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登場

鮫人島,剛剛御水返回族羣聚居地的珍珠女王,突然沒來由的心悸。

她霍然回身,看見海面翻涌起層層疊疊的浪潮,一波波的衝擊在礁石上,白沫噴涌,發出轟隆隆的巨響。

整片海域都在動盪,在咆哮。

極遠處的天空,烏雲濃墨般的翻涌,時而亮起雷光。

這樣的景象在海上並不奇怪,比這更兇猛的暴風雨珍珠也看過,鮫人們甚至經歷過淹沒半個島嶼的海嘯。

但和尋常天災不同的是,珍珠能清晰的察覺到某種恐懼,一種只想匍匐跪倒的恐懼。

是生靈烙印在基因深處的恐懼。。

沙灘上,前來迎接女王迴歸的鮫人族,一個個匍匐在地,把臉埋在沙子裡,戰戰兢兢。

阿爾蘇羣島。

龍人島主怒浪,站在主殿的頂樓,朝着東北方向眺望。

身後是殿內的僕人、下屬,此時都流露出明顯的畏懼之色,此地距離遠古戰場極遠,受到的影響沒有鮫人島那麼嚴重。

島內的神魔後裔們雖然感受到了骨子裡的恐懼,但還不至於嚇的匍匐在地。

“這股氣息在東北方,萬妖國主和那個人族至強者就是朝東北方而去..........”

龍人島主心裡閃過一個念頭:

“他跨入最強大神魔行列了?”

想到這裡,他一邊思忖着將來要和鮫人女王打好關係,一邊惱恨自己沒有及時放下尊嚴,多巴結那位人族強者。

..........

從雷州往南邊,穿過南疆,下方的景物一掠而過,李妙真踩着飛劍,一邊瘋狂催動真元,一邊神念探入地書中,試圖“私聊”許七安。

瀰漫着混沌的空間裡,九塊地書碎片象徵的光團分落四方,代表三號的光團是黯淡的。

意味着失聯。

混蛋,在海外漂泊到失聯了,別讓我發現你在鮫人島風流快活........李妙真想起許七安傳書時,炫耀過自己在海外遇到鮫人,個個貌美如花,溫婉動人,尤其鮫人女王怎樣怎樣!

她只需要靠近許七安一定範圍,地書之間就能產生聯繫。

但方向要找對,否則就是南轅北轍,越跑越偏。

過了片刻,無邊無盡的海洋終於出現在視線盡頭。

她當即往東南方掠去,一刻鐘後,她沉澱在地書碎片中的神念,感應到了三號地書碎片終於亮了起來。

一閃一滅,極不穩定。

李妙真精神一振。

.........

許七安欣喜的察覺到,精氣神三者重新合一後,元神化作的漁網,徹底融入血肉精華中,變的比以往更加堅韌,更加不可撼動。

最大的變化就是,現在的他,身體每一個部位都可以擁有自己的想法。

思考問題不再需要頭腦,也可以是手腳,或者下面的頭。

身體的每一個部位都擁有一部分元神,就像神殊當初一樣,即使被分割,魂魄也會被帶走。

一品武夫也有這樣特性,只是殘肢內的元神沒有獨立思考的能力。

此外,體力和氣機的進步堪稱恐怖,現在的他,一拳能把過去的自己打出翔(一品武夫)。

除了各方面屬性的全面暴漲,半步武神境界最讓許七安在意的是微觀層面的變化——構成肉身的細胞發生了變異。

許七安凝神內視,發現細胞中多了扭曲如蝌蚪的紋路。

它們存在於細胞核中,彷彿是基因裡自帶的東西。

每一個細胞都有一個扭曲如蝌蚪的紋路,它們看着相似,卻又有所不同。

如果把它們組合起來的話,就像是........一座陣法?

許七安沉浸在數量堪稱恐怖的紋路中,試圖解析它們,最後只有一個收穫:

不滅特性!

這些陣紋有着不滅的特性。

與超凡境武夫不同,後者的不死特性是源於龐大、旺盛的生命力,能輕易實現血肉再生。

而半步武神的不滅特性,是難以摧毀。

兩者之間有本質的區別。

除了以上這些,最讓許七安欣喜的是,他掌控了遠古神魔的部分靈蘊,一旦激發,力量會得到巨大的增幅。

純粹的比拼膂力,恐怕神殊都不是他對手了。

再配合力蠱血祭術的增幅,我的力量已經達到這片世界的天花板.........結束內視,睜開眼,他看見九尾狐小心翼翼的躲在遠處,觀察着他。

圓而大的眸子,透着一抹怯生生,一抹激動。

她見證了一位半步武神的誕生。

不需要懷疑,就剛纔那股可怕的力量,已經不遜色神殊。

“呼.......”

