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收官(二合一)

龍圖銳利的目光,灼灼的凝視着女兒,忽然一愣,搖頭道:

“不對,麗娜自身都沒有掌握超凡境的秘術。”

六位長老們也反應過來,剛纔氣昏頭,竟忘了這一茬。

接着,大長老似乎想起了什麼,一拍腦袋,叫道:

“原來是他!”

見到龍圖和其餘幾位長老看來,大長老解釋道:

“今日帶鈴音去極淵晉級時,發現外圍的蠱神之力變的異常稀薄,我和老三老四深入查看情況,發現森林內部某處的蠱神之力同樣稀薄。

“當時以爲有強大蠱獸出世..........”

說到這裡,大長老忽然語塞,因爲惦記着肉還新鮮趕緊帶回家煮的他們,忽略了疑似蠱獸出世這個重要事情。

三長老幽幽道:

“他從什麼時候修行力蠱的?怎麼修到接近超凡境的?是誰教他的修行秘術?”

三連問,問的衆長老心裡酸味翻涌,羨慕嫉妒到了極點。

就連龍圖,也忍不住說道:

“狂暴........距離超凡只差一線了。”

在場只有大長老能短暫的施展狂暴,但時效很短。。

大長老喃喃道:“他修了多久啊,修行多久達到這個境界的,不會和鈴音一樣吧?”

不會和鈴音一樣吧.........包括族長龍圖在內,衆人看向大長老,就像看瘋子。

...........

“和情報提及的一樣,他真的會蠱術。但又不一樣,雍州時,他和姬玄公子元霜小姐交手時,蠱術平平,甚至不如四品..........”

握着單筒望遠鏡的葛文宣看到這一幕,俊秀英氣的眉毛緊皺。

他一時間竟分不清許七安在雍州時刻意隱瞞了修爲,還是近期纔有所突破。

若是前者,說明此子心機之深沉,讓人悚然。

若是後者,說明此子修爲進展之快,讓人不寒而慄。

“如果雍州時的情報無誤,那他的長進也太快了,這樣的話,情報就變得沒有意義了。”

葛文宣眉頭險些皺成“川”字。

一個完美的陷阱,一個妥善的計劃,需要準確的情報做支撐。

像許七安這樣的,根本無法徐徐圖之。

因爲隨時都會過時。

“身負國運,真的能如此可怕?”

葛文宣是術武雙修,五品武夫,六品術士,之所以卡在六品,是因爲暫時沒有信心度過“預言師”要承載的厄運。

作爲術士的他,對氣運並不陌生,雖說大氣運加身者,福緣深厚,可到了超凡境,氣運加身的作用會無限削弱。

這也是爲什麼三品以上的強者有資格對中原皇帝不屑一顧的原因。

於一品、二品,或三品強者而言,殺中原皇帝會受氣運反噬,反噬的結果。

不想招惹皇帝,只是我忌憚氣運反噬罷了。

在葛文宣看來,這是一種平衡。

不然,氣運加身者豈不是可以橫行無忌?

但許七安這個情況他就有些看不懂了。

“是國運和氣運有所不同,還是另有原因..........

“術士體系存在只有六百年,而在此之前,從未有任何體系與氣運如此息息相關。六百年裡,初代監正和當代監正都不曾煉化國運,存入某個人的體內。

“老師是第一個做這樣嘗試的,在沒有先例的情況下,或許連他都不知道國運加身意味着什麼?老師的這個想法是自己苦思冥想的結果,還是受了誰的啓發?”

葛文宣念頭閃爍,思緒發散間,透過單筒望遠鏡觀看戰鬥的他,精神一振。

場內局勢再生變化。

...........

騎在三品行屍身上,肆意宣泄暴力的許七安突然失去了視覺、聽覺、嗅覺..........五感六識統統被矇蔽。

潛伏在周圍的暗蠱部首領,對許七安施展了暗蠱部的高品級手段——矇蔽!

“砰!”

