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途中

出了十萬大山地界,平原、湖泊等漸漸多起來,組成豐富多彩的地貌。

在《九州地理志》裡,南疆可以籠統的劃分爲兩大區域,分別是“十萬大山”和“極淵”,兩個名稱代表着兩個雄踞南疆的大勢力。

萬妖國和蠱族。

“爲什麼《九州地理志》上沒有寫南疆的美食?”

慕南梔盤坐在小溪邊的岩石上,捧着一本藍皮書,專心致志的閱讀。

苗有方和紅纓護法負責料理食物,白姬趴在一邊等吃的。

“那你就要問儒聖了。”

許七安在她身邊坐下,笑道:“可能儒聖不愛美食吧。。”

《九州地理志》是儒聖踏遍九州,歷時三年所著,比較簡單的記錄了九州各地的山川地貌、河流分佈,以及民俗特點。

後來的《大奉地理志》是儒家後人模仿儒聖所著。

慕南梔信以爲真,說道:

“不過山川地貌,還有散落各處的部族,記錄的倒是挺詳細的。”

她看着看着,忽然嘴角抽搐一下:

“這都是些什麼蠻夷野人?”

南疆部族無數,少則幾百人,多則數千人,像星星灑滿天空一般,散佈在南疆各地。

他們的習俗非常奇怪,在慕南梔看來,簡直是不開化的蠻夷。

許七安拿過《九州地理志》,凝神一看,上面寫到南疆西邊三百二十里有一個部族,曰“犬神”,該部落有一個習俗,男女成年後,必須與一種叫做“角犬”的怪物成親,結爲伴侶。

從此一起生活,一起打獵,生死相依。

許七安再往下看,發現這種叫做“角犬”的怪物,特點是羣居、通人性,兇猛好鬥。

就生活在“犬神”部族周邊區域。

“這是大自然的選擇啊。”

許七安站起身,一手握書卷,一手負背,擺出教書先生的姿態,給慕南梔科普:

“任何習俗和文化的誕生,都與周圍環境有關。可以說,環境決定了文化。比如咱們中原的農耕和北方妖蠻的遊牧,是環境所決定的。”

慕南梔聽的一知半解,似懂非懂,蹙眉道:

“那,那他們和角犬成親也是環境造成的?”

“書上說了啊,“角犬”這種怪物,生性好鬥,又通人性,它們無疑是極好的夥伴,你就理解成了搭夥過日子吧。”

“那他們怎麼繁衍後代?”

慕南梔眨巴一下眸子,裝模作樣的擺出天真無知的表情。

不知不覺,話題就帶了點顏色.........許七安嘿嘿道:“我就知道你最好奇這個。”

慕南梔瞬間破功,紅着臉“啐”了一口,裝不下去了。

“我覺得這更像是一種比較尊重的馴服,角犬通人性,有相當高的智慧,不是尋常犬類能比,所以無法馴服。在與我們中原接觸後,犬神部族發現“成親”是相當隆重的儀式,於是模仿了這種儀式,以表示對角犬的尊重。而角犬也接受了這種儀式。”

許七安給出自己的判斷,這裡的成親和中原人族理解的成親可能不一樣。

“那你再往前翻三頁。”

慕南梔說。

許七安依言往前翻了三頁,上面記載一個叫“盤”的部族,該部族的族長,有權力在年輕男女成親時,奪走新婚女子的初夜。

“這總不是環境決定的吧。”她掐着腰。

許七安摸了摸下巴,反問道:“你知道獅羣的權力結構嗎?”

慕南梔搖頭。

“一隻雄性統治一羣雌性,在雄獅剛統治這個羣體時,它會把前任的幼崽統統咬死。這個初夜吧,其實是差不多的道理。”許七安振振有詞:

“你想,萬一這些新娘裡,有人因此誕下族長的子嗣,那麼他的血脈就得以延續了。這和環境關係不大,但和生靈繁衍後代的本能有關,開枝散葉是生靈的本能。”

他這些話不是胡謅,生靈的習俗本就與環境、以及本能有關,要不怎麼說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呢。

樸素的俗語裡,蘊含着生物進化最本質的真相。

慕南梔想了想,勉強接受,然後又說:

“你再往回翻八頁。”

許七安又往回翻了八頁,上面記載的部族,習俗是兒子年滿十八歲,必須要挑戰父親。輸了,會被趕出家門,贏了,會繼承父親的一切,包括父親的女兒,還有自己的弟弟妹妹。

我特麼編不下去了啊,我都沒接觸過那些部族,怎麼知道他們習俗的由來啊..........許七安心裡瘋狂吐槽。

“慢着,你記的這些部族,爲什麼都那麼奇怪?”

