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

不退位,下場會和先帝一樣........永興帝腦海裡“嗡嗡”作響,腦海裡浮現元景帝死無全屍的悽慘情景。

金鑾殿內,一下子安靜下來,變的鴉雀無聲。

一簇簇目光落在許七安身上,短暫的,無人呵斥,無人抗議。

如今的大奉,如果還有誰敢弒君,且說到做到,眼前的許七安算一個。

隔了好一會兒,譽王沉着臉走出來,勸說道:

“許七安,大奉風雨飄搖,內憂外患,經不起折騰了。念及過去朝廷對你的栽培,高擡貴手吧。”

譽王自知對許七安雖然沒有提攜之恩,但也算幫過他幾次,故上前勸誡。。

“沒錯!”

大理寺卿嚥了咽口水,鼓起勇氣,高聲道:

“許七安,你是魏淵倚重的心腹,魏淵一心匡扶社稷,爲中原百姓開太平。你豈能辜負他的遺願,親手把朝廷推向萬劫不復的深淵。”

有了兩人的開頭,擁躉永興帝的勳貴文成紛紛勸誡。

在他們眼裡,許七安是個無法無天的武夫不假,但他絕不是嗜殺成性的狂徒,相反,他過去做的事,任誰都能讚一聲俠義。

因此,他們認爲,只要佔着理,佔據大義,就能向許七安施壓。

君子可欺之有方!

永興帝像是被逼到絕路的困獸,猛的從御座上蹦起來,指着許七安,神色癲狂的咆哮道:

“你要逼朕退位?

“許七安,朕如此信賴你,倚重你,並把臨安賜婚給你。你就是這般回報朕的?

“你不怕此事傳揚出去,你許銀鑼的名聲一朝散盡嗎!他日青史之上必不記你好,不怕遺臭萬年嗎。”

兔子急了還咬人,何況是皇帝。

“我要娶臨安,自然會娶,何須你賜婚?”

許七安抓起楊硯手裡的長槍,手腕一抖,“砰”的聲音裡,長槍飛射而出,帶着永興帝的衣角,刺入身後的御座。

永興帝跌坐在地,瞳孔渙散,身軀微微發抖。

剛纔一瞬間,他感受到了強烈的殺意,這一槍,就彷彿刺進了他胸口。

他真的要殺我.........巨大的恐懼在永興帝心裡爆炸。

“不要!”

殿內,譁然聲四起。

譽王等人嚇了一跳,一位親王痛心疾首,豁出一切的呵斥道:

“許七安,我大奉的皇帝,廢立何時輪到你來決定。

“你眼裡可有朝廷,可有皇室?”

一衆親王、郡王臉色鐵青,倍感屈辱和不忿。

奇恥大辱!

大奉立國六百年,從未有人敢如此膽大包天,就連監正也沒有這般強勢霸道,將皇室視如螻蟻。

先帝說殺就殺,新帝說廢就廢,先帝固然該死,但另一方面也說明了皇室的孱弱,說明了許七安不把大奉皇室放在眼裡。

甚至視作任由擺佈的傀儡。

此情此景,對在場宗室皇親來說,是巨大的羞辱。

顏面何存。

許七安緩步走到御座前,望向譽王等皇室人員,道:

“元景昏庸無道,背叛祖宗,背叛百姓,故,吾殺之。

“元景死後,大奉風雨飄搖,寒災洶涌,雲州叛軍趁勢而起。永興軟弱怕事,爲保自身地位,割地求和,連祖宗都可以背棄,你們以爲,這樣一位無能之君,真的可以撐起岌岌可危的朝廷?

“高祖皇帝歷盡艱辛,纔打下這片基業,你們忍心看着他毀於永興之手?

“爲什麼殿內諸公願意陪我清君側,爲何王黨和魏黨勢如水火,卻肯在此刻冰釋前嫌?爲何外面的將士,願意把腦袋拴在褲腰帶上,也要逼永興退位?誰對誰錯,你們捫心自問。

“到底是誰背棄祖宗?”

譽王微微動容,他身邊的、身側的親王郡王,張了張嘴,似想反駁,卻找不到合適的言語。

許七安接着環顧諸公,掃過那些擁躉永興帝在官員,沉聲道:

“青州一戰,數萬將士馬革裹屍,好不容易拼掉雲州精銳,諸公卻一紙文書,將他們的努力付之一炬,爾等食朝廷俸祿,做的可是人事?

“國庫空虛,維持軍費和朝廷運轉,本就艱難,永興爲了眼前的和平,自斷生路。諸公非但不勸誡,反而樂見其成,促成和談,一肚子聖賢書,都讀到狗肚子裡了?

“割讓富含鐵礦的禹州,盛產糧草的漳州,給雲州叛軍送糧送鐵,唯恐大奉滅亡的不夠快?永興自欺欺人,爾等跟他一樣,都是廢物嗎!”