抓住機會,尤屍操縱傀儡,以頭撞頭,兩人額頭狠狠撞擊。

移星換斗的加持下,許七安的危機預感沒有奏效,因此沒能提前預知到暗蠱的操作,以及底下行屍的攻擊。

行屍傀儡的額骨應聲開裂,而許七安瞳孔在剎那間空洞,短暫喪失意志,大腦一片空白。

他整個人猛的朝後仰去,額頭暗金色的皮膚出現細密的裂紋。

尤屍沒有眩暈,死人怎麼可能眩暈?

“趁現在!”

他特有的嘶啞嗓音大吼道。

他們輕敵了,雖然影子、淳嫣不出手,鸞鈺和跋紀輔助的計劃,是爲了先試探這小子的深淺。

但輕敵就是輕敵了,這小子不是一般的三品,他能在瞬間爆發出三品大圓滿的戰力,這直接打垮了自己操縱的行屍陣。

幾位首領同樣意識到了這個問題,在尤屍吼出聲之前,便已經各自行動起來。

許七安身後的陰影裡跳出一個臉色蒼白,似乎常年不接觸陽光的中年男子,他靈活的攀附到這尊金剛身軀的背上。

至剛至陽的火焰灼燒着他的身軀,彷彿只是燒到一層虛幻陰影,沒有實物。

暗蠱部的高位格防禦手段——陰影!

“影子”袖子裡滑出一把微微彎曲,形似鉤子的匕首,通體漆黑,似玉非玉,似鐵非鐵。

這是暗蠱部歷代首領相傳的絕世神兵——蠍子鉤。

此物專破武夫肉身,山海關戰役中,“影子”曾經憑藉這把神兵,配合暗蠱擅長偷襲的特點,險些殺掉一位佛門金剛。

當!

蠍子鉤在許七安額頭鑿出刺目火星,讓細密的裂紋擴大。

疼痛讓許七安眼裡迸發出亮光,強行從眩暈中掙脫。

狂奔中的杏眼美人淳嫣,停下腳步,張嘴發出一道無聲的尖嘯。

許七安如遭雷擊,逐漸恢復焦距的瞳孔,又呈現出空洞和渙散。

心蠱的操縱術,震盪元神,強行控制!

這隻能維持一秒不到,對於天生此刻的“影子”來說,這便是稍縱即逝的勝機。

噹噹噹.........蠍子鉤在暗金色的額頭鑿出綿密的火星。

噗~的聲音裡,微微彎曲的匕首刺穿許七安的額骨,刺入大腦,狠狠攪拌。

見到這一幕,包括尤屍在內的幾位首領,眼睛一亮,彷彿看到了結局。

即使對如今的許七安來說,這樣的傷害也足以稱爲重創。

他的大腦被破壞了,但元神卻徹底清醒了。

似乎料到他會在這樣的傷害中恢復神智,鸞鈺恰好御風而來,薄紗長裙飛舞,她把自己送入許七安懷裡。

修長藕臂勾住他的脖頸,雙眸含情脈脈,半撒嬌半哀求道:

“不要~”

魅惑!

這是魅力加成的升級版,化被動技能爲主動。

許七安的殺意和怒意煙消雲散,癡癡的望着近在咫尺的絕美容顏,心神迷醉。

鸞鈺嘴角一挑,揚起尖俏的下巴,含住他的嘴脣,把子蠱和催情氣體渡入他體內。

下一刻,許七安暗金色的皮膚浮現一層嫣紅,褲襠裡帳篷高高支起。

達到目的後,鸞鈺笑吟吟的抽身而退。

噗噗噗~

跋紀的攻擊緊隨而至,紫箭激射在許七安膝蓋、胸膛、臉龐,讓金剛神體染上一層深紫色。

淳嫣再次張嘴,發出無聲的尖嘯,趁着許七安沉迷情慾,進行第二次控制。

噔噔噔.........尤屍攝來兩把骨刀,狂奔着殺向許七安。

此時,許七安額頭被貫穿,鮮血和腦漿順着創口流淌,金剛體魄光芒黯淡,處在崩潰邊緣。元神被心蠱控制,氣血則因爲情慾旺盛,涌到了下半身,無法施展力蠱的狂暴。

尤屍有自信,能一套連死他,最不濟也能重創他。

讓他戰力大損,再難以翻起風浪。

“哎,你別殺他哦。”