許七安狐疑的看着她。

慕南梔感覺自己被反將一軍,小嘴一陣囁嚅,心虛的側過臉,假裝看別處風景:

“就,就是因爲奇怪,所以印象深刻啊.........”

不,你讓我想起了上輩子聽過的一句話“女神也喜歡看愛情教育片”........許七安腹誹了一句,把《九州地理志》丟一邊,接着取出了地書碎片。

【三:麗娜,你和鈴音還在船上嗎?何時能到青州。】

他乘坐紅纓護法,不出五日,便能到達蠱族,考慮到蠱族也屬於蠻夷,肯定不會熱情好客,帶一個本地人過去,有助於減少矛盾。

【五:我在禹州,昨天就在禹州了。】

麗娜回覆。

這麼快?許七安一愣:【三:誰帶來去禹州的。】

漕運不可能這麼快,麗娜又是個比武夫還粗鄙的力蠱族,不可能掌控御劍飛行。

【五:我們在船上碰到了二郎兄弟的老師,隨他們一起去了青州。前日,二郎兄弟把我和鈴音趕出青州。】

你倆是不是搶他東西吃了啊.........許七安傳書回覆:

【認得路吧?】

【五:許寧宴你太小瞧我了,二郎交代過一句口訣:上北下南左西右東,朝着南邊使勁衝。】

送福利,去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888紅包!

好傢伙,還押韻!許七安看見李妙真跳出來傳書:

【二:迷路了問一問路人便成,禹州南下就是南疆,你北上來京城的時候,去過禹州的,不會忘了吧。】

【五:應該不會的。】

麗娜說。

天地會成員一陣質疑。

【三:你要多久才能從禹州到南疆?】

【五:不迷路的話,不被人騙的話,揹着鈴音跑七天七夜就能到。】

呼........許七安無奈的吐出一口氣,傳書道:

【莫要理會陌生人,有麻煩隨時找我,我家鈴音怎麼樣?】

【五:能吃能睡能喝,沒什麼問題。】

嗯,金蓮道長以前說過,鈴音的命很硬..........許七安正要收好地書碎片,忽然看見李靈素傳書:

【諸位,如何統率一支三百人數量的隊伍?】

許七安一看就知道出事了,傳書問道:【你做了什麼。】

天地會成員默默等待李靈素回覆。

【七:沒做什麼啊,就是不允許他們劫掠貧民,不允許他們強暴民女,不允許劫掠商隊,所有的惡事統統不允許。我也不允許他們離開村莊,定期給他們發米糧。】

李靈素聚攏流民後,在一處荒廢的村莊裡盤踞下來。

【七:他們本來還好好的,可沒過幾天,就想着刺殺我了。】

【二:蠢貨,你是在囚禁他們。你平時是怎麼管理這些人的。】

【七:不管理.......】

【二:蠢貨,你得操練他們,既不管理,又禁錮他們的自由,不刺殺你刺殺誰。罷了,晚些你單獨傳書我,我教你如何治理隊伍。】

天宗的臥龍雛鳳說完,楚元縝道:

【我這邊聚攏了一千流民,訓練初見成效,再過幾日,我打算帶他們去青州參戰。還有一件事,根據我手底下一夥從江州逃過來的流民說,那邊也有江湖人士在聚攏流民,劫掠商賈鄉紳。】

【二:皇帝小兒不是沒有采納許寧宴的建議嗎,是巧合?】

【四:殿下,您覺得呢?】

楚元縝直接對線懷慶。

【一:是本宮派人做的。】

懷慶大方承認。

【一:寧宴的計策非常有效,本宮委任了二十名心腹去聚攏流民,劫掠鄉紳富戶。朝廷每日都會收到流寇肆虐作亂的奏疏,但根據本宮得到的密報,各地反而安穩了許多。】

這個安穩只是相對於之前,就她派去的人手,以及天地會成員的努力,不可能壓住整個中原流民。

但不得不說,許寧宴的計策,效果是立竿見影的。

劫掠鄉紳商賈來養流民,劫一戶養百戶,當地就會迅速穩定。

代價就是,這樣做動搖了一郡一縣的統治階層。

如果匪寇的頭目是草莽英雄,那麼大奉朝廷的統治力就岌岌可危了。

可當匪寇頭目是自己人時,犧牲的只是鄉紳望族這種中低層的統治階級。

懷慶繼續傳書:

