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

傳書出去後,正處在空閒狀態的懷慶率先傳書回覆:

【府上傳信宮中,喚你回去是因爲這件事?】

許七安以指代筆,正要回復,看見李妙真搶先傳書質問:

【二:你進宮做什麼!】

陪大姨子啊.......許七安傳書道:

【三: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蠱神的信息。】

【四:秋露是節氣,象徵着入秋。許寧宴,你連這個都不知道?】

楚元縝覺得不可思議。

啊,秋露是節氣麼,我上輩子的節氣裡沒有這個..........許七安傳書道:

【我當然知道,我的重點是,蠱神刻意提及秋露的原因。】

他平時不關注日曆,對這個世界的節氣了解不多。

許七安還以爲“秋露”指的是某種天材地寶,或者秋天的露水。

【七:顯而易見,這代表某件事的時間點,或者一個比較重要的時間。。至於“不化蠱,難逃大劫”,不需要我解釋了吧。】

日理萬機的聖子,抽空回覆了一句。

【一:我覺得應該先分辨清楚,蠱神是通過鈴音向寧宴傳話,還是單純的給鈴音傳話。】

寧宴?!李妙真本能的挑了挑眉毛。

懷慶這個女人,幾乎從未在公開場合如此稱呼許七安。

再聯想到許七安從宮中回家這一點,飛燕女俠頓時磨了磨牙。

懷慶繼續傳書道:

【提及秋露,前陣子魏公遞上來一份密信,信中提到佛門打算在入秋時,舉辦佛法大會,正廣發消息,召集信徒。】

【八:所以,秋露和佛門的佛法大會有關?】

窺屏的阿蘇羅見到話題扯上佛門,忍不住冒泡了。

楚狀元分析道:

【四:如果蠱神提及的“秋露”和佛門有關,那麼這句話就是通過鈴音向寧宴傳達某種信息。】

理由很簡單,蠱神不可能向鈴音傳遞佛門情況,她還只是個孩子。

這樣做沒有意義。

如此看來,佛法大會有問題啊,蠱神是在向我示警?或者,借我的手,破壞佛陀的某項計劃,而這個計劃與佛法大會有關........許七安陷入沉思。

【二:但第二句話顯然不是對許七安這個狗賊說的。】

李妙真帶着怨氣傳書。

我怎麼突然變狗賊了.........許七安傳書肯定了飛燕女俠的話:

【我也是這麼想的,蠱神似乎是在提醒鈴音,告訴她不化蠱,難逃大劫。這就有意思了。】

這句話透露的信息與大劫有關,蠱神說不化蠱,難逃大劫,反過來說,成了蠱,就能度過大劫?

另外,那些不能化蠱的生靈,又會怎麼樣?

【一:我突然想起一件事,還記得麗娜曾經說過的話嗎,天蠱部的先知們曾預言,蠱神甦醒之日,九州將化爲蠱的世界。】

!!!

懷慶的話,一下子把衆人的記憶拉回了兩年前。

當初麗娜在天地會內部分享“儒聖雕塑裂開了”的信息時,曾經提過,看守蠱神是蠱族永恆不變的方針,因爲天蠱部的先知們曾經預言,當蠱神醒來時,整個九州將成爲蠱的世界。

難道天蠱部的先知們,預言到的內容就是大劫?或者說,是大劫中與蠱神相關的部分........楚元縝心念電轉,覺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不化蠱,難逃大劫,所以蠱神要把九州化作蠱的世界?原來我們不知不覺中,已經窺見了大劫的一角..........李妙真把線索串連起來後,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

阿彌陀佛,原來如此........窺屏中的恆遠大師恍然大悟。

所以,蠱神是希望鈴音能早點把蠱術修到高深境界,甚至從人類身份轉化爲蠱?不然大劫來臨時,難逃一死?這是什麼見鬼的師徒情深........許七安心裡腹誹。

阿蘇羅和李靈素入羣雖早,但通網最遲,這還是第一次聽說,又驚奇又震撼。

【五:我是說過這樣的話,但這和蠱神入夢鈴音有什麼關係?和最後這句話有什麼關係?】

在衆人浮想聯翩,心情複雜之際,窺屏已久的麗娜發表了她的疑惑。

沒人搭理她........