鸞鈺見狀,蹙眉喊了一聲。

她還沒嘗過這副堪稱完美的男性體魄,這要是隕落了,簡直暴殄天物。

尤屍嘿道:

“放心,我把他煉成行屍能保留八成的實力,到時候再操縱着他陪你睡覺。”

鸞鈺呸了一聲。

說話間,他已到許七安面前,雙刀交錯,奮力斬擊額頭創口。

呼!

骨刀裹挾着扭曲空氣的氣機,把許七安和“影子”斬成兩半。

彷彿斬中空氣的尤屍疑惑的“嗯”了一聲,雙刀斬出一個十字,依舊斬中了空氣,而許七安的身體似青煙似陰影,就是沒有實體。

“影子,你搞什麼鬼!”

尤屍把這一切歸咎於暗蠱部首領。

豈料影子反應比他還誇張,受驚小鹿似的陰影跳躍到遠處,用見了蠱神一樣的目光看許七安。

“你也會暗蠱術!”

影子聲音低沉,語氣難以置信。

這時候,尤屍也意識到不對勁,他臉色一變,果斷暴退,放棄了乘勝追擊的打算。

他會暗蠱術.........在場衆人看着許七安,像是在看怪物。

繼力蠱之後,他竟還會暗蠱?

遠處觀戰的龍圖和六位長老,面面相覷,說不出話來。

慕南梔如釋重負,俯身抱起白姬,一邊摸一邊安慰:

“乖,就騎你一小會兒,哭成這樣。”

白姬哭唧唧的說:“我的腰好痛.......”

慕南梔隨口安慰了幾句,便把心神留在許七安身上。

戰鬥並未結束,希望他能想辦法逃走……

“不可能,這不可能..........”

鸞鈺連連搖頭,蠱族史上確實有不少同修兩種蠱術的天才,但無一例外,這些人裡沒人能踏入超凡領域。

這些都不是重點,重點是一箇中原人,如何修行力蠱和暗蠱,並且修到這等境界。

在她看來,荒誕程度就好比北方妖蠻推着火炮和牀弩,持着軍弩和火銃。

“是儒生的能力?”

淳嫣眯起杏眼,試探道。

儒家六品——儒生!

該境界能把敵人的手段學到手,然後用筆寫在紙上,儒生的核心能力就是“學習”。

鸞鈺搖頭:“他若是儒家弟子,我的魅惑根本不會奏效。”

思考無果的他們,又把目光投向許七安。

我真是嗨到不行.........許七安用指頭戳了戳額頭的創口,笑容猙獰。

他得承認,蠱族的首領們配合默契,有襲殺,有強控,確實能輕易殺死三品境的武夫。

這還只是五位首領,要再加上天蠱婆婆和龍圖,圍殺一個二品武夫都不在話下,當然,前提是二品武夫死戰不退。

剛纔是浮屠寶塔內的大智慧法相喚醒了他的神智,讓他得以清醒。

但其實就算塔靈老和尚袖手旁觀,許七安也打算利用陰影跳躍脫離包圍。

蠱族首領們很強,可惜他們引以爲傲的手段,對自己難以奏效,這就是許七安敢一挑五的底氣。

“我們得改變對策了。”

淳嫣深吸一口氣,傳音給同伴:

“影子,陰影跳躍和化身陰影時無法攻擊,所以他一旦陰影跳躍,你就立刻把他逼出來。然後鸞鈺魅惑與我的操縱配合,強行控制他。

“跋紀,你立刻釋放毒箭,換成麻痹肉身的毒素。影子你趁機襲殺,就如同剛纔一樣。尤屍,你負責牽制,配合影子襲殺。”

話音落下,她看見許七安融入陰影,消失不見。

“影子!”