【楚元縝,你的隊伍若是初步具備紀律,那就囤積糧草,準備向西進發吧。你們也一樣,尤其李妙真,本宮知道你領兵打仗是強項。

【最好現在就去向西,沿途聚攏流民,組建隊伍。】

【二:爲什麼,憑什麼聽你的。】

飛燕女俠二話不說,先擡槓。

楚元縝傳書說道:【我明白殿下的意思,如今青州戰火燃起,支持雲州逆黨的佛門怎麼會沒有動靜?早晚要出兵雷州的。】

懷慶接着道:【屆時,朝廷雙線作戰,再加上內憂,只能被迫收縮戰線,雲州和佛門聯軍會一路把戰線推到京城。】

李妙真恍然大悟,吃了一驚。

她帶兵能力很強,但大局觀差了些,一直認爲青州是這場戰爭的重中之重,忽略了佛門。

【六:到時候,不知道會有多少無辜百姓死於戰火。】

恆遠大師無奈傳書。

許七安傳書道:【佛門不會派大軍東征了,頂多就是小規模的騷擾。】

【一:何以見得?】

懷慶傳書質疑。

【三:我在南疆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和二品羅漢阿蘇羅打了一架,解開了神殊的封印,並與萬妖國達成同盟,近日來,萬妖國會攻打十萬大山中的佛門勢力,收復舊土。你們等消息吧。】

天地會內部一時沉默,氣氛安靜到有些詭異。

【七:你和二品羅漢打了一架,還成功解開了那什麼神殊的封印?】

這是微不足道的小事?李靈素心態崩了,許七安這小子不是被封印着嗎,他什麼時候成長到能和二品羅漢交手?

上次在劍州,他還差點死在二品雨師手中,實力相較二品,差的很遠。

【一:此事當真?你真的和萬妖國結盟了?萬妖國要和佛門開戰,收復舊國領土?】

懷慶一連問出三個問題,對清冷矜貴的長公主來說,這足以說明此刻的情緒波動有多大。

許寧宴這傢伙,還真是從來沒讓人失望啊........李妙真心裡感慨一下。

【四:妙,如此我便可放心南下,支援青州。以萬妖國牽制佛門,是當下最好的選擇,能想到這個辦法的人不少,但能真正和萬妖國搭上線的,只有你許寧宴。】

【六:阿彌陀佛,許大人這一次,救了無數蒼生。】

結束羣聊,許七安收好地書碎片,發現慕南梔脫掉了繡鞋,一雙玲瓏白嫩的腳丫子泡在溪水裡,歡快的打着水花。

這雙腳丫子,只比許七安的手掌略大。

⊕ T Tκan⊕ C〇

皮膚又細又嫩,沒有繭子,穠纖合度,腳趾圓潤,腳底粉紅,這不是腳,這是大師手中最完美的藝術品。

花神的魅力,在於她堪稱完美,氣質容貌身段,無一不是極品.........說起來,國師也該來找我雙修了,爲何遲遲沒有聯絡........遭了,可能斷網了,她找不到我.........

許七安一凜,猛的反應過來。

...........

京城,司天監。

洛玉衡駕馭金光,落在八卦臺。

監正坐在案前,閉着眼睛,宛如一尊雕塑。

洛玉衡凝眸掃了一眼,發現這只是一具軀殼,元神早已不在。

她沿着臺階下樓,閉目感應片刻,徑直去了七樓丹室。

偌大的丹室,一羣白衣術士忙的熱火朝天,嘴裡抱怨着:

“又打仗了,該死!”

“是啊是啊,又有開始批量煉製法器,這樣的法器是沒有靈魂的,這是對我們鍊金術師的侮辱。”

“只有生物鍊金術這種玄奧的知識,纔是我輩的追求。”

“宋師兄,你乾脆帶領我們脫離司天監,自立門戶吧,我們一起創立一個鍊金術師教派。”

宋卿罵道:“你想被監正老師丟火爐裡當柴燒?”

他停頓一下,說道:“除非我將來取代監正老師。”

洛玉衡進入丹室,聲音冷清悅耳:

“司天監沒人了嗎?”

