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婚事

御書房。

年輕的永興帝,臉色沉凝的坐在鋪設黃綢的大案後,聽着新任首輔,武英殿大學士錢青書的奏報。

王貞文養病之後,朝廷內部廷推,經過各黨一番廝殺,首輔之位落到了武英殿大學士錢青書頭上。

依舊還是王黨。

“各地多有匪患劫掠鄉紳望族之事,在江州和劍州,甚至有城中百姓與匪徒勾結,裡應外合打開城門,放匪徒進城劫掠。

“各地皆有類似之事。”

山羊鬚花白的錢情書沉聲道:

“陛下,還請早些派兵剿匪,不然大亂將至。。若不能穩住後方,青州局勢危矣。”

王黨成員紛紛附和。

各黨成員,一半沉默,一半附和。

專劫掠士大夫階級的匪徒,無疑刺激到了諸公們的神經。

“陛下三思!”

高呼聲裡,御史臺左都御史劉洪出列,作揖道:

“青州戰事如火如荼,朝廷應傾盡全力助楊恭將叛軍擋在青州。豈可在朝廷缺錢缺糧之際,耗費國力去清剿流民匪寇。

“那不過一羣烏合之衆而已,難成大勢。”

原魏黨成員立刻附和,支撐如今黨派魁首劉洪的諫言。

王黨成員立刻跳出來反駁:

“烏合之衆?如今流民成災,劫掠搶糧,已經是一股不容小覷的勢力。放任不管的話,雲州叛軍還沒打到京城,那些流民匪寇先一步兵臨城下。”

雙方展開爭論,御書房議事又稱爲“小朝會”,相對於早朝,比較鬆散隨意,爭論漸漸演變成罵戰。

永興帝冷眼旁觀,時至今日,魏淵和王首輔一死一病,朝堂內的格局依舊是兩黨相爭,各黨摻和湊熱鬧。

他掃過羣臣,目光落在大理寺卿身上,淡淡道:

“寺卿大人有何高見?”

諸公目光不可避免的投向大理寺卿。

大理寺卿年過五旬,鬚髮之間不見白絲,保養的相當好。

“陛下,臣以爲,對流民匪寇可採取招安之策,授予賊首官職,讓其率麾下人馬前往青州抵禦叛軍。”

大理寺卿說道。

永興帝沉吟不語,許久後,緩聲道:

“此事暫且擱置。”

停頓一下,沉聲道:

“青州第一道防線已被叛軍攻佔,楊恭未能對雲州叛軍造成沉重打擊。諸位愛卿有誰能告訴朕,這青州能不能守住?能守多久?”

無人應答。

永興帝沉着臉,看向兵部尚書和戶部尚書:

“兩位愛卿,朕讓你們調兵調糧支援青州,可有進展?”

戶部尚書出列,作揖道:

“尚需時日,請陛下再寬限一旬。”

永興帝本來想責難,但看了一眼戶部尚書憔悴的模樣,心裡嘆息一聲,沒做爲難。

轉而望着兵部尚書,淡淡道:

“徐尚書舉薦的趙俊濡,昨日給朕上了份摺子,說是建議把支援青州的軍隊,由他率領,繞路襲擊雲州。搗毀叛軍大本營。

“真是位不可多得的將才啊。”

兵部尚書心裡一凜,見永興帝面帶微笑,眼神卻異常冰冷,額頭瞬間沁出冷汗,急聲道:

“臣有眼無珠,請陛下責罰。”

永興帝沒搭理,讓他保持着躬身的姿勢,臉色難看的掃過諸公:

“要糧草沒有,要能打仗的也沒有,朝廷養士六百年,就養出你們這羣東西?幸而西域諸國沒有舉兵入境,只在雷州邊境騷擾。

“不然,西域大軍此時都打到京城來了。”

說到最後時,永興帝是大聲吼出來的。

諸公默然不語,知道他是在埋怨錢糧籌備不及時,無法立刻派兵前往青州。

可國庫要是有錢,援兵此時已在奔赴青州的途中。

這段時間,戶部已經在徵收賦稅,搜刮民脂民膏了,這是戰爭之下,朝廷必然會做的,歷朝歷代皆如此。

而這樣行爲,是在積累民怨,耗損國力。

戰事若能平定,一切好說,一旦朝廷戰敗,民怨反撲,國家氣運瞬間消耗一空。

“戰場局勢瞬息萬變,前方將士以命抵抗,爾等遲遲沒有籌備好錢糧、軍隊,可知會耽誤多少戰機?”