淳嫣大喊。

不用她提醒,許七安融入陰影的瞬間,“影子”往前一撲,消失不見。

兩道虛幻的陰影在地面追逐,糾纏,隨後雙雙從陰影裡摔出來。

當一個以搏殺能力著稱的武夫,掌控了暗蠱的陰影跳躍,這是讓任何體系的高手光是想一想,就毛骨悚然,脊背發寒的事。

而暗蠱的短距離跳躍,速度之快,更勝過術士的傳送陣。

是真正的防不勝防,且無法阻止。

只有暗蠱才能對付暗蠱。

見到兩人從影子裡摔出來,淳嫣當即張嘴,發出無聲的、但對元神來說極爲尖銳的嘯聲。

鸞鈺乘着風,紗裙飛舞,猶如絕世妖姬,主動迎向許七安。

她張開懷抱,做乳燕投林狀,同時故作楚楚可憐姿態,妙目淚光盈盈,委屈道:

“不要傷害人家~”

“魅惑”對付武夫可謂無往不利,她看到這個男人望着自己的眼神變的癡迷。

趁着這個機會,鸞鈺順利的投入這具讓她饞的直流口水的金剛身軀中,雪白藕臂勾住他的脖頸,溼潤的紅脣貼了上去。

“呼~”

她呵出一口甜膩芬芳的氣息,並將十幾條子蠱送入對方口中。

這時,鸞鈺聽見這個年輕人低聲說道:

“你對所有男人都這樣嗎?”

這........鸞鈺瞳孔劇烈收縮,下一刻,男人一口氣吐進她嘴裡,這股氣息滾燙熱辣,燒心的很。

“啊.........”

鸞鈺捂着小腹,臉龐凸起黑色的青筋,口中溢出黑色的鮮血。

情蠱部以催情、魅惑、迷亂神智爲主,肉身不是情蠱師的強項。

許七安的毒雖然沒有跋紀的猛烈,但對付一個“弱質女流”足夠了。

他張開雙臂,給了妖嬈嫵媚的騷貨一個熊抱。

咔擦........鸞鈺身體骨頭瞬間斷了十幾根。

“你的口氣催情不了我,我的口氣卻能毒你半死!”

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

鸞鈺的狀態讓場內場外的人愣住了,無往不利的魅惑失去了作用,並被許七安以不知名的手段重創。

黑色青筋遍佈秀美臉蛋,口鼻沁出黑血...........

跋紀臉色陡然大變,低吼道:

“毒蠱?是毒蠱?!”

他一連吼了好幾遍,似乎只有這樣才能宣泄內心的驚愕。

許七安竟然還是毒蠱師?

龍圖扭頭看向六位長老,卻發現他們眼裡的東西和自己是一樣的——懵!

一箇中原人,竟然會三種蠱術,且都修到極高深的境界。

難道是當年魏淵俘虜了蠱族的高手,從他們口中套取出的秘術?

龍圖覺得自己猜到了真相。

力蠱部的他們尚有閒暇去震驚和思考三種蠱術的來源,場內的首領們就沒有那個閒情逸致了。

儘管他們內心的震撼絲毫不弱於旁觀者,但身在局中,無暇他顧,戰勝敵人擺在第一位。

再一次,黑暗替代光明,許七安又一次中了暗蠱的“矇蔽”,五感六識盡數屏蔽。

一團陰影悄無聲息的浮現,手裡握着微微彎曲的匕首,奮力刺暗金色的眉心。

尤屍雙手各持握一把骨刀,埋底脊背,三兩步便奔到許七安面前,雙刀交錯斬向脖頸。

跋紀已經知道毒素無用,但還是配合的吐出三道墨綠色毒箭。

爲了確保三位同伴能準確命中敵人,淳嫣又一次尖嘯,以心蠱術施加控制。

三位首領的攻擊確實命中了敵人,但那只是一道沒有實體的陰影。

三重攻擊下,陰影如煙霧般扭曲,接着一個跳躍,消失在影子和尤屍面前。

“影子”縱身一撲,投入陰影,追逐而去。

“淳嫣,速退!”