宋卿見到洛玉衡,愣了愣,心說你誰啊,你什麼時候出現的。

洛玉衡眉頭微皺:“洛玉衡。”

“啊啊,國師大人........”宋卿恍然大悟。

看着眼前黑眼圈濃重的男人,洛玉衡差點懷疑對方在欲擒故縱,監正的弟子裡,竟然有不認識她的?

反倒是她認識宋卿,看過畫像。

“許七安呢?我的傳音玉符找不到他。”洛玉衡蹙眉道。

“許公子很久沒來司天監了,自入江湖後,我便極少見到他。”

宋卿只是在洛玉衡絕美的容顏過了一遍,認爲沒有自己手頭的實驗吸引人,便不再關注,低頭搗鼓器具,說道:

“我也沒辦法聯絡他,不過孫師兄手中有一件傳音法螺,和許公子手裡的法螺配套,找到孫師兄,便能找到許公子。

“嗯,孫師兄眼下應該在青州。”

說完,他擡頭看去,發現國師已經不見。

“孫師兄,那就是國師呀。”

邊上一位鍊金術師滿臉驚豔:“真是傾國傾城。”

宋卿沒好氣道:“別想了,那種女人不是你能惦記的。”

鍊金術師不悅道:

“宋師兄你在懷疑我對鍊金術的虔誠,我早已發誓此生奉獻給鍊金術,終身不娶。我想說的是,咱們給許公子煉一具女體吧,就按照國師的模樣。”

此言一出,周圍的鍊金術師們紛紛附和:

“好主意啊,以許公子色胚本性,肯定欣喜若狂,日夜抱着她下不來牀。”

“妙啊,這樣許公子就能把剩下的半本藍皮書贈予我等。”

“但這樣會惹怒國師的吧?”

“怕什麼,有監正老師替我們扛着。”

..........

PS:更遲但到!半夜小睡了一下,沒熬住,接着是還債章節,繼續碼。順便求一下月票。

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四章 雨來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十三章 審問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九章 斬首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
第四十五章 最初的依仗第兩百五十七章 反轉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六十五章 子時(求月票)第一百四十八章 故事(二)第六十七章 尋人第四章 是時候表演真正的技術了第一百六十九章 不借,滾...第四章 雨來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一百三十九章 恆慧現身第一百七十五章 講故事第兩百四十四章 許七安甦醒(萬字大章)第六十二章 釣魚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六十八章 劫走許元霜第一百零二章 神功小成第十三章 逃脫第六十七章 洛玉衡的震驚第兩百一十五章 夢境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九十五章 使團入京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七十一章 世間無我這般人第一百一十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十九章 浮出水面的幕後黑手(大章)第九十九章 戰書第四十四章 女賊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七十八章熟悉的氣息第一百五十八章 罪己詔第八十章 不滅之軀第一百一十四章 同時薅羊毛第五十二章 王牌部隊第九十一章 捐款第兩百一十五章 地書開通新功能第一百零八章 楊千幻出關第十三章 審問第六十八章 兩場談話第十一章 許鈴音的憤怒第十九章 斬首第兩百二十一章 國師的建議第一百一十五章 五百年前的秘辛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五十七章 贈詩第一百八十二章 女子國師【中秋快樂】第一百一十七章 暗子(求月票)第四十一章 談判的技巧第八十四章 曙光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六十章 打更人上門第兩百一十二章 大巫師第兩百五十二章 激戰第一百零七章 愛恨糾葛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兩百零八章 天地會的夜談會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十七章 神殊殘肢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一十章 交易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二十章 不是冤家不聚頭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六章 高人第一百三十三章 蠱族第一百一十三章 北行第一百八十五章 點化佩刀第一百九十九章 四號:我已經推斷出三號的真實身份第五十章 線索第一百零六章 舉薦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四十四章 海外靈獸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九十四章 議和第八十五章 卑職有事稟告第六十九章 神來之筆的射擊第五十五章 援兵(二)第一百七十章 獅子吼第一百零七章 戴罪立功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一百三十七章 譽王第兩百零四章 爛人第四十一章 一個胥吏的詩才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一百二十二章 攻山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八十七章 青州故人?第九十五章 蘇蘇:小朋友,我是鬼第八十七章 故人相逢第一百九十八章 遺物第三十三章 密會第三十四章 許玲月:這輩子要好好報答大哥第三十章 殺恆音第五十三章 道尊的壯舉第七十三章 五封信(求月票)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四十三章 嫌疑人第一百二十六章 長公主召喚第七十四章 白帝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