【九:我總覺得,“不化蠱,難逃大劫”這句話背後還有更深層次的含義。只是一時間理不清思緒。】

金蓮道長昨夜與羣貓嬉戲於屋頂、街巷和圍牆,樂不思蜀,天亮後羣貓散去,道長便在自家的院子裡打盹曬太陽。

本來是不想搭理天地會羣聊的,奈何幾個小後生聊起來沒完沒了,心悸不斷,無法打盹,道長只好參與進來。

沒想到聊的情報如此高端。

【二:道長出來啦,我還以爲你又閉關了呢,我們聊了這麼久都不見你出面。】

衆人紛紛打招呼,同時心裡腹誹:

金蓮道長不會又附身於貓,夜裡出去鬼混了吧........

【三:道長你是昨夜與小母貓嬉戲去了?】

這種話也就許寧宴敢肆無忌憚的說,完全不給道長面子.........衆成員心裡暗想。

他們怎麼都不回我的話,到底怎麼回事嘛.......麗娜也暗暗想着。

【九:胡說八道!此事事關重大,貧道難免多想了些時間。“化蠱”之事暫且不提,“秋露”應該指的是入秋,蠱神想說的,應該是入秋時,佛門會有動靜。

【也就是一號剛纔說的‘佛法大會’,蠱神應該是想借你之手,做一些針對佛陀的破壞。】

金蓮道長的猜測與我不謀而合.......許七安暗暗點頭。

【七:爲何不是大劫來臨的時間?】

聖子提了一個大膽的猜想。

【三:如果是大劫來臨的時日,蠱神會向我透露?你別忘了,我們和祂亦是敵人。】

李靈素被說服了。

又簡單討論了幾句,爲兩句話做定性後,許七安“退出羣聊”,把地書碎片收好,轉頭看向一邊的妹妹。

許鈴音像一隻饞嘴的兔子,嘴脣蠕動,吃着清香甜膩的糕點。

“拿着糕點出去,大哥要一個人靜靜。”

許七安把小豆丁打發出去,一個人坐在桌邊靜靜思考,窗外的陽光漸漸西斜,變成橘色。

終於,他回過神來,看一眼角落裡的水漏,已經是酉時三刻。

恰好此時,書房的門‘吱’的打開,臨安的大宮女邁步進來,細聲細氣道:

“駙馬,殿下喚你去廳裡用膳。”

許七安臉色溫和的點頭,邊起身,邊問道:

“殿下呢?”

他在書房坐了一下午,臨安居然沒找他?是愛消失了麼?

大宮女嗓音軟濡的回答:

“殿下在廳裡和慕夫人下棋呢。”

慕姨是許七安叫的,下人們管花神叫慕夫人。

這位慕夫人相貌平平,年過四十,據說是個寡婦,因爲和許家主母關係親密,所以借住在府上。

府上僕人裡流傳着一個說法,這位慕夫人是許銀鑼的相好,兩人有着見不得光的私交。

近來臨安殿下變着法子打探慕夫人的底細,處處和她較勁,就是聽信了這些流言蜚語。

出了書房,穿廊過院,走過花香陣陣的庭院,他來到內廳,看見嬸嬸站在屋角的高腳凳邊,給一叢碧綠喜人的青蘿澆水。

看見許玲月低着頭,青蔥玉指捻着針線,專心給一件青袍繡上精美雲紋。

看見臨安和慕南梔趴在棋盤邊,臉色嚴肅,秀眉微蹙,殺的半斤八兩,不可開交。

看見夜姬坐在臨安身邊,面帶微笑的看着兩個青銅廝殺,而她的對面是許元霜。

看見麗娜坐在桌邊託着腮,百無聊賴的等着開飯。

看見姬白晴手裡捧着一本書,邊飲茶邊看書.........