尤屍大吼道。

有着一雙漂亮大眼睛的淳嫣臉色微變,她難以接受自己操縱元神的能力失效,但在尤屍的警告下,經驗豐富的她立刻騰躍而起,脫離地面,這樣能阻止敵人從自己的影子裡鑽出。

同時,張開嘴,連續不斷的發出無聲的尖嘯。

身子騰躍在半空,她警惕而冷靜的俯瞰,看見暗金色的身影從自己附近的一棵樹蔭下鑽出。

然後,這位武夫雙膝彎曲,地面“轟”的一沉,他像是一把射向天空的利箭。

淳嫣心裡大凜,不停的張嘴發出尖嘯。

這一次尖嘯,沒有震盪元神,而是激發了許七安內心溫柔和憐香惜玉的一面。

心蠱的另一種手段:共情!

另外,她臨陣磨槍般的召喚方圓數十里的獸類。

之前幾次不用共情,是因爲震盪元神,強行控制效果更好,能爲隊友創造優勢。

而共情相對沒有那麼強力,它能激發人性中本就存在的情感,但如果做的太過分,對方會立刻察覺不對勁,從而掙脫共情狀態。

比如讓一個意志力堅定的武夫在生死戰中萌生死志,或變的消極,這類共情多半會失敗。

眼下選擇的憐香惜玉,性質上要柔和很多,主導權在對方身上。

另外,共情,並非單方面施加,而是雙方情感同步。

許七安要是萌生死志,她也就萌生死志。

之前的戰鬥中,她若是強行讓許七安萌生死志,恐怕自己會第一個迫不及待的衝上去和許七安拼命,求死!

共情之下,許七安眉眼頓時柔和起來,柔聲道:

“放心,我會輕輕的,不會弄疼你。姑娘還是第一次嗎?”

淳嫣羞澀的點頭:“嗯!”

幾秒後,兩人同時從共情狀態中掙脫。

這肯定不對勁啊,打着打着,就聊到那方面了。

違和感太強,比萌生死志還要強,共情失敗。

他的憐香惜玉爲什麼是這樣的..........淳嫣眼裡閃過絕望。

此時此刻,心蠱師的弊端盡顯無疑,不擅長廝殺戰鬥的她,面對一位超凡武夫的襲擊,無法抵抗,無法躲藏。

逃,卻連速度都不夠。

“轟!”

地面塌陷的聲音再次響起,尤屍也把自己化作利箭追擊,試圖阻止他靠近同伴。

但在下一刻,無邊無際的黑暗籠罩了他,尤屍也體會到了許七安不久前的感受。

而“影子”因爲剛剛施展過“矇蔽”,短時間內無法連續不斷的施展,只能無奈的看着這中原小子纏上淳嫣。

啪啪啪!

迴應許七安的是一套熟悉的連招,化勁以上的武夫才能施展的連招。

他這才發現,或許是爲了彌補個體戰力不足,這位漂亮的心蠱師同時也是一位四品巔峰的武者。

許七安抓住杏眼美人的雙手腕,把一雙手反擰在後背。

“噝噝~”

淳嫣耳垂上的兩條赤色小蛇忠心護主,撲咬男人的手臂。

許七安一眼看出,此蛇劇毒。

兩條細蛇各自咬住許七安大臂,咄咄兩聲,小蛇痛苦的蜷縮起來,似乎崩到了牙。

“你........”

