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珍珠

阿梓之所以不太確定是否人族雄性,是因爲她這輩子就沒見過人族,只聽族中長輩口耳相傳中描述過人族的外貌特徵。

神魔後裔居住在海外,幾乎不與九州往來,不過,每隔一段歲月,鮫人族就會派人登岸,打探一下九州的情況,瞭解九州的歷史。

因此,沿海地區有着關於鮫人的傳說,但流傳不廣。

言歸正傳,越強大的神魔後裔,化形成人身後,外表會保留部分本體的特徵,除非用幻術掩蓋,不然難以收束。

比如女王化成人形後,瞳色、髮色不會改變,身體某些部分會殘留鱗片。

阿梓沒看見那個男人身上有特殊之處,所以大膽猜測是名人族雄性。

對了,還有那個九條尾巴的狐狸.........阿梓補充道:

“另一位雌性是神魔後裔,她.........”

阿梓詳細描述了九尾天狐的模樣,重點誇讚對方無與倫比的美豔,以及動人心魄的魅力,反而忽略了實力方面。。

因爲她並沒有見到九尾狐出手。

鮫人女王皺了皺秀氣的眉,繼而露出恍然之色,柔聲道:

“我知道了,原來是她。”

她看着阿梓,笑容透着水般的溫婉柔美,輕聲道:

“你弄錯了,降服惡蛟的應該是九尾狐,而非那個人族雄性。”

阿梓一臉驚訝,心說不對啊,那人族雄性明明很強的,我親眼看着惡蛟對他畢恭畢敬。另外,九尾狐是誰?

邊上的侍衛長回憶片刻,不太確定的說道:

“女王,您說的是.........”

鮫人女王輕輕頷首:

“九州大陸南疆,有一個萬妖國,國主便是九尾天狐,她們是遠古時代,神魔青丘狐的後裔。三百年前,九尾狐曾經來過鮫人島,那會兒,阿梓還沒出生呢。

“九尾天狐非常強大,不管是在九州大陸還是海外,都是頂尖的強者。”

說到這裡,她柳眉微蹙:

“不久前,我曾感應到過她的氣息,按理說,她出海不該這麼頻繁。莫非是九州大陸出了什麼變故........”

數月前,她在鮫人島感應到那位國主的氣息,但對方只是路過,氣息一瞬即逝,沒有在鮫人島停留。

女王說的有理有據,阿梓這才明白自己認識出錯,原來真正的大人物是那個狐狸精,不,九尾天狐。

是她收服了惡蛟。

侍衛長展露笑容:

“不管怎麼樣,她收服惡蛟,對我們鮫人族來說,是天大的恩情。”

解了鮫人族的燃眉之急。

阿梓順勢道:

“方纔我在外面見到她了,她提出要見您。”

鮫人女王沒有立刻答應,思索了許久,緩緩點頭:

“他們在哪兒?我帶着族人親自出去迎接。”

她和九尾天狐打過交道,狐狸精雖然煙視媚行,性情乖張,但對鮫人的態度還算溫和,至少沒有敵意。

而且,以對方的修爲,想強闖鮫人島輕而易舉,根本不需要讓阿梓來通報。

說話間,她從瑪瑙牀上坐起身,輕飄飄的飛入水中,水流宛如被賦予了生命,噴泉般的涌起,承接住鮫人女王的嬌軀。

‘噴涌’託着她向殿外移動,侍衛長和阿梓緊緊跟在女王身後。

三人離開宮殿,此時,殿外已經聚集了密密麻麻的鮫人族,他們或立在水中,或坐在案邊,發出嘈雜的議論聲。

爲阿梓帶來的消息爭的不可開交,但就是沒有人敢外出求證。

這時,宮殿的大門敞開,女王立於噴泉之上,來到族人們面前。

鮫人族立刻停止了討論,他們意識到,女王會給他們一個準確的答案。

“各位族人!”

鮫人女王碎金般的眸子環顧四周,聲音軟濡悅耳:

“惡蛟已經被遠道而來的朋友收服,我們的危機解除了。”

鮫人們面面相覷,在經歷短暫的沉默後,歡呼聲迴盪在洞窟中,久久不散。

阿梓沒有騙人。

收服惡蛟的強者是何方神聖?

...........

“國師,業火灼身並非兒戲,一個不慎,便是萬劫不復的結局。”

楚元縝皺着眉頭,表達了自己的憂慮,接着說道:

“況且,人宗心法修到超凡境纔會有業火灼身之患,我如何........”

話音落下,他就看見洛玉衡手裡的拂塵輕輕打了過來,楚元縝本能的想躲,但控制住了自己。

拂塵拍打在他胳膊上,力道不大,但伴隨而來的,是喜、怒、哀、懼、愛、惡、欲........這些情感是如此強烈,宛如決堤的洪水,瞬間沖垮了楚元縝的理智。

他時而憤怒的恨不得毀滅世界,毀滅渾濁的人間;時而悲哀的認爲自己是失敗者,活着沒有意義;時而歡喜的要起身載歌載舞.........