他站在那裡,忽然不太敢靠近,害怕打破如此和諧,如此溫馨的一幕。

這時,許玲月擡起頭,見大哥站在廳外,美眸一亮,嫣然道:

“大哥~”

衆女眷紛紛望來,展顏一笑,剎那間羣芳爭豔。

許七安跨入內廳,假裝看不見臨安和花神的較量,道:

“娘今晚也在這邊用膳?”

姬白晴點點頭:

“待會兒元槐會過來。”

許七安環首四顧,看向服用養顏丹後,瓜子臉越發美豔動人的嬸嬸,“二叔和二郎呢?”

散值時間是申初,早就過去好幾個時辰了。

嬸嬸顯然並不關心兒子和丈夫,繼續擺弄心愛的盆栽,隨口迴應:

“應該是在外應酬吧。”

不管是二郎還是許平志,官位越高,地位越高,飯局也會越多。

嬸嬸是覺得,只要兒子和丈夫不去教坊司或青樓鬼混,她就懶得多管閒事。

當然,勾欄也是不行的,只不過勾欄的檔次太低,許家男人怎麼可能去那種低端地方花天酒地,所以沒在嬸嬸的考慮範圍內。

侄嬸倆正說着話的功夫,許二叔回來了。

二叔穿着御刀衛的輕甲,腰懸佩刀,步伐伴隨着甲片的鏗鏘聲,他一手按刀,一手拎着一袋牛油紙。

“呦,好久沒買青橘了。”

嬸嬸早已見怪不怪,道:“回頭煮成湯給鈴音喝,健脾開胃。”

許二叔點點頭,見侄兒斜着眼望着自己手裡的青橘,二叔內心毫無波動,甚至有點不屑,道:

“寧宴也想吃?行啊,回頭讓你嬸嬸也給你準備一碗。”

自己也不乾淨的許七安默默的扭過頭去。

“娘,我肚子額了!”

這時,許鈴音腦袋上頂着白姬,歡快的跑進來,隔着老遠看見桌上的青橘,歡快的步伐猛的一頓。

她露出了警惕的神色,如臨大敵。

“肚子額了?來吃個青橘墊墊。”

許二叔連忙給女兒剝青橘,把皮汁兒濺的到處都是,刺激嬸嬸和屋內女眷的嗅覺。

“哪有吃青橘墊肚子的!”

許七安心說,二叔你做個人吧。

許二叔也沒打算真的讓女兒吃,反正他的目的達到了,當即點頭道:

“那就丟了吧。”

丟了........許鈴音默默結果青橘,放進嘴裡,然後臉色猙獰的嚥下去。

等她好不容易把那隻青橘吃完,許二郎回來了,手裡拎着一袋青橘。

“這青橘有那麼好吃?”

姬白晴盯着許二郎手裡的青橘,眼中有着困惑。

沒記錯的話,元槐前陣子天天買青橘,並且一個不剩的吃光。

姬白晴本來不太在意,今天見到許平志和許新年接二連三的買青橘回來,心裡就覺得奇怪。

嬸嬸和玲月早就習慣了,前者說道:

“青橘是味藥,不太好吃,但對身體好。”

這是許家三爺們給嬸嬸灌輸的概念。

許二郎把那袋青橘塞進幼妹懷裡,囑咐道:

“記得吃完。”

然後就自顧自的在桌邊坐下,接過綠娥遞上來的熱茶,潤喉止渴。

小豆丁看着桌上一袋青橘,懷裡一袋青橘,豎起淺淺的眉頭,露出凝重的表情。

她最高紀錄是吃掉三袋青橘,是見過大風大浪的。

眼下只有兩袋,還,還好........

況且家裡有師父和白姬替她一起吃。

姬白晴目光望向廳外,突然露出笑容,“元槐回來了。”

廳外,青石板鋪設的小路,許元槐穿着打更人的差服,胸口掛着銅鑼,腰懸制式佩刀,左手拎着一袋青橘........

