶塔,讓藥師法相的虛影浮於塔尖。

鸞鈺和淳嫣見識過浮屠寶塔剛纔修補行屍殘缺的身體,對於傳說中的菩薩法寶,又驚又奇。

玉瓶灑下碎金般的光芒,宛如春雨降臨,籠罩着她們。

骨折的疼痛緩緩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透徹心脾的清涼。

鸞鈺張開雙臂,翩然旋身,薄紗長裙如花般盛放,她又變成了那個嫵媚勾人的騷貨,笑吟吟道:

“有了這個加持,奴家就不怕許銀鑼在牀上的兇猛啦。”

她心裡已經徹底承認雙方的實力差距,有這麼神奇的法寶,己方根本不可能打贏他,而他剛纔也確實手下留情。

淳嫣矜持的頷首,表示感謝。

你準備好腸穿肚爛了麼.........許七安沒什麼表情的看一眼騷貨,然後朝淳嫣頷首迴應。

這時,許七安終於有時間處理別的事:

“婆婆,雲州來的那個葛文宣在何處?”

影子淡淡道:

“我等與你交手,他不可能不再,如今怕是早就跑了。”

許七安默然,再次摸出地書碎片,傾倒出一面殘缺的銅鏡。

“什麼事求本大爺呀。”

渾天神鏡語氣有些不耐,但態度還算可以,剛纔太平刀被召喚出去幹活,讓它心裡平衡了許多。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以我爲中心,照徹方圓百里。”

許七安吩咐道。

渾天神鏡沒有廢話,銅鏡虛化,宛如清澈的玻璃鏡,接着,一幅幅畫面走馬燈般的高速閃過。許七安強大的目力將這些畫面逐一烙印在腦海。

鏡子不曾在葛文宣身上種下烙印,所以無法直接定位,只能用這種“樸素”的方式追蹤。

會說話的,是法寶..........蠱族首領們吃了一驚,這人身上到底有多少好東西?

淳嫣見狀,走到一邊,吹了一個清亮的口哨。

十幾秒後,密密麻麻的飛鳥從四面八方飛來,鳥羣黑壓壓的在衆人頭頂盤旋,發出嘈亂的鳥叫。

它們的叫聲嘈雜混亂,大部分再說“沒看見”。

小部分在說:“走了走了.......”

淳嫣側耳聆聽片刻,道:

“不久前還在南邊的林子裡,剛走沒多久,朝西南方去了。”

許七安也能聽懂鳥兒的“語言”,吩咐道:

“往西南方向照,範圍不限。”

渾天神鏡畫面繼續閃爍,一幕幕一幅幅,快速飛掠,直到抵達法寶範圍的極限。

“沒找到。”

他收回渾天神鏡,失望的搖頭。

“不過是個無關緊要的小角色,何必在意呢。”鸞鈺扭着小蠻腰貼上來,膩道:

“你們中原女子如何喊情郎的?嗯,許郎,對吧!”

即使隔的很遠,許七安也能看見慕南梔驟然銳利的眸光。

他一本正經的推開鸞鈺,並刻意在慕南梔的注視下露出憤怒表情。

“怎麼,你要毀約?”鸞鈺委屈道。

“不,我想告訴你的是,在我們中原,只有夜裡熄燈後男女才能親熱。白日裡,請鸞鈺姑娘恪守禮節。”

許七安用憤怒的表情說出這句話,反正慕南梔也聽不見,她只當自己在呵斥南疆的妖豔jian貨。

遠處的慕南梔果然露出滿意的表情。

“好呀,蠻有意思的!”

鸞鈺笑嘻嘻道,給了許七安一個媚眼兒。

許寧宴又和女人不清不楚的勾搭起來了.........麗娜心裡不忿的想着,同時從懷裡摸出地書碎片,背對衆人。

從剛纔楚元縝說完,地書碎片每隔二十息,便有人傳書。

麗娜心思都在戰鬥上,沒有閒暇關注,此時總算可以給天地會成員報個平安。

【五:結束了!】

她發完三個字,手指剛要繼續寫字,地書碎片的傳書卻炸鍋了一般。

【二:你怎麼現在纔回復,老孃傳書那麼多次,你都看不見的嗎,是不是許寧宴出了意外,你不敢回覆了?】

【一:他怎麼樣?結果如何?】

【七:許七安這個人,禍害遺千年,應該,嗯,應該沒事吧。逃走了吧?】

【六:麗娜施主,許大人情況如何,傷的重不重。】

【四:快說,如何了。】

這些信息傳書的時間相隔最長不到五秒,以字數長短來判斷的話,他們是同時書寫的。

正好,麗娜的第二句話寫完了:

【五:許寧宴打贏了。】

地書聊天羣瞬間安靜了,靜到麗娜懷疑自己被金蓮道長屏蔽。

就連最暴躁的李妙真也沒有回覆,更別說其他人。

過了足足二十秒,最先傳書迴應的是李靈素:

【七:完蛋了,許寧宴死了,五號不敢告訴我們真相,所以撒了謊。】

但瞭解麗娜性格的其他人,卻知道這就是真相——許寧宴打贏了。

【二:他怎麼做到的,他不可能這麼快晉升二品。】

李妙真幾乎是用顫抖的手寫出這段話,分不清自己此刻的心情是亢奮激動,還是震撼驚悚。

這次和在劍州時不同,犬戎山戰鬥中,許七安召喚出高祖皇帝英魂才力挽狂瀾。

但事後許七安與他們這羣數次出生入死的夥伴說過,此招不可有二,而且鎮國劍也交給了孫玄機,由他帶回京城。

【四:或許,他在十萬大山斗阿蘇羅時,便已摸索到二品的瓶頸?】

楚元縝給出一個勉強能接受的解釋,但被李靈素果斷推翻:

【七:不,他體內還有封魔釘沒有拔除。】

一時沉默,楚元縝傳書道:

【能詳細與我們說說經過嗎。】

【五:嗯。】

她寫字不快,遇到不會寫的字,會想很久,錯別字一大堆。但天地會衆人卻看的異常認真、仔細。

直到麗娜說:【我說完了。】

楚元縝傳書感慨:

【四:當初他被封魔釘封住修爲,彷彿就在昨日,短短兩個月,竟然將七絕蠱修行到此等境界。配合他三品武夫的實力,打贏蠱族的幾位首領,難度不大。】

天地會成員除了能感慨,沒有任何多餘的想法,甚至懷疑再過不久,連感慨的興致都沒了,只剩麻木。

【一:蠱族同意取消與雲州的結盟了嗎。】

短暫的驚愕感慨後,懷慶第一個想起正事。

天地會成員精神一振,記起了許七安打這一架的初衷。

【五:是的。】

麗娜言簡意賅的傳書迴應。

【二:妙極,蠱族不參戰的話,大奉和雲州逆黨還有的打。大奉的將士都應該感謝許寧宴,又一次挽救了大奉朝廷。】

他雖然不在戰場,但爲即將席捲中原的這場戰爭,做了太多太重要的事。

【一:他的功績不會埋沒,大奉的將士和百姓,會知道他做的這一切。】

懷慶傳書說道。

【六:許大人始終沒有讓貧僧失望,貧僧也要努力修行,報答許大人過去的救命之恩,不讓他失望。】

恆遠大師,你這話聽起來怪怪的,就像出征前做出各種承諾的士卒.........李妙真心說。

恆遠光頭的話聽起來好奇怪.........麗娜剛想傳書,忽聽父親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麗娜,回去吧。”

她嚇的立刻收好地書碎片,假裝若無其事的迴應就站在身後的龍圖:

“哦,知道啦。”

“你剛纔在幹什麼?”龍圖問。

“我,我沒幹什麼呀!”麗娜強撐着說。

龍圖滿意點頭,麗娜打小就聰明,有心眼兒,不像她那個愚蠢的哥哥,瞞不住事。

另一邊,正往慕南梔走去的許七安,突然頓住步伐,霍然回頭,望着天蠱婆婆等人,沉聲道:

“不對!”

........

PS:先讓許白嫖“不對”個十小時吧。

推薦一本書:《無敵反派從月亮炸了開始》,作者薪意,老作者了,感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九十三章 坑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四十八章 揭榜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盟主感謝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章 勾引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
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一百三十六章 女子國師第九十三章 坑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一百三十七章 碰頭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六十四章 各大修行體系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一百一十六章 情報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四十八章 揭榜說一說最近的劇情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兩百零一章 呵,女人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一百三十五章 李靈素:該是我人前顯聖的時候了第一百四十三章 人無道,天罰之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七十三章 死戰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五章 恆遠:三號,其實我早就知道你的真實身份了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盟主感謝章第一百六十三章 被拋棄的王妃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二十四章 藍皮書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七十六章 迷宮和重逢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九十八章 不爲人知的隱秘第八十六章 愛第兩百章 勾引第一百四十四章 復仇者第九十三章 三號不愧是讀書人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一百五十九章 久違的日記(爲盟主“鹹魚不想說話”加更)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二十四章 議事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一百六十七章 去劍州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兩百二十四章 夢巫現身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一百四十六章 金蓮道長的傳書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六十八章 我是誰(5000)第六十五章 新的思想流派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一章 渣男的自我修養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二十章 即興作詩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九十六章 妹妹能有什麼壞心思呢第七十六章 溫泉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六十二章 二五仔的出手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兩百二十三章 許七安的無奈之舉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