這時,耳邊響起洛玉衡冰塊碰撞,充滿質感的磁性嗓音:

“抱元歸一,嘗試用養意秘法控制七情。”

她的話蘊含着某種力量,有效的撫平了楚元縝混亂的精神,他抓住這一線清明,穩住元神,接着開始用“養意”的心法,嘗試將七情轉化爲劍意。

所謂養意,是將情緒積攢、壓縮於劍內,日復一日,積少成多,最後一次性全部爆發。

其核心是需要一種強烈的情感、意志。

業火灼身恰好符合。

洛玉衡目光掠過楚元縝的臉,望向了他身後的長劍,劍在鞘中,已是鋒芒畢露。

出鞘後,威力又將如何?

她滿意的點頭,再次用拂塵拍打楚元縝肩膀,把種入他體內的七情六慾收了回來。

到了陸地神仙這個境界,業火已經不再是威脅,甚至可以操縱它用來對敵。

收回業火後,楚元縝狀態立刻好轉,他睜開眼睛,又是欣喜又是忌憚,凝視着洛玉衡無暇容顏,喟嘆道:

“原來這就是業火灼身,原來國師一直在忍受這樣的痛苦。”

果然,每一位能成就一品的人物,都是有大毅力大天賦大機緣之人。

不說別的,就人宗的業火灼身,意志力不夠堅定之人,早就淪爲七情的奴隸,或精神崩潰而亡。

但洛玉衡卻隱忍了足足二十年。

“國師,我該如何自行收集七情?”楚元縝虛心求教。

他沒有修人宗心法,即使洛玉衡的方法是對的,但“能源”不能自產,便毫無意義。

洛玉衡淡淡道:

“自行摸索!”

.........楚元縝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國師這性子還真是不討人喜歡啊。

狀元郎只敢在心裡小聲嗶嗶一下,然後,他條件反射般的左顧右盼,沒看到袁護法,心裡鬆口氣。

他和許寧宴,還有其他人一樣,都得了一種叫做“袁護法應激障礙症”的病。

洛玉衡臉色一冷,淡淡道:

“滾吧!”

這副姿態,她在許七安身上看到過數次,簡直如出一轍。

楚元縝眼前一花,旋即發現自己被送出靈寶觀,身處觀門外。

“呼.........”

他吐出一口氣,朝靈寶觀躬身作揖,轉身離去。

接下來的路,他自己走。

青衫落拓少年行,一如當年棄文習武。

..........

泛起波瀾的海面上,許七安看見前方的海面突然隆起,形成一道噴涌的泉水。

噴泉上,站着一個風華正茂的鮫人女子,她墨綠色的長髮隨意挽起,點綴着兩片貝母,她碎金般的眼眸美的宛如夢幻,她的五官和臉型搭配出驚心動魄的美麗,同時又有一股我見猶憐的柔弱。

這種溫婉柔弱的氣質讓他莫名的想起了妹子許玲月,都是那種看上去打一拳會很久的弱女子。

很能激起男人的保護欲和佔有慾。

她脖頸掛着一串珍珠項鍊,胸口裹着堅韌的魚皮,充當小衣,露出白嫩矯健的小蠻腰,以及淺淺的馬甲線,下半身則是矯健修長的魚尾,覆蓋青色鱗片。

在她的周圍,越來越多的噴泉隆起,每一道噴泉上都站着一位鮫人。

略一望去,大概有兩千餘人。

“呵,陣仗挺大的嘛。”

銀髮妖姬雙手抱胸,擺出一個“攻勢”很足的姿態,微微昂起尖俏的下巴,像是等待使臣朝見的女王。

鮫人女王駕馭着“噴涌”掠來,距離船隻十幾米外停下,盈盈施禮,柔聲道:

“見過萬妖國主。

“一別三百年,風采依舊。”

九尾天狐“嗯”了一聲,邊審視着鮫人女王,邊笑眯眯道:

“彼此彼此。”

鮫人女王不着痕跡的看一眼許七安,假裝不在意他赤裸裸的目光,繼續說道:

“聽阿梓說,你們收服了那條惡蛟,多謝國主相救,珍珠不勝感激。”

說完,她有些期待的說:

“能否讓我看看?”

九尾天狐頷首,身後的尾巴探入海中,小腰一擰,便把一條巨大的蛟龍託了出來。

蛟龍乖順的一動不動,任由狐尾把自己舉起。

遠處的鮫人們騷動起來,陷入恐懼之中,但旋即發現惡蛟已經變的比魚蝦還溫順,於是慢慢冷靜下來,朝這邊指指點點,併發出驚喜的歡呼聲。

因爲他們確認,強大而殘暴的蛟龍真的被收服了。

鮫人女王審視着蛟龍,精緻的眉頭微蹙,“他,他被抹去靈智了?”