等許七安收斂氣息,九尾狐鬆了口氣,搖着毛茸茸的雪白狐尾飛過去。

“相比起神殊,你身上的靈蘊給我帶來極大的壓迫感。”

九尾狐強行挽尊,給自己剛纔瑟瑟發抖找理由:

“神魔後裔對強大的神魔更加敏感、畏懼。嗯,感覺怎麼樣?”

“打你爹沒問題的。”

許七安笑道。

九尾狐眯着眼兒,慫恿道:

“你去你去!”

許七安把自身狀態簡略的告訴她,重點提及烙印在基因裡的“紋路”,道:

“你怎麼看。”

九尾狐審視着他,狹長嫵媚的大眼睛裡閃爍着詫異:

“你變神魔了?”

她的意思是,這種情況只出現在神魔和神魔後裔身上。

跟我的想法差不多,我已經漸漸的“神魔化”了?臥槽,那我還能不能生孩子啊.........想到這裡,許七安心裡就有些發慌。

天天插花弄玉,肚子就是沒反應。

浮香也不爭氣。

臨安成親兩個月,一樣沒任何動靜。

不會是我的問題吧........嗯,神魔也是可以繁衍後代的,實在不行,找個神魔後裔試試.........他帶着一種審視的目光,打量九尾狐。

“看什麼看。”

狐狸精皺眉道。

臭男人的目光讓她不太舒服。

一胎九寶,老爹是半步武神.........許七安腦海裡不受控制的浮現一個書名,沉吟道:

“如果這是靈蘊,那它象徵着的是“不滅”,這種情況是半步武神獨有,還是其他體系的超品也會出現這樣變化?”

九尾狐搖頭:

“不對!

“超品和神魔不同,所以祂們無法像神魔那樣直接取代天道,需要攫取氣運,得到認可。

“這條路還是道尊死了三次才摸索出來的。

“另外,監正說過,武夫是不可能取代天道的,那麼神魔化就說不通了。

“你這情況不是神魔化,我覺得可能是武夫體系最終極的秘密,事關武神。”

她一頓分析有理有據,和許七安想的差不多。

他剛要說話,忽然感覺腦瓜被人重重“敲”了一下。

咦,天地會成員也出海了?許七安眉頭微皺,喉結滾動,吐出地書碎片。

【二:許寧宴許寧宴許寧宴......】

李妙真的聲音瘋狂的傳入腦海。

【三:妙真,你怎麼出海了。】

他現在的距離,離九州大陸極爲遙遠,已經脫離地書碎片的信號輻射範圍。

收到許七安的回覆,李妙真如釋重負,用一種“死鬼你怎麼纔來,你死哪去了”的語氣傳書道:

【二:你跑哪去了,在海外和妖女廝混讓你忘記自己姓什麼了?你給老孃死過來,老孃一劍劈了你。】

【三:有事說事。】

許銀鑼也不是怕女人的。

【二:佛陀攻打九州了。】

一句讓,讓許七安瞳孔微微收縮。

李妙真語速極快的把事情的經過告知許七安,道:

【二:你無法想象佛陀有多詭異,祂不但融入了山河城邦,還打算吞掉雷州。如果不是親眼所見,我也不敢相信。】

李妙真嘰裡咕嚕的說完,心懷一絲僥倖的問道:

【二:你晉升半步武神了嗎。】

【三:嗯!】

【二:沒事,半步武神非一朝一夕,來日方長,你先回來,大奉需要一品武夫.......】

她越說越輕,漸漸沒了聲息。

隔了好一會兒:

【真,真成了?!】

【三:稍後解釋,我立刻回來。】

許七安先從地書碎片中取出一套衣袍,換上後,按住九尾狐的肩膀,讓左手腕的“眼珠子”亮起,直接空間傳送離開。

.........

海天之間,李妙真踏着飛劍,青蔥玉手握着地書碎片,一顆心慢慢的放回肚子裡。

所有的焦慮、畏懼,種種負面情緒,一下子煙消雲散。

他真的成功了,成了古往今來,屈指可數的半步武神。

踏入超品之下最強行列。

成爲像神殊那樣可怕的人物。

負面情緒消失後,李妙真心裡繼而涌起時光荏苒的悵然、唏噓和感慨。

與君相識三載,仿似三千春秋。

“真有你的啊!”

她嘀咕一聲,握着地書碎片的手,振奮的揮舞一下。

嗯,許寧宴要離的不會太遠,他要返回九州,肯定要先過南疆,我在這裡等着.........李妙真收好地書碎片,在劍脊上盤坐。

..........