永興帝破口大罵。

諸公還是沉默。

這時,清光升騰,一道人影顯化在諸公和皇帝之間,正是趙守。

他穿着漿洗髮白,但一絲不苟的儒衫,花白的頭髮隨意垂落,整體形象如同落魄的書生,還是老書生。

永興帝和朝堂諸公吃了一驚,完全沒料到趙守竟能“闖”進皇宮。

“陛下!”

趙守微笑作揖。

永興帝定了定神,擠出一絲禮節性的笑容:

“院長無事不登三寶殿。”

趙守笑道:

“事已在陛下桌前。”

永興帝茫然低頭,看見大案上多了一份摺子,他有些愕然的拿起,再擡頭時,趙守已經消失不見。

諸公望着永興帝,等待他的說法。

永興帝展開摺子,隨着閱讀,他的表情出現極爲生動的變化,先是滿臉愕然,然後眉頭緊皺,看到後面時,瞪大眼睛,似乎看到了令人驚訝的事。

而後驚訝變成狂喜。

“好,好啊!”

永興帝龍顏大悅:“有了蠱族精銳的加入,可暫緩青州燃眉之急,許銀鑼屢屢讓朕驚喜。”

蠱族精銳?許銀鑼...........堂下諸公面面相覷。

錢青書目光閃爍一下,道:

“陛下,可有喜事?”

永興帝沒有回答,望向御座之下的掌印太監趙玄振,笑道:

“傳閱諸公。”

趙玄振恭敬接過,他內心無比好奇,但不敢窺探內容,恭敬的把摺子遞給新任首輔錢青書。

錢青書神色平淡,但接摺子的速度卻極快,他展開摺子凝神閱讀,半晌後,深吸一口氣:

“劉尚書可以睡個好覺了。”

劉尚書就是自寒災以來,整個人蒼老好幾歲,髮際線上移好幾公分的戶部尚書。

聽到這話,劉尚書猛的看了過來,急道:

“上面說什麼?快,快給本官瞅瞅。”

和你不是一黨的........錢青書臉色平靜的把摺子遞給身後的刑部孫尚書。

孫尚書默默看完,臉色極其複雜,既有欣喜,也有悵然。

悵然是因爲那個以前被視爲眼中釘肉中刺的小子,如今已是高不可攀的人物,九州頂尖的高手。

摺子在諸公手裡傳閱,一張張老臉或如釋重負,或欣喜萬分,最激動的是劉尚書。

“如此一來,青州局面必將得以緩解,本官也能鬆口氣了,睡個好覺了..........”劉尚書險些喜極而泣:

“許銀鑼竟能讓蠱族與大奉結盟,匪夷所思,匪夷所思啊。”

語氣裡毫不掩飾自己的敬佩和讚賞。

諸公們低聲議論起來。

“能以這麼小的代價讓蠱族出兵,他是如何做到的?”

“蠱族與我大奉仇恨甚深,此次竟沒有與雲州結盟,而是與我大奉結盟?”

“他總能讓人刮目相看,他雖然不像魏淵那樣,能統率三軍,戰無不勝。但作爲武夫,他在超凡領域裡也算是個人物了。”

“有他和監正在,大奉多少還是有些希望的........”

永興帝笑道:

“盟約之事,就交給內閣草擬。諸愛卿可有異議。”

諸公道:

“陛下聖明。”

.............

結束議事後,永興帝連日來沉重的心情稍稍緩解,蠱族與大奉結盟的事,無疑是一個振奮人心的消息。

但永興帝心裡,還有一樁事梗在心頭。

“陛下,錢首輔求見。”

趙玄振踏入寢宮。

永興帝皺了皺眉,道:“請他進來。”

既然沒有在御書房議事時說,那便說明錢青書有事要單獨啓奏。

蓄着花白山羊鬚的錢青書,在宦官的帶領下,返回御書房。

“錢首輔有何事要單獨與朕商議?”

永興帝沒什麼表情的問道。

錢青書沉聲道:

“陛下,各地匪患橫行,若是不派兵清剿,遲早要釀成大禍。如今青州壓力驟減,正好可以分兵圍剿。”

永興帝沉吟不語。

錢青書高聲道:

“陛下,臣受陛下器重,必爲陛下肝腦塗地,萬死不辭。”

永興帝微微動容:

“好,那便依愛卿所言。”

如此痛快的回覆,反而讓錢青書一愣,欣然拱手:

“陛下聖明。”

永興帝頷首:

“愛卿先退下吧,朕乏了。”