怒斥聲在殿內迴盪。

跟着許七安造反的銅鑼銀鑼,以及各衛甲士,握緊了手裡的刀,義憤填膺。

近日來,朝廷與雲州和談的事,流言蜚語傳遍京城,但凡是有一腔熱血的人,心裡都是不平的。

自古物不平則鳴。

這下,文官也和宗室一樣,被懟的滿臉羞愧。

但文官擅長口舌之爭,有人不服,低聲道:

“可連監正都死了,我等有何辦法?今時今日,除了議和別無他法,還有誰能抵禦雲州超凡高手。”

一道道目光落在許七安身上,看他怎麼回答。

不是他們沒有骨氣,而是大奉已經處在岌岌可危的境地,他們的選擇,是形勢所迫,絕不承認許七安說的話。

“那就讓我來!”

許七安語氣陡然拔高:

“讓前線殺敵的將士來,讓願意爲大奉拋頭顱灑熱血的男兒來。大奉是亡是興,由我們說了算。而不是你們這些只會在廟堂逞口舌之爭的文弱書生決定。”

他繼而看向在場的甲士:“諸位,可願爲中原,爲大奉,戰死沙場!”

殿內,持握兵器的甲士轟然應聲:

“願隨許銀鑼戰死沙場!”

許七安環顧周遭文官,冷笑着嘲弄道:

“倘若本銀鑼戰死了,大奉甲士折戟沉沙,爾等再投降,也爲時未晚。”

再無人說話。

這時,許七安伸出手,語氣平靜:

“來!”

殿外,一道黃澄澄的流光呼嘯而來,把自己送入許七安手中。

鎮國劍!

它依然選擇了許七安.........這一刻,皇室宗親、勳貴、殿內諸公,愣愣的看着這把高祖皇帝的佩劍,鎮壓國運六百載的傳世神兵。

他們眼裡有驚愕、有無奈、有反思,也有欣慰。

時隔三月,繼先帝隕落後,鎮國劍又一次選擇了許七安。

殿內陷入死寂,再也沒有人出言反駁、呵斥。

懷慶表情清冷,雙手疊於小腹,淡淡道:

“請諸位暫且留在殿內,等待本宮召喚。”

她旋即看向許七安,微微點頭。

許七安俯身拎起永興帝,與懷慶並肩往外走去。

路過雲州使團時,他側目,輕飄飄的看了他們一眼。

姬遠許元霜和許元槐三人,心裡同時一寒。

等許七安和懷慶離開金鑾殿,姬遠把聲音壓的很低:

“元,元槐,可有信心突圍?”

許元槐看傻子似的看他一眼:

“殿內單是四品就有三人,外頭肯定還有。”

絕望籠罩在雲州使團衆人心裡。

“該死,這個沒腦子的莽夫,不是說許七安智謀極佳,讓國師屢遭挫敗嗎?!”姬遠雙眼血紅,額頭青筋凸起:

“他瘋了嗎!!”

他認爲,以目前大奉的局勢,“委曲求全”是一個智者理當做出的選擇,而後再徐徐圖之,尋找翻盤的可能性。

姬遠正是相信許七安該有這樣的智慧,纔有十足把握和信心入京談判,以勝利者的姿態耀武揚威。

但許七安現在的選擇,與他過去的所作所爲,根本不匹配。

魯莽的就像一個徹頭徹尾的粗鄙武夫。

姬遠怕了,寒意從心頭涌起。

這樣自尋死路的許七安,不會有任何顧慮。

雲州使團危矣!

...........

御書房內。

許七安把永興帝丟在大椅上,望着呆若木雞的大舅哥,淡淡道:

“需要我替你研磨?”

永興帝臉色慘白,不甘心道:

“你不想讓朕求和,朕可以改,你想讓朝廷繼續打,朕也可以順你的意。許七安,朕把妹妹賜婚給你,你卻恩將仇報。

“你恩將仇報!!”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說到最後,他用力咆哮起來。

“我給過你機會的。”許七安拿起一塊墨,輕輕研磨:

“你把臨安嫁給我,不過是爲了拉攏我罷了,如果晉升三品的是旁人,你一樣會把臨安賜給他,臨安是我喜歡的姑娘,你卻視她爲拉攏人心的工具,哪來的恩?