淳嫣又大又圓的杏眼裡,佈滿慍怒和驚慌,她張開粉色的小嘴,就要發出無聲尖嘯。

許七安朝她臉龐噴出濃度極高的催情氣體,以及一條情蠱子蠱。

黑色細長的子蠱瞬間進入淳嫣口中,消失不見。

也就幾秒的功夫,她的血液開始沸騰,皮膚染上嫣紅,身體裡的情慾被點燃,灼燒着理智。

情蠱,他也是情蠱師..........淳嫣心裡閃過難以置信的念頭。

她爲數不多的理智到此徹底崩潰,皮膚嫣紅,臉頰滾燙,女的雙腿不自覺的摩擦。

“矇蔽”的時效極短,尤屍很快恢復感知力,持着骨刀從側方殺了過來,兇猛的氣勢彷彿是要把這對狗男女一起斬殺。

他是故意的,借殺意和刀氣助她“甦醒”。

果然,受到外界的刺激後,淳嫣嬌軀一顫,迷離的眼眸恢復清明。

有一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可以領紅包和點幣,先到先得!

但是晚了.........

當!

骨刀狠狠看在許七安頭顱,砍出一串火星,他沒有躲避的意思,只是在骨刀砍中時,用力給了淳嫣一個熊抱。

咔擦咔擦!

女性的身軀似乎都是一樣的柔軟,骨頭也是一樣的脆弱。

許七安隨手拋下骨頭斷了十幾根,兼情毒伴身的淳嫣,傲立在半空,審視着暗蠱、屍蠱、毒蠱三位首領,獰笑道:

“該你們了。”

三位首領心裡沒來由的一寒。

深吸一口氣,他朝着下方三人噴出一口催情氣體。

除了行屍外,跋紀和“影子”的褲襠裡,帳篷高高支起,眼裡燃燒着情慾,但很快平復。

這畢竟沒有達到超凡境界,威力相對差了一些。

許七安的手段自然不止於此,他旋即消失在半空。

“跋紀,小心腳下!”

影子大聲喝道。

跋紀心領神會,朝側方騰躍,因爲有了淳嫣的前車之鑑,他沒敢御空。

許七安果然從他影子裡鑽了出來。

跋紀不慌不忙的從腰間的獸皮小袋裡抓出一把黑色的藥丸,塞入最終,囫圇吞下。

他體表頓時冒出黑光。

“啪!”

跋紀雙掌合拍,伴隨着響聲的,是一陣陣肉眼可見的黑煙。

黑煙迅速吞沒了許七安,宛如跗骨之蛆般依附在他皮膚表層,緊接着,疼痛感傳來。

果然,遠距離的毒液噴射和近距離接觸的毒,層次完全不同.............許七安心裡嘀咕一聲,跋紀的毒比他高一層,他無法用毒體消化。

想把我逼退?許七安腦後火環一炸,讓黑煙如幕布般抖動,蒸發過半,稀薄了幾分。

他張嘴發出無聲的尖嘯,讓身後趕來援救的尤屍和“影子”身子一僵。

抓住這個間隙,許七安強行扛着劇毒的黑煙,三兩步奔到跋紀面前,手腳並用,身軀各處關節化爲武器。

啪啪啪........

肉搏持續三秒不到,跋紀便被撕掉雙臂、雙腿。

而許七安付出的代價是半邊身子化爲黑紫色,金剛體魄被毒素腐蝕,產生嚴重的眩暈,並伴隨嘔吐。

換成除龍圖外的其他首領,四肢被暴力扯斷,便是半廢了。

但毒體不同,毒體擁有另類的再生能力。

暫時廢掉跋紀後,就只剩下暗蠱的影子和尤屍操縱的行屍,到了這一步,已經非常簡單。

擁有金剛身體,武夫不死之軀,以及七絕蠱手段的許七安,哪怕不用浮屠寶塔,對付一具三品境的行屍,一個擅長暗殺的暗蠱師。

局面如何,不言而喻。

無邊無際的黑暗再次籠罩尤屍,許七安對他施展了矇蔽。

同一時間,許七安的五感六識也被“影子”矇蔽。

他看不到聽不到尤屍的位置,但尤屍也分辨不出他的方位。

咻!

