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一個前提,兩個條件

亞聖殿前,趙守理了理衣冠,在楊恭張慎李慕白陳泰三位大儒的注視下,推開鏤空硃紅的殿門,進入殿中。

哐當!

殿門輕輕合攏,擋住了視線。

陽光透過格子窗照射進來,光束中塵糜浮動,基座上方,立着一尊頭戴儒冠,身穿儒袍,一手負後,一手置於小腹的雕塑。

雕塑的腳邊,站着一隻白色的麋鹿。

這是亞聖的妻子。

趙守一言不發的望着這尊雕塑,眼睛裡映着陽光,他保持着同一個姿勢很久不曾動彈。

趙守生於貞德19年,出身貧寒,十歲那年拜入雲鹿書院,授業恩師是寒廬居士。。

那位不修邊幅的老儒生常年居住茅廬,早年間不知道因爲什麼事,瘸了一條腿,鬱郁不得志,好飲酒,喝醉了就寫一些諷刺朝廷,辱罵皇帝的詩詞。

要沒雲鹿書院庇護,他寫的那些詩詞,夠砍一百次腦袋了。

平日裡對趙守要求甚是嚴格,教的還算盡心盡力,一旦喝醉了,就發酒瘋,嚷嚷着:

讀什麼破書,一輩子都沒出息,不如青樓買醉睡花魁。

年輕的趙守就梗着脖子說:

睡一次花魁要三十兩,不讀書,哪來的銀子睡。

寒廬居士聞言大怒,你竟還知行情?

一頓板子!

趙守不服氣的說:老師不也知道行情嗎。

又一頓板子!

後來,老儒生在一個寒冷的冬天,喝醉酒掉進水潭裡淹死了,結束了潦倒貧困的一生。

在葬禮上,趙守從授業恩師的至交好友裡得知了老師的過去。

寒廬居士年少時是風頭強勁的才子,因爲雲鹿書院出身的緣故,被貞德帝不喜,殿試時被刷了下去。

他繼續考,繼續被刷下去。

三年又三年。

從一個年輕才子,熬成了鬢角霜白的老儒生,未曾謀到一官半職。

忍無可忍,便怒闖皇宮,怒斥貞德帝,那條腿就是當時被打斷了,若非上一任院長出面庇護,他早就被砍頭了。

這便是雲鹿書院一直以來的現狀。

偶有小部分人能謀個一官半職,但大都不受重用,被打發到犄角旮旯裡。

更多的人連一官半職都沒有,讀書半生,仍是一介布衣。

年輕的趙守當時並沒有說什麼,但是多年後,新任的院長給自己許了宏願立了命,他要讓雲鹿書院的讀書人迴歸廟堂,引它重返千年之盛。

“兩百年前,國本之爭,書院與皇室交惡,程氏趁機背離書院,創國子監,將書院學子擋於廟堂之外。兩百載匆匆而過,今日,弟子趙守,迎亞聖重返廟堂。”

長揖不起。

亞聖雕塑衝起一道清光,直入雲霄,整座清雲山在這一刻震動起來,宛如山傾。

但書院裡的學子、先生沒有半分驚慌,反而激動的渾身顫抖,喜極而泣。

時隔兩百載,雲鹿書院終於要出一位二品大儒了。

並非世人稱道的那種大儒,是儒家體系中的二品——大儒!

清光衝入雲霄,層層翻涌,在高空形成一個巨大的清氣旋渦,清雲山數十里外清晰可見。

彷彿在昭告世人。

緊接着,這些清氣繼而緩緩下沉,落回亞聖殿,進入趙守體內。

趙守的眼睛裡噴射出刺目的清光,他的肉身沐浴在清光裡,這是浩然正氣在爲他洗精伐髓,既增強他言出法隨的力量,又能提高法術反噬的承受力。

他細細的感受着身體的變化,領悟着二品的力量。

這主要分兩方面,一方面是言出法隨的威力得到了巨大的提升,修改過的規則,會延續很長一段時間。

比如念一句:此地寸草不生。

該區域的草木凋零,維持數月,甚至更久,不像之前那樣,言出法隨的效果只能曇花一現。

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點,二品大儒可以一定程度的撥弄氣運,可聚攏也可摧毀,這操作雖然沒有術士精妙,但趙守已經具備了影響一個王朝興衰的能力。

當然,這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就如大週末期的錢鍾大儒,獻祭自己,撞碎大周最後氣數。

亞聖殿內清光一閃,楊恭四人進入殿中,滿臉欣喜。

“院長,可能助刻刀解印?”

張慎問道。

“一試便知。”

趙守攤開掌心,清光升騰,刻刀出現在他手心。

緊接着,亞聖儒冠也戴到了他頭頂。

趙守凝視着刻刀,低吟道:

“破除封印!”