“永興,你最大的錯,就是坐在了這個位置。

“沒有能力,卻貪戀權位,議和只是開始,後續戰事若是不利,你會繼續做出更多賣國自保的決定,將來青史之上,難逃亡國之君的罵名。

“我逼你退位,既是自保,也是爲大奉江山。”

他把毛筆蘸了墨,遞到永興手中:

“言盡於此,好自爲之。”

許七安接着看向懷慶:

“皇宮裡還有幾處戰鬥沒有平息,我先去鎮壓,這裡交給你了。”

懷慶頷首。

目送許七安離開,她吩咐守在外頭的甲士,道:

“去吧厲王請來,把殿內的親王和郡王們一併請來。”

幾名甲士領命而去。

不多時,幾名銀鑼與十幾位持刀甲士,壓着衆親王、郡王進了御書房邊的偏殿。

厲王年邁,今日沒有上朝,姍姍來遲。

拄着柺棍的厲王買過門檻,略微渾濁的目光,掃了一眼屋內。

穿素白長裙的懷慶坐在主位,譽王這些親王,還有郡王坐在客位,神態有些拘謹,與悠閒品茶的懷慶對比鮮明。

“叔公,快快請坐。”

懷慶做了一個請的手勢,示意厲王坐在次位,與她並肩。

厲王拄着柺棍,不緊不慢的走過去,在懷慶身側坐下,他側頭看向這位不顯山不露水的後輩,緩緩道:

“說說什麼情況吧。”

出乎意料,這位性情剛烈的老親王,態度出奇的平靜。

懷慶笑道:

“事越大,叔公越有靜氣。那懷慶就有話直說了。”

當即把事情簡單的說了一遍。

“逼永興退位.........”厲王嘆息一聲:

“本王年事已高,無心權利鬥爭,大奉走到今日這個地步,誰對誰錯,本王也算不清了。本王知道你請大家來,是不想流血衝突。

“直說吧,你想立誰!”

在場的親王、郡王,齊刷刷的看向炎親王。

炎親王是太后所出,真正得嫡子,又是懷慶的胞兄,懷慶和許七安聯手造反,不可能成全別人。

必定要扶持自己的兄長上位。

如果是這位親王上位,他們沒有意見,永興帝背叛祖宗,承認雲州一脈是正統的決定,得罪了皇室所有人。

他們不可能爲了維護永興帝的皇位,和自己性命過不去。

炎親王臉色瞬間漲紅,聽見了自己胸腔裡狂亂的心跳,熱血沸騰。

不由想起當初懷慶讓他看的周史——等待時機!

他知道,終於等來這一天了。

“懷慶,做的好!”

炎親王深吸一口氣,起身走向胞妹,做勢要把手按在她肩膀,以示讚賞。

懷慶擡起頭,目光冷淡的看他一眼,道:

“四哥,坐皇位你不夠格。”

她轉而看向厲王,掃過在場親王、君王,一字一句道:

“本宮欲稱帝!”

.........

ps:先更後改。

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
第一百六十章 《九州異獸篇》第五章 解開謎題第兩百一十八章 知己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八十九章 此時無聲勝有聲第四十七章 工具人鍾璃第一百一十三章 心事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九十九章 集體會議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五十二章 遭遇第兩百六十五章 少年羈旅第兩百二十章 安撫和翻臉(大章)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二十一章 大捷第十九章 試探三花寺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九十二章 監正的禮物第九十二章 兌現承諾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九十八章 殿試第八十六章 辦法第七章 密摺(6000)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六十一章 高調入場(大章求訂閱)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一百零一章 威壓百官(6000)第一百三十六章 真相(爲盟主“小海豚的翎小晨”加更)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十七章 人脈遍佈九州的聖子第四十二章 不當人子的風格第八十六章 一個成熟的雙面間諜第五十一章 新任監正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一百六十三章 大案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一百二十八章 左右逢源第兩百一十九章 本官許七安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一百零六章 怪事第五十三章 大師您保重第二十四章 佛子(6000)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一百六十六章 帶妹子和嬸嬸看新宅第一百八十七章 元景帝:朕的蓮子呢第二十六章 無垢之心第五十八章 珍珠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四十四章 佛陀現身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兩百六十三章 偷偷甜蜜的愛情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兩百二十六章 各方(大章)第十二章 嬸嬸暴怒第十章 縣衙命案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遲來的卷尾總結和更新問題。第一百三十九章 春祭日——復活第三十五章 背鍋俠第兩百三十一章 探索先帝墓第兩百四十一章 什麼?許銀鑼一劍斬了數十萬敵軍?第二章 李靈素的修羅場(一)第七十章 各自行動第一百五十三章 一品武夫第兩百零六章 信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五十一章 慈不掌兵第一百零八章 主辦官第兩百零七章 狗肉鋪子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九十四章 索要報酬第七十三章 狹路相逢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七十章 赴會第一百章 晉升二品(三)第一百四十七章 你輸了第二十三章 開團手和補刀手第一百七十七章 武林盟的規矩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一百三十四章 妖軍過境第七十二章 嚴以律己(大章)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第兩百一十七章 許七安:我爽了第一百二十八章 賭命第一百三十三章 我很中意他第一百一十六章 殉國第一十六章 聖女的道第九十六章 時間管理大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