一道暗金色的刀光從他懷中衝出,繞着行屍接連劈砍,發出“叮叮叮”的脆響。

他藉助太平刀的指引,把握住了尤屍的位置。

狂暴!

肌肉一塊塊暴起,身軀於瞬間膨脹近一倍,許七安聽聲辨位,搶佔先機,疾風驟雨般的攻擊落在行屍身上。

噹噹噹.......這個過程中,他的眉心不停的受到“影子”的鑿擊。

“影子”很快放棄了,他融入陰影,卷着鸞鈺、淳嫣、變成人棍的跋紀離開,去往天蠱婆婆所在之處。

他的決定是明智的,因爲他意識到,自己鑿穿許七安額頭的難度,比許七安打廢行屍的難度要大。

“噗........”

終於,在某一拳捶下後,尤屍的腦袋炸成了碎片,灰白色的腦漿四處飛濺。

...........

PS:今天不還債,睡覺。大家晚安。

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百盟感謝章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十七章 心劍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七十一章 救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九章 跳水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六章 匪患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月末總結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
第一百零二 萬事俱備否?(20000/10萬)第兩百零一章 恆遠的秘密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三章 李靈素修羅場(二)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百盟感謝章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一百四十六章 覆盤第八十三章 救人方案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一十九章 社交三要素第四十一章 臨安公主性命危急第一百二十二章 臨安公主召見第兩百一十三章 妙計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六十一章 鐵證如山第九十七章 風雲變色第一百五十二章 審問恆遠第兩百零九章 一號的主動第三十七章 許七安的絕學第六十六章 不跪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第五十九章 借人第一百一十六章 夜談第三章 吃蟹第一百六十一章 召喚第五十七章 自戕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二十八章 拍死我這隻螻蟻(第二更)第一百七十五章 底牌第一百六十六章 等一個傢伙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九十四章 李妙真入京第三十九章 會試最後一場第三章 仙俠世界一樣能推理第一百二十六章 問詢使團第一百三十章 許七安:嬸嬸,你想用黃金打臉,還是綢緞打臉?實體書上線了第一章 監正的饋贈(大章求月票)第二十六章 夢境第九十七章 蘇家往事第一百七十九章 許二郎:我沒有家人第一百一十五章 最後的決戰地(求月票)第一百八十章 羣聊(爲盟主“大哥帶我飛”加更)第十七章 心劍第一百零七章 草蛇灰線第二十五章 圍魏救趙(3249/10萬)第一百一十五章 拔刀第一百九十一章 殺敵第七十一章 救第六十四章 大乘佛法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二十七章 途中第一百七十二章 宅子鬧鬼 (爲盟主“熿裘”加更)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四十二章 柴賢第九章 跳水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五十八章 佛門問心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五十七章 綁架第一百三十三章 子見父未喪,磨刀霍霍身上砍第一百零二章 遠古秘辛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十三章 我站在,烈烈風中第兩百零二章 洛玉衡的秘密第五十五章 拔除封魔釘第一百五十四章 開幕(三)第五十六章 佛門法相(六千字大章)第一百五十五章 女戰神第三十二章 兩首詩第三十九章 那許平志不當人子第六章 匪患第四十四章 逃之夭夭第八十八章 一起上第八十六章 愛第一百五十六章 水落石出(爲盟主“醉仙落塵”加更)第六十二章 大戰序幕第一百四十一章 攻城第兩百二十七章 備胎們的回信(爲盟主“敗筆的人生”加更)第一百八十六章 失之交臂第一百九十三章 這裡是府衙第五十一章 誘餌第八十五章 療傷第八十章 金蓮道長的尷尬第兩百一十六章 半生第二十二章 教公子一個道理第一百二十二章 許七安的謀劃第一百一十九章 聚首(求月票)第七十二章 試探(5400)第一百八十四章 監守自盜第一百五十章 兩封密信(爲盟主“奧利奧有點鹹”加更)月末總結第一百零五章 稱帝第兩百零八章 解鈴還須繫鈴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