許元槐邁入內廳,忽然發現所有人都盯着自己手裡的那袋青橘,並露出古怪表情。

寧宴把青橘的用法告訴元槐了?許二叔露出恍然之色,由衷的感到欣慰。

覺得許家的晚輩都得到了自己的傳承。

大哥這個蠢貨,法不傳六耳,到處亂教人,暴露了怎麼辦,呸,粗鄙的武夫........許二郎心思更細膩。

這種“秘法”他是不願意教給便宜堂弟的。

怎麼感覺大家的眼神怪怪的..........許元槐不禁一愣。

接着,他發現二房的幼妹,懷裡也抱着一袋青橘,目光發直,愣愣的盯着他的青橘,露出泫然欲泣的模樣。

她想吃........許元槐心裡一動,擠出一抹自以爲友好的笑容,然後把青橘塞進小豆丁懷裡。

“嗷嗷嗷.......”

許家的晚宴是在許鈴音的嚎哭中開始的。

..........

深夜,許七安和臨安結束了雙修,他罕見的有了些許睏意,迫不及待想要入睡。

對於他這個境界的高手來說,睡眠早已是可有可無之事。

武者的危機預警?不對,是國運預警!!

許七安立刻抓住問題的重點,國運預警以前發生過,那就是監正被封印,大奉處於滅國危機時,國運曾經向他預警。

沒有猶豫,許七安當即遵循內心,陷入沉睡。

無邊無際的黑暗中,他看見西方有一輪照亮世間的大日,正冉冉升起,驅散了黑暗。

而在東北方向,厚重的烏雲遮蔽了天空,層層疊疊的翻涌,烏雲匯聚成一張人臉,冷漠無情的俯瞰着大地。

遙遠的南方,則有一雙血紅的眼睛,隔着千山萬水注視着北方。

南方以南,更遙遠的地方,有扭曲的陰影在張牙舞爪,看不清具體形象。

夢境霍然破碎,許七安翻身坐起,冷汗浸透了睡衣,他缺氧般的大口喘息。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六章 高人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白銀盟感謝信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五十章 詩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白銀盟感謝信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三章 慕姨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十三章 審問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
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一百二十七章 李妙真的傳書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十五章 古往今來人類不變的劣根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八章 師門敗類第兩百二十一章 朝廷要犯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六章 高人第兩百二十三章 南苑第一百四十九章 等待結果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白銀盟感謝信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五十章 詩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五十二章 一家人就是要整整齊齊第七十九章 釜底抽薪(一)第九十一章 餘波第三十五章 書房議事第一百七十七章 做人要低調(爲盟主“愛上fiji”加更)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八十一章 綠光代表着什麼第九十三章 四個關鍵點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一百五十二章 止戈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四十四章 楊千幻(爲盟主“高山洋子”加更)第四章 更待何時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七章 七絕蠱進化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十九章 朝會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九十九章 晉升二品(二)第五十七章 金剛怒目法相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一百四十九章 陽謀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十五章 李靈素求救(5500)第一章 後知五百年第二十二章 風起雲涌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四十七章 回京第一百一十七章 分析王妃隨行的原因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白銀盟感謝信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一百四十五章 師弟想求你一件事第一百二十三章 桑泊案中牽扯的勢力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兩百一十四章 撲朔迷離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章 許七安:沒人能薅我羊毛第三十六章 武夫攻山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三章 慕姨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兩百四十六章 魏淵的後手(感謝“青寧子”的白銀盟)第一百六十八章 簡陋版雞精的製作第兩百二十四章 源頭之人(感謝“快點......”的白銀盟打賞)第一百九十章 許七安:我魚塘裡沒有廢魚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三十三章 前奏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十二章 半個故人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七十三章 可怕的厄運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四十九章 捨不得砍你腦袋第三十章 化學課第十四章 心理博弈第十章 真正的七絕蠱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十三章 審問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四十四章 辣個男人回來了第一百章 集體會議(二)第一百六十一章 大威天龍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