驟然握住掌心。

頓時,一道道清光從他掌心激射而出,手裡握着的彷彿不是刻刀,而是一個大燈泡。

頭頂的儒冠同樣綻放出刺目的清光,這些清光沿着他的手臂,衝涌如刻刀中。

亞聖雕塑閃爍起清光,照射在刻刀上。

嗡嗡......刻刀鳴顫,在趙守掌心劇烈震動,連帶着他的手臂和身體也顫抖起來。

砰!

刻刀上清光猛的一炸,於殿內掀起狂風,吹滅蠟燭,震動門窗。

趙守再難握住刻刀,也不想握住,鬆開手,任由它浮空而起,在殿中盤繞遊曳。

“終於能說話了,儒聖這個挨千刀的,竟然把老夫封印一千兩百多年。寫書垃圾還不讓人說?換成老夫來,肯定寫的比他好。

“老夫念在相識一場,指導他寫書,居然不領情,還嫌我煩,封印我,呸!”

刻刀的咒罵聲和抱怨聲清晰的傳入趙守等人耳中。

這讓趙守幾個多少有些尷尬,不知道該附和還是該反駁,便只能選擇沉默,假裝沒聽到。

“咳咳!”

趙守用力咳嗽一聲,打斷刻刀喋喋不休的咒罵,作揖道:

“見過前輩。”

楊恭四人隨着作揖:

“見過前輩!”

刻刀掠至趙守面前,在他眉心懸停不動,傳達意念:

“嘿,監正說過,我會在這一代解封,果然沒騙我。儒家子弟對儒聖那老東西奉若神明,歷代大儒都不肯替我解開封印。

“你爲何要助我解開封印?”

趙守又一次作揖:

“學生有事請教。”

楊恭立刻攏住袖子,沒讓戒尺飛出來。

刻刀內的器靈問道:

“何事!”

趙守沉聲道:

“代天下蒼生問一句,如何晉升武神?”

刻刀沒有立刻回答,而是陷入長久的沉默。

靜默中,趙守的心緩緩沉入谷底:

“前輩也不知道?”

“莫要聒噪!”刻刀噴了他一句,然後才說道:

“我記得儒聖點評武夫體系時,說過武神,嗯,畢竟一千兩百多年了,我一時間想不起來。”

那你倒是快想啊........楊恭等人心裡急切。

而趙守注意到一個細節,刻刀需要回憶才能想起,說明近期沒有與人談及晉升武神之事。

不是刻刀透露的話,監正又是如何知曉晉升武神之法的?

十幾秒後,刻刀恍然道:

“想起來了,嗯,一個前提,兩個條件!

“前提是,凝聚氣運。

“條件是,得天下認可,得天地認可!”

……

ps:錯字先更後改。

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敵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寫個總結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十章 不平事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五十六章 一刀
第八十七章 如何破局?(8000字大章)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二十一章 大婚第一百三十六章 秋後算賬第一百一十五章 氣運調節器第一百一十四章 腹背受敵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寫個總結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兩百五十六章 屏蔽天機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六十三章 禪機(大章求月票)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一百六十二章 陳年舊案第一百二十四章 擼手串第七十二章 道門地宗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一十七章 大召喚術第一百零一章 抄家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四十六章 兩段往事第一百一十六章 有驚無險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四十八章 揭榜第一百一十八章 滅口第四十三章 挑戰銀鑼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十四章 交換情報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一百五十章 攻城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九十八章 晉升二品(一)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八十四章 天地會終於有儒家學子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一百五十三章 三號人設坍塌?(爲盟主“旺財i7”加更)第一百零三章 腰斬第六十四章 修羅場?第三十七章 勸學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六十七章 失控第四章 請陛下賜死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六十六章 阿蘇羅戰死?(感謝“魔力飛車”的白銀盟)第十六章 金蓮道長:把許七安推出來背鍋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二十二章 李靈素:這位猿兄.........(6600)第七十八章 你來啦第一百九十六章 又是一場頭腦風暴第一百五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一百九十八章 二號的提問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八十七章 日出西方第五十三章 蠱的世界第六十五章 白毛蘿莉第兩百一十三章 驚愕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一百零二章 高於生命的東西第一百六十五章 屏蔽天機第兩百四十三章 告御狀第四十二章 又撿荷包第一百三十一章 一夜致富第三十一章 猜題第兩百五十四章 奇襲——白衣術士第十章 不平事第四十二章 頭顱第一百二十八章 三黃縣第兩百五十五章 對答第六十九章 丹書鐵券第一百八十三章 查驗躉船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一百五十二章 開幕(一)第六十章 化身爲島第一百七十三章 身份暴露危機第三十一章 名不經傳許銀鑼第四十九章 驗屍第兩百三十二章 奇兵第一百九十三章 見臨安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開單章求月票,2月爭榜一!第八十三章 救命第十八章 聞人倩柔第一百四十一章 問答(爲盟主“沛謙哥”加更)第五十六章 一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