望着錢青書的背影,永興帝面無表情的端坐,許久未動。

那件梗在他心頭的事,就是許新年曾經提議過的,秘密派遣高手組織流民,落草爲寇,以劫掠商賈、鄉紳階層,平息日益肆虐的流民之患。

這種背叛階級的決定,如果暴露出去,會讓永興帝衆叛親離。

權衡再三,他選擇了放棄。

但沒想到,朝中有人暗地裡施行該計策,並收穫了極大的成果,規模日益壯大。

“朕的敵人,不是隻有云州叛軍啊。”

永興帝低聲喃喃。

那人敵人是誰,他心裡一清二楚。

同時,他暗暗下了決定,不能再拖了,賜婚已是迫在眉睫之事。

許新年已經生出異心,暗中投靠了昔日的四皇子,如今的炎親王。

而他的決定,必然會影響到許七安。

若是許七安也倒戈炎親王,他的皇位必然坐不穩。

許七安是魏淵一手提拔的,而魏淵與皇后是故交,堅定不移支持四皇子的人,且許七安與懷慶關係頗爲不錯。

如今再有許新年投靠四皇子...........

永興帝能想出的,唯一的破局之法,便是將妹妹臨安嫁給許七安。

如此,皇位可穩。

............

德馨苑。

不久前,懷慶對書房做了一定程度的改造,搬來了沙盤,青州地圖,書桌擺滿兵書,其中包括許七安寫的那本《孫子兵法》。

許七安自稱此書是孫子所著,但懷慶知道,他哪來的孫子?

胡謅耍人罷了。

作爲一個公主,能如此心繫青州戰事,殊爲不易。

懷慶對兵法其實並不精通,行軍打仗更是門外漢,但這些日子以來,閉門讀兵書,沙盤演練,進步極快。

當然,這只是大局觀方面的進步,實際的排兵佈陣,太吃經驗,紙上談兵意義不大。

書桌後,穿着素雅長裙,氣質清冷的長公主,纖纖玉指展開紙條。

紙條上寫着兩件事:

一,蠱族在許七安推動下,與大奉結盟,出兵援助青州。

二,趙守親自送來青州奏摺。

對於第一條信息,懷慶內心毫無波動,因爲早已知曉。

但第二條信息,她咀嚼了很久。

門口的光線暗了一下,宮女站在書房外,輕聲道:

“長公主殿下,炎親王來了。”

懷慶把紙條收入袖中,起身,帶着宮女去了內廳。

內廳裡,器宇軒昂的炎親王紫袍玉帶,華貴逼人,手裡握着一盞茶,氣質沉凝。

“四哥怎麼有空來我德馨苑。”

懷慶淡淡道。

永興帝登基後,把兄弟們都“趕”出了皇宮,但未出閣的妹妹,依然可以留在宮中。

親王們等閒不會入宮來。

炎親王揮退廳內宮女,沉聲道:

“我聽說許七安與蠱族結盟,以極低的代價,請來了蠱族精銳援助青州。”

懷慶清清冷冷的說道:

“這是好事。”

炎親王頷首:

“確實是好事,於我來說,談不上好事,但也不是壞事,最多就是再等機會。爲兄今日來,是爲另一件事。”

“四哥請說。”

炎親王沉聲道:

“今日趙守入宮了,監正壓了雲鹿書院兩百年,那趙守此生入宮次數僅有兩次,一次是逼父皇下罪己詔,再便是這次。

“懷慶覺得,監正這是何意?”

上次入宮情有可原,但這一次,僅僅是送一份摺子?

懷慶擡了擡手,讓廣袖略有下滑,好不妨礙她端茶,慢悠悠的抿一口,淡淡道:

“四哥想來有所猜測。”

炎親王“嗯”一聲,邊點頭邊說道:

“值此危難時刻,監正恐怕要與雲鹿書院妥協,讓趙守入朝爲官。一位三品巔峰的大儒,值得監正放下身段了。

“四哥此番找你,是想與你一同前往清雲山,拜會趙守院長。”

話說的比較直白了,懷慶算是半個雲鹿書院學子,曾在書院求學數年。

她的面子,趙守不會不給。

懷慶頷首:

“即使四哥不尋我,我也會去找你。”

我建了個微信公衆號[書友大本營]給大家發年終福利!可以去看看!

炎親王笑了起來:“好妹妹。”

...........