雷州。

阿蘇羅微微弓着身軀,聽見了自己粗重的喘息,他的右臂無力的聳拉,左邊半張臉頰破損。

漆黑如墨的身體破損不堪。

以他爲首,身後是金蓮道長和度厄羅漢,然後是楊恭、孫玄機。

楚元縝和恆遠因傷勢過重,暫時退場。

與這羣超凡對戰的是佛門戰力第一的伽羅樹。

至於洛玉衡,一個人擋住了佛門兩位菩薩。

這不是說她的修爲已經能碾壓兩位同級彆強者,而是陸地神仙萬法不侵的特性,剋制了兩位擅長打控制的菩薩。

尤其是廣賢菩薩的“大輪迴法相”和“大慈大悲法相”,幾乎沒有用武之地。

“咔咔咔......”

空間崩潰的聲音不斷響起,無色琉璃結界如同海潮,一次次的奔涌蔓延,但在觸及洛玉衡的護體金光時,一寸寸的崩潰,如同破碎的鏡子。

在這個過程中,琉璃菩薩身影不停的閃現、消失,圍繞着洛玉衡遊走。

她的目標很明確,打算以物理方式斬了這位女子道首,前大奉國師。

論近戰,琉璃菩薩遠不是以殺伐之力著稱的人宗道首的對手,但天下法術唯快不破,只要抓住機會,同境界的情況下,想斬殺陸地神仙的肉身並不難。

不是所有體系都像武夫一樣。

洛玉衡速度雖不及擁有行者法相的琉璃,但四大法身中的“土相”結合“風相”,使她應對的遊刃有餘。

還能分心施展御劍術,針對廣賢菩薩和伽羅樹。

前者原地盤坐,以禪功對抗飛劍,後者只是覺得陸地神仙煩人。

“天人之爭後,洛玉衡修爲大漲,再給她幾年,便能踏入一品中期。後生可畏啊。”

薩倫阿古感慨道。

伊爾布卻在苦思如何對付道門的陸地神仙,萬法不侵的特性實在太難對付。

巫師體系的大部分手段都被剋制。

但下一秒,他就不再多想了,因爲這不是他該思考的問題。

三品和一品之間有着鴻溝般的差距。

陸地神仙一根指頭就能按死三品靈慧師。

“她一人便擋住兩位菩薩,實在可怕。”烏達寶塔評價道。

另一邊的蠱族首領們,緊繃的情緒有所緩解。

他們的處境極爲尷尬。

大奉若是兵敗如山倒,他們就得被迫下場,而這種層次的戰鬥,三品真的說隕落就隕落。

眼下這個相對平衡的局面,是他們願意看到的。

薩倫阿古捏着趕羊鞭的手,微微發力,道:

“廣賢也好,琉璃也罷,都沒有全力以赴,固然是法相被陸地神仙剋制,但他們的實力絕不僅於此。”

伊爾布愣了愣,道:

“大巫師的意思是........”

薩魯阿古笑道:

“他們在等待一個機會。”

話音方落,那輪金色太陽終於爆炸了。

比原先刺眼數倍的佛光炸開,衝擊波席捲方圓數十里,直接把洛玉衡、阿蘇羅等人裹挾進去。

大日輪迴法相的力量,隨着它的崩潰,席捲四方。

見狀,薩倫阿古嘴角笑容擴大。

機會來了。

神殊化成的漆黑法相在佛光中消融,露出了真身,他上半身子已經骷髏化,燒成了一具通紅的骷髏。

即使是半步武神不滅的特性,也做不到毫髮無損。

當然,除了體力衰弱,氣息下滑,神殊並沒有受到致命的傷害。

大奉方的超凡強者迅速做出應對,所有人默契的向楊恭靠攏。

楊恭彈動儒冠,鼓動清光裹住衆人:

“退去三百丈。”