“你可以這樣認爲!”九尾狐說道:

“它現在是我們的傀儡。”

鮫人女王吐出一口氣,表情複雜,既有痛恨,又有唏噓,語氣溫柔:

“國主大恩,鮫人族會牢記於心。”

九尾天狐坦然接受,這條蛟龍本來就是她擒獲的。

“此番與友人出海遊歷,恰逢鮫人島,順手而爲罷了,你別光顧着謝我。”銀髮妖姬看一眼許七安。

鮫人女王順勢望向許七安,嫣然笑道:

“閣下是.......”

許七安聽不懂,九尾天狐介紹道:

“他是九州大陸新晉的超凡武夫,中原王朝大名鼎鼎的許銀鑼。”

鮫人女王禮貌的頷首示意,九州大陸超凡強者數量不少,一位超凡武夫並不值得矚目,至於什麼許銀鑼,她則完全聽不懂。

但既然是同境界的強者,她當然也不會輕視。

銀髮妖姬笑眯眯的補充:

“一品武夫。”

鮫人女王霍然扭頭,重新審視着許七安,碎金般的瞳孔裡流露着不加掩飾的震駭。

她明白一品代表着什麼,品級劃分是人族推廣出來的,但不是近期的事,因此身爲神魔後裔的她也能明白一品武夫象徵的境界。

那是在神魔橫行的遠古年代,也能稱之爲強者的境界。

至於如今,一品境的武夫,幾乎可以橫推九州大陸,以及海外各個神魔後裔的勢力。

鮫人女王立刻低頭,不敢再看許七安,語氣不自覺的帶着怯生生的柔弱:

“珍珠見過大人。”

她忽然意識到阿梓沒錯,反而是自己意會錯了。

真正收服蛟龍,將他煉成傀儡的,恐怕是這位人族至強者。

她們到底在說什麼啊........許七安面無表情。

..........

鮫人島,一座湖心亭裡。

鮫人們把石頭打磨成的盤子頂在頭上,石盤裡盛滿海味,成批成批的送到湖心亭裡。

這座湖底下連通着山腹的溶洞,是鮫人們平時露天活動的場所之一。

鮫人女王珍珠在亭中設宴款待兩位從九州而來的貴客,嬌俏得鮫人女子們藉着送菜的功夫,小心翼翼的端詳人族強者。

她們知道這是一位超級強者的人物,是女王也要小心應付的存在。

正是他收服了蛟龍。

依附強者、崇拜強者是她們的天性。

許七安一邊吃着海鮮,一邊用眼神示意九尾狐。

後者笑道:

“可惜沒有酒,鮫人不會釀酒。”

她感慨完,望向身邊的鮫人女王,道:

“你與那條蛟龍相識?”

鮫人女王有些拘謹,偶爾會偷看一下許七安,見萬妖國主問話,她忙收束念頭,蹙眉道:

“他是西海龍島的霸主,很多年前,曾經與我有過交集。而後便一直追求我,想與我交配,極其令人討厭。”

九尾狐眯了眯眼:

“那你知道他是怎麼瘋的嗎。”

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實體書上線了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三十六章 永興上架感言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二十章 吃肉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八十六章 辦法盟主感謝章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六十九章 妹妹
第五十四章 截胡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卷尾總結兼請假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第六十一章 瘋狂的小龍人第十二章 被改變的未來第五十九章 這個孩子太難了,我不會教實體書上線了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九十五章 桑泊第兩百四十八章 忠什麼君?(第一更)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六十九章 妹妹第三十二章 螳螂捕蟬黃雀在後(6200)第七十五章 吞噬萬物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三十六章 永興上架感言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七十八章 互相試探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二十章 吃肉第六十七章 案件分析第九十五章 三個月第兩百三十九章 領頭者第一百零九章 他,快成了?第五十四章 問答第一百三十七章 安全感第一百四十三章 女妖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一百五十一章 天下掉下一個伽羅樹(5200)第七十四章 只有勾欄聽曲能撫慰我的心靈第十章 夜姬長老第十九章 愚鈍的幺兒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五十四章 水落石出?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二十四章 殺招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一百零三章 議和尾聲第兩百零三章 密談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八十五章 神殊vs佛陀第七十七章 楊千幻的妙計第三章 慕姨第一百二十五章 地書和守門人(兩章合一)第兩百六十一章 事後第三十九章 混戰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八十六章 辦法盟主感謝章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兩百四十章 攻城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二十二章 真相第八十九章 超越神殊的戰力第二十六章 真心話大冒險第兩百二十六章 春祭日復甦(8000字大章)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五十九章 問靈第四十五章 戰後總結愉快的單章時間。第三十七章 一打五(求月票)第一百六十五章 沒有破綻的許七安第七十一章 青丘狐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六十八章 美夢第一百五十七章 認錯(9000大章)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一百零四章 許辭舊:無論如何要救大哥第八十一章 大乘佛教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白銀盟感謝單章。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九十九章 許鈴音:社會險惡第四十二章 亞聖和他的妻子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五十一章 打茶圍第八十七章 我只想當一個安靜的美男子第八十九章 區區不肖弟子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一章 牢獄之災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七十章 許七安:我將帶頭衝鋒第一百一十二章 落子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八十八章 登場第五章 大逆不道的侄兒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六十九章 妹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