鳳棲宮。

臨安帶着兩名貼身宮女,穿過大院,進入清清冷冷的鳳棲宮。

她跨過門檻,進入內廳,發現廳內與院子一樣冷清,宮女和嬤嬤的數量維持在最低限度。

臨安知道,這是母妃在爲難皇后。

不過,自從皇帝哥哥登基以來,皇后便徹底沒了脾氣,無論母妃怎麼刁難欺凌,皇后都不予理會。

臨安原本認爲這是皇后妥協認輸了。但某次聽母妃陰陽怪氣的說,魏淵死後,那賤人就像個死人似的,實在無趣。

素雅簡單的內廳,穿着便衣的皇后坐在桌邊,沒什麼表情的看着她。

臨安已經很多年沒見過皇后了,但印象裡,皇后和懷慶是一樣的,清清冷冷,對誰都不熱情。但不像現在這樣,除了冷漠還是冷漠。

“見過母后。”

臨安恭敬的朝名義上的母親行禮。

皇后是個極美的人兒,即使韶華不再,但時間似乎不忍摧毀她的美貌,傾國傾城的容顏沒有任何痕跡,反而多了歲月的沉澱。

“陛下剛來找過我。”

皇后看着眼前的人兒,臉蛋圓潤,桃花眸子嫵媚多情,是個什麼話兒不說,就能勾人的女子。

相比起來,她的女兒懷慶,即使身段容貌都不遜色,卻太過清冷了。

“皇帝哥哥?”

臨安有些詫異。

皇后微微頷首,語氣平淡:

“臨安也到了婚嫁的年紀,陛下是爲你婚事而來。”

臨安臉色猛的一變。

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六十七章 失控卷尾感言!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三章 吃蟹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十九章 朝會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十八章 女兒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
第九章 跳水第一百五十四章 千里之堤毀於蟻穴第一百八十四章 分蓮子第六十七章 失控卷尾感言!第四十五章 大哥真討厭第三章 脫胎換骨第兩百三十三章 勇氣可嘉第兩百一十章 返程第兩百一十二章 許七安:我沒幹第一百一十九章 誰來救救我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十三章 審問第兩百二十七章 消失的真相第兩百一十章 王思慕的震驚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兩百二十二章 貞德26年(大章奉上)第八十四章 初代的名字第九十二章 參觀司天監第八十章 天地一刀斬第一百九十五章 解開謎團(爲盟主“詩修”加更)第一百七十二章 報仇不隔夜第九十章 京城諸事第八十八章 嬸嬸和王小姐的隔空交手第兩百二十五章 許七安犧牲了(三章合一)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一百六十四章 蓮子成熟在即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十八章 帶着妹子逛街去第一百二十二章 敵至第兩百零六章 文會(萬字大章)第九十一章 一字馬第一百五十六章 怒!(萬字大章)第二十章 半闕七律驚大儒第一百零四章 造反(22000/10萬)第六十三章 戰神許七安第三十六章 搗蛋鬼第一百二十章 對弈(求月票)第一百五十三章 開幕(二)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用解釋第十六章 許七安的日記第二章 妖物作祟第四十章 春闈結束第九十章 一人擋羣臣第三十章 預言師第一百九十二章 未亡人第二十六章:許七安:我又立功了第十六章 很潤第三十四章 四號:兄弟倆都一表人才第三章 吃蟹第七章 這個妹妹好漂亮第七十五章 天宗來人第兩百一十八章 人與人之間的信任第十九章 朝會第四十四章 割以永治第八十章 不生果位第十八章 女兒第八十三章 對弈第兩百五十八章 父子博弈第一百一十四章 刷馬桶第五十四章 援兵第一百九十四章 案情分析第一百三十八章 約定第一百九十一章 暗流洶涌第五十三章 我抄詩是爲了交易,纔不是低俗的裝逼第八十五章 科舉舞弊第五十六章 一刀第五十章 詩第一百三十五章 乾屍第六十一章 九尾天狐第八十二章最醜的大嫂第九十七章 三品大圓滿第六十二章 資質測試第二章 渴飲砒霜,味道真正!第一百二十三章 盟主晉升三品了?第一百零三章 出乎意料的手段第三十六章 應對之策第二十一章 終於見到傳說中的許銀鑼第一百二十九章 玉碎第一百二十五章 秘辛第一百六十章 買宅子第一百零五章 劍來第兩百一十四章 就這?第一百六十四章 翻盤的契機(爲盟主“SeanGhoust”加更)第五章 前奏(7000)第八十八章 放肆第十章 許平志:你倆給我等着第七十九章神魔終結的秘密第三十三章 徐謙的真實身份第一百一十章 登基第兩百六十四章 如願以償的許七安第八章 案發現場第五十八章 國師傳信第一百零九章 遊街示衆第一百二十四章 金剛第一百二十七章 懷慶:我與臨安你只能選一個第二十二章 刑天?第四十五章 地窖的深處第兩百零四章 妖蠻使團