言出法隨失效。

孫玄機擡腳一踏,傳送陣法迅速擴散,試圖籠罩衆人,但還未來得及擴散,便迅速崩潰,被佛光淨化。

大日輪迴法相佛光普照之處,一切法術都會被淨化。

洛玉衡的萬法不侵特性在超品層次的力量下,沒能發揮作用。

廣賢菩薩立刻脫離禪功狀態,大輪迴法相“咔咔”轉動,佛文刻就的“人”字亮起,大慈大悲法相擡眸,“望”向大奉超凡強者。

伽羅樹菩薩“噔噔噔”的衝向阿蘇羅等人,如同餓狼撲向羊羣。

比他們更快的是琉璃菩薩,她趁着大日輪迴法相壓制衆超凡強者的間隙,無聲無息的於度厄身後凸顯,指尖夾着一根封魔釘,拍向他的後腦。

身爲佛門中人,度厄和阿蘇羅不會被佛光淨化,兩人後腦剛衝起絢麗七彩光輪,身邊的景物就失去了顏色。

他們的動作,念頭,包括殺賊果位,陷入一種遲緩的狀態。

琉璃菩薩輕輕一拍,噗的一聲,封魔釘狠狠扎進度厄羅漢的天靈蓋,初步完成封印。

接着,琉璃菩薩抓起度厄的肩膀,消失不見。

糟糕.........大奉方的超凡強者臉色大變。

度厄身上的氣運至關重要,他的身份更重要,他的存在,決定了大乘佛教能否在中原延續下去。

他是至高佛許七安和大乘佛教徒之間的紐帶。

只靠一個不通佛法的許七安,很難把大乘佛教經營下去,而大乘佛教一旦衰弱,氣運就會流回佛門。

金蓮道長這樣的老江湖,此時心裡也涌起深深的無力感。

洛玉衡柳眉倒豎,卻無可奈何,她獨木難支,救不回度厄。

下一刻,白衣飄飄的琉璃菩薩出現在一片被暗紅色血肉物質覆蓋的無人地帶。

她很理智的沒有選擇佛陀的“化身”附近,因爲那裡距離神殊太近。

“度厄,能與佛陀融爲一體,是你的榮幸!”

琉璃惋惜道:

“你本該是與我們一樣,永恆不滅,成爲佛陀的代言人之一。”

度厄低頭看了一眼身下,血肉物質宛如觸手舞動,已經迫不及待想要吞噬他。

“非我之道!”

他雙手合十,坦然面對自己的結局。

琉璃不再多言,手一鬆,把他丟了下去。

暗紅色的血肉物質沖天而起,將度厄包裹、吞噬。

“雷州保不住了。”薩倫阿古搖搖頭,皺起了眉頭。

監正當真沒有底牌?

他掃了一眼蠱族衆首領,發現他們一個個臉色難看,唯獨天蠱婆婆臉色如常。

“你看到了什麼?”大巫師問道。

“天機不可泄露。”

天蠱婆婆笑眯眯道。

薩倫阿古若有所思。

婆婆一點都不急,她看到的是對大奉有利的未來?淳嫣眼睛一亮,心裡的焦慮不安平復了許多。

大奉還有其他後手?會是什麼……蠱族首領們紛紛猜測。

這時,吞噬了度厄的那部分血肉物質,忽然狂亂的扭曲起來,像是消化不良。

接着,只聽“嘭”一聲巨響,血肉物質炸開,猶如炮彈投入泥沼,淤泥四濺。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衆人錯愕不已,凝神看去,度厄完好無損的出現在超凡強者們的視野裡,他身邊,多了一個人。

此人套着靛青色的長袍,黑髮隨意披散。

五官俊朗,身材頎長。

大奉銀鑼許七安。

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十四章 不願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八月總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十四章 不願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章 潛龍城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六十八章 礦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
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兩百一十一章 忌憚第十四章 不願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八月總結第一百三十四章 帝王法相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九十二章 苦肉計第二十三章 閉門羹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二十一章 神威凜凜許銀鑼第二十九章 離開京城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一百一十一章 陛下和朕第八十五章 變天(一)第一百二十四章 加班第三十八章 力蠱(14876/10w)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二十七章 問詢第兩百零九章 社會性死亡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十一章 姐妹花入懷來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一百一十八章 千里之外,一槍取人.......第一百二十九章 渡劫在即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第一百七十一章 一臂一法器第二十八章 光宗耀祖第兩百二十九章 人去樓空第六章 驗屍第一百七十章 退去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二十八章 重返南疆第一百零七章 廟神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十四章 不願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一百章 我要包場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一十一章 照徹九州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六十五章:荒!冤家路窄第五十章 監正競選大會第一百四十章 沮喪的金鑼們第三十六章 楚元縝:需要我退避嗎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兩百六十二章 七絕蠱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一百零三章 我一直在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五十五章 金剛不敗(感謝撈麪姐姐的盟主)第一章 潛龍城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六十八章 礦第十四章 另有其人第四十六章 買首飾第三十三章 許新年:今天老是遇到神經病第一百四十七章 故事(一)爲盟主“Neil_LY”加更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七十六章 出差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兩百四十九章 造反(第二更)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一百一十八章 驚世一劍第七十三章 天地會羣聊第一百二十三章 王妃的秘密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一百四十章 大青衣第六十四章 唯信仰萬佛之主許銀鑼第十三章 半步武神(7400)第一百四十一章 埋了五個月的後手(五一快樂)第一百零五章 爆炸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六章 許七安的報復第一百零四章 覆命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